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九十二章 所谓的精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实际上现在罗马但凡懂天象的参谋都有些眼角抽搐,这种规模的天象变化,如此剧烈的变化,汉室对于天象的掌控已经可以称之为神明了,在这种天象下,就算是罗马人也完全没办法作战了!

    “陛下,安营扎寨吧,这种程度的风雪,那怕是我军的精锐都会损失一到两成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思考一下如何阻止汉军对于天象的控制了,否则的话,每次战争都出现这种违规的力量,我们根本没办法面对汉军。”皮蓬安努斯带着思虑的神色开口说道。

    “这已经不是一成两成战斗力的折损了,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恐怕我们的士气都会有所动摇,对方拥有随时终止战争的能力,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基本没有办法和他们作战!”诺维利皱着眉头说道,“更何况这雪变得更大了……”

    地中海气候的罗马人,在这个时代,绝大多数都是没有见过雪的,他们那里的气候温暖湿润,根本不会降雪,这一次对于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的人来说都是第一次见到天上下下来的奇怪的东西。

    至于寒冷,说起来倒不是非常严重,这些人一方面有云气保护,一方面身体素质又远远超过了正常的水平,区区寒冷还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只是第一次见到雪的他们,对于这种奇怪的玩意儿很感兴趣。

    天上下得这种白白的片片到底是什么玩意,不过好像越来越大了,尤其是夹杂着冰雪的狂风,让罗马人莫名的不爽。

    “全军停步,就地安营扎寨!”很快塞维鲁的命令就下达到了各个军团,这种暴雪天气,塞维鲁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因而莫名的对于掌握着这种操控天象能力的汉室多了不少的忌惮。

    皮蓬斯安努斯这时已经开始思考该宰了哪个神,才能让他们拥有解决这种天象的能力。

    说来罗马人和中原人在看待神明的问题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属于实用主义,虽说罗马人相对能尊重一些,但真要说也就是相对于汉室而言,对于其他国家的话,罗马人也属于常年渎神系列。

    比方说送上帝,送圣灵,送圣子上天堂系列……

    比方说罗马人也是搞过封神这种事情的,不过罗马人相对还算靠谱,不至于做出像中原那样将原本的赤白青黄四帝,加个黑帝这种毫无底线的事情,总体而言,罗马人还算是相当给古罗马宗教面子的。

    也就是给面子这个级别,罗马的神明,基本都是抄古希腊,最多罗马人对于英雄主义,还有胜利,战争有着自己的追求,所以罗马宗教里面战神虽说不是至高神,但却是罗马人最看重的神明。

    好吧,看重这两个字,已经说明了态度,大多数的神祇在中原和罗马混的都是这么一个惨样。

    思来想去,皮蓬斯纳努斯决定,简单点,回头将福伯斯干掉算了,管他什么天气,太阳的力量都能解决问题,管他变什么天,只要出太阳就能解决问题,刚好地中海这地方过于湿润,晒晒也好。

    管亥一路狂奔追上了撤退了的一众汉军,这一波,汉军算是损失惨重,最轻的大概就是魏延和管亥了,基本没有什么严重的损失。

    袁氏这边损失了大约三千出头的精锐,当然这最主要是因为西徐亚军团抓住机会和审配的那一波兑子,至于高览率领的重步兵,倒是损失不算太过惨重,毕竟还有高览的天赋在那里顶着。

    曹真这边的情况也算不上太好,他手下的锐士,虽说战斗力极其可怕,但是却架不住防御比普通的步兵还糟糕,在丹阳精锐和孙权率领的弓箭手遭遇到重创之后,罗马弩箭的第一目标就是曹真。

    毕竟这个军团不说别的,战斗力和爆发冲锋实在是太过可怕了,尤其是爆发性冲锋,哪怕正面是重步兵,搞不好都会被砍开,因而在扑杀了孙权的弓箭手军团,曹真的锐士军团差点受到了致命打击。

    话说,到现在撤退的时候,曹真看着自己身后率领的锐士都无比的心疼,这可是他们老曹家真正的骨干啊,就这么被干掉了近三千。

    再之后孙权这边,已经可以说是非常惨了,周瑜准备的精锐弓箭手军团基本上全灭了,这些弓箭手之中的头领甚至跟随过孙坚!丹阳精锐剩下的也就将将三千多人。

    当然主要是孙权这边的这些弓箭手的杀伤力太过可怕,虽说是单天赋,但江南的弓箭一方面射的太准,另一方面还全部都具有穿刺天赋,罗马人在孙权空档的时候抓住机会,差点将之一波统统扑杀了。

    再之后的狼骑,就算是有张辽的天赋,毕竟面对的是图拉真军团和第九西班牙军团,而且对方两个军团还都是那种越打越凶残的军团,虽说有两千三百羽林卫在前面顶着,但是基本上对面倒下了多少,张辽这边也就倒下了多少。

    再算上被第五云雀偷袭干掉的那两千七百多人,来的时候足足有七千人的狼骑现在算上陷阵,也不到两千五百人了,简直是损失惨重。

    不过打了这么一场疯狂的战争之后,张辽麾下率领的狼骑,在这种受伤,恢复,战斗,受伤,恢复,继续战斗的惨烈战场,还是和三天赋的图拉真军团交手,原本已经无比靠近双天赋极限的素质,伴随着敢于和更强者争锋的意志,已经出现了些许的进步。

    至于铁骑,所有军团之中打的最惨的军团,出战的时候七千人的队伍,现在几乎只剩下两千三百人,而且包括李傕三人在内,人人带伤,但是其归来之后,气势之强,甚至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为之侧目。

    另一边正在打扫战场的罗马人收到了新消息,塞维鲁下令,为所有敌我双方士卒准备葬礼。

    罗马人的葬礼相对来说简单,先火葬,然后举行仪式,之后将骨灰移入瓦罐,然后封存土葬。

    “汉室的士卒我们怎么区分封存?”法比奥略带头疼的询问道。

    “他们有铭牌的,将他们的铭牌贴在瓦罐上。”诺维利冷淡的说道,随后指了指脑袋,“如此强大的国家,只不过这里有一些问题。”

    “帝国的战士,不应该为了别的国家而死,就算是死也应该是为了本国征战。”巴鲁洛接过诺维利的话茬开口说道。

    “他们恐怕也有自身的思虑,毕竟我们远比安息强大,如果汉室真的有大能力,那么以后我们就会成为他们的邻居,这一点非常的重要,他们也需要提前了解一下我们的实力,以确定他们未来的政策。”皮蓬安努斯突然插嘴解释道。

    “毕竟对于大多数的帝国来说,有一个强大的邻居并不是好事,哪怕我们真的没有恶意,以帝国与帝国的身份来对话,我们依旧属于恶邻。”拉克利莱克一脸正直的说道,“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财政官阁下不是应该坐镇罗马吗?”

    皮蓬安努斯扫了一眼拉克利莱克,“年轻人,你要记得,战争之中的红利,对于财政来说有着极大的意义,后方,我们拥有着完善的税收以及管理的制度,就算没有我也能运转,但是前方,这里是制度的荒芜地,如何在这里管理财政,关乎着罗马帝国的以后。”

    其实说的简单点就是没钱了,反正意大利的财政今年肯定是赤字,而且是大赤字,我就算是去特意调整税收,查漏补缺也没有什么意义,反倒还可能会破坏现有的制度。

    既然这样,我还不如不管了,让下面人按照以前的规章制度走流程,他跟着塞维鲁出来看看有没有能捞钱弥补财政的地方,比方说这次的这些铠甲啊,武器啊,装备啊,都不错,捡回去,修补修补就好了,这能省点,省点吧。

    再比方说等我回去看到那个巨大的财政赤字,发飙一下,裁掉一批冗官,然后大闹元老院,将最近正在收集的那些为富不仁的土财主,还有那些特别有钱,却不知道给国家捐赠的吝啬元老干掉一批。

    这么来两下,大概今年外战所获得的战争红利,应该全部都能算入到收入之中了,至于那个巨大的赤字,在皮蓬斯安努斯现在小本本上已经填补的差不多了。

    罗马元老院确实不乏正直之辈,也不缺少有能力的人物,但是里面的渣滓也很多。

    按照皮蓬斯安努斯的想法,杀一批土豪,填补一下国家亏空再说,为了国家,到了你们这群贪污受贿的元老贡献出生命的时候了,再说当年不是说好了,为了罗马帝国,我等誓死不渝,所以诸位该献身了。

    总之这货也不是什么好鸟,虽说为人非常正直,也非常热爱这个国家,但是真要说的话,在这家伙举起为了国家的这杆大旗的时候,他对于任何人下手都不会有问题的。

    别说杀贪官了,那怕是罗马元老院之中真正的荣耀者,真到了这个国家没钱,对方有钱的时候,估计这货都敢将之干掉,补贴国库,不过话说这货也没六七年好活了。

    否则真要让这家伙再活二十年,等到塞维鲁十三年后死掉,罗马帝国真正开始没钱的时候,这货十有**就会举起屠刀开始砍罗马帝国的土豪骑士阶层和贵族阶层。

    如果真那么干了,说不定罗马帝国还能续命几年,然而这货之后的财政官,没有一个有这种魄力。

    不过话说回来,作为罗马帝国的财政官,而且是从马可?奥勒留,也就是五贤帝最后一位的后期就开始当财政官,自家居然穷的让儿子坐牛车,皮蓬斯安努斯也算是财政官之中的奇行种了。

    拉克利莱克被皮蓬斯安努斯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只能漠然的点了点头认为对方说的很有道理。

    “到时候给汉军的瓦罐贴上铭牌送回去,我听简先生说他们讲究魂归故土,送他们回去,给他们一个英雄的身份。”皮蓬斯安努斯摆了摆手示意统统去干活。

    将所有人撵走之后,这货长舒了一口气,他的压力也很大,财政赤字这个是罗马当前最大的问题,这一时期的罗马帝国拥有着有史以来最强的军力,而且也拥有着曾经不具有的强悍攻击性。

    然而当前最大问题就是没钱,甚至于没钱到他这个财政官根本不需要盯财政,只需要看着军队,就大致能猜到今年赤字有多大。

    【必须要想个办法了,说来和简先生确实是一个智者,他在很多方面透露出来的智慧都让我眼前一亮,该说是汉帝国确实是一个拥有者深厚文化底蕴的帝国吗?】皮蓬斯安努斯决定再次去和简雍闲聊,不同文明的思维方式,让他汲取到了不少的营养。

    【怎么才能有钱,这真的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话说哪里有银矿啊,让我们罗马人挖了也好啊。】皮蓬斯安努斯一边摇头,一边散步一样的前往简雍那边,他知道简雍肯定在记录他们罗马人所展现出来的力量。

    不过没什么,皮蓬斯安努斯不仅仅不介意这种事情,反倒还在努力推动这种事情,甚至简雍的莎草纸都是皮蓬斯安努斯送的。

    当然皮蓬斯安努斯对于汉室自带的那种宣纸也有点兴趣,只是兴趣不算太大,他们有莎草纸,天然的,基本不用加工。

    另一边汉室所有军团汇合之后开始往东撤离,他们早在这六天时间内,就和法尔斯等人一起将大部分的粮草提前转移到了东方,因而也不用太多在意粮草的问题。

    “哈?”司马懿看着高览一脸无语,“这么说吧,他说的话,有一半都是在糊弄你,他和你带同样的兵,能打败对面的重步兵军团,原因很简单,他敢打敢冲,身先士卒,士卒愿意为之奋战!”

    “可是,这种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吧,我所率领的袁家精卒,和正理率领的精卒,在战斗力差距太大了,而且同样只有一个天赋……”高览一边解释,一边震撼于鞠义之前的表现。

    “你想多了,你现在率领的军团是两个天赋。”司马懿面无表情的解释道,“那位怕是没时间解释太多,所以才这么干的吧。”

    “双天赋?”高览一脸不解的看着司马懿,“但是就我的感觉而言明明是一个天赋。”

    “所谓的天赋其实是外在表现,你的士卒在素质上本身就非常的优秀,准确的说,在这里的士卒就没有不优秀的,至少在素质上绝对达到了安息人,贵霜人,罗马人所说的双天赋的程度,之所以没有表现出第二个天赋,只能说是战斗意志的差距。”司马懿冷冷的说道。

    所有人闻言点了点头,司马懿说的很对,这里跟来的士卒,全部都是登上了李傕等人建设的小城,那个地方没有双天赋的素质,不依靠药物的话,根本没有办法长时间久居在那里。

    “我们带来的士卒,没有低于这个层次的,用这边的话来说都属于双天赋精锐的素质。”审配同样开口说道,“正理大概是没有时间给你详细解释,所以才直接演示。”

    “所谓的一个天赋,好吧,没什么问题,但是怎么说呢,鞠义所谓的一个天赋是本质,但外在表现呢?外在表现就是两种不同的天赋,你没发现吗?”司马懿无语的看着高览说道。

    “不过鞠义确实厉害,在剩下那么点的时间里居然强行将精锐天赋塑造到了这种程度。”陈宫也是一脸叹服的说道。

    “不是塑造,我大概明白了,他应该是借此给我们所有人展示吧,我们所有人率领的士卒,在素质上都不下于双天赋超精锐,但诸如长文和高将军的本部却只有一个天赋效果。”诸葛亮缓缓地开口说道。

    “匹配素质的意志吗?”吕蒙往后看了一眼自己率领的丹阳精锐,以及所剩无几的精锐弓箭手。

    “应该是如此了,在素质达到了要求的情况下,比拼的其实就是各自的战斗意志了,至于一天赋这个,各地区叫法不同吧,汉室那边的精锐,真要说的话,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跨度啊。”审配缓缓地开口说道,随后想起来鞠义的话,不由得嘴角抽搐。

    “从拥有精锐天赋开始,不管是外显了几个天赋,本质上还是只有一个天赋,汉室这边真要说的话,一个精锐怕是涵盖了从一天赋到三天赋所有的过程了。”司马懿也有着抽搐,突然发现鞠义之前那个时代汉室的兵种划分真是够粗糙了。

    “还是按照这边的叫法吧,我们那种划分的话……”陈宫往后看了一眼气势惨烈的铁骑,这也是简单的被称为精锐啊。

    “那么基本上明确了,首先是士卒的素质,除却三天赋决战兵种的身体素质完全超过了正常水准以外,其实双天赋精锐的身体素质,其实完全可以在一天赋的时候获得,经历了大量惨烈的战斗,身体素质绝对能达到。”诸葛亮梳理了一下缓缓地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