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二章 相遇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审配面色凝重的殿后后撤,图拉真军团确实没有反攻的意思,但是卡在五十步的距离,让审配明显的有些难受。

    这个距离对于对面这个三天赋之中有突刺冲锋的图拉真军团来说简直可以说是转瞬即至,这个距离,哪怕是以审配当前唤醒的先登也最多放三波箭雨。

    而以之前图拉真军团,一个军团挑战,李傕的整编西凉铁骑外加高览重步兵,以及残缺的神铁骑和审配唤回的先登死士,游刃有余的形势看来,对方一旦冲入本阵,对现在正在撤退的众人来说绝对是灾难。

    【必须要想个办法,罗马人确实强的超乎极限了,哪怕是预留了后手也有些超乎想象了,可惜没有见证过飞熊,否则的话,这种战场最适合唤回飞熊。】审配面色凝重的盯着卡密略,对方的心思根本瞒不过他,但有些时候明知如此也需要前行。

    毕竟在这里和罗马人死磕一把根本不符合汉室的利益,他们是来帮忙的,不是送死的。

    同样审配之前用语言呵斥卡密略,并且表示认输,卡密略几乎没有多少的思考就放任汉室离开的原因也在这里。

    不是罗马怕了汉室,而是罗马不觉得在这里死磕一把汉室有什么意义。

    在这里宰了汉室这波军魂军团,不说能不能做到,哪怕是能做到,自身也够呛,就像是审配说的,你要吞掉我,我信你有这个能力,但是你吞掉我,你自己也会受到重创,而这就是自保的本钱。

    加之不管是皇帝护卫官军团,还是议会卫队,还是图拉真军团,本质上都是罗马公民军团。

    罗马帝国虽说是一个帝国,但罗马帝国之中真正的罗马人并没有外族多,罗马帝国兴衰史上明确指出罗马人口构成。

    蛮子,奴隶,移民,以及自由民,而自由民分为两种,罗马平民和罗马公民,嗯,平民和公民也是不同,他们的律法也不同,平民适用罗马万民法,公民适用的罗马公民法。

    蛮子算是一种特殊的情况,根据各种蛮子不同,可以划分到奴隶,移民和自由民之中,至于移民,数代时间过去,得到罗马人的认可,也就转变到了自由民之中。

    总之罗马公民的身份有些相当于中原春秋时代的国人,享有很多的权益,很多非罗马人都想变成罗马公民。

    可实际上真正的罗马公民只有六百四十多万,其他的只能说是享有罗马公民的权益,这六百四十万罗马公民都处于十八岁到三十五岁,是罗马真正的精粹。

    组建核心军团的话,也是从这些人之中招纳,其他军团都可以当炮灰,但这种纯粹罗马公民组成的军团,绝对不会使用在没有意义的消耗之中。

    罗马人出使过汉朝,所以清楚双方到底距离有多远,远到罗马人只能看着东方的丝绸流口水,实在是太远了。

    在这种情况下,打赢了汉朝也最多是面子上过得去,毛都捞不到,这可真的是直线距离按照万里来计算,如果算上绕开沙漠危险地带,那距离简直崩溃。

    这种打了之后毛都捞不到的战争,罗马一点都不想碰,所以从一开始罗马人定的目标就是给汉军一个教训,比方说是打残汉室一个军魂军团,全歼一个双天赋什么的。

    结果卡密略率领的图拉真军团一挑四,虽说确实打得游刃有余,但汉室这边拼命也能给他带来相当的创伤,因而卡密略思考一下觉得没什么价值,抱着为罗马公民负责的想法,打得不温不火,这也是为什么图拉真军团压制了李傕等人,却也没见李傕他们太惨。

    至于和陷阵照面的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在试探了一番之后就没什么动力了,陷阵是个硬骨头,哪怕是他们能赢,要全歼陷阵营至少也要躺一半。

    这还是因为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见证了帝国的兴衰,与帝国同在,从苦难之中攀登到绝顶,与帝国一同成长,他们的军魂本身就是帝国意志的一部分,否则的话,单个军魂军团怼掉另一个整编军魂军团,只要都是常规属性,没有严重克制,洗洗睡睡吧,打不赢,也能跑。

    这是为什么佩伦尼斯之前给苏利纳拉里说,我去压迫一下他,逼天神出来,结果等高顺跑路的时候却又没追的原因,虽说佩伦尼斯已经确定了陷阵的问题,但陷阵哪怕是一波爆发之后会进入虚弱状态,佩伦尼斯都不想拿人填。

    打这种军团用依附能力,上蛮子,骗大招,蛮子被砍死,对方进入虚弱状态,我方再冲上去进行切菜才是王道啊,没必要死磕,罗马公民可是罗马的根基。

    “这下有些糟糕啊,貌似汉军全跑了。”佩伦尼斯吊在陷阵后面略微头疼的说道,伴随着陷阵的跑路,汉军集体跑路了。

    加之所有罗马军团长的想法都差不多,都是和汉军动手没什么实际意义,死蛮子,死奴隶不算什么,死罗马公民的话就有些不值得。

    结果在所有将帅未能下狠手的情况下,汉军轻松汇聚到一起,交替掩护撤退。

    哦,不,还剩下张辽没能跑掉,塔奇托被张辽抓住要害,阵亡了好几百,打出了真火,现在有机会报仇,自然死死地咬住狼骑不放,看起来大有将张辽本部歼灭于此的想法。

    其他军团在和自己交手的汉军跑了之后,眼见只剩下一个汉军军团,那也就不用思考怎么办,直接下手就是了,于是都带兵涌了上来。

    之前说好要给汉军一个教训,其他的军团都有些不好对付,现在腾出手,将这个军团击溃俘虏掉,然后让汉军掏钱赎人,也算是完成任务。

    张辽又不是傻子,眼见那群人挤过来就知道大事不妙,自己的军团天赋恢复力再强,面对三天赋和军魂军团的攻击,也只有死路一条。

    当即张辽不再有丝毫的犹豫,果断引动吕布留给他的意志,不同于当初高顺的时候风起云涌,这一波,吕布意志的反应明显有些迟钝。

    不过迟钝归迟钝,隔了一会儿有反应之后,一种狂暴的意志从张辽的身上升腾了起来。

    在吕布尚未出现之前,苏利纳拉里就关注到了天空之中骤然出现的意志,当即提剑飞向塞维鲁。

    “陛下,我们等的人出现了。”苏利纳拉里恭敬的开口说道。

    “你是什么想法?”塞维鲁平视前方神色未有丝毫的起伏。

    “战过一场,我们和汉军并没有血仇,我们两方的距离着实太远,根本没有战争的意义。”苏利纳拉里头脑清晰的开口说大。

    塞维鲁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交给你处理了。”

    苏利纳拉里恭敬的对着塞维鲁施礼,“非常感谢陛下对于我私心的容忍。”

    “你是我罗马的至强者,去吧。”塞维鲁平静的看着前方,这一波带了六个半神过来就是未了见识一下汉室的至强者。

    “多谢陛下容忍。”苏利纳拉里恭谨的施礼,然后急速飞到了大军之前,而大军的指挥则开始调动大军开始给苏利纳拉里腾地方,剿灭安息大军。

    伴随着云气拉开,罗马人和狼骑快速的拉开了距离,而天空之中凝聚的庞大意志在云气消散之后,猛地加快了显化速度。

    “这是?”吕布显现出完整形态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面前浩浩荡荡的大军,以及对方那森严的军势,而在这军势之前有一个身穿白绸,神情带着淡淡忧郁的中年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盯着他的方位,平淡的姿态之中带着某种致命的威胁。

    “天神吕布?”苏利纳拉里盯着吕布的方向,这时双方的云气已经割裂了开来,因为在吕布出现的瞬间,苏利纳拉里以一种优雅的步伐出现在了吕布的对面。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男子的瞬间,吕布发自内心的生腾出一种厌恶的感觉,这种优雅,这种淡然,这种纯白的服饰,让他无比的厌恶。

    “看来确实是了。”苏利纳拉里没等吕布回答,便自问自答道,“我的名字很长,说一遍的话恐怕你也记不住,大多数人都叫我苏利纳拉里,当然简单点,你可以叫我苏!”

    “罗马帝国守护者?”吕布眯着眼睛看着对手,不知道为什么在对方靠近自己的时候,吕布感受到一种凛然的危险感。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和你打一场,只是有些可惜,你只是一个分身,而且还仅仅只是一个神意志分身。”苏利纳拉里带着失望叙述道。

    “文远,你先撤吧。”伴随着戟灵投射过来,天地精气凝聚成的武器绽放出灼灼的金属辉光,然而面对这一幕苏利纳拉里神色未有丝毫的起伏。罗马精锐也没有追击的意思,放任汉军离开,而随后大量的内气离体,破界级高手出现在了大军之前。

    “如何?”苏利纳拉里平静的看着吕布,他相信吕布明白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