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多想想吧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只是猜测而已。”蔡琰一边抱起焦尾琴,一边平静的说道。

    “不是说笑,而是事实。”唐姬轻笑着说道,“彦方公,从某个角度来说确实是非常厉害的角色,他能看到哦,再加上某些老家伙的精神天赋,蔡贞姬的两个子嗣,在教育不出错的情况下,九成九会觉醒精神天赋的,所以昭姬,你也该思考一下了。”

    “是你找人验证的,还是?”蔡琰皱了皱眉头扭头看向唐姬,有没有能看到一个人资质的精神天赋蔡琰不知道,但是能确定未来一个人较为适合的发展方向的精神天赋是有的。

    基于此,得出某些人在教育程度达到标准的情况下,未来有极大可能诞生精神天赋,蔡琰是相信的,毕竟她自身就具有精神天赋和类精神天赋,甚至偏辅助的类精神天赋本身就有部分开启智慧的效果。

    因而,唐姬这么说,蔡琰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怀疑,甚至就算没有蔡贞姬当年的推测,大小姐也相信自己的侄子侄女只要好好教育就能诞生精神天赋。

    精神天赋这种东西在蔡琰看来并不算太困难,先天资质是一方面,后天的教育是另一方面,而蔡琰自忖自家姐妹二人资质都不差,子嗣资质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至于后天教育,蔡家有完整而又系统的教育方式,这种成熟的教育方式足够在一个人配合得情况下,挖掘出近乎所有的潜力。

    也就是说,只要子嗣资质达标,蔡琰基本可以保证其肯定会诞生精神天赋,所以唐姬说的那一套,蔡琰根本没当回事,问题是蔡琰不当回事,不代表其他人不当回事。

    不是任何家族都跟荀家一样,精神天赋多的都快能打群架一般,对于多数世家来说,只要诞生一个具有精神天赋的后代,至少在这一代人的时间,这个家族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就算是杨修那种坑货,只要后天教育和心性靠谱,也是足够碾压天下绝大多数的世家子,如果能抽到荀彧,陈曦那种怪物级别的精神天赋拥有者,那基本上就是躺赢了。

    一个精神天赋的拥有者,对于世家这种本身具有资源的家族来说,几乎意味着自内而外的蜕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那么近乎也就意味着进可攻,退可守。

    想到这些就连蔡琰都有些忧郁,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胸口,随后皙白的手指不由得往下滑了滑,总觉得自己越来越有价值了。

    如果说以前还只是自带了蔡家完整的教育体系,东观三十万卷书,奉高-邺城藏书阁大多数的珍惜典籍,现在的话又附加了一项,子嗣自然诞生精神天赋,唔,总觉得河东卫家已经哭的泪都干了。

    “呦呦呦,你这是什么神情。”唐姬跳到门外,看着伸手停驻在小腹的蔡琰笑嘻嘻的问道。

    “只是觉得我越来越有价值了。”蔡琰不咸不淡的说道。

    唐姬闻言娇笑连连,身体自然的前倾,“昭姬,你可不是一般的有价值啊,你本人完全就相当于一个活着的,虚席以待的列侯尊位,以及一个三公九卿的官职,当然,那是未来的子嗣,尚且不知道姓什么的子嗣,当然后者才是最最最吸引人的地方。”

    蔡琰眯着眼睛看着唐姬,随后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足够吸引人了,精神天赋的拥有者啊,更何况娶了自己的话,还有太多附加的价值,自己相当于一册活着的经史子集啊。

    “他们都已经知道了?”蔡琰侧头看着唐姬询问道。

    “反正贾文和肯定知道,进而可以推论出其他人也肯定知道了,只不过肯定流传在某些小范围之内,所以你也该思考思考了,难道你没发现王异最近有些慌张吗?”唐姬笑眯眯的说道。

    “且不言我等所受到的保护和教育,本身我们这种人也不可能生在普通人家,加之只要确定我们有这样的能力,大概没人能逼迫的。”蔡琰轻笑着说道。

    “若没有法孝直,王异必然不会有这么多的锻炼机会,进而也不可能觉醒精神天赋,而既然有这样的机会,自然也就能庇护得了。”蔡琰平淡的说道,但是眼底却多了一丝了然。

    “不想知道她的近况吗?说不定很快你就能听到婚期了。”唐姬笑眯眯的说道。

    “哦……”蔡琰没有唐姬那么八卦,也不甚关注,若非王异算是少数在她这里听讲的女子中资质潜力最优秀之辈,她甚至不会特意多问,不过精神天赋啊,印象中王异一直压着没觉醒。

    “听贾文和说,十有**是王异的表兄姜冏了。”唐姬轻笑着说道,“很明显,王异准备反压自己的夫婿了,姜冏的为人大概是少数能容忍自己妻子盖过自己的男子了吧。”

    “从某种程度来说也算是下嫁了,不过也算恰当。”蔡琰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以她对王异的了解,这种事情很有可能发生。

    “脱离了法孝直的庇护,依靠自己啊,昭姬,你说李文儒还能庇护你多少年,十年,还是二十年?你和我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唐姬轻笑着说道,“早点想想吧,有些事情你也需要早做打算了。”

    蔡琰伸手抱紧焦尾琴,面色平静,而唐姬跟在身侧只是轻笑,她也知道到时候蔡昭姬肯定还会有人庇护,只是以什么身份呢,或者说与其那样还不如摊牌明言。

    同样反过来说,与其逼得到时候摊牌明言,还不如趁现在直接摊牌了,至少免得空耗了这二十年的光阴,想那些有的没得干什么。

    “唐姬,你有没有精神天赋。”蔡琰和唐姬走了一路,未有多余的交流,抵达琴房的时候,蔡琰突然开口说道。

    “……”唐妃沉默了一会儿,展颜一笑道,“我怎么会有,我要是有的话,十年前,岂会被逼到那种下场,我若是能有贾文和的智慧,以我当初少帝正妃的身份,占有汉室大义,岂能不稳住局势,又如何会流落到那种下场。”

    “我听人说,奇女榜上除了少数绕不过的女子,其他基本上都有精神天赋或者类精神天赋的资质,至少据我所见,确实是如此,唐姬,如你所见呢?”蔡琰平静的看着唐姬。

    “很不幸,我是太皇太后,属于绕不过的那一类,可是和你有很大的不同。”唐姬轻笑着跨入琴房。

    “也是。”蔡琰点了点头,然后抱琴跨入了琴房。

    “平心静气,我来弹奏,你来听。”蔡琰看着唐姬说道,唐姬点了点头,闭目端坐在一旁。

    随着蔡琰拨动琴弦,一种金戈铁马的杀伐之音从蔡琰指尖流淌而出,唐姬心头一震,某种感情骤然为之牵扯而动,随即唐姬心思一沉将所有杂念赶出,放空大脑,默默地压住自己内心的躁动。

    另一边花费了大量时间将自己儿子逗弄瞌睡之后,累的够呛的陈曦,看着一旁的已经睡着了的繁简面上浮现了一抹笑容,啊,两辈子以来第一个儿子啊,真稀奇。

    “呼,好累。”陈曦退出繁简的房间之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陈芸在一旁低头不言,眼见陈曦迈步往书房走,也就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繁简在月前产下一子,陈曦一口气在刘备那里请了三个月的假期,虽说刘备和鲁肃都气的吹胡子瞪眼,但是陈曦表示活会干完之后,两人也就没有太过找茬。

    不过开了这么一个坏头之后,估摸着再有一个多月,到鲁肃的时候免不了也要请上一个月的假期以示公正什么的,再想想其他人,今年好多人家里添丁啊。

    随意的翻了翻书桌上的东西,陈曦左右摸了摸没找到自己正在搞的玩意不由得一愣。

    “芸儿,有没有见到这么厚一册书。”陈曦比划了两下,自己书房一般除了自己,也就陈芸进来打扫整理一下,所以陈曦找不到东西就会问陈芸。

    虽说里边内容略有尴尬,不过陈芸作为贴身侍女,咳咳咳,没啥好尴尬的,最多觉得自家家主真会玩,丢人丢给自己人应该没什么事。

    陈芸点了点头,从一旁的书架里面拿出一堆,和陈曦比划的一模一样的书册。

    “呃,是我几天前手写的,我记得我放在这里了,前几天的时候还在这里,我书房最近几天没人来吧。”陈曦不解的说道,那玩意传出去,按照现在的说法,有些淫邪啊……

    “五天前的时候是我收拾的书房,全部放在了这里,应该是在之前送往了蔡大家那里。”陈芸想了想说道,书房一直是她收拾,所以她挺清楚的。

    不过陈芸虽说识字,但是却一般不会翻阅陈曦手写的东西,加之陈曦手写的东西都是送往蔡琰那里,那天陈曦那里堆了一堆手写的玩意,陈芸将最后那册也当做是陈曦要送往蔡琰那里的,所以一起收了起来,在三天前,如约送到了蔡昭姬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