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八章 勉强携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至于西徐亚皇家弓骑军团的第二天赋,外显的效果是压制对手的强项,实际本质则是,以天地精气强化箭矢后外显的箭术力量延伸。

    在射中,或没有射中敌人之中,自然分散的天地精气,在使用者意志尚且未完全消散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对于敌方力量的破坏性。

    之所以是从对方最强点开始破坏,其实只是因为最强项显化的更为明显而已,实际上简单一些的束缚其实用这种方式西徐亚弓骑军团也是能做到的。

    不过要说的话,就现在西徐亚军团的箭术力量延伸程度,所能削弱对方的最强点,同为双天赋的情况下,恐怕不足三分之一。

    当然这也是非常可怕的力量了,而菲利波现在要做的就是,拼着团灭赌一把,到底是他们西徐亚弓骑军团会遏制住汉军的那支纯白骑兵,还是汉军会将他们统统宰杀。

    这个赌博时间很短,在之前就菲利波的感觉是零点五秒,现在的话,略微好点一秒出头,不过同样是非常短的时间。

    白马璀璨的刀光砍倒了背向自己逃窜的蛮子,握着即将碎掉的长直刀,李条半眯着眼睛看向了前方反射的那暗淡乌光,那是箭矢。

    嘴角上滑,李条的嘴边浮现了一抹嘲讽。

    可怕的决断能力,指挥若定的冷静,放手一搏的勇气,自从先登之后,第二个敢站在白马正面玩弓箭平射的,这种作战方式,只需要零点五秒的失误,就会让一整个弓箭手军团团灭。

    这种方式不仅仅是在考验军团长的决断和勇气,更是在考验士卒的面对危险时的心理承受能力,可以说判断略有失误,整个军团就会进入万劫不复,这种压力下还能把握住那零点五秒到一秒的士卒绝对无愧于精锐之名,因为那怕是手抖一下,死亡就有可能将之覆盖。

    当然不得不承认,这种方式对于神速白马足以造成致命攻击,比所谓的枪阵危险的太多,可以说只要不是正面硬冲枪阵,环切时白马的刀光,足够在枪阵刺向他们本身的那零点一秒的时间内,砍断枪杆数次,神速白马太快了。

    神速白马就像是圆锯,而马刀对于神速白马来说就是圆锯上的刃,除了正面的强攻,其他方位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可以切开的。

    只不过正面的枪阵神速白马基本不会去冲,而平射弩的话,那零点五秒的时间,在白马苍白的刀光下,几乎无人敢去尝试。

    上一次先登就是如此覆灭了神速白马,极快的速度对于白马来说既是力量的来源,又是危险的标志,对于真正狂飙而起的他们,正面平射过来的箭矢,哪怕是轻箭,哪怕已经失去了力量,只要他们不能将之劈飞,他们引以为傲的速度也会给他们带来致命的危机。

    当然那只是神速白马的弊端,在看到乌光的那一瞬间,李条做出了菲利波完全没有想到的一个动作,原地调头,而所有白马的士卒在最前面那位冲锋者调头的瞬间,很自然的完成了原地调头。

    箭矢笃笃笃的扎在了地上,全部落空,白马不带任何焰火的转身,配合着那延绵不断的箭雨落地声就像是对西徐亚弓箭手最大的嘲讽。

    那一刻菲利波的瞳孔骤然增大了数倍,那是一种见到了不可能事件的惊恐,早在之前白马恣意砍杀外围蛮子的时候,菲利波就在仔细观察白马的表现,猜测白马的能力和弱点,而在这一刻之前白马完全没有展现出当前这种极高速度之下的灵巧。

    虽说因为疯狂的斩杀白马义从的速度已经下滑了三分之一,但依旧保持着五十米每秒的高速,这种速度对于绝大多数的军团来说,哪怕是冲刺也绝对不可能触摸到。

    因此,真要说,这种程度的高速依旧是可以堪称违规,最多是失去了对于风,对于周遭的掌控,无法用风去预判攻击的方位,对于正常任何一个军团来说这依旧是不可遥望的迅捷。

    然而这种正常军团根本无法企及的迅捷之下,白马轻松的完成的原地调头,这种可怕的灵活,让所有懂得速度可怕的人都清楚的感受到了那种深入骨髓的冰寒。

    “里昂那多,保护我!”菲利波这一刻冷汗近乎浸湿了他的内甲,几乎在反应过来的瞬间他便朝着里昂那多的方位吼道。

    “这种速度,这种灵活,他们是速度的极致,不想死的话,就给老子过来,扛着第四鹰旗给老子过来!”菲利波就像是怒极之后进入了另一种狂暴状态,如果真是如此他们这次可就要栽了。

    里昂那多虽说非常讨厌菲利波的口吻,但是作为第四鹰旗的保管者,他并不是傻子,这种速度,这种灵巧,说的实际点,西徐亚弓箭手对人家根本没用丝毫作用。

    就算对方进入了射程,只要调头反冲,箭矢就绝对不可能伤到对方,这绝对不是双天赋超精锐应该具备的能力,这已经是完全补全了急速弊端之后的终极军团。

    这是真正如第一辅助军团一样,补全了力量弊端之后,进入最后层次的决战兵种。

    实际上在没有出现这一幕之前,观察白马还在用自然减速到最低之后再进行调头的方式,菲利波还仅仅认为白马是最顶级的双天赋,最多只是因为速度过快,而接近于无解。

    然而在刚刚那一瞬间白马调头的时候,菲利波便清楚,全完了,能捞出来第五云雀就够了,能在急速状态下调头,那无不在说明,这个军团早已掌控了速度,而之前那些举动只是在逗他们玩。

    “里昂那多,速度!”菲利波怒吼道,随后直接对着蛮军混乱的本阵再次大吼道,“帕尔米罗,看我箭矢指挥!”

    菲利波在确定形势之后,不再犹豫,和这种近乎已经接近某种程度无敌的军团厮杀,重要的不是去思考最优的答案,而是去做出最快,最具有执行性的答案。

    “换强弓,正北方位,三十度角抛射!”菲利波冷漠的下令道。

    齐刷刷的箭雨朝着菲利波预判的白马位置射杀而去,而白马在箭雨落下来之前,已经成功闪避过了箭雨可能覆盖的位置,不少蛮子直接被这一波箭雨射杀。

    然而菲利波就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下令调整弓箭仰角,朝着闪避中灵活的用直刀杀戮的白马射去,然而白马就像是游龙一样轻易的闪避开了箭雨的侵袭。

    西徐亚弓箭手的箭雨所能真正射杀的白马不过是个位数,但是射杀的蛮子百倍于白马,然而菲利波就像是没看到这一幕一样,依旧疯狂的用箭雨追杀着白马。

    战果寥寥无几,但是菲利波却无有丝毫的动容,反而更疯狂的进行着箭雨追袭。

    “军团长,我们已经将一壶箭射光了,而且以现在的射速,用不了多久我们就没有箭矢了。”副将眼见在极短的时间内射光了一壶箭,当即上前劝谏道。

    “闭嘴!”菲利波冷冷的说道,再次指挥箭雨朝着混乱的蛮军之中射去,在之前追逐白马而清空出来的通道上遍布了大量的蛮军尸体,这已经不能说是误伤了。

    深处蛮军之中的白马看不清楚整体的局势,很难判断出菲利波的举动,只是认为菲利波怒急之下根本不管不顾的追逐自己。

    因而李条等人恣意的穿梭在混乱的蛮军之中,随意的补刀,只要在看到对方抬弓的瞬间调头闪避就可以了,这种事情对于常态下的白马来说很容易,毕竟他们灵活而又迅捷。

    不过外围高处的审配等人在初一开始还未反应过来,但是眼见菲利波用箭雨追逐白马,开出一条空白的通道,当即明白对方是在做什么,好狠的手段,果决的判断。

    “里昂那多!”菲利波眼见里昂那多的重步兵终于到了罗马蛮军崩溃的位置,“靠你了,督战!让他们调头迎敌,将云雀拽出来,不用管我这边!”

    “你会死的,绝对会死的!你的箭这样用绝对不够!”里昂那多一边咆哮,一边愤怒的率兵顶了上去。

    “闭嘴,老子绝对比你死得晚!”菲利波头也不转的冷笑着说道。

    “短弓轻箭,不射人,给我遏制住那群蛮子的撤退。”骂完里昂那多,菲利波再一次对着自己的弓箭手下达了新的命令,至于对面纯白军团会不会冲过来,里昂那多就在自己斜前方。

    虽说双方闹得很僵,但是在战场上别无选择的时候菲利波和里昂那多都会相信对方不会去做蠢事,两个家伙在战场上闹,那唯有是顺风仗的时候,而现在可是真的到了危险的时候了。

    “唰!”齐刷刷的箭雨飚落声,除了极少数意外射中溃逃到里昂那多阵前的蛮子,其他尽皆落到了地上,随后天地精气就像是被搅乱了一般在那里出现了些许扭曲的光色。

    那一瞬间不仅仅是罗马蛮子,甚至连里昂那多率领的马其顿军团的精锐都感觉到了某种沉重,被搅乱的天地精气,迟滞着他们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