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九章 确定是人?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当初塞拉利和萨利维一行罗马派遣到汉室的使节来汉室奉高,邺城溜了一圈,深感汉室的富裕和繁华,然后带着刘备的赏赐回了老家。

    说来当时的刘备被陈曦吹的有些晕,真以为罗马打倒了西域,其实那一波李傕怼加纳西斯实际上是在泰西封,也就是西亚发生的,距离汉室其实远的很。

    在罗马的使节跑过来之后,刘备虽说拿出应有的气度,没有薄待罗马使节,甚至在大量丝绸的赏赐下,塞拉利等人都快兴奋过头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刘备眼底的忌惮。

    等罗马使节拉着几车蜀锦回了罗马之后,刘备这边就开始闹着要组织一波使节去罗马看看,来而不往非礼也。

    加之陈曦也有这个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在国内筛选了一批人马组建了一个使节团,而简雍对出使罗马有特别有兴趣,也就一起去了,同时跟去的还有南宫雪。

    毕竟万里迢迢,不能坑了自己人,安全方面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一行人走走停停,简雍抱着反正时间充足的想法,和西域诸国各个打了一番交道,让西域各国感受到了汉室的威仪。

    毕竟那个时候李傕才浪了一波,西域诸国对于汉室敬畏异常,有简雍跟在后面安抚,西域诸国都坚定的认同了汉室。

    这么一路行进,简雍跑完西域诸国,已经学会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语言,现在精通几十种方言的简雍,感觉自己貌似摸到了一些语言的演变方式,学起来更加的容易了。

    等过帕米亚高原的时候,简雍本来还打算和李傕等人交流两下,可实在不熟悉,也就简简单单的通知了两下。

    再之后简雍过安息的时候,安息国内沃洛吉斯五世正在收拾苏伦家族,而且闹得还很大,简雍也就没有什么停留的想法,直接过去了,不过就简雍看到的事实,安息国内的情况也就一般,政治黑暗,矛盾重重,不过战争潜力在那里摆着。

    一路东进,进入叙利亚行省,当时由于塞拉利等人已经回到罗马,加纳西斯已经带着塞拉利去了罗马,所以简雍也没见到加纳西斯。

    只能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明,乘船去意大利,不过等简雍的使节团到了意大利的时候,塞维鲁已经前往了北方,自然没办法接见简雍。

    不过由于塞拉利等人的汇报,汉室的使节得到了极为优渥的对待,元老院在第一时间安排好了汉室的住处,然后表示他们的皇帝没在意大利,请汉室使节等待一段时间,在这期间请随意浏览意大利。

    顺带元老院还给简雍批了一大笔款子,表示我们皇帝没在,您又是尊贵的使节,代表着汉帝国,我们不好和您进行交流,所以在皇帝陛下还没回来这段时间,您就拿着钱在意大利随便玩吧。

    虽说现在的丝绸还没贵到一磅两百多金币的程度,但差不多也是一斤比一斤,带着不少丝绢的简雍换了一笔款子之后,就开始在罗马城转,而这个经历了五贤帝治世,又被塞维鲁加强了军事的罗马帝国给了简雍极大的震撼。

    简单来说横向对比,就简雍看到的东西,就足够让他对于安息不抱任何的希望,至于对比汉室的话,简雍思考了很久,最后也只能说是现在的汉室能勉强压过罗马一头,这是一个强盛的帝国。

    罗马议会的元老们对于简雍这个来自于黄金与丝绸的神话国度还是很给面子的,所以简雍在罗马城里面可以到处乱跑,也正因此他也看到了汉室不足的一面以及值得骄傲的一面。

    当然,这是在安息反击战没开始之前,安息反击战开启之后,在得知其中有汉室的插手之后,罗马人对于神话传说之中的黄金丝绸国度的好感骤然下降。

    那种感觉就像是从神话层次掉落到了凡人层次,虽说丝绸依旧华贵,但是神话从书中变成真实,并且开始和真实发生战斗这种事情,怎么说都算不上什么好事。

    尤其是罗马人无比自信,神话就算是发生在自己面前,他们也会是神话的谱写者。

    为此安息和罗马的战争发生后,简雍等人的待遇便有所下降,毕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交战国,虽说罗马没有和汉室死磕的想法,但是被人打了,也不能不还手。

    这么一来简雍这一行人便受到了一些监视,不过罗马人毕竟处于帝国的骄傲状态,有**份的事情做不出来,也就没有软禁简雍。

    只是出入也不再像之前那样,随随便便的拿着钱出去浪那么容易了,终归会有一些罗马重步兵或者护卫跟随。

    虽说这些跟随着汉室使节团的罗马重步兵有一个很正式的工作,叫做因为汉室和罗马当前处于误会状态,发生了一些地区性冲突,为保证汉室使节团不会在罗马城出现意外,进行的必要性护卫。

    实际上什么意思,其实所有人都懂,虽说这些重步兵从来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但是这种态度已经很好的阐释他们的态度。

    因而在两河一战之后,汉室使节团这边也就沉寂了下来,至于贵霜的使节,其实这个时候也已经来了,不过罗马人很智慧的将双方分开安置。

    这也是至今贵霜使节和汉室使节都不知道还有另一个帝国的使节在罗马城的原因。

    当然这也是罗马这边国家管制的比较靠谱,能将国家控制到这个局面,在这个时代也就汉帝国和罗马两家,其他国家全部都没有这个资本。

    简雍的性格比较随和,加之罗马人确实没有和汉室翻脸的想法,过一段时间,还会有一个元老过来知会一下简雍,询问一下近况。

    毕竟相较于贵霜,罗马这边对于汉室还是准备以最高礼仪对待,也就是塞维鲁亲自召见,所以在塞维鲁回来之前,一直都没有很正式的进行接待,只是由一名元老进行知会,保证汉室这边不生出什么不满的情绪。

    也正因为是能感受到罗马的诚意,简雍才没有特殊的动作,只是静静的待在罗马给他们准备的庭院之中,也尽量的减少了出行。

    “你怎么这幅表情,出了什么事情吗?”洗澡回来的简雍看着随行的医生不解的询问道,毕竟张治现在一脸见鬼的表情。

    “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张治面色惊奇的看着简雍,然后看向一旁的重步兵。

    “怎么了吗?”简雍自然地迈步上前,朝着内厅走去,而跟随着他的重步兵,则面无表情的停在原地,继续守卫。

    毕竟是安排简雍正式的前往罗马,所以这一行人其实配备方面是很齐全的,就连医生都配备了两个,而且还给配备的无色水晶制作的显微镜,算是相当高级的使节团了,简雍的身份很多事都能拿主意。

    “我现在深切怀疑罗马人是不是人了。”张治一脸头疼的看着简雍说道,“这一段时间我并没有跟您出去,在罗马这边我们见到了很多以前没有见到过的植物,所以我们在药性上进行了分析。”

    “您懂的,我是药学出身的,所以对于植物,动物等能入药的东西有很深入的研究,并且用当地的植物尝试更改配比制作了药剂,给附近的罗马人进行了治疗。”张治一脸头疼的说道。

    当初给使节团配医生的时候,之所以选择张治这个在医术上不算是太优秀的医生,就是因为这家伙的植物学,以及药性上有极高的研究,也就说,在当地没有某种药材的时候,他可以靠着自己对于药草药性的认知配比出符合当地情况的药剂。

    当然制药上这家伙连前十都排不到,所以又给配了一个懂得药性调和的医生,而且还给配了显微镜。

    作为一个医生,在能观测到更为细微层面之后,习惯性就会将之用到更多的地方,而张治作为一个很正常的医生,也就将之用到了搞事上,然后在给罗马人顺手治病的时候,他发现了罗马人的不同。

    在罗马城之中,张治发现了罗马人严重的两极分化,简单来说罗马城中的罗马人要么是一副随时要死了的中毒状态,要么就是无比的健壮,而张治给两者都看过病,获得了两者的皮肉。

    在显微镜下,两者从细胞层面就出现了不同,那些强壮的罗马人的细胞之中有一层骨架一样的东西,虽说以前华佗等人带着他们研究周泰的时候他们就注意到细胞骨架的存在。

    按照华佗等人估计正常人身体之中也是应该存在这种东西的,但是可能过于纤细无法观察,只有当身体素质达到了一定层次之后这种骨架才能真正的观测到。

    然而张治在那些健壮的罗马人的身体里面发现了这种东西,而且和周泰那种看起来还算是正常颜色的细胞骨架不同,罗马人的细胞骨架是一种暗灰色,看着像是某种金属一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