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五章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神铁骑狂飙而起的速度,在段煨给李傕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当即狂猛的撞向对面的重步兵。

    出身于华雄率领的军魂军团的段煨,他所率领的可是真正无视任何瞬时攻击,不,准确地说,任何的瞬时攻击对于他只有加强,没有削弱,军魂军团,本身就代表着意志扭曲现实的这一奇迹。

    那一瞬间正面接触的日耳曼重步兵扛着的大盾直接被这种狂飙而起的猛力撞碎,下一刻神铁骑自然的递出长枪,刚猛有力的一枪,在正面重步兵被撞的趔趄的同时一枪刺透了盾牌与甲胄。

    随之强冲带来的强大动能,在长枪上挂着数个蛮子的情况下,更是让不少被没有被直接击杀的日耳曼重步兵倒飞了出去。

    罗马蛮军之中精通战斗的老兵几乎第一时间投矛,箭雨齐发,然而段煨手下的神铁骑未有一人倒下,反倒变得更为凶猛。

    伴随着正面被段煨的几百神铁骑强行撕开了一条口子,日耳曼重步兵尚且未来得及完成正面的封堵,加持了三层防御天赋的西凉铁骑在李傕三人的率领下猛力的撞了上来。

    和段煨那种高速突刺的装甲车不同,李傕三人率领的西凉铁骑简直就是坦克的化身,近乎在初一接触就崩碎了日耳曼重步兵防线,而且是那种强行碾碎,粉碎了其中的战阵结构。

    随之而来的张辽率领的狼骑直接在乱军之中开始收割,蛮军的前军近乎在数十个呼吸之间就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与此同时,调转马头的白马这个时候也已经迅捷的进入了神速状态,趁着蛮军尚未全面反应过来,直接怒吼着从另一侧发动了攻击。

    原本在后方压阵兼督战的第四鹰旗军团,这时也才反应了过来一方面喝令蛮军稳住本阵,一方面通知罗马营地长。

    西徐亚皇家弓骑军团在菲利波的率领下条件反射的就想去追逐白马,然而还没等菲利波冲到之前督战的地方,白马这边已经从这一头杀到了另一头,虽说同样是轻骑兵,但是真要说速度的差距,那怕是西徐亚皇家弓骑军团面对白马都没有吃土的资格。

    这时近乎八万的罗马蛮军的外围,已经硬生生被李条带人剃了成了圆弧形,就这两个来回,白马折损不到五百人,但是估摸着干掉的人数已经不下于七千了。

    “速速让帕尔米罗撤退,这纯白军团预计是整编三天赋军团,而且是速度军团!”里昂那多感觉自己只是晕了个头,就这么几个呼吸,己方都快阵亡十分之一了,这可是八万人的蛮军啊,连对方毛都没有摸到,就被砍死了这么多!

    更何况随着两侧被那支纯白军团在几个呼吸以极其血腥暴虐的手段虐杀了数千蛮子,但凡看到的蛮军已经近乎崩溃了,这种高效的杀戮手段对于任何一个军团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加之汉军营地适时的奔袭了出来,抓住机会在几个精锐军团的率领下狂冲猛战,以至于罗马蛮军的本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遭遇到了沉重的打击,以至于当前已经前军大乱了。

    说起来,若不是外围有白马如此疯狂的屠杀,就现在蛮军前部因为调度反应迟钝遭受的这等损失,里昂那多根本不会将之放在心上,因为汉军不可能在有帕尔米罗支持的情况下,短时间击溃八万蛮军。

    因此就算是一时跌入下风,只要稳住阵型,哪怕打不过汉军,只要拖下去就会获得胜利,汉军绝对不愿意用自己的精锐去和不值钱的蛮子换人头,而现在的局势那可就是完全不同了。

    当前的蛮军可是所有方向同时遭遇到了致命攻击,外围那纯白军团的超高速杀戮效率,里面还有汉军疯狂的碾压,一旦这些地方的混乱相互汇合起来……

    那么整个蛮军都会在瞬间崩溃,不管是那支在外围以疯狂的高速在斩杀蛮军的苍白军团,还是内里那几支近乎无敌的军团,他们本身所具有的威势,足够让那些被恐惧包围的蛮军崩溃。

    面对当前的局势,一旦八万蛮子崩溃,那么陷在其中的第五云雀绝对讨不到好,就算能撤出来,怕是也要损失惨重了。

    实际上在里昂那多吼出命令的时候,蛮军之中藏身的第五云雀已经遭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汉军正面突击的能力实在是超乎了想象,帕尔米罗也确实是有些自大了。

    或者更应该说是铁骑,狼骑放下双方恩怨,在各自的军魂三天赋超精锐的率领下,在远远超乎想象的短时间内就崩溃了前军。

    中军左侧的护军乃是帕尔米罗精挑细选的高卢骑士,战斗力本身就处于水平线以上,加之汉军营地外用来包围的蛮军本身就是罗马人用来练习排兵布阵的产品,虽说水货确实有不少,但总体是符合军团作战思想的。

    因而在中军遭遇毁灭性攻击的瞬间,左护军在帕尔米罗的指挥下直接冲杀了出去,准备配合右护军的重步兵钳制汉军。

    然而在高卢骑兵冲出的瞬间,扛着大盾的袁家精卒直接顶了上去,想要钳制主攻路线,省省吧,比配合,就算汉军是各个诸侯七拼八凑的军团,也比罗马蛮军厉害三分。

    “想过去?”高览麾下的士卒扛着大盾直接拦在了高卢骑兵的前方,强悍的防御在高卢骑兵怒吼着刺向自身大盾的时候,轻松的招架住了对手。

    枪盾摩擦而过爆发出无数耀眼的火花,袁家精卒冰冷无畏的看着对面,反向发力直接和战马撞到了一起,没有什么好畏惧的了,就算是这种硬撞战马的举动,在他们强悍的防御下,最多也不过是被撞倒,撞飞,这种程度最多不过内腑受创,而以高览的力量,无所畏惧。

    大量的士卒扛起大盾撞向对面,高卢骑兵的锋头极其强大,整个袁家精卒在这一波一开始的接触之中被撞倒撞飞的怕是有数百。

    然而袁家的精卒在被撞飞的那一刻,有更多人无所畏惧的冲了上来,带着冰冷的眼光用更大的力量撞了上去,高卢骑士的气焰还有冲击力在这种前赴后继的冲撞之中明显的降了下来。

    十息时间,原本狰狞的高卢骑兵彻底失去了骑兵的速度,而被其撞飞撞翻的袁家精卒在地上滚落一圈,身上燃烧着如同火焰一样的辉光,随后毫无惧色的冲了上来。

    在这一恢复过程之中,他们的气势甚至于有所上升,不知道是因为高览军团天赋所带来的些许提升,还是因为士气的攀升,亦或者是因为彻底放下恐惧。

    总之扛着大盾举着长枪的超重步,在起身的瞬间,再一次朝着高卢骑士发动了攻击,而且不同于之前那种仿若螳臂当车的行为,这一次他们将获取自己的胜利。

    “重步兵?”率领着锐士的曹真横插过来,像是瞬移一样砍死了自己面前的敌人之后,直接横向阻隔在了盎格斯重步兵的面前。

    自从曹真暴露了锐士之后,被司马懿来回指挥,到现在算是彻底掌握了如何使用这个堪称丧病的杀戮军团,防御放弃放弃,这个军团只需要爆发性冲刺。

    扫了一眼正面的重步兵,对于曹真来说,除了弓箭手,弩兵以外,其他任何兵种,锐士只要愿意拼命,就算打不过也不会输的太惨。

    至于重步兵,很不幸刚好在被锐士往死了克制的那一类别之中。

    “杀!”曹真一声令下,趁对面混乱,罗马蛮军的弓箭手还没来得及管这里之前先宰了这波重步兵,至于吕蒙许愿的丹阳精锐的箭雨掩护,滚,有多远滚多远。

    自从那次司马懿让曹真帮孙权等人杀穿对手,吕蒙提供箭雨掩护的时候,被西徐亚压制,菲利波丧心病狂的直接反箭雨对射,干掉江东弓箭手的时候,还干掉了不少锐士,从那之后曹真就对于所谓的箭雨掩护完全不抱希望了。

    顺带一提,这也是为什么西徐亚皇家弓骑军团在之前那一战差点打的团灭了,菲利波毛事没有,还能和里昂那多在那里打架。

    你不得不承认这货战机抓的特别好,那一战要说哪个军团杀的最狠,不用说肯定是菲利波的军团,他干掉了江东弓箭手,基本全灭,干掉了审配转化的先登,干掉了不少的锐士,干掉了一部分丹阳精锐。

    当然这货也差点被这群人给团灭了,不过总体说战绩的话,西徐亚军团的战绩很硬。

    曹真带着锐士一波爆发直接将盎格斯重步兵顶了回去,这种正面近乎所有的反制手段,全部在很短时间被打退打来的沉重压力,让罗马蛮子心头一沉。

    然而这并不致命,真正致命的是在外围的白马,那种用秒来计算从这一头砍倒那一头所需要时间的疯狂军团,那是事实性能打碎任何军团内心侥幸的杀戮效率。

    更何况罗马蛮军算不上精锐,甚至应该说是罗马只是在训练蛮军,只是没想到敌方会出现这种完全违规的兵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