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四十四章 现在与未来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你想让我说什么?”袁术面无表情地说道。

    “没想让你说什么,只是找不到适合交流的人,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倾听者。”陈曦说完之后,心情好了一些。

    “要听我的感受吗?”袁术摸着自家的胡须,装出一副智慧长者的神色看着陈曦询问道。

    “说来听听。”陈曦点了点头。

    “用你自己的话来说,贱人就是矫情!还有一个就是,你是不是在你们家内院带的时间久了,胭脂水粉泡的得时间长了,养成了伤春悲秋的习惯,有这时间去干活,天天加班,连干一个星期,就好了。”袁术嗤之以鼻的说道,陈曦闻言目瞪口呆。

    “我给你说啊,大老爷们成天窝在家里和女眷玩,玩的时间长了就废了,尤其是一家只有一个男人的时候,不过现在还好了,你还没玩胭脂水粉,再继续下去就该玩胭脂水粉了。”袁术抱臂冷笑着说道。

    “还记得我们调侃老刘家的话吗?”袁术翘起二郎腿,身体后倾,带着猖狂说道,对于皇室,各大世家怎么说呢,面子给,但是该调侃还是会调侃,不过在家里说话,根本没人管,骂娘也没人管。

    “什么话?”陈曦不解的询问道,没明白袁术说的是什么。

    “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袁术冷笑着说道,“爷们就该去闯荡,窝在家里著书立说是一种生活,但那必须要有足够的阅历,万卷书,万里路都是智慧的体现,窝在家里看书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如果一直只是窝在家里会废了的。”

    “过于顺利的完成了对于其他人来说甚至遥不可及的事情,对于你来说缺乏成就感,没有任何波折和阻拦的历程等于没有经历,你太顺利了。”袁术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同样你也太闲了。”

    “……”陈曦无言以对,深觉没去找贾诩等人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自己的这些想法要是说给贾诩和李优说的话,大概会受到暴击吧。

    “更何况想那些有的没的,想那些未来的事情,哼,确实未来对于我们很重要,但是现在对于我们更重要。”袁术抱臂冷笑着说道。

    “显思想要走什么道路,我根本不在乎,他想要建国,想要干什么我根本不会去阻止,作为上一代人,我要做的就是将我从上一代那里接过的袁家递给这个家族选出来的传承者。”袁术带着傲然说道。

    陈曦闻言,竟有些无言以对,袁术的洒脱,确实不是任何人都能学习,至少陈曦绝对没有办法做到袁术这种随性,哪怕陈曦很多时候看起来都有一种随缘的意思在里面。

    “我袁术,至少成功的做到了,将我袁家的基业交给了袁家选拔出来的下一任家主,更重要的是,我交给显思的基业比我父,我祖交给我之时要壮大了很多。”袁术带着特有的骄傲说道。

    “至于以后,袁家的基业到底是壮大了,还是破灭了,对于我来说那已经不再是我的责任,壮大了,我会为之赞叹,破灭了,我可能会投身其中与之一同坠落,但我的责任已经过去了。”袁术这时带着世家家主特有的一种看待责任的心态去回答。

    “我不是那种恋栈的蠢货,我该做什么我很清楚,为了袁家,我在作为家主的时候付出了我该付出的一切,在将责任交付给下一代之后,我就该去追求我的执念了。”袁术看着陈曦,双眼之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这是袁术自己的信念。

    “那,如果明知道结局注定,你该如何?”陈曦感受着袁术看待问题的心态,收敛了自己面上的尴尬询问道。

    “首先,哪怕是周而复始,也是完全的不同,商汤灭夏,武王伐纣,就结果而言都是王朝的覆灭,如果按照之前的说法,确实是周而复始,但他们并不同。”袁术不屑的说道。

    “其次,就算注定了结果,我们也看不到所谓的注定,那么我们所能经历的只有过程,既然看不到结果,说什么注定,我能管好我这一代已经不容易,未来,那是别人的事情。”袁术冷笑着说道。

    “如果你还觉得自己还是非常的迷茫,还是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有意义,其实你可以问问其他人,不要问那些所谓的文臣,你去问百姓,去问世家,他们会告诉你!”袁术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扪心自问,各大世家恨不得你出生在他们家,甚至袁家都有这种想法,去问百姓,百姓恨不得现在这种生活一直持续下去,至少在他们死前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丰衣足食!”袁术看着陈曦无比的诚挚。

    “也许对于你自己来说,你所做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成就感,因为太顺利,太平淡,根本没有人能在你所擅长的事物上阻止你,甚至面对你,他们恨不得退位让贤,但是,陈子川,请你记住,对于你而言无比简单的事情,对于中原五千万人来说意味着能不能活的更好!”袁术起身广袖轻甩之后,少有的对于一个人表现出敬服之心。

    “……”陈曦沉默以对,他只是自己迷惘,但是想想身后的百姓,果然自己其实挺无聊的。

    “所以,我很难理解你到底是为什么而迷惘。”袁术冷笑着说道,“未来?周而复始,螺旋上升的历史?醒醒吧,等让我们满足了自己的贪欲,你再说迷茫吧,我们所有人还等着你大发神威,支持着我们大杀特杀,让每个豪门能建立一个能媲美春秋五霸的国家!”

    袁术夸张的手脚并用,以及那近乎于做鬼脸一般的演艺,让陈曦忍不住哈哈大笑,对啊,中原现在绝多数人都抱着在他陈曦的支持下壮大发展的想法,渴求着自己的母国壮大,能支持他们的千年基业。

    怀揣着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中原的世家,而是中原所有的人。

    正如袁术所言那般,就算是为了满足贪欲,中原所有的人大概都希望他陈曦一直保持着之前的那种状态,那种无敌,那种万事尽在掌握之中的状态,只有那种强大,才能让所有人安心。

    “就算未来注定我们现在努力的一切都会崩塌,但那又如何,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至今,我们哪一次不是在崩溃之后,收拾了曾经的废墟重新站立了起来,而且相比于当初,我们一次强过一次。”袁术带着千年世家特有的自负看着陈曦说道。

    “我等妫姓从夏商直至春秋,从诸侯到贵族,再并入汉家的体系成为豪门世家,但我们从未旁落,甚至应该说,就算是崩塌了,我等之中也会有人站出来将天下重新清扫。”袁术眼见陈曦思虑之色,当即准备大肆给陈曦灌输世家统一论,这货在这一方面简直没救。

    陈曦最多是因为立场和利益的问题对于世家的存在保持应有的认同,并且孜孜不倦的对其进行改良,而袁术则纯粹是因为二货,发自内心的认同自己出身的阶层,两者这一方面根本没有办法交流。

    因而袁术这话一出来,陈曦果断打断。

    “停,世家优越论先给我放在一边,我承认各大豪门因为传承掌握着代表着中原文化的决定性典籍,而且具备相当的实力,在乱世占据绝对的优势,”陈曦没好气的说道,“但是你这种理论,我不认同。”

    “行,你不认同也行,反正你是陈子川,你说啥是啥,我认同我所说的部分就行。”袁术非常淡定的说道,“继续回归之前,在我看来你所担心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事情!”

    “……”陈曦这个时候已经快被袁术感染了,因而并没有反驳。

    “天下大势本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信不信你回头统一了,你去问长公主,看她信不信所谓的千秋万载。”袁术不屑的说道。

    “我们干好我们这一代的事情就好了,后人,儿孙自有儿孙福。”袁术没好气的说道,“你能管得了三代五代,还能镇住十代百代?”

    “后人,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做到我这一步,不仅仅是能力的问题,更多是时代的问题,商君知道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废话。”袁术不爽的看着陈曦,汉承秦制,要是连商君是谁都不知道,那得多无知。

    “他变的是谁的法。”陈曦看着袁术说道。

    “……”袁术懂了,深深的看着陈曦,最后长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对,你确实是五羖大夫,后来者没机会了,而且你留下的东西比百里子给秦国留下的基业影响更大。”

    “就是这样,和商君交手的不是别人,而是在商君之前的那位。”陈曦点了点头,“所以我不知道后来者会如何,但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基本逼死了后来的变法者。”

    袁术闻言默然不语,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确实陈曦当前的完美,基本逼死了后来者,金科玉律本就是不存在了,道随时移才是现实,然而陈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