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六十章 闭嘴,我们是三十四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马超很自然的认为是自家侦骑觉得这是其他正规军的猎物,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不过凭啥啊,你们三十六鹰徽军团是大爷,我马超就不是大爷了,打你呦!

    实际上三十六鹰徽这个,完全是李傕等人的锅,在安息-罗马战场混了这么久,他们也知道罗马只有三十三支鹰徽,所以他们之前乱来的时候怕被人发现,搞了一杆三十四鹰徽,主要是为了让罗马背锅。

    之前不是也说了,有段时间李傕这群混账是谁打我,我打谁,管他谁是谁,死人是没办法辩驳自己是被谁打死的,只是当时为了安全,西凉三大佬之中最为睿智的李傕命人制作了这么一杆鹰徽。

    要是打到了罗马人,那扛着这杆鹰徽就是战术了,要是打到了安息人,这杆鹰徽也可以用来甩锅了。

    不过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一下,李傕这群人是文盲,他们不大能分清罗马数字,实际上罗马的三十四是XXXIV,李傕的旗子是XXXVI,虽说字母是一样的,但是顺序是不同的。

    当然李傕等人一直认为自己打的旗子是三十四鹰徽军团,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认出来这个鹰徽是三十六,不过没啥,这不重要,就是一个甩锅的玩意。

    侦骑和营地长见马超冷漠脸,也就没啥说的,虽说伪造鹰旗这个是大罪,但是对方没伪造真正的鹰徽,只是一个架空的玩意儿,就算是罗马法其实也不会处置,应该说是不算违法。

    加之马超一直看起来对于这种俗事不太放在心上,营地长和侦骑估摸着马超也不太在意,也就没解释到底是什么意思,转而静待马超的命令,第七鹰旗军团是马超的军团啊!

    “所有人随我冲,剿灭安息重步兵。”马超冷漠的下令道,然后一夹马腹直接冲了出去,随后所有的士卒都高吼着冲了出去,追随着这样的统帅,让他们感受到了和指挥系完全不同的魅力。

    李傕等人这个时候杀得也挺艰难的,虽说从防御上他们确实比不死禁卫强一节,但是不死禁卫表现出来的坚韧程度远远超过了李傕等人估计,杀到后面,就连西凉铁骑都感觉到了疲累。

    就跟正常打架,全力而战几分钟都会消耗掉正常人很大一部分的体力,绝大多数精锐军团在战斗的时候持续爆发极限战斗力的时间并不长,长时间的作战他们也会很自然的分配好自己的体力。

    实际上真要说的话,西凉铁骑的耐力已经算是精锐之中最优秀的一波,但是架不住不死禁卫的皮实在是太厚,以至于西凉铁骑必须保持着每时每刻的高强度持续攻击。

    这么一来时间拖久了之后,铁骑的杀伤力也真正因为体力开始走下坡了,第一次面对这种防御力惊人,而且不知疲累的军团。

    以前就算是开始滑落巅峰,也是铁骑更晚一步,大多数都是在滑落巅峰之前,已经将对方打的七零八落。

    像现在这种情况,李傕还真没有遭遇过,该说是铁骑这种突刺攻击的方式确实不适合应对重步兵这种罐头军团是吗?

    “哈哈哈,放箭!”尤帕尔这个时候看起来已经有些遮掩不住自己的癫狂了,毕竟他没有能覆灭西凉铁骑的能力,这一战从开战就注定了安息和汉室的盟约已经彻底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既然事已至此,尤帕尔直接将所有灾难性的后果丢到脑后,全力应对当前,其他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上麻烦了,既然打了,没有了挽回的余地,那么保全自己也是一个选择,反正安息七大贵族联手,不依赖任何人,同样可以拱卫他们自己。

    箭雨齐发,很明显尤帕尔现在就是在消耗汉军的体力,明明西凉铁骑除了耐力一条,所有的素质都超越了安息不死禁卫,但是其他的属性加起来都没办法让西凉铁骑在这种战场具备一锤定音的效果。

    “今天我就是拼着损失也要将你们统统砍死!”李傕深吸一口气将斩马剑递出,胯下战马人立而起,直接引动铁骑士卒的力量,牵引战场之中的樊稠和郭汜,杀不死是吧,能恢复是吧,体力无极限是吧!

    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当初我们和第一辅助军团硬碰硬时的力量,今个非要干掉你们!

    经过李儒的教育,李傕等人可是很清楚,下死手了,那就一定要将对手搞死,尤其是对方已经发现了你的心思,那就一定要搞死,只有搞死了,做成铁案才能放心。

    因而眼对现在这个情况,李傕也不管不顾了,拼着军团天赋损耗加倍,士卒折损率提高,在接下来也要捅死这群重步兵!

    伴随着胯下战马人立而起,李傕手提斩马剑怒吼着将自己的军团天赋催发到了极限,作为刚性防御的最终体现扭曲的透明蛋壳甚至在所有的士卒周遭显化了出来,同时郭汜和樊稠也心有灵犀的将自身的军团天赋激发到极限。

    斥力防御,韧性防御,外加李傕的刚性防御,三者合一,三层的扭曲直接统合成了西凉铁骑在两河战场上展现出来的荧惑之辉,这是西凉三将一体化的终极体现,也是西凉铁骑防御和杀戮的终极写照。

    “上!”李傕怒吼着,彻底放弃了防御,打穿这层防御,笑话,卡密略率领的图拉真军团都被这一招硬顶着攻击给杀穿,你们这群杂碎还想刺穿这层防御,我今天搞死你们!

    荧惑之辉算是李傕三人最终极的招数,在李傕三人的认知之中是自身军团天赋结合精锐天赋的终极体现。

    实际上则是唯心防御的更强作用,当时面对图拉真军团的时候,尚且可以用防御硬顶的招数,几乎是李傕三人认知的防御极限。

    不过由于力量来自于自身的认知,李傕是以自身军团天赋的角度来认知这一层终极防御,致使这终极的防御能力,有了时间的上限。

    当然就算是如此,这也是当世最强的防御,在时效结束之前,就算是自身不做任何的招架,将所有的心思放在攻击上,也具有媲美超重步那种可以硬顶决战兵种的超级防御力。

    因而这一招开启,西凉铁骑直接连招架对方的动作都停止了,打不穿的,箭雨无视,枪矛无视,铁骨朵无视,铁蒺藜无视,就算是重型斩马刀这种武器,他们都可以硬扛,而不出现致命伤!

    可以说除了十石强弓的近距离射击,五石以上顶级弓箭手加破甲箭,面对现在这种荧惑之辉下得李傕,普通攻击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然而云气之下要玩这些,就算是正常的内气离体都只能勉强拉开十石强弓,五石这种程度,看看陈曦当年的选拔就知道了,云气之下炼气成罡要连续射击都难得很。

    对面的不死禁卫很不幸的不具备这种能力,准确的说,正常的军团都不具备这种能力,而具备这种能力,还没有明显短板的基本上都是顶级那个序列了。

    西凉铁骑的终极能力虽说没有加强任何的攻击,但是当防御加持到可以让所有士卒孤身入万军还能心无旁骛的砍人的时候,那么就算没有加强任何攻击能力,总体的杀伤力也朝着爆表的程度狂飙。

    砍不死是吧,硬扛你的攻击,等你破绽,一招枭首,看你死不死!

    一时间彻底解放了心态的西凉铁骑气势节节攀升,强拆不死禁卫的防线,无限持续的巅峰又如何,一波爆发生撕了你,决战兵种手撕军魂军团知道怎么做的不,就是这么做的!

    耐死是吧,永恒巅峰是吧,持续战斗能力爆炸是吧,这些条件军魂军团每一个都比你这个不死禁卫强,但是决战兵种照样手撕,图拉真都能手撕神圣帕提亚禁卫,我西凉铁骑能手撕图拉真,今天我就给你展现一下绝学,手撕不死禁卫!

    狂暴化的西凉铁骑疯狂的斩杀着不死禁卫的成员,近乎无法打破的防御,让尤帕尔清楚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绝望,这种对手,根本不可能战胜,而主将意志的动摇,进而影响到了士卒,以至于之前一直在努力支撑的安息士卒,开始了动荡,甚至开始了崩溃。

    “哈哈哈哈,给我去死吧!”李傕肆无忌惮的狂吼着,每一击都能带走一名不死禁卫,而同样西凉铁骑的士卒也都像自己的将帅一般恣意的挥洒着自己的力量,将他们的杀伤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这种限时的疯狂之下,不死禁卫拼命的抵挡并没有奏效,反倒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崩盘,而就在这个时候的地平线上,一杆高高的鹰旗举起,VII的金光落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汉军,先联手对付罗马如何?”尤帕尔怒吼道。

    “闭嘴,我们是罗马三十四鹰旗军团!”李傕眼见对面的VII感觉事情有些大条,印象中这字母越少,貌似越强,因而听到尤帕尔的话,气急之下的李傕直接用汉语怒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