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四十二章 有人耍赖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三家,我只能保证三家。”袁术黑着脸说道,这种事情没有违背道义,袁术也不能拿刀逼着其他世家去做这种事情,

    “五家,没五家,我亏死了。”陈曦坚定的说道。

    “四家,四家,不行就拉倒,我大不了从别人那里借钱!”袁术一掌拍在陈曦的桌面上。

    “……”陈曦估摸着,按照一家豪门至少三十亿钱的这种东西,四家也不算亏,“行行行,我给你足够迁移五十万人的物资,到时候记得给我还五十亿钱。”

    “……”袁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但是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面上浮现一抹狰狞的笑容,“陈子川,你给我记住了!”

    “嗯,在你还钱之前,我肯定记得清清楚楚,到时候最好用黄金付钱啊。”陈曦笑嘻嘻的说道,他准备铸造一批金币作为大额货币,足金,顺带这次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的好事。

    “你等着,到时候我肯定会记得还,”袁术黑着脸说道,“给钱,现在就给,给我,我现在就去购入物资。”

    “你哪个耳朵听到我说给你五十亿钱的。”陈曦弹出自己的食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说道。

    “……”袁术双掌直接砸在陈曦的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响声,“你这是要当着我的面反悔?”

    “冷静,冷静。”陈曦伸手推开袁术要抓他的爪子,“不是都说了,给你五十亿的物资,给你五十亿钱,你不是还要花钱买物资吗,我直接给你物资,还能让你省点事。”

    袁术闻言摸了摸下巴,深觉有理,毕竟就算给钱了,联络商会买物资,也需要点时间,从陈曦这边直接拿物资的话,反倒还能省点时间,现在这个情况,时间也是很大一个影响因素。

    “那你现在就给物资,到时候我这边派人盯着,你要是敢短我的物资,你就别怪我耍赖。”袁术鼻孔朝天,相当傲气地说道。

    “我还不至于那么下三滥。”陈曦摆了摆手,浑然不在意的说道,谁会用那种低级手段。

    五十亿钱要是让袁家紧急购买物资,也就撑死迁移五十万人,但是换成陈曦准备物资,五十亿钱到他手上能筹备到足够稳稳迁移七十万人的各种物资,而且比袁家搞的物资更齐全,准确。

    当然陈曦肯定只会按照五十万出头来准备,至于说值不值五十亿,那肯定是值的,至少对于袁家来说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足。

    反正以袁家的情况,肯定拿五十亿钱搞不到七十万人的物资,陈曦能搞到,那是陈曦的本事,至于中间商赚差价,那不赚钱,干什么中间商,义务劳动,享受人生?

    开什么玩笑,又不是所有的中间商都跟柳氏一样,开连锁店不为赚钱,就为救助孤儿,自我满足,正常商人这么干早就亏死了,话说回来,有时候陈曦也挺好奇柳氏为什么一直没亏损。

    “这个给你。”话说间陈曦从桌子上一旁放的书夹里面抽出一本已经完成造册,由贾诩那边重新审核编撰的物资筹备单递给袁术。

    “这是什么?”袁术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脾气好了很多,再无丝毫的暴躁,伸手接陈曦东西的时候,也变得正常了很多。

    “物资表啊,看看你要什么,我特意让人再版制作的清单,一方面统计战备储存规模,一方面也保证我对于治下物资的储备量所有了解,唔,未来还要靠这个核准价格。”陈曦指了指装订好的书册说道。

    这玩意相当于汉朝当前所有的物资的储备表,当然,给袁术的只是一个目录表,更详细的还有一册不算太厚,也不算太薄的书册,详细的登记了各种名目。

    袁术打开物资表之后,就跟当初周瑜拿到这玩意的时候一样震惊,当真是什么东西都有。

    “战马也可以兑换吗?”袁术相当嘴贱的询问道,看到书册上明确的写着上限二十二万,当前年正常产出六万匹战马,预测明面可上升至八万的数据,袁术脑子有些热。

    “你的脑子是不是又没在线。”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这玩意儿是战备物资,你只能选**用,战马不出售的,去去去,更何况你要战马干什么?我们这边战马也不够用的。”

    袁术舔了舔嘴唇,这东西完全能看出现在刘备的底子到底有多厚,而且他完全不觉得这就是陈曦的极限,准确的说,到现在所有人都不觉得他们这些人所能看到的部分就是陈曦的全部。

    这家伙有个两个称号,一个称号叫做走一步看十步,另一个叫做未雨绸缪,都说明了一个事实,也就是说这家伙的对手永远都没有存在于现在这个时间段,自然当未来转变成现在的时候,也陈曦的棋局已经延伸到更深远的未来了。

    “驮马呢?有战马,应该有驮马吧,买不起战马,好歹让我们买点驮马,再怎么说驮马拉车也能快点,能快点是点,更何况有六万战马,那驽马至少有一倍。”袁术翻了翻,没看到驮马,抬头询问道。

    “没吗?”陈曦挠了挠头,“我记得在……”

    “找到了,我去,这么便宜,给我来个三万匹。”陈曦还没说地方,袁术已经找到了,看了一下价格,深觉这价格良心,感觉还是直接从陈曦这边买物资靠谱,比奉高大宗商品挂牌价还靠谱。

    “哈?”陈曦挠了挠头,“一匹八千钱,唔,也确实是良心价了。”

    “八千,不是五千至六千吗?”袁术指着物资后面注明的单价说道,抬头一脸狐疑的看着陈曦询问道。

    “……”陈曦头皮发麻,什么时候,谁给这玩意上添的价格,虽说因为大牧场,五千钱也能赚点,但是要不要这么实诚。

    “咳咳咳,那个价格有问题。”陈曦黑着脸说道。

    陈曦终于想起来这玩意是怎么回事了,储备物资的存在意义本身有一部分在于稳定国内物价。

    毕竟陈曦准备平准国内物价,至少各地区内部物价不允许狂飙,因而贾诩在收集了各地区商品的物价之后,在给陈曦送过来这一册的时候就标注了国有后这些物资的可接受价格。

    也就是国家以什么价格出售,能维持这一条产业链的正常运转,并且也能保证上下游的稳定,还能保有具备部分的产出。

    也就是说这个价格基本上就是参考的可接受底价,再上扬百分之二十,差不多就是陈曦搞得物价了,至于说贵,说实话,陈曦这边的价格不涨个百分之二十,那些私人搞养殖和手工业的大概要玩完了。

    陈曦将场子搞得那么大,甚至将产业链从开头直接吃到结尾,吃了上家,吃下家,为的不就是打压成本吗?自然价格低的可以。

    同样也因此,陈曦手上的价格表看起来就有些便宜的堪称诡异了,比市面上便宜百分之二十那几乎是比比皆是。

    甚至某些物资因为规模化,集中化,价格之底,嗯,怎么呢,要不是陈曦不想让搞这些的人变成时代的眼泪,就能跟当年拍死盐价一样,直接砍倒当初的十分之一。

    不过价格被国家完成这样,陈曦有时候也觉得,除了让曾经搞这些的人,从生产商变成经销商,其他的基本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了,总不能真让这些人真变成时代的眼泪。

    以至于陈曦就算要调整物价,估摸着也需要花费个五到十年逐步的推行,给那些人一些缓冲期和调整期,一刀切什么的,真的是看着很美,实际上,也就是想想了。

    自然,这册书页之中某些东西的价格在袁术看来实在是过于丧心病狂,盐价十文一斤,足重咸鱼三十文一条,肉一斤二十文,

    虽说这些都要标准的五铢钱,但斤改制之后都相当于之前的二斤了,然而价格比之前还低,粮食价格更是在这册书上标价每石一百五十文左右。

    这价格已经非常低廉了,汉代盐铁论上明确记载,“夫一豕之肉,得中年之收,十五斗粟,当丁男半月之食”,也就是说一头猪的肉,相当于一个正常人在年景正常时的收入。

    古代一头猪也就才百斤,按照正常计算汉代帮佣的价格差不多是月入九百钱,一年花一半,留一半,也就意味着肉价在五十钱左右,陈曦这边直接便宜的一半以上。

    毕竟陈曦这边很多东西都集中化了,而且不管是养殖技术,还是养殖成本都被打压了很多,以至于看起来价格及其低廉。

    “你觉得我信吗?”袁术抬头,对着陈曦笑的无比的灿烂。

    “你笑的再灿烂也没用,我不可能按照上面的价格给你卖的。”陈曦没好气的说道,“上面的价格,就算是加百分之二十都比现在大多数的市场价格还低,甚至有的翻倍都不如市场价。”

    “喂喂喂,别赖皮,你自己刚刚说的让我从上面找物资。”袁术不爽的看着陈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