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三章 测试

目录:| 作者:| 类别:玄幻魔法

    ♂

    阿米尔和阿尔巴兹眼角的余光相互交接的瞬间,两人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微微抬手,然后都看到了对方面上浅显的笑容,配合多年的他们瞬间就知道了对方的想法,和自己一样,这是个好机会。

    他们承认,干翻卡拉诺的张任确实当得起优秀二字,但猖狂到距离他们这么近,难道还真能一打三不成?张任和严颜这两位汉室统帅,可都不是精通厮杀的将帅,他们所擅长的明显是统兵作战。

    武道修为虽说同样达到了内气离体,但都没有极致水准,卡在圆满直接上不去了。

    拉赫曼同样在估算当前的形势,张任是不是汉军真正的统帅对于来说都无所谓,单凭张任具备军团天赋这一点,在拉赫曼看来就有被拿下的价值,毕竟贵霜拥有军团天赋的将帅寥寥无几。

    【赌了……拉赫曼心下快速的估算了一下,又看了看张任身后的五千精锐,气势雄浑。

    不过没有什么好怕的,拉赫曼清楚的知道,自己身后的本部精锐在素质上完全不逊色张任,更重要的是五千人级别的战争,他们贵霜在面对汉室的时候是具有一定的优势的。

    下一瞬间拉赫曼平淡的抬手,就像是想要再继续说点没营养的东西一样,然而在手抬起来到最高点的瞬间,拉赫曼骤然迸发出沙场宿将那令人惊骇的杀意,随后怒吼道,“上!给我拿下对方!”

    在拉赫曼气势迸发而出的瞬间,左右两侧甚至连话都没有听到的阿尔米和阿尔巴兹尽皆已经持枪朝着张任疾驰了过去,面上狰狞的笑容无不说明两人的心思。

    “嘿!”早有戒备的张任,将勾连好的云气瞬间爆发了出来,张任本部的精锐本质在这一刻骤然展现,以军团前军后军为界限,云气甚至朝着外围延伸了接近两里。

    “叮!”面对直扑过来的两人,张任无有丝毫的畏惧,一枪轮舞,正面十三朵斗大的枪花带着爆音笼罩了朝着他冲过来的两人。

    御使着长枪的张任几乎瞬间就用出来自己最为纯熟的枪术,虽说他的武艺甚至是靠童渊注入内气强行提起来的,但作为相当早期抵达这个程度的内气离体,哪怕对于武道的追求,因为那一次时光影像的原因变成了对于军略战术的追求,他依旧有着不差的基础。

    也许在最顶级的枪术上,他远远不如自己的两位师弟,但是在基础枪术上,他可是丝毫不逊色的,技巧方面也同样是佼佼者,轻剑重剑的御使法门他的运用也当得起纯熟,毕竟是童渊教授出来的弟子。

    如果是面对面不掺水的作战,张任可能还不能做到瞬间使用出来,可是在心有戒备的情况下,第一击确定无误!

    狂猛的巨力在阿尔巴兹两人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袭来,出乎预料的反击让两人偷袭的节奏直接为之一顿,云气瞬间覆压过来,三人同时失去了超越凡人的力量。

    不同的是张任早有准备,而阿尔巴兹两人则是出现了明显的愣神,随即,双方的箭雨同时狂飙而出。

    张任在对方愣神的瞬间,直接驾马回撤,早了一步撤回本阵,避开了箭雨洗地,而阿尔巴兹和阿米尔就不具备这样的好运,哪怕是没有开启天命指引,张任的军团本身就具有幸运的加护。

    靠着某几根箭雨的相撞,意外的造成弯折射中了阿尔巴兹,虽说受到的伤不过是皮外伤,但光是这一幕就足够狼狈了。

    “左右侧一屯全员进攻,进行包抄!”张任回撤之后直接下令道,与此同时贵霜的本部也在回撤的阿米尔和阿尔巴兹的率领下朝着张任发动了反攻,两名内气离体率领的强军就像是两把尖刺从两侧朝着张任的中军捅来,看起来就像是要凶暴的碾压张任一般。

    张任面色冷漠,快速的指挥自己的精锐本部进行反击,对于阿米尔和阿尔巴兹会率兵突击的行为并没有什么震惊的。

    等到张任确定莱布莱利已经跑回营地,看起来像是招呼营地大军进行戒备而不是包抄的时候,彻底的松了口气,很明显对方在忌惮并不存在的严颜。

    贵霜并不想和汉室打一场决战,这一点不管是张任还是其他人都能看出来,而这就是张任可以借用的外力。

    贵霜不敢赌严颜没回来,一旦张任以自己为饵,贵霜为吞了这个饵,全员出动,那么很有可能让汉室逮住机会打一场决战。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做过一场,就拿你们来测验我的极限!”张任在确定拉赫曼的选择之后,当即振奋了起来,自己亲自作为前军除了安全以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张任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本部到底有多强了,必须要有一个测试对象。

    张任一边调动军团士卒,一边快速的推算,或者直接靠感觉判断对方下一步的集团作战方式,提前下令进行破解。

    靠着这种每步争先的手段,张任的左右一屯在和贵霜本阵交手不过几个呼吸就成功渗透了进去,本身的直感预判和战机指引配合起来就已经足够预读贵霜可能出现的破绽,然后顺势攻击,更何况还有张任在后面进行指挥。

    在这种情况下,几个呼吸之间仅仅完成与贵霜交战本阵的渗透,说实在完全是因为益州兵平均的基础素质太低。

    如果这种能力放在狼骑那些基础硬素质极高的精锐上,已经足够将交手贵霜本阵拆个零碎了,不过成功渗透进去,逐渐崩溃对方的协调作战能力,对于张任来说也是一个非常满意的答卷。

    “硬性战斗力的测试就这样了,接下来……”张任侧头看着阿米尔挥舞着长枪带领着本部努力冲刺本阵的形象,对着中军侧护下达了尝试击杀的命令以及前方放开围剿的命令。

    瞬间原本左冲右突,冲锋的极为艰难的阿尔米突然感觉到周遭压力一轻,原本围攻他的士卒自然的散开。

    还不得阿尔米继续前冲,他就听到了正面的尖锐啸声,作为历经沙场的猛将,阿尔米自然猛力挥枪横扫正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之前不知道哪个家伙抛射出来的箭矢砸在了那一根大威力弩箭的尾羽上,弩箭自然上翘了一个弧度,避开了阿米尔的横扫,射中了阿尔米胯下良驹的马脖子。

    在阿米尔翻身落马的瞬间,大量跟着那发重型弩矢一起抛射过来的箭雨直接朝着阿米尔倒下的地方洗地而来,阿米尔所率领的本部亲卫拼死防御,也难免身中数箭。

    不过终归是内气离体的好手,身中数箭也只是影响了战斗力,并不至于当场身亡,不过没有了战马,被一群拥有战争直感,和直感预判的老兵用长矛刀盾围住,要冲杀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阿米尔落马的那一刻拉赫曼的面色近乎铁青,他的指挥并没有出错,但是面对张任这种意外连连的对手,甚至连实力都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就被拆卸了前阵。

    “明王!”拉赫曼不敢再有多余的试探,直接全力全开,本阵整个笼罩在了神佛的光辉之下,和其他人追求的攻击防御这些不同,拉赫曼所追求的一直只有军团调度。

    因而在开启了神佛加持之后,拉赫曼的调度速度明显增高,不管是补防,还是指挥突击都远比之前的高了整整一个水平,调度的速度和指挥的有效性近乎跨越了一个大层次。

    “还真是够强了,不过仅仅是这样的话,完全不够了,这一波就到这里,再拖下去,有可能会摸到底线的,现在就由我来结束这一战,游刃有余,可不是一句空话啊!”张任感受着贵霜各处攻势传递过来的压力,嘴角上划,他已经大致明白了自己现在大概的程度了。

    “拉赫曼,接下来,我将拿出五成的实力,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一炷香之内,必斩你帅旗!尝试着挡住我吧,看看你面对我是否如贵霜面对我汉室一般是螳臂挡车!”张任深吸一口气,随后对着贵霜大军的方向怒吼道。

    拉赫曼闻言面色一沉,看了一下局势,贵霜这边还处在相对的优势,如此这般还想斩我帅旗,看我斩你!

    “本阵随我出击,三十息,一百步突击!天命指引,此战我军必胜!”张任斜举长枪,仰天怒吼,阳光下,持枪斜举的张任爆发出了耀眼的辉光,辉光横扫而出,全军气势节节攀升!

    是谁告诉你,天命指引只能加持这一击必中,这一击必然挡住等乱七八糟的效果,实际上天命指引在张任觉醒的那一刻,他第一个思考的就是天命指引这一招是不是能加持此战必胜!

    这是张任在契合精锐天赋明白情况之后,所思考的的第一个问题,理论上来讲,天命指引可以让当前出现必然肯定的结果,只要这个结果不算违规就能达成。

    那么理论上来讲,天命指引的确实可以高举帅旗,吼出此战必胜,并且将之转化为现实,当然这也就是理论上……

    不过现在有机会,张任自然要试试,天命的指引——此战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