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四章 作死遗留下来的问题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我尽力。”孙乾抖了抖手腕,将茶杯放下之后叹了口气说道。

    虽说孙乾其实非常清楚,这件事交由他来处理,基本也就意味着他今年要完蛋了,甚至不仅仅是今年,可能连明年也要完蛋了。

    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谁让自己一直肩负着这件事情,也不可能说推辞就推辞,更何况,说一句自负的话,现在天下间有资格和他比桥梁建筑的已经没有了,他已经站立在这个行业的顶尖了,那怕是陈曦这个嘴炮党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了。

    因而不管是责任,还是能力,说点实际的,其实他接这件事都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可光想想涉及的工程规模还有人力资源,那怕是干了这么多年的孙乾也头疼不已。

    孙乾左右手的手指轻轻搓动着手上的茶杯默默地思考着今年自己家中诸事该怎么处理。

    “给我调拨三十个大匠如何,没有大量基础的人手,高端人才给我调拨一些,不管是什么类型的都行。”家事在孙乾的脑海里面只是闪烁了一瞬间,随后侧重点再次放到国事上的孙乾带着不爽问询道。

    “没问题,之后我就给你调三个大匠过去,好好干,全国的道路就看你了。”陈曦将记录本的那一页翻过,做出一副我满足了你愿望的神情,大匠什么的,什么时候按照几十几十计算了,就算是开了新的考察方式,能进入这个等级的也就这么点。

    “我要三十个啊!”孙乾叹了口气说道,然后陈曦这个时候已经扭头开始询问糜竺当前的情况,至于孙乾说的话,天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一个字,三十个大匠什么的,洗洗睡吧,梦里面会有的。

    眼见陈曦如此赖皮,孙乾心下感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后默默地端起茶杯继续喝茶,罢了,就这样吧,反正就算有三十个大匠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更何况,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到处缺人。

    孙乾带着叹息,放下茶杯颇为无奈的想到。

    “算了,三个就三个吧,总比一个都没有强。”孙乾眼见被冷处理也懒得计较了,本身也没抱希望,三个也不错了,有几个是几个。

    “下来就剩下子仲一个人了。”陈曦翻阅着记录本,看着上面各种叉叉和勾勾,隔了一会儿将记录本丢在一边,自己写的玩意怎么和这个不搭边了,算了,反正记事本什么的也就是装作自己干了活,直奔主题就是,“之前接了陆季才的那个锅,现在处理的怎么样了。”

    “当前正在和甄家商谈出资一事,问题不大的话,大概在下个月月初就能谈拢大多数的条目,当然仅仅是甄家一家不够。”糜竺沉稳的说道,陆骏挖的坑太多,害的现在糜竺可劲的帮陆骏填坑。

    倒不是说甄家没这么多钱,只是有些事情不可能让甄家牵头来搞,所以糜竺上去就是摊牌,我,政府牵头,你,打下手!

    甄家思量一下,好吧,没什么好说的,您说您牵头那就您牵头吧,反正惹不起,惹不起,但是我家利益需要保证吧,然后糜竺就开始和对面谈,到现在基本上已经和甄家谈的差不多了。

    当然陈曦对于这一方面其实还有些举棋不定,毕竟陆骏挖的那个坑实在是有些复杂,牵扯的也有些多,虽说糜竺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开始帮着陆骏补救,但陈曦的犹豫还是很明显的

    甚至说的不要节操点,一开始被惹毛了的陈曦,压根就是想要翻脸不认账,直接做出一脸流氓状混过去,最后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要这么干,因而和糜竺合计合计,开始补当时陆骏的留下来的坑。

    至于糜竺这边是倾向帮陆骏收拾烂摊子的,毕竟一方面是亲家翁,陆骏的儿子陆逊已经走完了三书六聘,自己妹妹都快要嫁过去了,作为亲家确实应该搭把手,另一方面陆骏挖的这个大坑其实也是有着现实意义和自身价值的,否则也不至于拐了那么多人进来。

    知道所有情况的众人不得不承认一点,陆骏在疯魔之后,智力方面可谓是大幅度提升,不说别的,做出来的计划书能糊弄过甄家一家上下也足可见其能力了,基于此从现实角度而言,勉强还是能补救的。

    不过想想也对,陆家那基因其实挺靠谱的,能连着出那种足以入武庙级别的怪物,总体而言的话基础还有教育是没什么问题的。

    真要说哪里有问题的话,陆家的问题绝对在性格上,陆家全体上下性格偏软,貌似这一世连陆逊的性格都有些偏软,就陈曦所能见到的糜贞抓陆逊都有好几次了。

    想来大概是因为陆家没有被灭族到只剩下两人的程度,陆逊不需要用强硬来伪装自己吧。

    总而言之陆家的基因是没什么问题的,陆骏作为陆逊的爸爸,所受到的教育……

    好吧,陆家嫡系也就那几个人,全家上下受到的教育其实都是世家嫡子教育,和其他家族还要计算一下资源集中什么的,陆家这一代就俩人,钱粮人脉说白了不就是资源,而资源说白了不就是为了人服务的吗?

    自然陆骏该受到的教育也都受到了,而且真要说的话,恐怕就陆家那个情况,给陆骏来一全套世家嫡子的教育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也就是说,只说基础的话,陆骏确实有着足够坚实的基础,在此情况下也才有了疯魔之后,智商狂飙的资本。

    “慢慢来吧,虽说陆季才能糊弄过甄家已经证明了本身的可执行性,但是可以的话,还是再看看能不能压低成本,我们当前也有些缺钱。”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同一时间开的项目太多,虽说之前也做了应急资金计划,但是五年计划第一年就动用这个实在是不甘心。”

    陈曦说完之后,整个人都蔫了吧唧的,直接一头埋在了档案之中,看起来不太想管这件事。

    应急资金计划,陈曦早在做五年计划的时候,其实就做好了,毕竟是为了应对五年计划那种这种规模的计划,什么情况都需要留点转圜余地,真要说应急资金是有的,而且数额并不小。

    如果再算上短时间抽取,挪用其他资金,以及实际未进入市场的准备金,其实短时间周转的话,弥补现在的情况并不成任何的问题。

    可是这才是第一年啊,第一年就到了动用应急资金的程度了,陈曦觉得往后怕是更要崩,所以强忍着头疼坚决不同意动用应急资金。

    在陈曦的心理承受范围,第一次动用应急资金的时候都应该是在第三年的时候,不过那时候已经有一部分新的资金注入,就算要动用部分的应急资金也不会对于整体的规划造成影响。

    当然,这还只是陈曦的心理承受范围,如果可以的话陈曦其实不怎么希望出现意外的,最好应急资金到五年计划结束都不要动用。

    和其他人做应急资金计划是为了以防万一不同,陈曦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个心理,他根本不想动用应急资金,他将应急资金计划做出来,很多时候都不是为了用这个计划,只是为了安心,真要到了用这个计划的时候,抵制,必须抵制。

    可以说哪怕动用应急资金能更快速,更有效解决问题,陈曦如果能想到其他的办法,他也不会选择动用应急资金。

    这也算是陈曦一直以来残留下来的极少数不好的习惯,辛辛苦苦做的这一计划不是为了使用,而是为了心安,如果告诉其他人的话,恐怕都会觉得陈曦完全是过于无聊才出现了这种情况。

    眼见陈曦还是不为所动,糜竺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说服陈曦,至于其他人,说来这几年没见有人在商业上挑衅陈曦了。

    “那好吧,我从其他方面筹集资金,不过这样的话,在这一方面国家所控制的份额就会有所下降。”糜竺很是郑重的告诫道,颇有些临死挣扎一下,看看还能不能补救的感觉。

    “海运啊。”陈曦略有些头疼的说道,可能也是因为糜竺过于郑重的口气,让陈曦不得不再次进行深入的思虑,可惜没钱就是头疼,放在去年有钱的时候,单手就将这群人统统镇压了。

    “算了,就这么谈把,谈完之后先拖着,工程速度放慢,工期拉长,各地方官员卡的严一些,多派人去巡视一下,将整个工程按照最高规格建设,就当做百年工程来干。”陈曦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一副我要为国家负责的嘴脸说道。

    正在批阅公文的鲁肃,闻言从被子里面抽出另一只手扶额无语,其他人也都侧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