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一百三十二章 大吃货帝国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甘宁开口的时候,孙策一瘸一拐的从船舱走了出来,看着对面七代舰上面的甘宁,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甘兴霸确实是一个人物,能被挑出来作为水军的主帅确实有令人称道的一面。”

    周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甘宁,隔了好一会儿,像是反应过来了一般看着孙策,“伯符,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我为什么不能说出这种话。”孙策怒视周瑜,虽说自己没脑子的时间非常多,但偶尔作为肌肉来用的脑子也会上线。

    “哈哈哈。”周瑜轻笑,“甘兴霸一路北归嬉笑怒骂,很多东西都没有提,但是到现在去开口许诺,伯符,有些事情那怕是知道很困难,也需要给自己人信心。”

    “哈?”孙策一脸迷惘的看着周瑜,“困难的事情不是还有你来处理吗?”

    “我只负责出谋划策,应对敌人,而江东,只有你才是真正做出决断的。”周瑜轻轻的摇头解释道,孙策一脸不解。

    甘宁是一个汉子,往事记在心中,一般不会提及,这一次之所以开口更多是因为看到了曾经的下属。

    和陆战不同,海战,失败的一方很有可能全军覆没,而上一次南海之战甘宁就接近全军覆没。

    现在看着那曾经浩浩荡荡,从长江追随到辽东,从辽东追随到南海的手下,只剩下几百人,那怕是经历了印度洋海盗统一,经历了第二次对贵霜海军的战争,那怕是已经心冷了的甘宁,也悲从中来。

    跟随着自己的手下,由于自己的决策一朝丧尽,这种苦楚,只有真正的经历过这种事情,才能明白其中的痛苦。

    收敛了面上的哀恸,甘宁拍了拍所有的这些士卒的肩膀,“你们以后就是我的亲卫了,我将重新训练你们,可能会非常痛苦,但是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允许退出!”

    “现在,拿上武器,跟我去陆季才那里,我们先来个十艘七代舰!”甘宁怒吼道,仿若之前的哀恸已经彻底消失,实际上甘宁只是将自己的誓言永远的记在心中,等待着完成的那一刻到来。

    这个时候徐盛已经彻底失去了对于海军的控制,相比于甘宁,现在的徐盛还是太嫩了,现在那怕是甘宁什么都不说,整个水军营寨包括那些还在训练之中的新人都知道谁才是水军真正的统帅。

    “诺维卡!”甘宁用他心通怒吼道,诺维卡快步跑了过来,进入了中原之后,面对繁华的东莱港,诺维卡已经明白自己的老大来自于另一个国家,一个名为汉室的帝国。

    不过这种事情对于海盗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他们本身就已经背离了国家,甚至还和本国的海军大打了一场,对于他们来讲并没有什么太明确的国家观念,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混的更好,而甘宁带着他们到这里他们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老大,什么事情?”诺维卡快步跑过来询问道。

    “卸货,给我将铁矿石卸到东莱港的库房,这里便是你老大我的国家,首先你们给我管好军纪,第二条,拿着这个去钱庄取钱,然后拿着钱去购买酒肉,让这家伙带你去,你们也熟悉熟悉,以后你们就是同僚了!”甘宁将印绶递给诺维卡,然后一指鼻青脸肿的徐盛说道。

    “文向,带着诺维卡还有萨卡拉去见识一下,这是我在印度洋征召的手下,你带着他们去逛一逛。”甘宁扭头对徐盛交代道。

    徐盛和诺维卡还有萨卡拉都听不懂对方的话,但是甘宁并没有特别解释,只是他已经交代清楚了,只是让徐盛带着这俩货去见识一下。

    贵霜虽说确实有繁华的地方,但是和汉室比起来差得远,尤其是青州兖州徐州这些早早规划建设的地方,繁华迷人眼不是说笑的。

    这个时候徐盛不论如何的不甘,也不得不听从甘宁的指挥带着萨卡拉和诺维卡前往东莱港,作为大型的物资集散地,这个地方只要是生活物资,你想买就会有卖的。

    徐盛艰难的用手语和萨卡拉还有诺维卡交流着双方的意思,好在萨卡拉和诺维卡都已经达到了炼气成罡的极限,开始接触内气离体,勉强着有部分他心通的能力,虽说会理解错误,但是不至于偏差太大。

    “这到底怎么交流啊。”诺维卡和徐盛瞎比划,大致能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但是交流极其困难,最后诺维卡犹豫了很久,跑回去船舱拿了一颗他心通的珠子。

    庆幸临走的时候,甘宁带着诺维卡,萨卡拉他们洗劫了坎贝湾海港城市,才从对方的府库里面得到了一盒,也就十来颗的这玩意,诺维卡眼见当前的交流难度,犹豫再三决定使用一颗。

    “这个是给我的吗?”徐盛不解的接过他心通珠子,看着诺维卡和萨卡拉说道,结果两人连连摇头。

    徐盛不解的看着两人,不是给我的,你们递给我干什么,于是便递了回去,结果萨卡拉和诺维卡两人都将之往回推,这下徐盛不解了,不是给我的,为什么还要推给我,是给我的,为什么要摇头。

    萨卡拉艰难的和徐盛比划,但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比划什么,徐盛同样一脸纠结的比划,实际上也不大明白。

    最后在诺维卡崩溃之前,萨卡拉突然抬起左手,手上开始出现盈盈的内气,然后对着徐盛不断的摇摆,这个徐盛懂,于是也绽放了这只手的内气,而他心通的珠子,借此瞬间融入了徐盛的身体之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徐盛大吃一惊。

    “他心通珠子,能让人听懂一切的语言。”诺维卡心累的说道,“终于算是能交流了。”

    徐盛突然发现自己能听懂诺维卡和萨卡拉的话,不由得一惊,不过随后仔细倾听才发现对方说的并非是汉语,结合诺维卡的话瞬间明白这是宝物。

    “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徐盛赞叹道。

    “这种东西很稀少的,坎贝湾是三大海港城市之一,而且还是贸易口岸,还特意设有和海盗做生意的黑市,这种城市我们洗劫了一遍也才获得了十几颗。”萨卡拉无奈的说道,这东西贵霜也不多。

    “哈,能交流就好了,我带你们去钱庄,见一遍流程你们就懂了。”徐盛也没多追问,能交流很多事情就能解决了。

    东莱的钱庄也属于官方钱庄,因而建设方面也就属于结实耐用,里面四个掌柜,两个检察,以及三支精锐的百人队。

    “我做一遍,你们看看流程。”徐盛先伸手将诺维卡那里的甘宁印绶拿出来。

    “取钱。”徐盛晃了晃手上的印绶,因为是官方钱庄,用印绶来取钱,除了普通的意思,还有一项就是证明自己活着回来了,这也是一条传输渠道。

    “这是,甘将军的印绶,终于回来了吗?”掌柜的扫了一眼印绶,面上一喜,随后恭喜道,“大概需要支取多少,你们海军在账上可支取的军费还有大约十五个亿。”

    “一千万的兑票。”徐盛简单的说道,“这两位是我以后的同僚,不过现在还不会官话,带来先认识一下。”

    柜台看了看两人,看起来是要记住对方的面容,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并且快速的开始对账,很快给徐盛支取了一千万的兑票,而且按照要求制作成十张一百万钱的。

    “这里就是钱庄,可以用来取钱。”徐盛一边往出走,一边给两人解释道。

    “这就是钱吗?我记得我们那里用的是金币。”萨卡拉毕竟是塞西家族的一份子,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小土豪,因而眼见徐盛的手上的纸张略微有些不解,他们那里现在还没有这种东西。

    “嗯,这就是钱,不过这属于大额货币。”徐盛一边说一边掏出一枚五铢钱,金灿灿的五铢钱看起来确实有些金币的耀眼,“这是一文钱,也就是通用的货币怎么说呢,嗯,对了。”

    徐盛侧头看到糜家酒楼侧边的馅饼,摸出三文钱,“来三个肉馅饼。”店家用不知道是什么的叶子捏了三个肉饼递给徐盛,徐盛将肉饼一边递给诺维卡和萨卡拉,一边对店家开口道,“你们不会又往里面混入鱼肉吧。”

    “怎么可能。”店家笑着说道,“之前那家伙贪财,老想占便宜,被我们赶回去了,我们现在这饼,实诚!”

    “这饼味道不错啊。”诺维卡一边吃一边开口说道,相比于贵霜那边还处于不是烤就是煮的阶段,汉室的食物已经被陈曦带到不知名的方向了,什么炒、爆、熘、炸、烹、煎、贴、瓤、烧、焖、煨、焗等,反正陈曦开个头,后面各种就出来了。

    当年陈曦研究出来黄豆榨油,然后用豆渣做豆渣饼,渣都不剩什么的,后面各种跟上。

    什么菜籽油啊,什么核桃油啊,什么芝麻油啊,反正对于吃这一项,中国人有着惊人的天赋,反正据陈曦听说,自从自己开出这个技能,中原人已经将所有的种子都尝试着榨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