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七十八章 一心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一把火烧掉营地,没有了粮草的贵霜军团剩下的只有撤回贵霜这一条路可以选择了。

    望着身后泛白了的地平线上升腾的火光,杜尔迦只有一种憋屈,被汉军一夜之间拿下了营寨,都不说杂兵了,对方硬是斩杀了不下两个军团的贵霜精锐正卒,以及两百七十多名刹帝利武士军团的炼气成罡,一名内气离体武将,重伤了两个内气离体。

    这时何等的耻辱,杜尔迦可是有仔细计算过双方的战损比,汉军的折损撑死不到五千,而贵霜不算溃逃的士卒,直接战死的怕是已经超过了两万,其中更有一万是杜尔迦等人麾下的精卒。

    这种规模的损失,直接让原本战斗力压过汉室一头的贵霜直接跌落到了和汉室在中南半岛基本等同的一个级别,更糟糕的是,这熊熊的烈火意味着贵霜主营储备的粮食已经祭了苍天。

    “孔雀军团,拉弓!”拉胡尔神色平静的对着身后的孔雀军团下令道,所有的孔雀士卒在第一时间来开弓箭在拉胡尔的指挥下朝着汉军的位置射杀了过去。

    不同于黑暗之中耀眼的光点,天光放亮了的现在,孔雀军团的弩箭在白天不留意的时候根本无法察觉,等到察觉了,士卒要躲避已经无法躲避,一千八百支箭矢,在汉军庆祝胜利的时候带走了一千多士卒,甚至于张任都意外的被射中。

    “混蛋!”张任捂着腰间被重型弩矢带出来的豁口恨不得扭头朝着贵霜追杀过去,可惜他不能这么做,现在就算上去了,也只能打一场惨战,就算是赢了,结局也不会比之前持续下去好太多。

    “撤回营地再进行设宴庆祝,瞭望手,斥候给我盯住身后!”张任怒骂道,而其他人也都同样面色难看,这一战虽说赢了,也从根本上解决了贵霜的问题,但初一开始要解决的贵霜远程军团并没有解决,胜利了,但并不完美。

    “走了,先撤回第二营地。”拉胡尔的神色依旧平静,这一战的损失不小,但对于拉胡尔来说并不是不能承受,更何况,他在张任开口之后会选择不带粮草直接撤出营地也是因为他看到了胜机。

    汉军很强,但汉军真实的战斗力并不如他们贵霜,而这就是他们贵霜的机会,哪怕是因为这一战他们损失惨重,汉军近乎大胜而归,汉军真实的实力也没有压过他们贵霜。

    这对于拉胡尔来说,就是他足以获胜的凭证,他们贵霜士卒的战斗力并没有发挥出来,他们缺乏一种对于胜利的渴望,但马上他们就不缺了,拉胡尔建立的第二营地可没有足够的食物。

    “各自收拢士卒统合起来,我有事情要宣布。”拉胡尔花了整整一个时辰将贵霜士卒带回到了自己的营地之后冷漠的说道。

    杜尔迦,班纳杰等人闻言都沉默的解散了自己的亲卫,由亲卫开始在辅兵队伍之中自行组建属于自己的建制,很快剩下的不到九万人就组建出了相应的团队。

    在这一过程之中,拉胡尔也没有多说任何多余的话,只是命人埋锅做饭,大战了一夜饥肠辘辘的贵霜士卒端着木碗坐在拉胡尔建立的第二营地外都有些沉默。

    “这一战我们输了!”拉胡尔端着同样的白米饭站立在所有的士卒之中说道,“我们折损了两万将士,这里面肯定有你们的熟人。”

    拉胡尔直言不讳的话,让贵霜的士卒心有戚戚然。

    “然而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座的诸位也快死了。”拉胡尔非常平淡的说着让贵霜士卒炸锅了的话。

    “如果是以前,我会斩杀在我说话的过程中插话的士卒,但是现在不用了,这一顿饭是我能提供给你们的最后一顿军粮,就在之前我让孔雀放箭回射营地的时候,我们十一万大军的军粮已经被汉军烧掉了!”这一刻所有的贵霜士卒都炸锅了,但是拉胡尔的声音依旧传递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我们花费了一个月从恒河来到了这里,返回去同样需要这么久。”拉胡尔毫无起伏的声音传递到所有士卒的脑海,哪怕是对于这一战没有任何观念的贵霜杂兵,贵霜奴隶兵,都感觉到心脏一紧。

    “死亡降临的时候,从来不会关注死亡者的身份,你们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吃了这顿白米饭,往西走,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回到恒河繁华区,另一个是吃了这顿饭,就拿起武器跟着我去攻打汉军营地!”拉胡尔冷漠的声音传递了到了所有士卒的耳中。

    “就这些,现在吃饭!”拉胡尔冷漠的说完,端起饭碗开始吃饭。

    这一顿饭贵霜士卒吃的很安静,没有一点之前嘈杂的声音,气氛无比的压抑,所有的士卒都在思考自己接下来的选择,然而别无选择。

    哪怕是一直狂躁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在这一刻都变得无比的安静,所有人都静静的吃着碗中的白米饭,连一粒米都没有剩下,哪怕是以前很少有机会能吃到白米饭的奴隶兵,这个时候也味同嚼蜡。

    等到拉胡尔吃完碗中的米饭扛起刃枪朝前走去的时候,所有的士卒,上至内气离体,下至普通士卒,不管是奴隶兵,还是杂兵,都搓了搓自己的武器,跟随了上去。

    接近九万的贵霜士卒第一次具备了同样的想法,他们没有选择了,现在往回走,他们只有死,反倒是拼命一战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这个局面双方都不会收对方的俘虏,战或者死,而饿死是什么样一种感觉没有人愿意去感受。

    “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所以不要想着留手什么,这一战对于我们和汉室来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没有后退这一说,全军冲锋,我不会指挥你们,你们的百夫各自带领着自己麾下冲锋!”拉胡尔冷冷的下令道,所有的贵霜士卒闻言紧了紧手中的武器。

    很现实的命令,也又是很有效的命令,贵霜本就不擅长大军团作战,拉开阵势和汉军拼杀的结果大概只有被汉军按着往死了锤这一个结果,反倒是全军只有一个目标,过程不论,自由发挥,还能好点,不过这种事情,正常情况下以贵霜士卒的状态没人能做到。

    拉胡尔没有多余的话,扛起自己的刃枪朝着之前撤退回来的方向又杀了过去,这个时间点是汉军防备最弱的时候,同样,这个时间点对于所有人来说也是最意外的时间点。

    张任从往回走的一路上倒了各种的霉,纪灵,严颜等人开始还挺关心的,后来发现这种程度的霉运好像也就让张任难堪一二,并不会有什么致命的伤害,因而这俩人到后面也就当作乐子在看了。

    张任则是无奈,但是心头最大的阴影并没有因为接连不断的霉运而开始收敛,更重要的是张任的天命指引并没有任何的恢复。

    因为张任的问题,汉军多花费了之前一倍的时间回到了营地,不过这等大胜对于汉军来说确实有着非常大的士气提升,虽说张任接连不断的霉运确实有些尴尬,但是大胜之后的设宴还是要举办的。

    刘璋夸张的赏赐力度让汉军营地彻底进入了兴奋的海洋,张任在交代了一两句之后,便以自己身体不适,交由严颜接管营地,而他自己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静静的呆着,先熬过这一段霉运的时光。

    “哈哈哈,大胜归来,看看,看看,我麾下的将校到底有多厉害,你现在心里就没有点点数?”刘璋肆无忌惮的狂笑道。

    袁术只是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刘璋,不过他是承认益州军战斗力的,不管是力战炼气成罡军团,还是大破贵霜营地,益州军的表现都让人双眼一亮,确实是相当厉害的精锐了。

    “去,给营外驻扎进行防御瞭望的士卒也送一份肉菜,打了一场大胜,全军有赏,今天酒肉放开!”刘璋有些兴奋的无以复加了。

    “主公,饭菜我已经命人送去了,不过酒就不要放开了,我给每个驻防点送了一些酒水,巡营和瞭望的工作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哪怕是我们大胜归来,也不能放松。”严颜直接拒绝,这个营地里面最谨慎的就是严颜了,他才不会听刘璋的乱命。

    “嗯嗯,好的,你说的很有道理,确实巡营和瞭望很重要,那就听你的。”刘璋轻咳了两下觉得严颜说的好有道理,于是转移话题,打赢了,我家将校说什么都是对的,“中营设宴吗?”

    “设宴,不过分批次进行,全军设宴,除非是我们彻底将贵霜打出这片地方,保证他们不可能过来的情况下才能进行。”严颜非常平淡的解释道,实际上严颜也没觉得贵霜会来,毕竟贵霜刚刚让他们打了一个重伤,怎么可能说来就来,严颜这么做只是一种天生的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