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三章 一网打尽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刘备和陈曦都属于无所事事的典型,两人一路溜,很快就溜到了邺城建立的书院。

    前一段时间,郑玄,王烈,司马徽等大佬被荀爽挖走之后,邺城的书院却未见丝毫的荒废,毕竟大佬这种生物,刘备治下虽说不多,但也不少,院长挖走了之后,换一个就是了。

    没了郑玄,还有黄承彦,没了王烈,还有管宁,没了司马徽,还有庞德公,反正少了谁都没事。

    “也不知道皇甫老将军的军校搞起来没有。”陈曦摸了摸下巴,看到邺城的书院,陈曦就想起来当初给皇甫嵩和朱儁提议的军校,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搞的如何了。

    “前一段时间,文儒告诉我,皇甫老将军和朱老将军正在集资,两人准备在长安开军校,老师都找到了不少,教材也有,但是学生不太好选,毕竟这算是很危险的东西,不能随意传授给其他人。”刘备想了想说道,军校这个,他们这边也有。

    “教将军呗,和我们这边一样,将之当作将领晋升的必要过程,既符合了忠诚度,也符合了皇甫老将军的条件。”陈曦随意的开口说道,“不过说实话,我确实不知道军校该教什么,我们这边的士卒,多数到现在勉强才识字了。”

    刘备闻言也是无奈,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是事实,虽说搞了很多年的教育,而且投入也不小,但真要说的话,差的有些远。

    老师都不够的情况下,陈曦也没什么办法,更何况,因为是免费的,导致经费总是存在一些问题,虽说总有土豪赞助,但土豪也不是印钱机,因而实际上真正的免费教育只有三年。

    面对这种情况,陈曦其实也不好说什么的,当前形势如此,三年过后愿意继续深造的,可以用自己前面三年学习的知识去养活自己,然后继续学习。

    当然如果之前三年学习的东西连养活自己进行更深入的学习都做不到,那陈曦只能说,你在这一方面太菜了,还是学点种田的技术,或者工匠的技术,去搞你适合的一行吧。

    “不过,我们现在已经尽力了,走一步是一步,至少比起曾经现在的百姓常用字勉强都能认识了,迟早有一天将这些字都给简化到便于学习的层次。”陈曦倒是看的开,能做到这一步他已经很满意了。

    按照这个进度,再有两代到三代,平民之中的佼佼者,就能和世家分庭抗礼了,至于现在没什么希望,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是小孩子最好的学习方式,生活的环境,父母对待事物的态度,很大程度的影响着子嗣的思维方式。

    毕竟人一出生都是一张白纸,至于上面会形成怎么样的篇章,其父母的行为很大程度的影响着这一切。

    不管是对待鸡毛蒜皮柴米油盐的态度,还是面对大事临危不惧的心态,这些更多是对于长辈的模仿。

    “走吧,去看看书院的情况,说来,很久都没来书院了。”刘备望着面前刷的很白的山墙,颇为满意的开口说道。

    “这里面大概主要是一些荆襄的学子,这个书院是庞德公和黄承彦坐镇的,虽说也招收本地学子,但是世家北迁之后,很多荆襄下一代的子嗣都在这里,这些人水平很可以。”陈曦笑着说道。

    刘备点了点头,他很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普通百姓的孩子,和这些人很难保持一个进度,时间长了,赶不上进度,就只能去别的地方学习了,不过这种事情没办法避免。

    这个书院虽说不算是私学,但同样也有一些私学的风气,看管山门的管家其实是能认识陈曦和刘备,所以未敢阻拦,放两人入内。

    “不管是布置,还是老师确实都很不错啊。”刘备从影墙绕过,穿过大堂到后室,透过牖偷偷往里面观看。

    陈曦也跟着偷看,连带着听了几句,黄承彦正在讲荀子,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不是用什么东西从荀爽手上掏出来了荀家的底子,就是从藏书阁获得了新的理论,然后注解到荀子之中。

    黄承彦没讲多久便停了下来,可能也是发现了两个趴在窗口偷听的家伙,“都休息一下,有客至。”

    “玄德公,子川,没想到你们居然有时间来听老朽讲课。”黄承彦出来之后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着说道。

    “恰好无事,随子川同来听老丈讲学。”刘备神色温和的说道,“不知其中可有一时之俊杰。”

    “那几个家伙应该不错,尤其是那个白眉毛的,还有白眉毛旁边那个看起来要打架的家伙很不错。”陈曦侧身看了看然后开口说道。

    “子川的眼光依旧犀利,那几个正是这院中佼佼者。”黄承彦顺着陈曦的目光看过去,正是庞德公交代他需要好好盯住,不要长歪了的那几位,近乎是荆襄下一代的精英。

    “那白眉毛的看起来性格温软,但是眼神有些偏冷,虽说没还手,但是却一直护着身后的那个小孩,他们打架你们不管吗?”刘备好奇的说道,对于马良略有欣赏,“他叫什么。”

    “襄阳人,马良,马季常,家族北迁的时候,他父亲将他和他弟弟留在尚长这里,代为管教,而尚长与我一道重建了书院之后,我便与他一同教授这些学生,此子若不夭折,未来可做一州之长。”黄承彦对于马良的评价很高。

    “至于打架,小孩子是免不了的,再说射御这种东西需要专业的教授,虽说我们有专业的教习,但这些东西终归需要一个健壮的身体,小孩子打一打架,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疏通活血。”黄承彦颇为任性的解释道,陈曦闻言无语至极。

    刘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陈曦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瞬间就明白,现在被马良护在身后十有**就是他最小的弟弟,马谡了,陈曦其实在三国时代很好奇杨修和马谡的,这俩家伙说蠢的话,肯定不蠢,智略绝对远超常人,但都属于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典型。

    杨修那边就不用说了,典型作死,作到不死不行了,虽说事出有因,但是在大朝会逼袁术动手,血溅三步,这种作死程度简直超越了陈曦的想象。

    因而陈曦很好奇,马谡这货到底是怎么个作死程度?

    “那个小家伙呢?我看他跳的挺欢的。”陈曦一脸淡笑的问道。

    “这个是马家最小的一个儿子,很聪明,举一隅而三隅反,基本就是这种程度,如果说这些学生之中谁最聪明的话,肯定是马谡,马幼常。”黄承彦思考了一下缓缓地说道,“比尚长代为管教的费祎费文伟更聪慧。”

    当初徐庶离开荆襄的时候就想将庞德公麾下打包打走,什么石韬啊,崔钧啊,孟建啊,被徐庶一波打包带走了,甚至当初徐庶连庞德公都想打包带走,结果被庞德公给拒绝了。

    当初和徐庶当朋友的那些人,现在靠着自身的能力,在刘备手下都是稳稳的一郡之才,崔钧个间谍,清河崔和博陵崔两面下注,最后连着庄家一起通吃了。

    崔琰和崔钧一个混到中央检察院,一个混到陈曦下面当大司农中丞,主管天下钱谷,陈曦又经常不干活,崔钧每天痛并快乐的努力工作,崔家也算是两头通吃的角色了。

    当然这一拨人和庞德公有关的,混的最好应该是蒋琬,诸葛亮走了之后,鲁肃就拿蒋琬当自己人用,尤其是在蒋琬觉醒了精神天赋之后,鲁肃将蒋琬再次外放,举荐其为并州刺史,连带处理北方诸事。

    明眼人都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蒋琬从并州刺史下来,鲁肃的位置就有蒋琬的半席了,这是妥妥的将蒋琬往自己的位置在培养。

    刘备治下很多人都清楚,陈曦是规划人,鲁肃是执行人,这俩个角色从泰山初建开始就没动过,其他人掌握的权力都调整过,只有陈曦和鲁肃两人的权力从来没有变化过。

    鲁肃很少在人前卖弄,或者特意彰显自己的力量,但熟悉刘备治下体制的,都知道鲁肃这家伙在刘备文官体系之中,绝对是第二顺位。

    很明显鲁肃是要将蒋琬往自己这个位置培养,也就是说,只要蒋琬自己不出现问题,那么蒋琬混进核心成员之中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费祎,本来是跟着庞德公学蒙学,然后荆襄之乱的时候,跟着伯父去投靠刘璋,毕竟费祎的亲姑奶是刘璋的母亲。

    从古代的亲缘关系上说的话,这其实很近的,费祎见到刘璋如果表关系的话,其实都是三代以内的叔父,放古代,这种关系,就属于费祎没人照顾的话,刘璋都需要代为照顾的那种。

    因而荆襄混不下去之后,费祎的伯父果断带费祎去投靠刘璋,然而没过几年世家北迁,费家也北迁了,然后费家过邺城的时候就将费祎又丢给庞德公了,毕竟两人也是有师徒缘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