正文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一啄一饮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坎贝湾被海盗劫掠了?”韦苏提婆一世大约在两天后收到了这个紧急消息,面色阴沉的看着将消息送来的书记官。

    “是的,陛下,印度洋的海盗已经角逐出来的属于他们的王者,新的王被称为铃铛王,其涂装为紫金色铃铛加惨白骷髅头。”书记官恭敬的说道,别的人畏惧韦苏提婆一世的气势,他可完全不怕的。

    毕竟要说的话,韦苏提婆一世能这么快将贵霜强行捏到一起,也有三分他的原因,虽说他现在名为书记,实际上他干的是丞相的业务。

    “卡奇湾和坎贝湾,还有西海岸的那些贵族是干什么吃的?”韦苏提婆一世冷冷的询问道。

    “他们干的并没有什么问题,最近干的事情和之前干的事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一任统御了印度洋海盗的铃铛王,据我们所得到的情报推断,真正崛起应该是在最近数个月,而我们最近这几个月并没有太过关注海盗这一方面。”竺赫来神色平静的看着韦苏提婆一世。

    “几个月时间吗?看起来用的方式应该是以战养战,而且从开头赢到结尾了,最后抢掠坎贝湾应该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让海盗知道跟随谁才是正确的。”韦苏提婆一世饶有兴趣的说道。

    “看来您也猜到了。”竺赫来低头回答道。

    “没想到我居然还会有一个海盗的仰慕者,而且居然是一个海盗王。”韦苏提婆一世笑了笑说道,“先处理西海岸那些贵族,海盗这件事先行押后,虽说是我的仰慕者,但是敢于劫掠西海岸的滨海城市也需要给他一个教训。”

    竺赫来低头,他也认为没有将海盗放在第一打击目标的意义,准确的来说在收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他就认为这是收拾贵族的好时机,至于海盗,看着那强烈的既视感,竺赫来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收服的人物,当然在收服之前还要打一顿。

    实际上竺赫来和韦苏提婆一世都没有估计错,甘宁的做法确实有一种韦苏提婆一世的强烈即视感,如果甘宁真的是贵霜人,那么在战败之后折服在韦苏提婆一世的麾下并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甘宁是汉人,用这种手法的主要原因是这种手法用着合适,并非是什么倾慕和模仿,自然也没有什么多想的。

    “陛下,请先行派遣支海军前往西海岸,就算不攻击也可以用以维稳,虽说正常来讲,对方在劫掠了一个城市之后,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出现,但我们该有的态度还是需要有的。”竺赫来看着韦苏提婆一世开口说道。

    “也好,最近塞西家族也安宁了,提拔他们家族之中的一个小辈作为一部统帅,还有明那加拉那里的蒙康布,打发去那里已经两年了,修身养性也差不多,再琢磨下去,恐怕就没有年轻人的冲劲了,给他补满三万人,做为西海统帅。”韦苏提婆一世思考了一番说道。

    一方面是拉拢塞西家族,一方面也是为了警告塞西家族,我就没算没有你们,我还有别的统帅,当然也免不了试探一下蒙康布的心性。

    说来蒙康布也没有想过,自己居然简在帝心,他都以为自己可能还需要再熬个几年,等之前的风波过去了之后才能再次出现,完全没想过甘宁离开后不久,韦苏提婆一世的调令就发过来了。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调令不是海军的将军府发来的,而是皇帝的诏书,也就是说拿到这一张诏书的时候蒙康布便明白,自己入了皇帝的眼。

    实际上蒙康布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入了韦苏提婆一世的眼,只是简单以为自己怼了塞西家族。

    实际上这里面有更深层的原因,蒙康布一直以为自己和丘里确的水平是半斤八两,在塞西家族那边只是勉强能排第五的水平。

    然而事实上,蒙康布是小看了自己,或者该说是,蒙康布并不知道自己当年怼的不是塞西家族的年轻一辈,而是塞西家族的族长,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人寥寥无几。

    正是因为当年那一场海战蒙康布怼的是塞西家族的族长,他才没被处死,否则的话,就当年因为年轻气盛,贵霜海军互怼一事,蒙康布就算是能力不错,也被处死了。

    在塞西家族排名前五和有可能成为贵霜第一海军统帅的两个年轻人比起来,前一个做到这个程度,韦苏提婆一世根本没有保的必要,后一个,就算不是为了打压塞西家族,韦苏提婆一世也会力保。

    当然蒙康布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年塞西家族的族长就在船仓之中,做出来一系列的防御和反攻手段都不是他所想的塞西萨格利,而是塞西家族的族长。

    虽说那一次怼起来,蒙康布很多指挥都像是如有神助,进入了另个层次,但就算那样和贵霜第一的海军指挥交手,打到最后印度洋东部海军帮忙制止两人的争斗才打了一个平手,也足够他自傲了。

    毕竟当时的蒙康布才二十六岁,而当时的塞西家族的族长已经五十二岁了,两人的年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在韦苏提婆一世确定蒙康布是和塞西家族的族长怼上了之后,果断力保蒙康布。

    年轻就是财富啊,虽说韦苏提婆一世相当不爽塞西家族,但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塞西家族是一个天生的海军统帅家族,贵霜最优秀的海军统帅基本都生在这么一个家族之中。

    现在一个才有对方一半大的年轻人,和当时基本上已经是贵霜无敌统帅的塞西赛利安打了一个几乎不分胜负,韦苏提婆一世肯定要保住年轻人啊,二十六岁就这么凶了,三十六岁那不逆天了。

    这也是为什么那一次蒙康布和塞西赛利安在印度洋几乎打了一个内战级别的海战,最后也只是被贬斥到了明那加拉去,甚至连兵权都没有削,就因为这家伙太强了,强到韦苏提婆一世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无敌统帅的可能。

    “哈,没想到才两年老子就刑满释放了,哈,居然还给我补充了三十艘战舰,一万两千海军,哈哈哈,而且这还只是我的本部,还要去卡奇湾那里接收另一支舰队,组成以我为核心的印度洋西海舰队!”蒙康布看着诏书欣喜若狂,还是皇帝大气啊。

    当然蒙康布完全不知道自己去卡奇湾接收的另一只舰队的统帅是由谁领导的,不过好在和甘宁练了一年多的闭口禅,修心养性了这么久,并没有发生太丧心病狂的事情。

    话说这要是放在前几年,蒙康布还没有修心养性成功的时候,在看到塞西萨格利,绝对不管不顾直接在卡奇湾和对方打起来,而以蒙康布现在的能力,绝对能在卡奇湾那地方将塞西萨格利打的全军覆没,好在现在蒙康布已经修心养性有成了。

    顺带这也是韦苏提婆一世对于蒙康布的考验,如果蒙康布来到卡奇湾见到塞西萨格利就要拼命,甚至将对方打的全军覆没,那么基本上蒙康布这个人也就只能到最后再用了。

    虽说是一个优秀的统帅,但是连这等仇恨都无法忍受,那么就算有再优秀的天赋,也必须要思考着使用。

    当然蒙康布将塞西萨格利打的全军覆没,在韦苏提婆一世看来也算是消除了蒙康布的一个弱点,以后用的时候也能安心一些,只是不可能将之再当作海军第一统帅去培养了。

    如此这般作为,也可以给塞西家族一个交代,你们家族依旧是贵霜第一的海军统帅,而且自此以后韦苏提婆一世再也不会打压这个家族,同样也算是解决了问题。

    当然韦苏提婆一世最希望的是到时候蒙康布不要这么激进,他已经将塞西萨格利送到了蒙康布的帐下,要搓圆捏扁那就是蒙康布自己的事情,战争这种事情,死个把人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以说只要蒙康布不直接下手,哪怕之后第一战塞西萨格利就被人间蒸发了,那也算是台阶啊,也算是成长了,也算是修心养性有成啊,反正只要不是在卡奇湾直接下手发生海战怼死塞西萨格利,韦苏提婆一世就能接受,至于塞西家族能不能接受,关他什么事?

    韦苏提婆一世的想法很明确,蒙康布如果能培养,没有什么心理弱点了,知道为人处世了,那么没说的,就算怼上塞西家族也没什么。

    如果蒙康布不能培养,那么塞西家族就是塞西家族,我承认你们的地位,毕竟这一方面也没什么说的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韦苏提婆一世吃了一惊,蒙康布不仅仅没有下死手,甚至根本没有提及当年的事情,仿若突然之间蒙康布成长了起来一般。

    两年的修身养性让蒙康布达到了这种程度,韦苏提婆一世满意至极,虽说蒙康布和塞西家族之间的关系颇为冷漠,但这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