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九十章 震慑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赵云的婚典过后,整个刘备治下都忙碌了起来,虽说单就阅兵而言已经做好了方方面面的策划和相关的准备,但是到阅兵来临的时候,相关策划的文臣还是有些慌的。

    不过这主要都是因为来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原本准备随意浪一浪的陈曦等人都不得不慎重对待了,毕竟乐子搞得这么大,都关乎到刘备一方所有人的颜面了。

    虽说几十万甲士哪怕是随随便便溜一波也足够震撼人心,但这种形式下随随便便溜一波,基本达不到陈曦等人的要求,这种大事,要么直接不搞,要么就一步搞到位,要得就是震撼人心。

    不过这些都是文官,都是其他人考虑的问题,赵云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些乱糟糟的东西,他的阅兵式已经玩的溜溜的,就算没有他在场,李条也能玩出震撼人心,外加让人眼花缭乱的穿花蝴蝶。

    白马的优势实在是太过明显,所以他们最容易玩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自然赵云在将操练交给李条,薛邵之后,他现在每日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带着自己的妻子到处玩乐。

    不过相较于赵云和马云禄的欢乐,吕绮玲明显有一些忧郁,相比于马云禄带着赵云到处玩乐,吕绮玲反倒时不时提醒一下赵云需要修炼什么的,王凌的到来,可不仅仅是让吕绮玲多了一个舅家,更是在提醒吕绮玲,他爹会打死赵云的。

    不过吕绮玲玩的高兴了也就将大事丢到了脑后,父亲什么的,没有夫君重要啊,更何况夫君他说过自己不怕事的。

    所以相较于马云禄的直爽,嫁给赵云之后,颇有些心事丛丛的吕绮玲,在赵云的感觉之中总是有一些嘴上说不要的死傲娇意思。

    一旬的时日过得非常的快,需要训练的人继续在训练,夜夜笙箫的人照常夜夜笙箫,大家过的都很充实。

    “为什么要穿这件衣服啊。”陈曦纠结的看着帮着自己打扮的陈兰,皂色的诸侯服袍,在昏暗的烛光之下,金纹闪烁。

    “因为夫君你说今天很重要啊,所以我才早早的将服饰准备好。”陈兰笑着给陈曦将革带系好,“而且夫君你说很重要的话,那么到时候大家都会穿的很郑重,所以您也最好穿上这身。”

    “穿这个,到时候只能乘车去了。”陈曦颇为无奈的说道,但是也没有拒绝陈兰的好意,乖乖的穿好,然后在太阳出来之前在护卫的拱卫下,乘车来到了邺城东城墙。

    不过这个时候,陈曦才发现,在蒙蒙亮的城墙上,来自各大诸侯,各个家族的围观者都换上了属于祭祀规格的礼服。

    同样可视范围的武将们也尽皆穿上了战袍甲胄,挂上了披风,连战马也披上了马甲。

    邺城的百姓也都大规模的出现在了城外,等待着阅兵式的开始,大量不参与阅兵的城管面无表情的保证着人群的秩序。

    “看诸位的了。”陈曦上来之后,随手拍了拍现在还在城墙上的一众武将,笑着说道,“我们已经做完了该做的,剩下的就靠你们了。”

    “等着瞧吧。”张飞笑着说道,一身黑色的鱼鳞甲随着张飞的发力,鳞片像是爆炸一样竖立起来,强烈的威势让所有人侧目。

    说完,张飞左脚发力,踩在城墙上,直接飞走,随后其他刘备麾下的武将施礼之后,尽皆飞离。

    “真的是苦了文则了。”陈曦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侧头对着刘备说道,于禁不会飞,所以只能早早的前往目的地。

    刘备同样笑了笑,然后便将自己麾下的文臣还有许褚弄到一起,虽说提前准备好了座椅,但是这一刻没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尽皆站在城墙上,默默地等待朝阳的升起。

    伴随着朝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第一缕霞光出现,一支箭矢带着火红的流光刺入天空,随后一朵亮红色的礼花炸开。

    与此同时,原本已经彻底安静沉寂的邺城,随着一声沉闷的鼓点响起,随后无比激烈的鼓点就像是在所有人耳边炸起。

    这一刻,远处的于禁,深吸了一口气,如此精锐,尚且经过数个月的操练,而现在终于到了表现的时候,随着于禁一声令下,所有的士卒自然的跨步而出。

    伴随着低沉的点将鼓,远处隐隐传来的齐整的脚步声,让这一刻城墙上的不少人面色一变,而诸如刘备等人则是面带笑容安之若素。

    “瞧好了哦,接下来是重头戏。”陈曦笑着对身边的众人说道。

    随着陈曦的开口,诸如周瑜,李优这等精通战事的能臣尽皆震惊的看着远处正在入场的大军发生的变化。

    伴随着鼓点和竹哨的声音,二十万身着甲胄缓缓推进的士卒自然的分成了一百个小块,这一刻伴随着朝阳的辉光,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那如同斧砍刀削之后横平竖直的队列。

    随后在行军的过程之中交换穿插,按照军制组合成了四十个标准的军阵长条,其变化之突然,看的所有人眼花缭乱。

    而在这一波变化完毕的时候,原本看起来还是小点的士卒,已经尽皆来到了邺城东城墙下面,无一喧哗,队列笔直的如同一条直线。

    金属铠甲在朝阳下的辉光,配合着这种从整齐,到纷杂凌乱,再变得更加整齐的强悍组织力度,以及那种铁石般的坚毅,一种源自钢铁的力量美感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一刻不要说那些世家围观党张口结舌,就算是周瑜,李优,张绣,夏侯兄弟这种沙场宿将也尽皆面色为之一变,懂得越多越明白这种程度到底有多困难,需要多高的组织力!这可是以十万计的大军!

    陈曦瞟了一眼刘备,刘备倒是面色沉静,但是紧紧攥住,以至于指节都变得青白的双手,很明显的出卖了刘备内心的沸腾,就连是刘备都很难想象,自己所具有的所有力量到底有多强。

    伴随着四十多个长条升腾起各自的精锐天赋,城墙之上绝大多数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诸如周瑜,夏侯兄弟尽皆是面沉入水。

    如果说之前的出场只是组织力和纪律性的展现,那么现在便是绝对实力的体现,二十万具有精锐天赋,而且整编的精锐军团,已经足够击败中原所有的对手了。

    哪怕是1VsN,结果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这种纯精锐士卒组建的甲士,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亦或者进场,这三项之中任何一项,在这种庞大的基数之下,其他诸侯没有一个能达到。

    于禁指挥着二十万的精锐军团,左右分裂开来,自然的迈步到南北两侧,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带着铠甲摩擦的咔嚓声,二十万精锐如石雕一样肃穆的站立在两侧一动不动。

    紧接着,在所有人还未从那种凝重的氛围缓过来,远处一个整编的军团踩着沉闷的步伐朝着邺城不紧不慢的开始前进。

    不同于于禁那种大规模的甲士步伐沉稳的向前推进,张飞率领的军团,随着鼓点的加速,整个军团逐渐的进入了冲锋状态。

    左手持盾,右手握住腰间的环首刀,伴随着那紧密的鼓点,张飞军团的步兵如同潮水一样涌入。

    随着军鼓的鼓点戛然而止,如同潮水一般身着黑甲微微俯身前冲的张飞士卒,猛地抽出腰间的环首刀,齐整的“呛啷”之声,朝阳之下刀刃的反光,让原本入秋之后尚未褪去燥热的旁观者,心中一寒。

    左手紧握厚实大盾,右手将寒光四溢的横刀皆尽拔出,斜指朝天。

    与此同时张飞率领的超精锐骑兵也策马从后方杀出,狂暴的气势,让城墙上的围观党清楚地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寒,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怖在不断地升腾。

    随着张飞军团天赋的展开,不少在城墙上围观的世家子身体像是筛糠一样颤抖了起来。

    这一刻张飞率领的本部精锐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出来鬼神一般,散发着一种如同食物链顶层,对于生命体堪称天敌一样的威势。

    那种刻录在人类本能之中的恐惧,让邺城城墙上的众人头皮发麻,心脏也如同被一只巨手死死的攥住,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很多。

    这一刻甚至于夏侯渊和夏侯惇都有些手脚冰冷,倒不是对于张飞实力产生恐惧,而是对于城墙下那正在行进的大军的恐惧。

    一直和马超嘻嘻哈哈的孙策,这一刻也无法按捺住内心的兴奋,身体微微震颤,双眼狂热的盯着城墙下奔袭而来的张飞军团,马超更是身上不自主的升腾起了一层电火花。

    纪灵自然的挡在了颤抖着的袁术身前,这一刻袁术的双眼无比的狂热,将纪灵狠狠的推开,双手撑在城墙上,保持着自己的身形,对着下方狂热的嘶吼。

    陈曦,李优等头皮发麻的文官,被袁术狂热的咆哮所惊醒,反应过来之后,默默地和袁术拉开距离。

    刘璋,士燮这一刻双腿都有些发软,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在城墙上摆着一串椅子,这种氛围,这等大军,真的足以对心脏造成强烈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