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七章 资质所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当然鞠义留下的超重步练兵法,就是后者,那个练兵之法是鞠义准备一口气将麾下在战争之中升级为顶级精锐的练兵之法。

    其本质就是近十种精锐天赋相互磨合,升华出来兼顾所有属性的精锐天赋,最后靠着本身就达标的素质,和被主将鼓动起来达到峰值的意志支撑,一口气登临最强序列。

    可惜高览不是鞠义,虽说兵源没问题,素质也没问题,最后没成功也就是差了一口气,心气不够啊!

    这种方式可以塑造出极其强大的精锐,但是作为代价,这种方式的失败率之高,很有可能将一大群本身就具有双天赋素质和意志的士卒直接蹉跎掉,有利有弊。

    不过这种方式也有简化版的,西凉铁骑算是简化版之中最为成功的作品,同样是一大堆精锐天赋混合具现化第一个天赋,但本质上这些精锐天赋不会出现过于南辕北辙的,基本都同属于防御这一个系别,不会出现其他类型的天赋。

    最后组合出来的西凉铁骑,在同层次的精锐之中基本上算是最优秀的,毕竟也是七八种精锐天赋混合统合的产物,不过作为代价,训练难度极其可怕,基本上只能靠着战争来训练的。

    同理,高览现在的超重步,虽说已经具备了成型作品,也就是所谓的上级模板,但真要说扩大规模的话,只能到战场上去打了,这种方式的精锐,想靠其他的方式扩大规模,洗洗睡吧。

    说的过分一些,这种类型的精锐,一旦失去了战争,基本上就没有办法补充了,作为纯粹为战争诞生的兵种,其战斗力自然是最优秀的序列,但没了战争,他们连存在都会变得困难。

    “说起来安息的情况我只知道一个大概,还没听正南你这边的想法。”荀谌听闻审配的意思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具装重弩兵啊,这几乎是他们老袁家最为骄傲的兵种了,如果弩机还能制作的更强一些,比方说制作成十矢连弩,他们老袁家的具装重弩绝对可以在正面作战的双天赋之中位列前五。

    “安息死定了。”审配冷漠的做出了判断。

    “不是问你这个,这个,我和子远都知道。”荀谌无语的看了一眼审配。

    一旁的袁谭则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尽可能的平复着自己的内心去看那些思召城的政务。说实话,荀谌那句话真的勾起了袁谭的**。

    凯尔特人能将故去的英雄的意志召唤回来,真的让袁谭有些心生动摇,哪怕袁谭知道有些事不该去想,但也止不住自己的思维。

    老袁家现在真的很缺猛将,唯一一个能拿出手的就是高览,但是高览更适合作为旗帜来进行统兵,更何况仅仅剩下一个高手的袁家,也不可能随意的将高览投入到其他位置。

    如果颜良文丑尚在,那很多局面就不同,虽说这两人都不怎么动用脑子,但是以这两人的勇力和忠心,只要听许攸,审配这种多谋之士指挥,靠着其强悍武力带来的战场统治力,普通将帅要挫败也是极其困难的,颜文两人几乎是河北的武力标杆。

    以前袁谭还很难理解这两人到底有多强,但是等出了国门之后,见到了罗马的破界强者,袁谭可以保证,文颜比卢多维克那种级别还强,对,就是死前那个时间段,哪怕就是那个时期,文颜也绝对比卢多维克那种破界级强者更强。

    至于两人到底有没有资格被召唤回来,如果按照荀谌所说的那句,是用以召唤英雄的话,袁谭相信两人都有资格,颜良的忠诚,文丑战死尚且带着袁绍尸身回归的信念,他们都有资格。

    【不要再想下去,颜将军和文将军为了袁家奉献了一生,不论如何我也绝对不能容许他们的意志被亵渎,唔,这次回来都忘了去看看他们的子嗣了,与其用那种亵渎的手段,还不如努力培养两位将军的子嗣,他们是两位将军各自生命的延续!】

    袁谭将自己内心所有不好的想法硬生生压下去,决定这一次带颜良的儿子颜朴和文丑的儿子文箕一起回中原,在途中也好交流一番,说起来袁谭这几年一直有事,也没什么时间和两人联络感情,现在想想的话,果然是有些疏忽了。

    “说起来我记得颜将军好像是复圣颜回的后人吧。”袁谭突然开口说大,一旁正在讨论安息的许攸和荀谌闻言一愣,随后点了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颜家传家也数百年了啊。”袁谭略有不解的询问道,后面的话就没再说了。

    “颜将军只是旁系,而且本身对于儒学不感兴趣,天生喜欢斗武,所以从颜家离开了,不过说起来我记得先主公还在的时候,得知此事还是让颜家将颜将军收入嫡脉了。”荀谌想了想说道。

    当年袁绍有鲸吞天下之势,颜良文丑又是袁绍倚重的猛将,忠心的臣子,知道有那么一回事之后,就帮颜良解决了这个问题。

    颜家虽说是复圣颜回的后裔,往后传家千年,但是这个家族一直不大,只是正统的诗书传家,家学源远流长,招牌特别硬,但是家业就算是到两晋南北朝,再到隋唐的时候都不算很大。

    不过这家族的人,人品很能让人信服。

    “说起来颜将军的儿子也到了岁数了,该回一趟颜家了。”审配像是想起来什么开口说道。

    “我打算这次回中原将两位将军的子嗣一同带回去,说起来自从我接任我父的位置,一直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两位将军的后裔亲近,这次也是一个机会。”袁谭点了点头说道。

    “两位将军的子嗣。”荀谌点了点头,“这两年我一直让他跟着仲简,希望他们能在统兵作战上有所展现,可惜他们在这一方面的资质实在太差,至于冲锋陷阵,他们的实力不达到一定层次,我这边不会下达这种命令。”

    袁谭点了点头,表示对于荀谌的理解,毕竟是颜良文丑的后裔,不能薄待。

    “他们现在实力如何?”袁谭沉默了一会儿询问道。

    “四年前他们父辈阵亡的时候他们已经达到了炼气成罡巅峰。”审配代替荀谌回答道,“现在的话还是这个程度,他们每天都在疯狂的训练,不过大概是受限于资质所限,虽说掌握了父辈留下来的一切传承,但是依旧没有达到内气离体,卡在那一步已经四年了。”

    “这么久了吗?”袁谭神色沉默的说道,“我去看看他们,你们先聊吧。”

    “嗯,主公,我们其实都不好说有些话,你去的话,如果可以劝劝他们,没必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审配和荀谌对视了一眼,然后荀谌缓缓地开口说道。

    “呃?”袁谭不解的看着荀谌。

    “主公,去了你就知道了。”荀谌眼睑微微下滑,有些失落的说道,有些事情真的没有办法,受制于资质啊。

    袁谭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审配和荀谌,随后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资质,唉。”审配叹了口气说道。

    看着颜良和文丑的儿子如此努力,依旧卡在这一步,一卡四年,两人依旧没有丝毫动摇的加强着自身的训练,甚至用上了吕项当年的秘法,在不能突破的情况下拼命的加强着自身的素质,希望能达成自己的心愿,哪怕是审配这种冷面人也大有触动。

    “可惜,我们现在的情况,没有办法给他们找到弥补资质的东西,否则的话,以他们的努力程度,很有可能达到甚至超越他们父辈的程度,可惜现在的我们已经大不如曾经了。”荀谌同样带着失落说道。

    “所以你才提议,用凯尔特人的秘法将他们父辈的意志加持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凭此突破内气离体吗?过了这个坎之后,基本就不讲究资质了是吗。”审配皱着眉头说道。

    “不说这个了,这种事情主公是不会允许的。”荀谌摆了摆手并不想说话,“你那边布置的如何了。”

    “三个棋子就剩一个了,不过看现在的形势,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能达成所愿。”审配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波澜,思虑了一下说道。

    “有没有什么可能存在的阻碍?”荀谌又问了一句,审配的脑海直接出现了那个黑衣巫祝的身影,总觉得那家伙有一些问题,但是怎么说呢,对方应该不至于太过疯狂。

    “如果我们的目标只是一个,我觉得问题不大,其实我很看好两个人,一个叫阿尔达希尔,我感觉他有当年先汉冠军侯的气度,在他祖父还在的时候倒还罢了,没了祖父的压制,放开手脚之后,天生的帅才。”审配非常郑重的说道。

    “那,还有一个人呢?”荀谌点了点头说道,对于审配这么高的评价有些疑惑,但毕竟没有见到人,所以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以审配的为人,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胡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