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九十一章 威势与基础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张飞的军团逐渐收束进入邺城之后,所有人才缓过了一口气,而这时天边一道青色的辉光缓缓地压了过来。

    孙策和周瑜的到来,让关羽对于江东搞不搞事彻底没有了兴趣,因而亲自带了一百练气成罡骑马从豫州杀了回来。

    自然这一波阅兵也就是关羽亲自带队,相比于张飞那种突击军团,关羽军团从一开始的规划,就确定了核心战力的位置。

    相比于张飞那种突击冲锋的气势,关羽的军团并没有多余的动作,随着一阵风沙扫过,关羽军团沉默着开始向前推进。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演武的动作,关羽的高傲也不屑于做这些,他只是演示自己是如何带兵,如何推进,但是随着关羽军团的逼近,城墙上所有围观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凝重的气息。

    没有张飞那种像是对面天敌的恐惧,但是那种空气之中的凝固感,让原本窃窃私语的众人都尽皆沉默,让之前双眼血红畏威而狂的众人如同一盆凉水浇下,所有人沉默的感受着四周压抑的氛围。

    这一刻空气凝固,风沙像是被强行止住,关羽不快不慢的速度,凝聚的庞大气势甚至让邺城城墙上的众人生出了一种被扼住脖颈带来的窒息感。

    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动作,只需要默默地推进,那不断积蓄的气势,那上扬的可怕气势让城墙上所有的围观党都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关羽就那么不紧不慢,保持着应有的速度,缓缓的压了过来,那种如同天倾一般不可阻挡的威势,让城墙上所有正面面对关羽的人都感受到了不可力敌的强横。

    这一刻城墙之上无比安静,那怕是袁术这种脑回路和其他人有很大不同的家伙,都感受到了空气之中的凝滞感,尽皆面色肃穆的看着那缓步朝着邺城进发的关羽。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大军威势了,是关羽结合他的武道,结合他的军团天赋,结合他破界级的实力,以及他身后数千精锐的威势,凝聚在一起所形成的恐怖气势。

    绝对的自信,随着关羽实力的上升,随着军团士卒对于关羽信任度的上升,这种绝对的自信已经朝着更深入的纬度去渗透。

    当前关羽所贯彻的意志,配合上自己的军团天赋,所能在现实展现出来的效果也就是之前所有人感受的情况,那种空气的凝滞感,不是错觉,是真正的现实,被意志和信念强行扭曲出来的现实。

    唯心的力量,没有明确的属性,诸如霍去病当初那种打破一切的防御,防御一切的攻击,比任何人更快的速度,那不过是信念强行扭曲现实制造出来的效果,其本质核心依旧是心有多大,我有多强!

    因而关羽的阅兵式,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东西,只是缓步向前推进,但实际上冷傲的关羽依旧展现出了他们军团最核心最实质的力量,他的意志在渗透,在贯彻,终有一天会变得更强。

    随着关羽大军收束到邺城之中,城墙上所有人不由自主的舒了一口气,而这种统一的做法,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看向四周,随后所有人都窃窃私语了起来,之前的那种感觉,并非是错觉啊。

    如果说张飞之前的军团是以威吓来震慑所有人,那么关羽那无声的沉默,则是以势来压人,两者虽说有所不同,但是都展现出来了自身强横的一面。

    接连着两个主战军团过去之后,城墙上所有人都有了舒缓的空闲,也都有了放松和相互问询的时间,甚至下面的军鼓也变得轻快了一些,而伴随着轻快的军鼓,一道纯白的浪花从地平线上涌来。

    这一刻几乎所有出身于幽州的世家,官员都知道来的是什么军团,也都明白,为什么这个军团会从地平线上涌过来。

    其他的军团这么玩恐怕今天这个阅兵就不用看了,而白马不这么玩,你根本没办法明白白马有多快。

    因而在看到那如同潮水一样涌过来的白马,幽州世家,尽皆面带肃穆,不管他们喜不喜欢公孙瓒,公孙瓒在消灭胡人方面的功绩不容抹杀,公孙瓒活着的时候胆敢南望幽州的胡人都死了!

    其他州郡的世家,虽说也听说过白马义从,也听说过这是当世最快的骑兵,但到底有多快,在今天之前他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感觉,但这一次他们清楚的了解到白马有多快。

    从地平线上出现白线开始到杀到他们面前只用了五分钟,这距离可在三十里朝上,虽说冲过来的过程没有表现任何东西,但就这绝对速度,所有的世家子都在心中冷笑,这种速度,在张飞和关羽打爆了军团之后,谁要能跑老子将人头给你。

    这种跑起来足够让观察的人看到幻影的超高速度,这种前一秒还在五六十步外,后一秒就杀到了你面前的军团,各大世家的围观者现在彻底无法理解公孙瓒当年是怎么作死的才能全灭的。

    打不过先登,白马要跑,先登能追上,我将人头送给你!这可怕的速度根本就不是步兵能追上的,那怕是箭矢,以白马的速度要跑出箭雨覆盖范围也是按照秒在计算。

    然而接下来的才是真正阅兵式的开始,白马以超高速在赵云的率领下冲向护城河的时候,城墙上的围观者尽皆惊呼,这种速度,刹不住的话,会全部冲到护城河里面去的。

    然而就在踩到护城河边缘的瞬间,城墙上抓着城墙的围观党,尽皆探出头来惊呼,那一瞬间,白马就像失去了惯性一样自然的调头,然后往前冲的往前冲,往回冲的往回冲,双方相互穿插,却没有发生任何的碰撞。

    所有回冲的白马,尽皆成功的按照之前预留的空档,自然的融入了整个军团之中反冲了出去。

    驱风状态下,连弓箭都能轻易闪避的白马,闭着眼睛,靠着对于风的感知,根本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就能自然的完成这一幕。

    这一刻城墙上所有围观党都目瞪口呆,包括夏侯渊夏侯惇等早已见过白马义从的军团,这一刻才明白,赵云率领的驱风,敏捷双天赋白马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回冲的白马义从在赵云的率领下自然的甩出一个圆朝内旋转了起来,而且越旋转,圈子越小,越密集,最后所有的白马都快挨在了一起,但就算是如此白马义从依旧在以惊人的速度旋转。

    紧接着,在所有人都认为这便已经是白马极限的时候,赵云骤然加快了速度,不断的加快,快到产生视觉留存,快到,城墙上围观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确定白马是否是发生了运动。

    这种极快让围观党甚至怀疑自己的双眼是否出现了问题。

    随着某一刻鼓点的变化这一个大圆骤然甩出来两条反向线,原本巨大的圆瞬间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在缩小,也是这一刻围观党们才确定不是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而真的是白马太快了。

    两支白马义从自然的反转成圆形,然后一个逆时针一个顺时针高速的旋转起来,内部不断转换的细微分队,看的城墙上的众人眼花缭乱,而随着两个圆旋转到一起,原本就纷乱的旋转更是看的所有人眼花缭乱。

    赵云这一刻只是想笑,前面那些还算是受自己控制,到了这一步那完全就是靠着白马义从驱风状态下极高的躲避和极高的速度在乱玩,反正只要维持着外圈,内部纷乱繁杂的高速移动,在高处不论怎么看都会有一种对称与不对称,凌乱到秩序的美感。

    事实就像是赵云预测的那样,这一刻城墙上的所有人,都看的眼花缭乱,心惊不已。

    这种惊人的速度,这种可怕的灵活,这种完全无法理解的闪避能力,再配上统一的武器装备,所有的围观党都不得不心生敬服。

    如果说之前张飞和关羽的阅兵是威势,是气势,那么赵云军团所展现出来的就是惊人的基础,白马义从的长处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这种速度,这种灵巧,简直超越了想象。

    直到骤然间赵云率领的白马义从合并到一起,那种前一秒还纷繁复杂的高速移动,在后一秒变成了一支规整的骑兵军团,那种从极动到极静的变化,让城墙上围观的众人心头一闷。

    赵云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率领着白马从邺城城门穿了过去,城墙上那声嘶力竭的欢呼声,是对于他所率领的白马义从的认可。

    相比于张飞和关羽经过时城墙上围观党的畏惧和压抑,赵云军团的带给他们的震撼比之之前并不小,但是却能让他们恣意的发泄内心的狂热,为之呐喊欢呼。

    【子健啊,我给你将场子炒热了,接下来就看你得了,我的是纯白军团,为此甚至将马都刷白了,你的是纯黑军团,号称带来死亡与毁灭的军魂军团,让上面欢呼的那些人好好回忆一下,被恐惧和威势所统治的屈辱啊!】赵云进城的时候面上浮现了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