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九十五章 我们尚未唯一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刘备看着眉头微皱的周瑜,很清楚对方现在心中压力非常大,刘备深刻的觉得,这么一波阅兵过去,任何和他有继续动手想法的人估计压力都很大,说个实在的,阅兵之前,刘备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强。

    对于周瑜,刘备其实很尊重的,就像是北疆之后,所有的将帅对于周瑜都很尊重一样。

    这完全是出自于普通人对于强者发自内心的敬服,几十万大军在战场上随意指挥,这可不是你想要做到,就能做到的,而现在才二十三四岁的周瑜已经站在这个时代的巅峰了。

    可以说对于现在的汉室,文臣方面的陈曦那是一个死活跨不过去的高峰,同样统帅方面,周瑜貌似也成了一个死活没办法绕过去的天坑,这两个家伙除了能力很强以外,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年轻!

    因而,就算周瑜选择了自毁的道路,刘备也是会给予周瑜以尊重,这是一个强者,只是命太背,遇到了陈曦这种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对手。

    “是这样的,玄德公,您的对手到底是谁?”周瑜隔了一会儿,眉间的皱纹抖动了两下,莫名的看起来沧桑了一些。

    “我的对手?”刘备沉默了一下。

    “是啊,您的如果将您这一次的阅兵的精锐砍掉一半,大概还能说是为了击败我们,而以现在您的实力,已经完全和我们不在一个层面上了,您的对手到底是谁?”周瑜话一出口,也不在犹豫了。

    “您现在的实力不是一时半会儿所能积攒出来的,也就是说早在两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或者应该说是在袁刘之战结束的时候,您已经具有了现在我们所见到的力量的一半,那时您已经具有的统一的资本。”周瑜面色肃然的询问道,夏侯兄弟也停杯看着刘备。

    “子川,你来回答吧。”刘备拍了拍陈曦的后背,“这次阅兵应该说是你至今以来所有工作的一次体现,你比我更清楚为何。”

    “将解说的权力交给我可不好吧。”陈曦笑了笑说道,不过却还是起身笑着准备解释。

    “因为你最清楚。”刘备拍了拍陈曦的肩膀,自己坐回去了。

    “好吧,我来解释为什么。”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公瑾,其实很多人都说我的做法很诡异。”陈曦起身笑着对周瑜开口说道,周瑜闻言点了点头,承认这个说法。

    “问题是,我也不想这样搞,可不这样搞,我没把握,我在谋划,军略上说不上渣,但真要和你们动手,赢得几率很小,就算是贾文和,郭奉孝,法孝直这等长于策划之辈,怎么说呢,能稳压你们吗?”陈曦回身看着贾诩等人一眼,然后看向周瑜。

    “喂喂喂,吵架不要拉上我们。”郭嘉和法正几乎同步调,同语气的对着陈曦说道。

    “不能,贾文和算无遗策,荀公达也不是吃素的,郭奉孝,法孝直惊才绝艳,但是我们并非不能应对。”周瑜缓缓地开口说道,法正非常不爽的盯着周瑜,虽说这话是事实,但是你这么说我很不爽啊!

    “这不就对了,既然战术上搞你们压力太大,那么战略上搞你就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了,兵法的核心是恃强凌弱,是以长击短,那其实简单来讲兵法最正确的使用方法就是,你们拿出一万民夫,我们拿出两万精锐甲士。”陈曦双手一摊颇为无语的说道。

    “喏,这就是我当初的想法,因为和你们拼脑子实在太伤了,所以从一开始我的打算就是不变应万变,管你什么计略,我大军碾过去,遇城破城,遇水断水,长江太宽没办法是吧,一千艘五代舰沉里面堵成堰塞湖,不行再来两千艘!”陈曦左手按着胸膛颇为猖狂的说道。

    “总之,就是这样了,至于为什么不在袁刘之战后便直接下手统一天下,其实那个时候如果按照你们的思维的话,确实是可以统一的,打烂半个中原,打的民生凋敝,数年间就能统一,然后在座的诸位能站在面前的还有几位?”陈曦带着不屑反问道。

    “虽说,我们也知道你确实想要保留中原元气,但是我们更好奇的是,你们面对了什么样的压力做出来这样的选择,中原到底有怎么样的敌人,值得你们放弃统一的大业?”周瑜缓缓的询问道。

    “不是的哦。”陈曦右手抬起,晃了晃食指,否决了周瑜的话。

    “也许在曾经这个天下还有足以威胁我们,甚至足以正面击溃我们的敌人,但是现在的话。”陈曦傲然的说道,“我们已经站立在世界之巅,对于我们来说有对手,有敌人,但要说足够威胁我们,让我们致命的敌人已经不存在了。”

    袁刘大战的时候,说白了就是两个巅峰王国,甚至是两个接近帝国的王国在碰撞。

    虽说两者大战之后,那怕是胜利者的实力都掉到了强大王国的水平,但是随着征服者将失败者的领土,人口,资源消化吸收,刘备在见到罗马使节的时候,已经有了帝国的资本了。

    袁绍当年几乎已经有了帝**势的一切资本,所欠缺的只有两样东西,一样统帅一整个帝国的制度,另一个则是完整帝国的战争潜力。

    前一个怎么说呢,在王国跨越性达到帝国的时候,国土,人口,资源各个方面都会发生极大的变化,整个国家也会出现阵痛性的制度改革,不过这属于不得不进行的事情。

    秦灭六国,不改制会死,但是改制之后,没有足够的稳定期,同样会死,帝国崩塌很多时候就是从制度开始的。

    刘备灭袁绍,相当于两个大国合并成帝国,本身同文同种,没有文化方面的冲突,没有血仇,制度有着明显拥有延续性,这是所有大国升级帝国最好的机会。

    不过这种与其说是由大国升级成帝国,不如说是在帝国的尸体上重建了另一个承袭前代帝国未完成制度的新帝国。

    所谓汉承秦制就是这么来的,因为秦朝虽说挂了,但确实是留下了一个完整的制度,如果汉朝依旧要改制的话,恐怕一个玩的不好,造成社会阶层动荡,汉朝搞不好就要和秦朝一起扑街了。

    可就算是新帝国从前代的尸体上重建,也会存在一个混乱期,一般来讲短则五年,长则十年,这个时候这个国家的国力并未恢复,这个国家内部还处于磨合调整阶段,存在着各种隐患。

    等将这些问题解决之后,新帝国才算是诞生了。

    然而刘备这边从一开始就解决了制度问题,混乱期也被陈曦压制到了两年以内,之后靠着到处修路,将县级行政全部纳入体系,强行结束了地方的政策性混乱期。

    其实那个时候,刘备已经算了一个新生的拥有接近三千万人口的帝国了,之后将那些一早准备好的政策按部就班的执行,刘备手下可以从农业生产之中解放出来的人口越来越多,这样就意味着刘备的军事实力也越来越强。

    到了这个时候,陈曦已经彻底不在意国内的形势了,因为大家都是聪明人,不是什么反人类破坏分子,那么在陈曦留有明显余地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去找死的。

    陈曦仔细的思考过,这一时期的欧亚四大帝国,安息就不用说了,确实应该安息了,贵霜强是很强,但贵霜国内纷繁复杂的矛盾如果不解决的话,永远没有资格从中原这里获得最终的胜利。

    罗马好吧,不得不说这个时期的罗马非常厉害,任何一个能掐死帝国的大军,在冷兵器时代都是最强的精锐。

    不要管罗马是靠着穷兵黩武,还是靠着其他方式获得的这种力量,都无所谓,强就是强,不需要任何理由来解释。

    安息虽说被罗马按着打了那么久,但毕竟没死,庞大的疆域,众多的人口,雄厚的根基,都代表着他们那堪称可怕的战争潜力,然而正史上却被塞维鲁不远万里打到泰西封,直接灭国!

    这种直捣黄龙的模式,和汉室灭匈奴有异曲同工之妙,武帝时期国内的情况糟吗?糟,确实非常糟糕,和文景时期根本没办法比。

    可要说武帝时期的军事,国内一团糟的武帝绝对是先汉一朝之中最强的,而且强的足够让前面的后面的所有人颤抖。

    然而,这并不能吓住陈曦,不是陈曦看不起罗马,在罗马不能解决内部交通网络之前,罗马人撑死止步泰西封。

    安息的国都被罗马人打下来了好几次,为何罗马人都是打下了放弃,说白了不就是因为超过了统治范围,没有办法控制吗?

    塞维鲁那么猖狂,几乎将安息西边全部掠夺了,每战必胜,到最后不也只能滚回罗马,就这兵力投放能力,陈曦表示有什么可怕的。

    这么一来天下间,能坐在牌桌上打牌的,有资格威胁汉室的,距离太远,只能等还是发展起来,汉室顶到他们鼻子上的时候见个高下,而其他牌手面对汉室这个巨无霸,除非一次都不错,否则的话根本就不要想着能赢,而不出错,笑话。

    “公瑾,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们的对手从来不是你们,对于我们来说你们是同文同种,同宗同祖的苗裔,所以我们一直未曾想过将你们变成失败者,这天下很大,强者不止一家,现在我们虽说已经傲立在巅峰,但觊觎者尚有,与汉室同尊者尚有,我们尚未成就唯一!”陈曦微微侧头,双眼沉静的看着周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