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四章 最后一次谏言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在罗马这边准备组建正式的使节团前往贵霜和汉室的时候,汉室这边各种渠道传递出来的消息,也让各大家族有了些许的懵懂。

    如果在之前分封这个消息还在最顶层那几个世家耳朵里流转,到现在脑子还算正常,能接触到这个层面消息的世家,基本都明白了这一消息意味着什么。

    之后不用多说,当初给老袁家借人的世家,关东的还好,至少还有一个破罐子破摔,大不了上了老袁家贼船这条路可以选择。

    关西的世家除了和皇甫家,朱家,马融的马家关系比较好的那些家族,其他家族,只要给袁家借人了,就差吐血三升。

    袁家这一波真的是往断根的程度在挖,这下老袁家是真得罪死了关西四成左右的世家,但是老袁家这个时候已经无所畏惧了,就凭你们这些渣渣,还想反攻我袁家?

    想多了吧,醒醒,你们该醒醒了,这种事情你们要是能做到,我们袁家也就不叫关东豪门了,更何况我们关东人挖坑埋你们关西人那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这种事情不是发生了很多次了吗?

    法律?我袁家没说不还吧,看清楚啊,之前的文书写的很清楚啊,二十年的借据,如果到时候还不了,给你们赔钱啊,我们老袁家按照一个普通私奴六万到八万钱赔给你们。

    甚至还有利息啊,算上利息,差不多一个人十万钱啊,你看看陈曦那边收人的价格也才三万左右,老袁家给了你们三倍的价钱,你们还有脸告我们老袁家?

    普天之下,没有比我们老袁家开的价格更高的了,再说咱们世家之间的摩擦,你居然搞到对峙公堂,哈哈哈,你们的脸呢?更何况白纸黑字,老袁家没坑你们一文钱,你们真以为自己能打赢官司?

    醒醒吧,一群智障,我袁家明说了,要么跟我干,让我袁家吸收了你们这些关西世家,要么二十年后看着别的家族列土封疆,建国称王,你们就留在国内吃土,选吧。

    反正我们袁家肯定不会将人还给你们,那份文书是我们家专业研究法律的人搞出来的,肯定没有一点漏洞,你们就死了那条心吧。

    要么听话将整个家族绑上来,要么滚蛋,二十年后我们老袁家给你们钱,爱咋咋地,现在你们爱告去告吧,老袁家去建国喽!

    关西世家在拿到老袁家的发函之后,真快吐血而亡了,看着那白纸黑字的文书,彻底确定,这波真完蛋了,老袁家故意这么干,想要坑死他们这群倒霉孩子,问题是他们还真跳坑了。

    “我们也该收拾收拾,走人了。”亲自来汉中的袁达对着在这一片区招人的袁随说道。

    “可惜了,暴露的有些早了,要是能再拖一段时间,我们大概还能从汉中弄走十来万人,汉中郡不愧是高祖的龙兴之地。”袁随略带可惜的说道,一直未有战乱的汉中,至今依旧有着差不多九十万人。

    袁随过来之后可劲的忽悠,可劲的造,这一段时间已经成功骗走了十几万人,不过饶是如此,对于袁谭来说也有非常大的缺口。

    可这对于现在的袁家来说,这样已经是他们袁家的极限了,哪怕是有着各种各样配备的人手,想要将十几万人完完整整的运走,也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

    毕竟是要活着过去,而且还要运送足够多的人过去,仅仅是这一点,就需要配备足够多的医生,药草,粮食,物资等等各种东西,而这些东西的花销,几乎将袁家的家底彻底掏空。

    “这样啊,那就再等等,而且阎圃这个人,对于现在的显思来说很有价值,他很擅长管理和建设。”袁达闻言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那你亲自去一趟,相比于我的身份,你的身份更适合。”袁随叹了口气说道,他和阎圃接触了数次,但是阎圃一直都没有给出一个正面的回答,袁随的事情又多,也确实不能在这里空耗了。

    “好,我去接触阎圃。”袁达点了点头说道。

    实际上在袁家讨论阎圃的时候,阎圃也在翻阅他从各处搜集到的资料,靠着一流文臣的头脑,从这些蛛丝马迹之中他已经推断出来了袁家现在的大致情况。

    【不愧是关东豪门啊,袁绍,袁术,袁谭,都当得起人杰了,而且看现在从各地搜集起来情报,汉家大概准备放开分封制度了,虽说不知道分封到什么地方,但是看袁家的动静,怕是已经开始了分封,而且从袁家调动的物资,药草,医生上……】阎圃神色凝重的想到。

    作为能抵达这个层次的文臣,只要他们愿意去查证,哪怕看不到真正的全貌,靠着蛛丝马迹他们也能拼出来太多的东西。

    “区区两千人的队伍,居然需要那么多的物资和药草,也就是说差不多需要三个月到四个月才能步行抵达的距离吗?”阎圃在自己拼装起来的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袁家已经一步先,步步先了,而张鲁这个破舢板迟早要翻船,接下来等袁家来找,就投了吧,我当年真是瞎了眼了,居然选了张鲁那个蠢货,在益州传递过来的贵霜将刘璋击败的消息之后,不思放下私怨援助刘璋,居然还想着趁益州空虚攻打益州!】阎圃抓狂的想到。

    汉中在益州安插了一部分人手,这件事益州其实也知道,准确地说在敌方势力安插间谍这种事情,所有的诸侯都会做,但是汉中这边安插的间谍水平过低。

    加之汉中闭塞,上次外战又没有参加,所有人都将他孤立,张鲁这边得到的情报甚至不如中原世家那边得到的准确,至少中原世家能力不错的都知道刘璋是怎么败的,为什么会败,不仅仅没有因此而看轻刘璋,还会赞一句守土有功。

    毕竟贵霜这次确实太硬茬了,直接看纸面就知道输了才是正常情况,刘璋能撑到这个程度确实是出乎预料了。

    然而汉中这边得到的情报是刘璋大败,主力折损惨重,益州空虚,张鲁不由得大喜,这不是他武统川蜀的机会吗?

    这样占据了蜀地以及汉中之后,有山川之利,进可攻,退可守,就算不能像高祖一样全占中原,也能割据一方称王称霸。

    更何况在张鲁心中,他张鲁以前打不过刘璋那是因为刘璋兵多将广,靠着人数欺负他,现在刘璋损兵折将,那不是天赐良机,所谓天予不取,必遭天谴,更何况几个月前袁家才跑过来给他说汉中乃是龙兴之地,有高祖之基业,现在就出了这一出。

    张鲁自然认为自己现在是天命加身,时来运转,蹉跎数十载,到了像刘邦一样统一天下的时候了!

    因而最近张鲁已经开始秘密调兵,等待良辰便出兵益州,全并川蜀,然后建立属于他们五斗米教的国家。

    这种近乎找死的行为,连阎圃都不想劝了,再说他最近本身就被张鲁给边缘化了,阎圃也乐的轻松,反正阎圃现在基本就是在坐等刘璋找死,他很清楚张鲁打不过刘璋。

    虽说刘璋还是曾经的那个刘璋,但是怎么说呢,当初刘璋从长安归来,扶棺过汉中时的那个气势,阎圃就知道,张鲁这辈子都不可能是刘璋的对手了。

    哪怕这个刘璋和曾经那个和张鲁交手的刘璋是一个人,但是前者明显因为战争,因为心态发生了蜕变,不再是渣渣那个级别了,而张鲁则从原本渣渣那个级别一路下滑,彻底没救了。

    就这情况,阎圃对于张鲁完全不抱希望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一个下家,然后离开了,然而现在的阎圃要名气没名气,在张鲁麾下也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成绩。

    就算是想要跳槽,恐怕也只能从底层的县令坐起,而已经浪费了近十年的阎圃,完全不想再花费十年从县令走到两千石了,他的能力毕竟还算优秀,挑得起中央两千石的官职,只可惜未曾有这等机会。

    【只能选择了袁家了,袁家的老一辈虽说没有明言,但是能来数次已经说明了他们的态度了,我现在去投靠其他任何势力都不会有这种机会了,他们的组织结构已经趋于稳定了,我也只能按部就班的往上升了,唉,袁家就袁家吧。】阎圃苦笑着想到。

    阎圃现在只能希冀于袁家能有让他一展所能的地方,否则的话,他这辈子恐怕只能因为眼拙而蹉跎一生了。

    【既然别无选择,那就只能赌一把了,既然选择了袁家,那就为袁家谋算一把,袁家要建国,真正需要的也就是人口了,张鲁接下来的情况必然失败啊,也好,也好,这是一个机会。】阎圃默默地将府库的分布,既然如此,就将之作为晋身之姿吧。

    反正张鲁走了这条路,他再怎么做也不算是背主了,不过在此之前,阎圃还需要做最后一件事,也就是为人臣的义务,最后一次谏言张鲁,这次张鲁若还是不听,阎圃也就不用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