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七十四章 最后的流氓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如果战象不怕火了,那基本上这头战象已经训练的很好了,常规恐吓的方式对于战象已经没用了,面对这样的战象,最好的选择是避让!”木鹿非常郑重的告诉所有人。

    不过木鹿当时也说了,一般来说这种战象很难训练的,他们洞花费了那么多力气也才训练了几十头不怕火的战象,想来在战场上一般是不可能遇到大批量什么都不怕的战象。

    当时木鹿再三警告,如果遇到大规模连火都不怕的战象,第一时间就撤退,依靠地形去防御,千万不要进行正面作战。

    什么练气成罡,对于成年的大象来说都是一脚上去,不死也要吐半升血,如果正面踩中,不管你穿的是什么铠甲,都会被踩成饼饼的。

    当时李恢就问了一句,战争总有不得不打的时候,万一遇到那种情况怎么办。

    木鹿思考了很久,如果是以前在南蛮,那就跑路算了,现在的话,有些时候打不过,就算是死也必须战,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真遇到那种时候,那就放弃攻击战象,转而想办法攻击战象背上的人,用利刃斩断捆绑鞍座的绳索,战象只要没受伤,本身没有太强的攻击**。”木鹿这样告知着其他人。

    这一次,雷铜真正遭遇到了没什么恐惧观念的象兵,更重要的是这群战象背上还有一群能使用战象力量的强兵。

    就算是雷铜和兀突骨靠着出乎意料的突进速度,以及藤甲兵特有的高防御冲杀到了孔雀的附近,但是等他们冲到象兵旁边,才发觉他们并没有办法攻击大象。

    那一堵墙一般的玩意儿,就算是雷铜冲上去猛力砍了一刀,居然也才是见见血。

    这种超乎想象的防御能力,让雷铜愣了一瞬间,随后清楚地领悟了为什么木鹿要再三告诉他们,战象这玩意没有合适的方式千万不要近战是什么意思。

    再怎么说雷铜也是一个练气成罡啊,一刀砍在贵霜战象身上,居然没砍出一个巨大的伤口,这种防御力,基本意味着正常的近战士卒根本拿象兵没什么办法。

    更糟糕的是挨了雷铜一刀之后,战象背上的象兵还没反应过来,有些因为疼痛而发狂的战象已经一鼻子扫了过来,就算有所防备,雷铜也差点被这鼻子扫飞出去。

    这一刻雷铜瞬间明白了,这玩意儿仅凭他们这点人根本没办法打,尤其是下一刻,象兵鞍座上的士卒,挥舞着胳膊粗的长柄龙枪朝着大象四周的汉军砸去之后,雷铜就明白,局势要糟糕。

    靠着借用战象的力量具备的千斤之力,孔雀新兵成功将重型龙枪轮舞的虎虎生威,哪怕是藤甲兵靠着藤盾带来的强悍防御力,正面挨一下,如果没做好招架动作,也很有可能会被扫飞出去。

    甚至做好了招架防御的动作,正面挨一下也免不了形成钝击伤害,这种重型攻击,可不是挡住了就能了事的玩意儿,没有足够媲美对方的力量,招架住了,也会受伤。

    加之尤利尔可能也是怕深陷战局,下令士卒先剿灭身旁的雷铜和兀突骨,一时间两千战象每个战象鞍座上的四个人,除了一个驭手,其他三个人都开始收拾旁边的汉军。

    离得远的用十石强弓精准射击,离得稍近的直接上投矛,再近点,达到龙枪能扫到的距离,孔雀新兵直接用龙枪横扫,作为将借力天赋作为军团核心建立的军团,第一天赋成就之后,在老兵的率领下,背靠战象依旧是相当不差的强兵!

    一时间雷铜和兀突骨率领的军团近乎被打的七零八落,哪怕藤盾,藤甲有着超乎想象的防御力,面对十石强弓这种近距离连军魂都能诛杀的玩意,只要命中了,哪怕是藤甲兵也有很大可能被射穿!

    至于像陷阵那样用臂盾横向小角度将箭矢弹开什么的,说实话,那做到这种事情的,当前这个时代怕也就只有陷阵和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这两个完全是作弊的怪物军团了。

    那种看着极其简单地能力,实际上难度系数高的简直爆炸,仅仅是凭经验感觉预读箭矢轨道这种能力,正常军团就算有精准天赋都做不到,陷阵和皇帝护卫官军团都不是啥正常军团!

    自然藤甲兵和雷铜麾下甲士被这种全方位多角度战斗的方式碾压的简直无法表现出来丝毫的战斗力。

    毕竟正常士卒同时面对十石强弓,战象践踏,重型投矛,龙枪攻击,四种攻击能保住性命已经是奇迹了。

    这种规格的攻击,任何一种都足够对于正常的双天赋超精锐造成足以致命的打击,四种攻击联合在一起,要硬吃这玩意,正常的军魂军团又有足够的准备都会吃大亏。

    五大流氓军团之中,其他四个军团最多做到撩拨军魂军团,军魂军团没什么好办法,要么打不着,要么打不死,而唯有完整的孔雀是真正敢怼军魂。

    对于这个军团来说除非是军魂军团对于其作战方式有所克制,在适合的地形下,单挑军魂军团,对于孔雀来说并没有多少的压力。

    其本质就是一大堆不算太强的天赋拼出来的完美效果,虽说也确实有着致命的缺陷,但要说正面硬碰硬,这个军团可谓是五大流氓军团之中最能打的,也是最不怂军魂的。

    其他四个军团对于军魂军团还有所敬畏,至少知道自身的不具备和军魂军团硬碰硬的资本,但是孔雀不同,在超远程的时候,巅峰期的孔雀具备歼灭军魂的资本。

    在贴近战的时候,将象兵的力量和人类的灵巧叠加一身的他们同样具有和军魂交手的资本,至于仅有的几个缺陷,至少现在的汉军根本摸不到。

    正面挨了一击贵霜重枪的横扫,身体一个趔趄,而御使象兵的驭手,当即抓住机会让战象抬起蹄子给了一下,雷铜倒飞出去的同时,大腿上还挨了一根流矢,虽说没伤到骨头,但是在地上滚了一滚,起身的时候,雷铜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

    “撤,速速撤退!”从地上爬起来躲过投矛的雷铜扫了一眼局势,眼见自身军团和藤甲兵被打的七零八落,当即怒吼道。

    实在是贵霜拿孔雀没半点办法,对方的攻击每一发都足以称之为致命攻击,至于己方对于孔雀的攻击,基本没用,除了零星一些箭矢偶尔能射杀一两名孔雀的倒霉鬼。

    大多数没有远程的士卒,靠着武器甚至不能让象兵见血,这战象的皮赶紧防御力能顶两三层的甲胄了,雷铜表示自己也是见鬼了。

    实际上这完全是雷铜想错了,正常的象兵虽说防御很不错,但还不至于夸张到这种程度,孔雀的座驾防御高到这种程度,完全是因为这象兵有一个重甲天赋!

    相当于皮厚了百分之五十,原本就厚实的防御变得更为夸张了,这么一来这些象兵就能像移动堡垒一样驮着孔雀的士卒到处厮杀。

    毕竟孔雀这玩意九成的战斗力都在胯下的坐骑身上,要是没有了战象,哪怕是巅峰期的孔雀士卒被近战类型的一天赋靠近都能砍死!

    孔雀,完全是一个极强和极弱相配合,取长补短之后表现出强势一面的兵种,被战象驮起来的孔雀近乎不畏惧任何的对手。

    至于战象的损失,木鹿作为南蛮的一个洞主,都能靠秘法训练出几十头不怕火的战象,贵霜作为一个帝国真认真起来,区区几千无畏战象,这是问题?

    不过反过来的话,汉帝国要是在这一方面认真起来,一年搞出来同样的东西也不是说着玩的,不就一个不怕火吗?只要有人能训练出来,汉军就能搞出更优秀的方案。

    雷铜一句撤退,麾下早已顶不住的士卒赶紧后撤,面对这种完全没有办法打的军团,哪怕汉军士气爆炸也顶不住多久。

    至于兀突骨这边则像是被盯住了,十石强弓集火,投矛攻击,龙枪横扫,大象甩腿,哪怕是兀突骨这种精修内气离体也顶不住多次这样的攻击。

    挨了好几发之后,在神石的回复下兀突骨扎的跟刺猬一样,提着铁骨朵可劲的跑,这波兀突骨也顶不住了,这个距离下,孔雀就差点把兀突骨打死了。

    十石强弓这种玩意,在这种距离下就算是典韦也挨不了几发,兀突骨要不是神石,天知道会不会被射杀。

    半炷香的时间将雷铜和兀突骨击溃,虽说作为代价,有二三十战象的鞍座绳索被汉军砍断,以至于百余孔雀士卒和战象驭手滚落到地上之后也被汉军击杀。

    总体而言,尚且才恢复了一部分战斗力的孔雀能轻易的吊打雷铜和兀突骨的本阵已经算是较为不错的表现了。

    “弓箭手一弓三箭给我攻击汉军本阵!”尤利尔在雷铜和兀突骨跑路之后,丢了几根投矛之后便将注意力再一次集中到了前方汉军的本阵上,他可是很清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