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七十九章 反攻的开端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好啊,有些人吃流水席了,其他人还在巡逻驻防。”刘璋有些纠结的询问道。

    “但是这样胜在安全,这里是战场,不是后方城池,我们都不能保证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对方会不会突然袭击,我打算先让给后营的士卒设宴,那里毕竟有大量的蛇虫守护,而且也处于我军后方,一般不容易被攻击到。”严颜很郑重地说道。

    说起来严颜管理营地的时候一直都是分批次赏赐,分批次吃饭,这样哪怕是遭遇了意外袭击,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出了名的谨慎。

    “切,贵霜都被打成那样了,还能来袭击我们?”袁术不屑的说道,“真以为他们是淮阴侯啊,将溃兵组织组织就能将正卒往死了锤?他们要是有着本事,我们早就该凉了。”

    “话虽如此,但是该慎重的还是有慎重。”严颜神色沉稳的说道,不管你袁术说什么,我干我的就行了,这是身为将校的基本准则。

    “去去去,滚一边去袁公路,我家将校都说了要慎重,你这家伙是不是觉得自己成天将脑袋绑在裤带上,不怕死是吧,这是战场你懂不,一边去,好了,你去布防吧!”刘璋眼见袁术开口,当即怒斥道。

    刘璋不太懂军事,但是刘璋信自己麾下的将校,更何况怼袁术还属于刘璋的日常任务,因而眼见袁术这么猖狂,刘璋毫不客气的将袁术赶到一边。

    这营地我们益州人才是大爷,你个汝南袁家的货色,不过是客军,带你来混功勋,你居然还乱说话,欠扁了是吧。

    袁术表示自己真是被狗咬了,垃圾刘璋前面说的还好好的,回头自己手下一过来,就给自己呲牙,这狗迟早下锅炖了。

    因而袁术愤怒的一甩袖子,“虎来,我们走,不跟这不是东西的玩意儿说话了,什么东西,这是!”

    纪灵略有尴尬的对着刘璋欠身施礼,袁术可以对着刘璋这么猖狂,他纪灵可不行,至少该有的礼仪还是不会少的。

    “袁公路,你给我站住,你说谁不是东西!”刘璋看到袁术给自己呲牙当即不爽了,自己麾下打赢了,你袁术是来占便宜的,居然还敢骂老子,你丫袁术到底懂不懂事,凸(艹皿艹)!

    “好滴,好滴,你是东西,你是好东西!”眼见刘璋给自己呲牙,袁术眼珠子一转笑嘻嘻的说道。

    刘璋闻言一愣,随后勃然大怒,“袁公路,你个混账,你说谁是好东西!”

    “哦,是我失言了。”袁术闻言挠了挠头,做出一副失言的神色开口说道。

    刘璋眼见袁术的神色,以为袁术并非是故意如此,冷哼了一下,准备警告一下袁术,结果袁术嬉皮笑脸的说道,“嗯嗯,你不是好东西,你是坏东西!”

    刘璋闻言气的火冒三丈,就朝着袁术冲了过去,要揍袁术,“你才是好东西,不,你才是坏东西,不对,你根本就不是个东西!”

    “君子动口不动手!”袁术大笑着跳到纪灵的身后,探出脑袋对着刘璋笑道,“我是不是东西我知道,但你不是东西,你肯定不知道!”

    袁术此话一出,刘璋当即面色青白变化,愣是想不到该怎么骂回去,总觉得怎么骂都是吃亏,因而大怒之下朝着袁术追了过去,而袁术则在纪灵的身边来回的闪避。

    眼见这一幕,纪灵当即将手抬高,避免刘璋和袁术磕磕碰碰,不由得和严颜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摊到这样的主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了。

    然而就在严颜和纪灵哭笑不得时候,后侧营地的天空之中骤然响起来一声刺耳的响声。

    登时严颜和纪灵面上无可奈何的干笑不由得一滞,而一旁拉着刘璋在打的袁术动作也是一停,当即严颜和纪灵对视一眼,对着袁术和刘璋一施礼,直接朝着中营跑了过去。

    说起来拉胡尔敢点齐大军冲击汉军营地也不是没有一点的把握,光是刹帝利军团跑得比汉军斥候还快这一条就足以完成这一场惊人的强袭了。

    大军要绕过汉军营地进行强袭那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两千两百多刹帝利武士要绕过汉军的营地从后方发动攻击那难度就可以说是降低了很多。

    更重要的是早在之前,贵霜的斥候就摸到过汉军营地的位置,清楚汉军营地面向贵霜方向的那丧心病狂的布置,数座土山,以及可能超过一千,且布置在各处要害位置的床弩。

    单单这两个因素就足够熄灭绝大多数敌人从正面强攻的想法,数以千计的床弩,这几乎是拉胡尔有史以来见过最疯狂的布置,哪怕是贵霜的都城,白沙瓦都不会配备这等数量的床弩。

    不过拉胡尔既然敢来攻打,那真就做好了准备,伴随着侧后营地的响箭的出现,一直压在地平线上并没有行动的拉胡尔终于出手了,五万多贵霜士卒在各自百夫的率领下,以猪突的散乱阵型冲了过来。

    这种阵型可以有效的扼制弩箭的穿透性伤害,但对于汉军来说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不是几十架弩机,而是一千多架的重型,中型弩机,因而在听到汉军营地传递过来的全军戒备的响箭,看到地平线上朝着他们冲过来的小蚂蚁,汉军扼守交通要害的士卒第一时间上弦!

    一时间汉军正面营地布置的床弩直接对着冲杀过来的小蚂蚁射出了上千根足以轻易射杀炼气成罡的弩箭。

    至于能不能射中,对于汉军来说并不在乎,哪怕五六发只能射中一个敌人的杂兵,反正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损耗,能杀一个,就能得到相对应的一份功勋,然而想法是好的,不代表现实也会如此发展。

    “第一批次做好准备,定点射击!”拉胡尔双眼锐利的盯着汉军布置在各处的床弩,虽说之前斥候就有统计,但经过汉军的一波射击之后,拉胡尔有了更为精确的把握。

    现在拉胡尔要做的就是打掉这些床弩,用弓箭手的方式打掉这些床弩,和孔雀军团具备的可移动性不同,床弩,尤其是重型床弩,放在那里之后,要想再移动就变得无比困难了。

    至于说射不中,别说孔雀军团有精准天赋,就算是没有这个天赋,射两三米大的静态靶子要是都射不中,早都被开出弓箭手行列了。

    如果是床弩这些东西还需要数量才能保证命中率,那么换成孔雀军团,一发,仅仅只需要一发,就足够将这种静态靶射爆!

    因而汉军正面布置的床弩阵地只射出了三次便已经全军覆没了,所有的床弩上都扎了一根巨大的弩矢,有些床弩甚至被这种等同于自身的攻击给射爆了。

    “所有人冲!”拉胡尔用自己的神佛加持仔细观察了一下汉军正面营地的布置,确定汉军不知道花费了多久才建立起来的床弩营地已经被他彻底碾碎成了渣渣,当即不再犹豫率领着孔雀朝着汉军正营冲去,这本就是他在第一次收到斥候消息之后就做好的打算。

    不过不同的是,当初的拉胡尔可没有想过带着贵霜的哀兵,以破釜沉舟的气势,给所有的士卒树立起战心和意志,和汉军进行一场足以让九万贵霜士卒彻底醒悟的战争。

    当初拉胡尔最多是想着给汉军一种床弩阵地强横有效,贵霜毫无办法的错觉,让汉军将自身营地的防守压在床弩阵地上,然后再由他逮住机会,一口气大破床弩阵地,然后趁乱重创汉军。

    这个计划真要说,确实非常有执行性,如果不是张任在挨了一波孔雀的远程袭击之后,当机立断进行决战规模的夜袭,怕是用不了多久这一招就要用到汉军的头上了。

    至于效果的话,战场上任何完全出乎对手意料的东西都具有绝对致命的杀伤力,如果连自身的依仗都是对方释放的烟雾弹,那么死亡对于这样的人来说真的已经不远了。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现在拉胡尔已经用不上这些小手段了,比起其他的东西,这一战对于拉胡尔来说除了胜利,还有更重要的东西,也就是贵霜士卒的心,贵霜士卒的战心!

    张任的那一句回答真正的触动了拉胡尔,那种意志可以堪称一个国家的脊梁,当时拉胡尔的第一感觉就是对比汉军的意志,他麾下的士卒缺少了一种精神,甚至应该说,他麾下的士卒不少都是来应付的。

    再想想国内的形势,拉胡尔不由得心生悲哀,婆罗门还真是一种堕落的存在,所以拉胡尔想看看真正有一个统一意志去战斗的贵霜到底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

    这关乎着接下来拉胡尔要做的选择,是彻底和婆罗门割裂,还是像曾经一样保持着婆罗门的身份,去支持韦苏提婆,前者,他并不具备这样的力量,后者他很容易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