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二章 西行的过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个消息在当前的诸葛亮看来算是一个好消息,就算道路完全修通可能需要到明年年中,不过能修好,那也就意味着当初陈曦所规划的打出去是毫无问题的,当然从一开始诸葛亮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随着中原各州境内的道路不断的完成,哪怕是普通稍微有点眼光之辈都明白,这一代八成要打出中原长久以来维持的版图了,以前的帝国极壁在这种丧心病狂的修路方式下绝对要被打破。

    像以前天高皇帝远,时不时不听话,只能靠戊己校尉府压制的西域诸国,等到西行通道修通,长安要揍他们,出兵都是一两个月的事情,打完回来可能都用不了一年。

    再算算正在修筑的大运河,各州州道,还有曹操努力再修的长安到汉中的道路,以及已经基本疯了的刘璋正在搞的西南大动脉。

    这些道路和基础建设修通之后,整个中原各个州基本就被连成一片,这么下去,南北东西的联系大幅度增加,只要再弄一个外框版图,帝国核心领土动乱的可能性基本就被掐死了,中央版图的各州,谁都别想着搞分裂,政治经济全都因为关联性无法分割。

    当然吕虔也说了一些不太重要的,诸如路上的见闻,比方说他们遇到了大约一千多人不到两千人抱团在一起,由一些护卫保护着,走曹操正在修建的西行通道前往西域的中原百姓。

    这些百姓在看到率领大军的吕虔的时候,还想和吕虔一道,毕竟这十年,汉家正规军的名声没丢,纪律性方面比以前好了很多,加之国内内战没刷破底线,不管是曹操还是刘备,这些人都在努力维持国家局势,“匪过如梳,兵过如篦”这种局面早已成了过去。

    以至于战争是有的,但是百姓过的比十年前,二十年前还好。

    当然时不时的战争也磨练了这些百姓的心性,到现在各个诸侯手下的百姓对于各大诸侯的士卒,哪些是靠谱的还是有点估计的。

    刘备的麾下最靠谱这点毫无疑问,刘备的兵都是职业兵,也就是国家养着的那种,除了参战就是训练,根本没有什么劣迹。

    至于青州兵军纪败坏,那是前些年的事情了,现在军队正规化之后,败坏军纪的要么被拿下了,情节轻的则是进行了教育,现在刘备麾下的正规军,可以明确的说都是职业兵,军纪可以保证。

    再下来就是孙策和曹操了,孙策相对能更好一些,曹操主要有个黑历史,不过这两年也好多了,曹操毕竟也是要脸的,被削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搞过屠城这种事情了,军纪也可劲的往好了弄。

    顺带说一个比较搞笑的,也就是西凉兵,评价严重两极分化。

    毕竟**年前的时候,西凉兵的黑历史太多,什么掘坟啊,什么焚城啊,什么驱赶百姓啊,乱七八糟的,给人一种感觉洗都没办法洗了,但是后面神奇的洗白了,李傕当年被钟繇忽悠的上脑,在雍州搞基建,郑国渠啊,六辅渠啊,全疏通了,还搞了一些别的。

    雍凉百姓确实靠着这些玩意吃上饭了,所以骂西凉兵骂的凶的有,但也承认这群人干了实事,再怎么说这群人都有吊打外族,拱卫中原的功绩,不过黑历史太多,雍凉百姓骂起来也留情。

    只是终归靠着李傕当初留下来的底子吃上了饭,所以看在饭碗上,雍凉百姓骂归骂,但也晓得不能得理不饶人,毕竟现在他们能吃饱饭,也还有当年李傕用西凉铁骑军管雍凉,用鞭子抽着雍凉人修郑国渠的原因。

    当年那种情况也确实是丧心病狂,放现在这种时期这么干,搞不好雍凉都要大乱,但是当初雍凉百姓都吃不起饭了,李傕直接用精锐士卒盯着百姓修河道,所有人都必须干,吃饭也定时定量。

    在这种情况下,一两年间就疏通了郑国渠和六辅渠,之后第二年就不缺粮食了,过了一个丰年,吃饱饭了,雍凉百姓黑西凉兵也不那么狠了,终归是活人比死掉了的更重要。

    说起来,当年钟繇也确实没坑李傕,给李傕留下了一个别人看不惯,但还真不能直接下手的底子,当然李傕回过头也没少在葱岭骂钟繇不是人,但真要说钟繇对不起李傕,说不上。

    李傕搞了那么多黑历史,现在虽说被堵在国外不能回来,但也确实没人愿意处理这几个家伙了,整个中原上层都当没看到这群人,让这群人有多远滚多远,别回来了,爵位,册封也不回收了,你们就呆在国外,大家都眼不见为净!

    这种时代背景下过了十年,汉室国内百姓对于职业士卒,也就是那种装备完整,一看就知道不是混子的正卒感官还是不错的,至少不怎么畏惧这些人。

    话说回来,汉帝国国内百姓现在判断军队会不会打自己注意,主要看士卒的装备,装备越好,越完备,看起来越高大上,对待百姓就会越客气。

    哪怕是那些人身上煞气浓厚,一看就不像好人,但是汉室百姓还是挺信服这些人的,准确的说煞气越重,装备越好,越能说明这些士卒是正规精锐,而越是正规士卒越不会凌霸普通的百姓。

    毕竟当前汉室还是要脸的,士卒劫掠百姓什么的,养你们何用!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保家卫国,保护老百姓才是你们存在的意义。

    这也才有了那群西迁的百姓,遇到了吕虔的正规军团不仅不跑,还想要让吕虔带带他们,这要是放在以前,除了少数军阀讲究,不会乱来,某些军纪混乱的肯定将这群人劫掠了,这些年情况确实不错。

    不过吕虔并不想带这群人去西域,但是看在对方人数有点多的份上,吕虔还是亲自和对方好好谈了谈,表示对方愿意回雍凉的话,他可以派一百人保护他们回去,然而收了思召城安家费以及以其他各种费用的老百姓还是相当有契约精神的,表示一定要去西域。

    吕虔闻言当场表示,那我不管了,回雍凉给雍凉添点人口的话,吕虔很愿意保护,但是你说你要去西域以西,我没直接禁止你们去都不错了,居然还想搭顺风车,滚滚滚,离我远点。

    顺带吕虔回头就准备好好查查,哪些混蛋收了袁家的钱,居然转移人口,这种官员果然应该砍死,话说袁家的话,老袁家到底蹲在哪里,吕虔对此非常有兴趣,正好可以看看袁家现在的情况!

    吕虔的话说的很不客气,但是很明显没有吓住这群老百姓,收了老袁家的安家费,中间又有思召城这边安排过来组织这群人西迁的人员,保护的人虽说不多,但里面还是有人有点小聪明的,你老曹家的军队不带我们,那我们就自己去,反正之前没你们我们也走了这么远!

    这波吕虔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这是自愿的,虽说吕虔很想将这群人诓回去,毕竟这快两千的人数也相当于一个集村并寨之前大村寨的人数,十个这样的村庄都有弄一个官员班子的意义了。

    不过老袁家也不知道许诺了什么,反正这群人就是不为所动,好吧,有一些小老百姓倒是被吕虔劝说动了,但是领头人不点头,总不能让吕虔派一百个人护卫十几个人回去吧。

    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了,吕虔很不爽这群迁移往西域的百姓,但是没啥好办法,而那群老百姓则是眼见吕虔不带他们也没什么好办法,尽可能跟在吕虔率领的军队后面。

    吕虔倒是有心将这群家伙甩掉,但又觉得太丢人,于是就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缓速前进。

    那群老百姓则勉强挂在吕虔身后,挂了一路,成功挂到了西域,然后在一个分叉口,袁家派来的人当着吕虔的面将之接走了。

    吕虔当即倍感窝火,直接派了三支二十人队的侦骑跟上去了,老袁家居然敢截胡他们曹氏的人口,跟上去,人要不回来就不要了,但是老袁家蹲在哪里给我找到,顺带给我来一份袁氏基地的资料。

    然而老袁家来接人的田文看到有六十人的骑兵队吊在自家身后,确定是中原人之后,直接将自己这边用以接人护送的百人队消减了一半,甚至还派人邀请老曹家的六十人侦骑加入护送队伍,管吃管住。

    曹家的六十个侦骑有些懵,但是看在对方诚邀的份上还是接受了,毕竟吕虔给他们的任务很简单,跟去袁家基地看看而已,所以曹家侦骑很快就跟这群人混到了一起,前往袁家思召城。

    袁家接收人口的领头人田文在将曹家侦骑糊弄过来之后,深觉自己实在是机智,回头到了思召城,给这六十人一人分个两百亩,再让这六十人将家中人**代一下,表示第二波可以迁过来,吕虔派出去的六十人侦骑不就改姓袁了吗?

    这不也是人口吗,好歹六十个人呢,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能多一个是一个,而且还能做成长线,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