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二章 就是这么迷

目录:| 作者:| 类别:玄幻魔法

    张任的进军速度不快,但是在孟达以夜袭为掩护越过贵霜营地的第二天下午,张任就带着本部先行出现在了贵霜营地面前。m.。

    人不多,但是气势恢宏,立于阵前,骑着小马的张任并没有说任何多余话就让贵霜那边正在巡逻的将帅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将军,汉军主帅张任已经抵达阵前。”莱布莱利在收到巡营急报之后,紧急前往中营通知拉赫曼。

    “张任主帅吗?也就说那个轻易战胜我们的主帅严颜尚且还没回来吗?或者是说对方回来了,但特意掩饰了这个消息?”拉赫曼皱了皱眉头,随后起身,披上战袍,“既然来了,见见也好。”

    “营地布置的不错。”张任的本部驻足于营外,而张任自己就像是无视那群遥遥在营地用弓箭指着自己的贵霜弓箭手一样,旁若无人的驾马左右观察贵霜营地的布置。

    虽说之前飞天远距离观察过营地的布置,大致的掌握了贵霜营地的内部布置,但那种远距离观察,很容易会被对方营地特意布置的障碍物,还有用来故布疑阵的帐篷之类的东西掩盖掉某些事实。

    自然,现在有机会近距离观察,哪怕只是近距离观察外围布置,对于张任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参照,至于里边,很不幸,贵霜这营地将周围全铲平了,没有高地看不到营地内部。

    以张任现在的身高,那怕是骑了一个小马,只能看到外围营地,内营被贵霜布置的营墙挡的严严实实。

    就在张任驾马游曳观察对方营寨外围布置,匹配对方营地布置习惯的时候,身披战袍的拉赫曼骑着小马从营门缓缓的走了出来,左右两侧都是熟人,身后那些全身着甲的护卫也无一不是精锐。

    “堂堂汉帝国,不宣而战也就罢了,居然还敢窥视我贵霜营地,莫不是没了大国礼仪!”拉赫曼驾马出门看到在营外游曳的张任就以他心通的手段呵斥道,颇有先声夺人的气势。

    “帝国的礼仪只对于盟友,更何况,现在踩在我汉室领土上,尔贵霜尚敢狺狺狂吠,行如此粗鄙之语!”张任冷笑着说道,对方会说什么,张肃这群人早就告诉张任了,也都准备了反驳的话。

    “哼,莫不是我贵霜兵戈不利!”拉赫曼闻言怒斥道。

    “上一个这么猖狂,敢跟我们汉室这么说的话的,别说人了,坟头都被我们种了一片青青草原,现在还被我们用坟头草来搞牧场,说起来,死得人多了,草长得很不错,这地方当坟场不错!”张任冷笑着说道,比起贵霜哔哔那些有的没的,我们只摆事实。

    拉赫曼闻言,肺差点炸了,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内心的愤怒,冰冷的看着张任,“莫不是汉帝国非要和我贵霜一战?”

    “不,汉室只是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至于拿回东西的过程上,踩到了什么,我们不会考虑,说的话要兑现,这是帝国的颜面。”张任盯着拉赫曼说道,对于贵霜承诺了不兑现的作风,张任非常不爽。

    “你们就不怕踩空了,摔倒在地?”拉赫曼怒意勃发,但是语气却变得更为平静,他本就是那种越愤怒,越冷静的人物,想要靠惹怒他逼迫他失误,只会使他展现出更高水准的能力。

    “我倒了,还有更多的我出现。”张任眯着眼睛看着拉赫曼,对方能在愤怒中保持冷静,言语间,口舌之争不利,当即改变节奏,让张任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的难缠,这是一个冷静的对手。

    战场上只要能保持冷静,那么多么麻烦的局面都能找出生机,同样任何级别的统帅,在战场上只要保持着冷静,危险程度都会大幅上涨,而结合情报之中所言,拉赫曼这个人很不好惹。

    “汉帝国可曾兑现过所有对外的诺言?”拉赫曼冷冷的询问道。

    “只要面对汉室的那位还活着,那么我保证,汉室兑现了一切的诺言!”张任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近乎是**裸的警告着拉赫曼。

    “好好好,不愧是汉帝国!”拉赫曼冷漠的看着张任,终于明白了小国在面对大国的那种憋屈,汉帝国展开自己的威势之后,比贵霜曾经在小国面前展现的威势更为可怕。

    这话就差**裸的告诉拉赫曼,我汉室曾经承诺过的事情都兑现了,没兑现的事情,只有一种,那就是我们将承诺对象灭掉了!

    因而,如果你们贵霜也想要不兑现你们所承诺过的诺言,也行,要么我们汉室用武力帮你们兑现,要么你灭了我们汉室,兑现还是不兑现那就是你们一句话的事情了。

    张任的话就是这么难听,压根就是直言不讳的警告拉赫曼。

    拉赫曼就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张任,而张任则是不屑的撇了撇嘴,面色随意的扫过拉赫曼,目光越过对方带着嘲讽说道,“布拉赫和卡拉诺居然没跟出来,看来已经去提前布置了?”

    拉赫曼不置可否的看着张任,面色冷漠,张任从对方的面上看不出来任何的表情,不过这都不重要,和正常人那种将胜败压在前锋之战不同,张任可是从一开始就做出了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思考。

    谁让张任的兵法是当初被某个找童渊麻烦的仙人打入时光影像之中学会的东西,颠覆性的部分很多,其核心思想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张任相信拉赫曼绝对有办法判断出越过贵霜营寨的汉军有几支,也有办法确定那几支军团到底有怎么样的力量,但是啊,强弱易变,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算法,张任对自己可能不具备绝对信心,但是对于在时光影像之中见到的那位可是很有信心的!

    “汉军若是下定决心,我贵霜到不介意奉陪。”布拉赫看着张任平静的说道,这时的他已经彻底放平了心态。

    “我军尚且未来齐,你不尝试进攻一番,说不定还有一番斩获。”张任淡笑着看着布拉赫。

    这一刻的张任看起来像是没有任何压力一般,但实际上他已经自然的戒备了起来,阿米尔和阿尔巴兹距离他已经有些近了,这个距离下,三个内气离体冲上来,张任这等实力不太硬的统帅可是靠不住的。

    淡笑着勾连自己的本部,军团天赋早已契合了自身的本部精锐,一天赋的攻击指引,靠着历经大量战事,每战必胜,洗掉了曾经益州老兵曾经的天赋,形成的直感天赋,作战的时候凭借自身大量战胜的经验,在作战的时候会自然选择最正确的攻击方向和方式。

    这是一个很迷的精锐天赋,准确的说,这个精锐天赋,在张任之前,汉室从来没有人训练出来过,效果也比较迷,要不是张任自己搞东搞西搞出来的,张任都觉得很迷。

    曾经其他人都建议张任将这群人打散了,重新补一批老兵再训练一批,然而张任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还有一个更迷的军团天赋,一个能让自己运气好,让对方运气不好,现在叫天命的军团天赋。

    现在的情况是张任的军团天赋天天磨练,最后和自己的本部亲卫终于成功契合,本部亲卫也自然的产生了第二天赋,也就是用以联通主帅军团天赋和亲卫精锐天赋,并且给于两者促进的天赋。

    这也是汉军这边大将带亲卫都很凶暴的重要原因,同样也是,本部精锐换了主帅,战斗力直接掉一大截的原因,这就是所谓的个人色彩,反正关羽,张飞还没弄出来的东西,张任先行完成了。

    第二天赋原始效果叫做直感预判,也是一个很迷的天赋,但是在加持了张任的军团天赋,三者相互契合之后,就变成了张任特有天赋,三合一,天命的指引。

    这个天赋几乎是至今以来最可怕的天赋了,除了原本附加的三个完整效果,也就是所谓凭感觉找到最佳攻击方向和攻击方式,凭感觉判断对方攻击防御的方式,以及凭感觉对方好像要倒霉以外,还有一个终极效果,也就是我凭感觉,下一击一定能打中你!

    同样反过来也有效,你下一击我肯定能挡住……

    当然一定能打中不代表一定能打死,同样,一定能挡住,不代表挡住后不会死,但这已经是非常可怕的能力了。

    总之,三个特别迷的天赋最后形成了这个特别惊悚的效果,使得张任的本部亲卫在当前战争中每次都有机会使用这种下一击必定,肯定的效果,当然太过夸张和困难的效果貌似不能达成,加之张任的能力有限,这种能力用多了貌似还会出现负面效果。

    按照现在张任的感觉,这种能力短时间出两次还是能接受的,第三次基本到极限,甚至可能出反效果,不过随着能力的加深,控制的越好,可用次数也就会增多。

    这便是张任的底牌,一直未在人前使用的终极招数,有此招打底,大不了逮住战机,两次军团级必中,你就算巅峰高手,也给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