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三章 袁氏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高顺默默地带领着自己的陷阵营进行着适应性的训练,和其他军团最大的不同在于,高顺的陷阵缺少的是基础,至于之前佩伦尼斯说的那些话,高顺表示自己一个字都没记住。

    对方说的有意义也罢,没意义也罢,最后证明价值的只有一条,国战交手,活着的那位才有意义。

    这也是高顺一般不和人解释,也不与人辩驳,只是默默地从对方的尸体上跨过去的原因,说那么多没意义,觉得自己够强那就来打。

    不过这算是极少数被对方撩拨了之后,高顺没打回去的对手,上一个是飞熊,嗯,已经被晾尸多年了。

    这一个,高顺掂量了一下,没下手,对手是硬茬,准备不充分,强打一波,能占了便宜跑,但是没什么意义,常规打法,拖得越久自己输的越惨,高顺略一思考,直接撤了。

    没什么好犹豫的,至于对方说的那些话,有点道理,但真理必须要达成共识,这是非常需要武力支持的条目。

    高顺回头思考了一下,下次做好准备,佩伦尼斯要还跑来发表感言,高顺就准备站在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的尸体上让他们彻底闭嘴。

    一般情况下,高顺不会用语言去解释自身的实力,他通常的做法都是用武力去解释这些东西。

    “直刺一千次,中午加餐!”高顺面无表情的下令道,陷阵最大的问题是基础,军魂缺是真缺,但基础上来了,陷阵的军魂能力才能展现出应有的效果。

    如果能有八百炼气成罡,前一段时间跑到高顺面前来展现实力的佩伦尼斯现在怕是尸体都凉了,陷阵的军魂就一个能力,全军加一,哪怕军魂积攒不够,云气强烈压制,八百配合一致的内气离体也够将佩伦尼斯连带着罗马皇帝护卫官轰杀成渣了。

    解释什么实力,踩死你们就是了,从来不解释战斗力,跟我陷阵一对一的都死了。

    然而陷阵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陷阵曾经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九十多个炼气成罡,长安一战死了不少,后面和先登死磕,陷阵从火场杀出来的时候都只剩下四百多人了。

    当然鞠义那次更惨,剩下了九百多人,被陷阵砍死了大半,这也是为什么袁刘之战时先登人都不够的重要原因,被陷阵砍了,军魂不够,后备军团还没成建制,都没补充齐人数。

    双天赋转军魂还需要花费点时间,然而鞠义天赋不缺,机缘不缺,能力不缺,就缺时间,连计划的超重步都没弄出来,就出了这杠子事,自然很悲剧的死掉了。

    陷阵也没好过,虽说鞠义是临场独立的军魂,但本身就是攻击力爆炸的那种战斗军魂军团,给陷阵也喂了成吨的攻击。

    经过长安之乱,先登死战,陷阵里面的炼气成罡从九十多掉到了五十多,后来在并州的时候吕布终于放开了,适时的给陷阵补充了不少的骨干,但毕竟只是并州一地,而且还要保证狼骑的骨干,陷阵之中的炼气成罡也才恢复到八十。

    然而后面就是死磕匈奴禁卫,陷阵和铁骑联手击杀了传承类型的匈奴禁卫,两个家伙都倒下了一半,陷阵的炼气成罡又跌到了四十人次,现在勉勉强强有五十人。

    要是这五十个人都是黄巾渠帅的水平的话,那没说的,开军魂绝对都是内气离体,然而这些基本都是后进之辈,那怕是多消耗一部分军魂,大概也就只有二十来人能进入内气离体层次,至于让这些炼气成罡都进入这个层次,那消耗之大,高顺根本不能忍受。

    这也是高顺现在最头疼的地方,明明自己的陷阵营几乎是所有军魂之中最能打,结果却受制于士卒的实力不能展现出极限的战斗力。

    这种感觉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不爽。

    【需要想个办法了,按照这个比例,如果能有两百炼气成罡的话,哪怕都是后进之辈,大概也能有七八十的内气离体,到时候哪怕是被云气压制了战斗力,应该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端掉半个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吧。】高顺面带思虑,总是想搞点大事。

    在高顺努力训练自己陷阵营的时候,吕蒙也在完善自己的精神天赋,他现在已经抄录徐庶的军势看破,抄录北疆之战高车将帅祢逻诃的大军团指挥,后来又抄了吕布的军团强化。

    虽说都只是一部分天赋,但是吕蒙将这些天赋组合起来,以自己的方式发挥出来最强的效果,那怕是每一个都不如曾经原版的强大,但是看在组合后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吕蒙非常满意。

    【唔,现在我已经能快速的进行乱军指挥,靠着短时间的强力爆发,突破敌方军势弱点汇聚本部大军,感觉这样还没有到极限,我应该还能再抄一到两个天赋。】吕蒙分析着自身的情况,准备去找寻适合的天赋,去加强自己。

    【看破弱点的能力有了,打破局势的力量也有了,军团指挥也有了提高,接下来应该是撤退,或者一击必杀,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抄录鹰旗的能力。】吕蒙虚敲着指节,他所能抄录的天赋不多,但这是塑造自身天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

    “啊,过年真好啊,只是没有在吴郡,真的不习惯。”孙权吃着饼子,肉食,一脸的欢愉,深切的感受到了年节的好处。

    至于加强自己,孙权现在还没有这个想法,甚至应该说,他根本想不到这一点,有吕蒙在,这小子还是很靠谱的,嗯嗯,继续吃饭。

    袁谭则是静静的看着高览在训练,一边思考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老袁家的底子还是可以放心的。

    不说其他,袁谭至少现在还有两百多能指挥千多人的中层军官,当初袁绍那句良将千员也不算是开玩笑的,正因为有这些中层军官,袁绍的几十万大军才能流畅的运转起来。

    上将确实很重要,但是这些大量的优秀中层将帅,意味着在拥有大量兵员的情况下,袁谭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发挥出来大量兵员应有的战斗力,不会有太多的损耗。

    可以说这些人才是袁家的中坚,虽说最顶层战斗力灭的就剩下那寥寥数个,可是只要这些人在,袁家就能撑起场子。

    【呼,必须要想办法思考一下。】袁谭侧首望向东北,那里是他现在的根基,那里驻守着袁氏最后的一支双天赋精锐,也不知道现在到底补全了整个军团没有。

    对于许攸和荀谌,袁谭还是非常放心的,这两人不管是能力还是其他方面都是相当的优秀,至于其他人,愿意跟随袁谭离开中原去开辟新的生存土壤的将帅士卒,在袁谭看来都是可以绝对信任的。

    这些人是袁家的根基,没有什么说道,就凭他们愿意跟随他袁谭背井离乡来到这里,袁谭就绝对不会辜负他们的期望。

    【也不知道粮食问题解决了没有。】袁谭默默地收回目光,再一次将双眼落在了高览的身上,这是跟随他们袁家最后的统帅和名将了,至于张颌,对方的选择袁谭并不意外。

    那不是张颌的背弃,袁谭很清楚,张颌想要复仇,不过袁谭更知道,这仇大概是没得报了,哪怕是他现在也只能选择以功业慰袁绍在天之灵了,刘备真的真的是太强了,而且是那种从心灵到身体,再延伸到整个势力上下,齐整的强大。

    实际上袁谭不知道,在他想起张颌的时候,和文聘一起在荆襄驻扎的张颌现在也正在远望西北方位,袁家对于他没有什么隐藏,所以他知道袁家的位置。

    “继续操练。”张颌双眼划过了一抹狠光,他麾下的重骑兵已经补齐了到了五千人,倒不是孙策不想补的更多,只不过一方面是具装重骑需要的战马素质不是普通的程度,另一方面,一个具装重骑的成本也确实爆炸,所以周瑜也没敢给张颌弄太多。

    不过张颌也确实不愧为名将之姿,到现在他已经将自己的军团天赋发挥到某个极限,简单来说他的具装重骑已经能在高速下进行半径二十米的转弯了,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效果。

    至于精锐天赋,当初北疆之战打匈奴禁卫的时候,张颌都完成了第一天赋具装强化。

    防御类型的精锐天赋有很多,大致有力场防御,胜在防御范围大,但是防御力一般;甲胄防御,这种没说的,就相当于穿一身甲胄,西凉铁骑很多都是这种,视程度防御不同;再还有肌肉防御,西凉铁骑之中有一部分是这种;冲锋防御,罗马的第九军团就是了。

    再还有就是一些不太常见的防御天赋,比方说张颌的重骑的具装强化防御。

    这个以前西凉铁骑拥有的人不多,现在很多西凉铁骑也有这个精锐天赋,尤其是换装成铠甲之后,好多西凉铁骑的甲胄防御都伴随着他们的战争换成了具装强化防御。

    这个防御天赋如果用简单的说法就是,铠甲防御力加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