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七章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嗯,元伯率领的超重步就是正理最后的作品,近乎是我所见过最强的重步兵。”袁谭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承认了这个事实,鞠义的出现确实震惊了袁谭,而且那种程度的变化,对于荀谌这种人根本没办法掩藏,他们曾是鞠义的战友。

    “子远在乌拉尔山以西搜集到了一部分情报,凯尔特人拥有将归入死亡的英雄的意志召唤回来的能力。”荀谌望着像是被风吹开了一条缝隙的房门,像是带着感怀一样,缓缓地开口说道。

    袁谭闻言不由得手腕一抖,隔了一会儿看着荀谌问道,“那样归来的是本人吗?”

    “不是,只是他们的意志。”荀谌默默地开口说道,“颜文两位将军都具有神破界的意志,他们大概……”

    “我不允许!”袁谭冷冷的说道,“两位将军为我袁家已经奉献了一切,我绝对不允许有人亵渎他们!”

    “主公无需如此,我只是有些感怀而已,凯尔特人的妖精之湖被罗马人填了,已经失去了这种力量。”荀谌像是正常的老人回想过去一样,眼睛看着那又闭合了的木门,平静的说道。

    袁谭闻言也是一愣,随后默默的点头,也知道自己之前有些急切了,毕竟这件事确实是太过于让人震惊了。

    门外审配和沮鹄尽皆是面带惊容,之前荀谌说的话确实是震惊了他们,以至于原本准备推门而入的审配果断停止了推门,直接站在门口思考之前那番话的意义。

    “之前的话都当没听见,不要外传。”审配看了一眼沮鹄,这是沮授的儿子,还算有天赋,但和他的父亲比起来差距还是相当的遥远,同理还有田丰,郭图,颜良,文丑的子嗣,其中能真正与父辈相比的怕是一个都没有。

    沮鹄也知道事关重大,当即点头表示审配放心,自己绝对不会外传,毕竟当前的形势下,这种话确实不能乱说。

    审配挥了挥手,示意沮鹄先行回去,自己则站在门外,审配在思考,他现在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准确的说早在蓟城面对北匈奴的时候他就严重透支了,要不是后面有华佗和张仲景吊命,他之后能不能苏醒过来都是问题。

    实际上现在审配已经留心到了自己的状态,不过老袁家刚刚起步,审配也没有太多的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哪怕荀谌和许攸的能力都不逊于人,现在他审配也绝对不能退出战斗第一线。

    相比于荀谌和许攸的治政和谋划能力,审配是真正能在战场指挥作战的高手,虽说和沮授那种几乎能玩大军团作战的军师还有很大的差距,但一般几万人规模的战争审配完全是可以指挥过来的。

    加之有今不如昔的精神天赋,在军团作战的时候,只要指挥能压过对方,随时都能逮住对方的破绽,大幅度强化某一区域的军势强度,然后靠着出乎预料的爆发,给对方进行致命一击。

    因而审配很清楚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倒下,至少在思召城进入正规之前绝对不能倒下。

    【能将过去的英雄的意志召唤回来吗?】审配心下不断的默念,但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却不断的在他心中闪现,哪怕是以审配的意志都很难将之压制下去。

    【不行,至少现在绝对不可以,再等等,现在的话可能性非常小,这种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要一次性成功,现在的话,绝对不可以,必须等待,等待时机。】审配强行按住自己内心想法,深吸一口气,伸手缓缓地将那厚实的屋门推开,神色平淡的走了进去。

    “主公,友若。”审配的神色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起伏,但是那有些蜡黄的面容还是让荀谌看出了审配日渐变差的身体。

    “哦,正南你也来了啊。”袁谭完全没想到,审配会在门外偷听那么久才推门而进。

    “嗯,我去军营,还有矿场看了看。”审配点了点头说道,随后看了一眼荀谌,以他的智慧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是现在也明白了荀谌当时说的话,十有**都是给他说的。

    “如何,正南?”荀谌面上并没有笑意,淡淡的看着审配询问道。

    “确实不错,但是总有些操之过急的感觉。”审配随意的伸手拿起了荀谌正在处理的政务,就像是品评自己没在思召城这段时间,思召城政务军略的发展。

    “这倒也是,确实有些操之过急了。”荀谌想了想,默默地点头,认同审配的话,“不过我们现在形势确实不稳,而且时间不多,这些布置能早点,还是早点比较好,哪怕不做,也要心里有数。”

    “嗯,回头,我来练兵,重弩兵你这边靠着那些种子已经成型了吧。”审配很是自然的岔开话题询问道,“我觉得这个兵种还是很有潜力的,具装重弩兵如何。”

    “也行,就是装备开销大一些,不过矿场和钢厂还有铸造间都是我们自己开的,也就是花费一些成本,至于重弩兵确实成型了,但哪怕有当年的种子,现在新生的这些也和当初的种子差距很大。”荀谌没在乎审配的要求,反倒还特意叮嘱了两句。

    “回头我将他们带到战场上磨练一二。”审配不置可否的说道。

    靠练兵,训练出真正的双天赋,你怕是想多了,审配心下吐槽道。

    就算是刘备那边,找到的练兵大佬皇甫嵩,人员还都是从百战老兵之中选拔出来的素质极其可怕,意志统统达标的虎卫军。

    皇甫嵩也只是告知陈曦能显化出两个天赋,但真正要发挥出精锐该有的素质和战斗力,免不了需要一整个军团上战场打几战。

    最后那一条对于任何精锐都是无法绕过的,没有战争,靠训练,训练出来的士卒,哪怕是身体素质再好,没见过血,终归是没办法上台面,这就是现实。

    老袁家的具装重弩兵也是如此,训练是到位了,选拔的士卒也是老袁家的百战精锐,并不逊色刘备那边,但要说直接成型双天赋,想多了,真的,作为本身就具有一个精锐天赋的他们,要集体成型新的天赋首先就需要将其他所有的天赋镇压。

    这一点对于所有的军团也是共通的,甚至将帅互换之后士卒战斗力下降都与这种事情有着相当的关系,精锐天赋这玩意本身就是有上下起伏的,毕竟是活人,还有个状态好,状态不好的时候。

    同样这也是新的士卒补充到一个有了精锐天赋的军团之后,需要磨合训练的重要原因。

    哪怕新来的士卒本身就是百战老兵,来到新的军团也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百战老兵的身上本身就有曾经精锐天赋的痕迹,这些痕迹会在磨合过程中逐渐被新的精锐天赋覆盖。

    一般来讲,这种覆盖会是完全覆盖,也就是曾经的精锐天赋连痕迹都留不下来,新来的百战老兵彻底变成这个军团的士卒,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成军快,战斗力成型快,军团补充也比较快。

    代表人物的话,就是于禁了,于禁训练的大军其实基本上都是一天赋,但是他的一天赋性质比较特殊。

    因为于禁勉强能分出来士卒即将的天赋,他训练一波之后,就会将其中的士卒分门别类的送到各个军团那里,补充到各个军团,靠着近似的天赋,快速被大军本部融合吸收变成一份子。

    可以说于禁这种算是先训练成半成品,然后分派到各个军团,之后由各个军团针对性转化为适合自身的兵种,算是一种很厉害的手段了,说来正因为有这个前提,于禁才会被称为练兵大家。

    同样,也正因为有这个前提,刘备这边才会有郭嘉,法正等人提议后备兵力专业化,也就是关羽的后备兵和关羽的正卒连属性都一样,只要有需要,一声令下,今天补充进去,明天就能形成战斗力。

    说个实话,这种事情就连皇甫嵩都啧啧称奇,因为一般来讲,一大群人训练形成天赋的过程中,会相互磨合,最后集体变成一个显化出来的天赋,而于禁能在尚且未成型的时候将之挑出来,然后分门别类,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天赋异禀。

    至于另一种情况,那就属于某些大佬才能玩的东西,比方说一个精锐军团本身就具有极其强悍的防御天赋,但是打残了,另一个军团拥有爆发性攻击天赋,也被打残了,这两个军团合并到一起……

    这么玩的话,一般会出现两种结果,一种是废了,也就是相互干扰,然后将两个精锐都玩的不太习惯,最后拜拜了;另一种则是所谓的完美情况,也就是强行将之组合成了一个精锐天赋,再或者偏重一方面,但是却吸收了部分另一个天赋的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双方士卒的素质和意志相差无几,状态也差不多,后者比前者任何一种都要会强上不少。

    甚至在战场上这么强行整合,士卒的素质和意志只要达标,都有可能一口气杀到顶级精锐的程度,当然失败了肯定连主将一起团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