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五章 交涉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然而,那一箭还是命中了鹰徽,更重要的是在那一箭之下,鹰徽上居然出现了裂痕,虽说随后不久鹰徽便开始了自我恢复,但是那逐渐消退的璀璨之光,让帕尔米罗内心涌现无尽的不甘,第五云雀的鹰旗居然被攻击了!

    璀璨到刺眼的光辉褪去,第五支鹰徽在褪去了那种刺眼的光辉后,变得无比的平凡,随后更是开始逐渐的变得黯淡了起来。

    “这是光……”帕尔米罗不甘而又迷茫的看着这杆鹰徽,感受着周遭逐渐昏暗的光线不解的看着不远处那支鹰徽,这也是光与影的力量吗,好像和他们第五云雀的光影操作有着很大的不同。

    由于距离鹰徽无比接近,帕尔米罗很快就发现他好像连他自己都看不到了,而这时他才骤然反应过来这确实是光与影的力量,这是他们第五云雀本身的力量,在第五鹰旗的加深之后才能使用的力量。

    “混蛋!”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帕尔米罗骤然就明白了之前那刺目的光到底意味着什么,那是那位将第五鹰旗赐予他们的军神,大帝借用鹰旗在给他们演示第五云雀的精锐天赋。

    然而就在刚刚,就在前不久,那一箭射中,直接终止了关于光影操作之中光这一部分的讲解,想来以后也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混账啊!”帕尔米罗仰天怒吼,在醒悟过来的同时怒骂当年所有的第五云雀军团长尽皆蠢货,更是对于以前的自己深感愤恨。

    “不过,就算只能拿到二分之一也够了,切开吧,正面的光。”帕尔米罗面色扭曲,挥动罗马长剑,原本的辉光被这一剑下直接劈开,或者说在这一剑之下被强行转移到其他地方,纯净的黑暗将正面不管是蛮军还是汉军尽皆笼罩。

    不同于当初渠扶那种有办法破解的军团天赋,帕尔米罗的方式是粹是转移了光辉,留下任何人都看不清楚的黑暗。

    在真正没有光的情况下,看不到就是看不到,不管你是内气离体,还是破界,人眼没办法聚集反射过来的光,那就是绝对看不到。

    当然,这也包括第五云雀在内,赵云那一箭下去,他们并没有拿到另一半光的传承。

    接连几道如同军团攻击一样的黑暗直接笼罩了正在厮杀的溃军和汉军,既然已经崩溃了,那么就到黑暗之中崩溃去吧,看不到对手,看不到血腥,看不到自己怎么死,你们随便杀!

    “赵将军,你能看穿那里吗?”在大片的黑暗笼罩了溃军,蛮军的瞬间,陈宫直接扭头朝着赵云询问道。

    “看不清,那是纯粹的黑暗,没有光的话,就算是破界级看不到就是看不到。”赵云摇了摇头说道。

    “情况有些复杂了,不过没什么了,第五云雀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不过光与影的操作能做到这个程度也不算过分。”诸葛亮平静的说道,“交给白马和铁骑吧,能杀多少杀多少就是了。”

    接连六下延伸数百步,宽约几十步的黑暗通道,帕尔米罗也骤然感觉身体发虚,随后嘴角发苦。

    没拿到光的那一部分演示,这种方式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有着致命的危害,进入了黑暗的范围,他们同样完全看不到,而六剑下去,覆盖了所有敌人的同时,连带着将不少的士卒波及了进去。

    “撤吧。”帕尔米罗萧索的下令道。

    这一瞬间帕尔米罗心中苦涩,如果能看到光的那一部分演示,就算是只能理解一部分,只要能在这纯净的黑暗之中看到人,那么第五云雀现在就足够应对绝大多数的三天赋乃至军魂这种违规军团。

    可惜了,现在的话,没有了光,只有黑暗,对于帕尔米罗来说那种纯净的黑暗不过是让他们多了一个保命的底牌,而第五云雀需要这种保命的底牌吗?很不幸,说的实在点,他们并不需要。

    本身常规水准的光影操作就足够称之为保命的底牌了,现在的话,如果光影操作逃不了,那么就算是多了这么一个切碎光的能力,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已经反冲出来的第五云雀士卒,闻言尽皆点头,直接消散在帕尔米罗的面前,而后帕尔米罗转头看向黑暗之中,他知道在黑暗的另一头有着他这一生最为愤怒的敌人,“天神之子吗?”

    “你等着,下一次,我一定要宰了你!”帕尔米罗愤恨的回眸,没有了凯撒那种近神层次统帅的演示,帕尔米罗这辈子都不可能补全第五云雀的力量了,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种级数的统帅,那怕是中原历史上也不多见,近乎是十哲之中佼佼者那种级别。

    说完,帕尔米罗也直接隐入了黑暗之中。

    “你叫魏延魏文长是吧。”帕尔米罗用黑暗覆盖了部分战场之后,贝尼托也不愿再耽搁时间,远远的投影出来一个幻影出现在魏延的身侧,随后远远的传递过来了声音。

    “贝尼托!”魏延看着贝尼托面色凝重的说道,之前在和贝尼托率领的十四组合军团的交手中,魏延因为某些渴望使用出来的本身不存在诸葛亮那里的天赋。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你们的力量确实太强,居然能够扭曲我的思维,以至于我实在不敢真身出现在你们面前。”贝尼托像是带着某种笑容般说道,但是幻影的双眼却死死的盯着魏延的眸中,而瞬间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看来和我猜的一样,前后十五个人的表现都远远低于正常的水平这种事情看来是你们的能力,让我想想这种能力的弊端是什么,需要看到我们?范围?还是其他?”贝尼托带着某种耻笑说道。

    “还真是作弊一样的能力,这么想的话,菲利波之前愚蠢的表现应该也就是你们的能力了。”贝尼托双眼沉静的看着魏延,他的幻影甚至表现出来了和真人一样的凝聚程度。

    “不过,你们赢了,不管是菲利波还是里昂那多,以你们现在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必然是要拿下一个,但是汉军,你们做好了和罗马帝国为敌的准备了吗?”贝尼托死死地盯着魏延。

    “你们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俘虏他们,你们会获得的更多。”贝尼托看着魏延自问自答道。

    “不可能了,接下来不管是我们选择离开,还是继续作战,都不可能保留俘虏了,这里是安息,不是前方了,罗马的俘虏除非是我们直接交还给你们,否则的只有死路,而交还……”魏延复述不太远处传音给他的诸葛亮的话。

    “我们可以和你们签下互不攻击的条约。”贝尼托看着魏延说道,“你们占据了优势,但是你们真的要在这里见个高下?陛下就在前方,一旦这里失利,调头回来,倾尽全力,你们唯有战败。”

    “汉军和罗马并没有不可化解仇恨,我们之前也并没有倾尽全力在攻击你们,甚至为了避免发生更大规模的冲突,只是用蛮子封锁着你们的营地。”贝尼托有些紧急的辩解道。

    “这些确实是理由,只不过到了这种时候,你觉得你们和我们还能在战场上收手吗?其实塞维鲁陛下是否会回来并不重要,你们的兵力如果没有约束,配合蛮军本身就能压制我们。”魏延复述着诸葛亮的话,一边复述,一边努力的观察着对面的鹰旗,在前不久,他成功映照了十四组合军团的鹰旗。

    不过不同于十四组合军团是士卒的联合体,所有的士卒的本身就拥有“一切有”这一精锐天赋,魏延的士卒虽说尽皆是百战老兵,但想要瞬间完美发挥出来魏延所映照的天赋根本不可能。

    说来,直到现在,魏延用的最多的天赋,也就是吕布的那个天赋,到现在也不能说是完美的达到了吕布那个层次,不过能映照鹰旗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开端。

    “什么条件?”贝尼托沉默的开口询问道。

    “十四组合军团的鹰旗压在这里,我放你们所有人走,并且,后面的战争我们可以站在罗马的立场上。”魏延被诸葛亮的话吓了一跳,但并没有任何的犹豫,十四组合军团的鹰旗,如果能拿到手,魏延也觉得可以一试。

    “这种条件,完全不可能好吧。”司马懿传音给诸葛亮说道。

    “你这是在羞辱我们吗?”贝尼托双眼冰冷的看着魏延。

    “既然如此,退而求其次,罗马鹰旗现在应该还有二十九杆,有四杆从来没用过,给我们一杆如何?”魏延毫无畏惧的询问道。

    “我想你们的光影操作应该足够让你看到战场任何一个位置,想来,你或者第五云雀的军团长有一个是朝着大军团指挥的方向培养的,那么你现在应该能看到马其顿军团的状况,如何?”魏延继续追问道,而贝尼托很明显的出现了迟疑。

    十四军团的鹰徽肯定不能给别人,但是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这种丢在国库里面从来没用过来的鹰旗,有点耻辱,不过这几杆鹰旗属于多余的货色,卖掉的话,貌似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