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七章 宣告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李恢带着李昕等人来到文伽以西贵霜驻地的时候,并没有遭遇到想象中可能存在的阻拦。

    原本李恢还以为贵霜会给他甩脸,没想到,贵霜这边却意外的冷静,并未受到任何的阻拦,在巡营的卡拉诺发现李恢之后,便亲自护送李恢来到了贵霜营地中间的主帐。

    “请进吧,汉使。”卡拉诺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请李恢入内,李恢点了点头,迈步入内,随后卡拉诺也跟着走了进来,相对来说对方也算是恭谨有加,虽说李恢对此有些不解,但伸手不打笑脸人。

    在卡拉诺带着李恢进入营地的这段时间内,贵霜营地的高层已经全部来齐,就等着李恢入内。

    平心静气,李恢迈步跨入营帐,贵霜高层还是那些曾经见过的家伙,除了主位上坐了一个李恢不认识的中年壮汉。

    “汉使李恢见过诸位。”李恢不卑不亢的朝着对方施礼,他已经注意到坐在左侧首位的布拉赫了,很明显这个营地已经被上面那位不认识的贵霜将领接管。

    【贵霜援军已经来了吗?不可能啊,他们不可能来的这么快,而且之前来的时候,从远处观看炊烟并不像是援兵已到,就算可能存在增兵减灶,营地也会有些许的变化。李恢神色沉静的思虑着。

    【恐怕对方此来是坐镇于此,防备我们的,不过不知道这位是情报上所说的哪位。李恢眼帘下滑,做出恭谨的神色。

    “给汉使赐坐。”主位上的中年男子以一种冷酷的语气开口说道。

    李恢坐下之后,对方也不问李恢此来所为何事,先行奉上各种吃食宴请李恢,等酒宴过半之后,上首的贵霜统帅才正式开始询问。

    “不知汉使此来,所为何事?”贵霜营地新任统帅看着李恢询问道,而布拉赫则是低头默默埋首吃饭,根本不插话,看起来就像是因为被扒了统帅位置,内心非常不爽的样子,但太刻意了啊。

    【看来,这位统帅要么是本身很得人心,要么是已经来的时间很长了,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看来贵霜那边的准备也很充分啊。李恢心下思虑良多,但是面上却未有丝毫的表情。

    默默地扫了一眼布拉赫,阎立普等人,李恢心下已经有了猜测,很明显临阵换将对于这些人并没有影响,由此可见对方不是能力颇强就是本身高过这些人一个层次,各方面足以让布拉赫承认。

    “此来是为了完成契约,之前一年我汉室于西南立足未稳,无力开拓,现在我汉室已经具备维持西南稳定的能力,所以前来完成契约。”李恢做出一副打量对方,又看了看布拉赫的神色,之后停在了主位上缓缓开口说道。

    “什么契约?”坐在主位上的贵霜统帅仿佛没有看到李恢的眼神,只是平淡的开口询问道。

    “接收百乘王朝东部的千里沃土。”李恢平淡的说道。

    “汉使,你所说的契约,我可从未听过。”贵霜主帅闻言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但口气还算平和的说道,仿若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呵,布拉赫将军,您可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李恢轻笑着看向坐在下首的布拉赫说道,当然这只是做样子,李恢不会在乎对方知道还是不知道,这根本不重要,他只是来宣告此事的。

    “拉赫曼将军,这份契约是我当初和汉室定下的,文伽一战,我贵霜获胜,汉室将文伽以东的诸国赠予我国作为藩属,若汉室战胜,我贵霜便将当时拿下的百乘王朝分一半赠予汉室。”布拉赫铿锵有力的回答道,就像是这位新统帅真不知道这件事一样。

    “哦,还有此事,我怎么不知道?”拉赫曼的面色骤然一冷,看着布拉赫冷冷的说道。

    “将军初到此处,军务且未交割完毕,此事已经了解,不算太重要,因而还未曾和您交割。”布拉赫低头沉稳的说道。

    “布拉赫,你有资格这么做吗?”拉赫曼冷冷的询问道,布拉赫低头不语,仿佛不想说话一般,而拉赫曼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度,冷厉的看着布拉赫呵斥道,“出卖国家利益,该当何罪!”

    布拉赫沉默无言,就像是认同了拉赫曼的说法一般,不再回话,只是低头不言。

    “拖下去,剥去铠甲,印信,投入大牢,择日压往白瓦沙,交由陛下处置!”拉赫曼也不知道是借题发挥,还是故意给李恢演戏,面带冷酷之色下令道。

    阎立普,卡拉诺等人就像是刚刚反应过来,尽皆起身请求,结果就像是惹怒了拉赫曼一般,布拉赫最后还是被拖了出去,而坐在一旁喝着果汁的李恢就这么不尴不尬的看着这一场大戏。

    【拉赫曼啊,唔,送来的秘报上说这家伙为人谨慎,精通防御作战,善于协调人际关系,算是上一代贵霜之中较为优秀的统帅……李恢默默地回忆自己看到的情报。

    【这戏演的实在是太难看了,连脸都不要,为人老成持重,稳中求进?呵,不过既然这么喜欢演戏,那我也陪你们玩玩。李恢将果汁放在几案上,低头带着淡淡的嘲讽。

    “咳咳。”眼见对方演自己的戏,不将自己当人看,李恢轻咳两声,声音不大,但是以汉室的传音秘术,足以让所有人听的清楚。

    拉赫曼一挥手,示意护卫将布拉赫拉了出去,然后扭头看向李恢。

    “不知汉使有何见教。”拉赫曼在将布拉赫拖出去之后,冷淡的看着李恢开口说道,那种略带不耐烦的口吻,很明显的表现了自己的态度。

    “见教当不上,还是之前那话,我们,也就是汉室,是来接收战利品来了,你们该罚的罚,该拿下的拿下,与我们无关。”李恢淡然自如的说道,完全不拿对方冷淡的口气当做一回事。

    “这一方面我插不上话,国土这种事情只有陛下能决定,汉使若是不弃,还请等待我等将布拉赫那个出卖国家利益的叛徒压回白瓦沙再行回复。”拉赫曼扯了扯脸皮,带着一抹难看的笑容说道。

    且不言即将到来的援军,单就是将布拉赫押回白瓦沙,之后这件事都会没完没了,没了交接人,这件事基本就意味着扯淡了,以此话应对李恢,足以可以见拉赫曼到底抱着怎么样的想法。

    “嗯,这确实是你们应该做的事情。”李恢非常理解的点了点头说道,拉赫曼闻言扯了扯嘴角,做出一副笑容,而营帐之中其他人也同样浮现了一抹笑容。

    然而李恢接下来的话则让贵霜众将尽皆面色难看。

    “当然,也只是你们的事情,我们汉室这边只是照顾以前的宗藩关系前来通知一下而已。怎么拿,怎么取,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李恢一副我管你哔哔这些,我只是来宣告这一事实的表情。

    当即贵霜营帐里面空气一凝,连呼吸声都能清楚的听到,气氛变得凝重了很多。

    “汉使,可否再说一遍之前说的话。”拉赫曼肆无忌惮的绽放出自身的内气,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李恢。

    李恢端起几案上的果汁,轻笑着抿了一口,像是毫无察觉一般扫过在场所有的贵霜将帅,“连自己承诺过,用战士鲜血书写的契约都不敢承认,大月氏这一百年,就这么点成长,就会这么点小伎俩?”

    “哼,我贵霜行事,何须你们汉室指手画脚。”拉赫曼面色铁青,盯着李恢强辩道。

    李恢则是笑了笑,望向西方,瘦弱的身躯,淡漠的神情,隐约的气度,稳稳的压住了贵霜这边所有的将帅。

    “一百年过去了,我以为大月氏成长了,从一个小国成长到大气磅礴的帝国,面对我汉室,且能说出战过一场再定主从,不想……”李恢仰天大笑,“既然如此,恢就此告辞。”

    说完李恢狂笑而出,他要做的,要说的都完成,现在就此离开,更何况能得到这么一个情报也是挺不错的事情。

    “站住!”拉赫曼起身朝着李恢的方向伸手,面色铁青。

    李恢侧头,带着蔑视扫了一眼,随后嘴角上滑,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之色,随后轻轻地摇头,大跨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你……”拉赫曼怒火攻心,当即就想下令将李恢拿下,但毕竟为人谨慎持重,就算愤怒,也记得不能这么随便将一个帝国,尤其是汉帝国的正式使节拿下。

    李恢走后,贵霜主帐的气氛直接凝重到所有人都无法开口的地步,毕竟之前李恢说的每一句话都堪称扎心。

    更重要的是这波演了这么一场戏,不仅仅没有给汉室造成任何的麻烦,准确的说,汉室根本没有在乎贵霜的想法,就像对方之前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去拿战利品。

    “让布拉赫那家伙回来,汉室,哼!”拉赫曼低吼道,原本以为用这样的手段足够拖延一段时间,但是完全没想到汉室霸道的程度超乎了想象,对方从一开始就只是来宣读,而不是来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