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零四章 缘由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反正刘巴苦头什么的肯定会吃,搞不好还会被塞到大牢里面。

    “我不是以己度人。”陈曦嘴角抽搐的说道。

    陈曦并不是那种将道德或者能力的顶峰作为人类普适道德和普适能力的无知之辈,只不过刘巴那家伙和其他人不一样,陈曦给刘巴讲过很多的东西,而且刘巴也是懂了。

    这和不知者无罪不同,刘巴是懂了还作死,承认这种掠夺性发展的快捷性,也承认这种方式,靠着刘巴高端的操作,下面人甚至没觉得是掠夺,在增加了国家税收的同时,还让百姓比以前过的略微好一点,这要是放在以前,那属于一举两得的仁政。

    问题在于刘巴是懂了还这么干,你不把治下繁荣到一定程度,很多东西都发展不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啊,老百姓不富起来,你让他们拿什么氪金?

    说句最简单最现实的,为什么现在废宅变多了,说白了不就是因为生活变好了,网络普及了,网速变快了,放一百年前土都没地方吃的时候,废宅,等死吧你!

    能变成废宅,说的现实点,其实就是因为社会大环境趋于和平,窝家里也死不了,所以才会诞生这种奇怪的生物,同理,你要让老百姓花钱,好歹也要让老百姓有钱啊。

    没钱,怎么花?

    这一点陈曦和刘巴都懂,所以陈曦选择了让百姓富起来,让钱流动起来,逐渐富国,而刘巴选择了,让国家富起来,让百姓死不了。

    好吧,陈曦承认刘巴也不是完全不让百姓富起来,问题在于陈曦当初给刘巴教的手段,差不多二十年就能让集村并寨的百姓达到现在奉高那个水平,然后快快乐乐的让钱流转起来,让国家富裕的更快。

    而刘巴的方式,陈曦估摸着三四代人都达不到泰山那个水平,这样虽说短时间收割的钱财,因为比例的关系比陈曦这边多,但实际上和贵霜刹帝利那套方式是一样的。

    一千万人供养和两亿人供养,哪个能供养的更好的问题,在双方底层发育的差不多的情况,前者哪怕掠夺走百分之百,也不如后者只收百分之十的税,然而刘巴死活要选择第一种。

    选了第一种之后,为了开源还偷偷摸摸挂陈曦的产业,这种行为让陈曦简直想将刘巴那个家伙,活活打死。

    屡教不改,陈曦这次已经下定决心将这货弄到诏狱里面冷静冷静了,对本土你都不好好发展,要你作甚!

    荀彧听着陈曦的解释,无话可说,其实荀彧是真心觉得没必要,刘巴的经济确实处理的很好,再说又不是刘巴上位后,百姓穷了,现实是刘巴上位后,曹操治下的百姓变得富裕了,而且府库也更充盈了。

    只是荀彧实在不想和陈曦辩论富国富民该怎么办,没办法,这一方面,荀彧和刘巴还能说几句,但是换成陈曦,次强级别的刘巴大概也就只能低头听着陈曦不停地警告了。

    否则的话,也不至于陈曦现在蹦跶着表示要将刘巴塞到诏狱里面去,而刘巴躲在军营里面不出来。

    “说实话,这种经济方式我其实不是不允许使用,只是那家伙在本土这么用,实在不是发展国家的路线。”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而且我再三警告,在他一开始有苗头的时候就告诫他了,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完全没拿我当人,而且实在是没有必要。”

    “富国富民这些我们说不过你,但是你拿你的水平来考虑子初确实过了些,子初在位,雍凉整体的建设和经济大环境,税收各方面都比以前好了不少,而且百姓也比以前富裕了一些,你不能拿奉高人碗里有块肉,说养活了雍凉的我们是庸官。”荀彧温和的说道。

    陈曦无话可说,荀彧的说话方式,不急不缓,不骄不躁,条理清晰明确,也没劝说的意思,就是说出事实。

    “你看这五根指头。”荀彧伸出自己的手到陈曦的面前摇了摇。

    “怎么了?”陈曦不解的问道,还没回过味。

    “指头尚且有长有短,中原这么大的地方,有穷有富不也正常吗?跟何况在子初在位的时候,至少是好转的,你不能因为好转的慢,就认为对方是该进诏狱,那以前只能维持饿不死的官员,是不是都该吊死了?”荀彧拍着陈曦的肩膀说道。

    荀彧说的这些话,陈曦都懂,但有些玩意儿不是懂,就代表能认同,站在陈曦的角度,刘巴干的就是损汉帝国这个公,肥曹操这个私的活,陈曦不收拾对方才见鬼了。

    这些东西跟荀彧讲,很难得到荀彧的理解,毕竟刘巴干的再过,相对于曾经的少府来说,刘巴也确实是在富国富民,哪怕比例有问题,整体而言也确实朝着那个方向进步。

    你不能说对方做的不够好,所以收拾对方吧,毕竟相比于你陈曦在这一方面,大家其实做的都不是很好,反倒是刘巴还能说一句高于众人,不能什么都和最高水平的比啊,要比也该取中间值。

    现在你一句刘巴干的不行,将刘巴干翻在地,这让我们这些人怎么自处,对于以后来说这么一个例子,也就成了攻伐政敌的不二法门,还是你陈子川开的头。

    荀彧这么一说,陈曦有些头疼,这真说不清,站在这个时代其他人的角度,刘巴所作所为无愧于一个优秀的臣子,强国富民一举两得。

    放其他时代,就刘巴现在表现出来的能力,只要不作死,不主动参与政治斗争,就有资格闷头不管其他事情,只是自己干活,属于那种没人招惹的九卿大佬,稳稳的九卿少府,或者大司农。

    只是现在有陈曦个怪物,所以才显得刘巴在这一方面不够强,但是纵向对比历史,很明显刘巴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非常强了。

    如果陈曦因为这么一个原因要将刘巴拿下,那么荀彧就算不因为同一派系等等原因,也会为了未来考虑,进而阻拦陈曦。

    这一方面就跟李优,还有贾诩一样,他们其实也是不支持陈曦这么做的,只是陈曦心意已决,两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其实这俩货只是抱着,又不是自己人,反正收拾了刘巴,回头这活也是陈曦干,真要说和他们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关系,既然如此,陈曦爱收拾就收拾吧。

    反正到时候肯定一群人保刘巴,陈曦又不可能真下死手,刘巴最多就是在诏狱里面折腾几天,再加上陈曦又不会通知狱卒虐待刘巴,撑死也就是个把月的牢狱休息期。

    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贾诩和李优果断不管这件事了,提一遍没效果,两人也就懒得再说了,反正也不算太过重要的事情。

    陈曦听闻荀彧此言,面色明显出现了些许的犹豫,原本迈步向前的步子也是一顿,然后动作变慢了很多,而荀彧也紧跟着放缓步伐。

    看了一眼并没有留心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依旧带着各自护卫往前走的曹操和刘备,荀彧想了想也就没开口,很快队伍就分成了两片。

    曹操带着典韦和刘备带着陈到在最前方,中间一群文武,后面吊着陈曦和荀彧,最后则是陈到带领的五百亲卫。

    “其实真的很难和你说清楚,要不要收拾刘子初,等我见到了他再说,因为这里面逻辑对于你们来说很简单,但是对于我和他来说并不是那么纯粹。”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再一次感觉到这个时代的逻辑和他自身的逻辑所发生的冲突,陈曦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妥善处理,毕竟没必要闹得那么僵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荀彧说的很有道理,他的一举一动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颍川陈家支脉的小孩子了,他在创造历史,在影响历史。

    普通人是不需要为历史负责的,他们只需要为自己负责,就像是春秋年间的普通人死死活活,在后世的普通人看来也不过是数字的变化,大框架不过是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的争锋,到秦国一统。

    可换成孔子这种人物,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其实都会影响到未来,他们的举动,他们的行为都必须去思考,去为历史负责。

    因为他们很多行为会是之后几百年,几千年的后人参照的对象。

    谨言慎行,这是陈曦走到这个程度,认识到最多的东西,人活着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为了自己,如荀彧所说的那句话,其实很有道理。

    因为能力不足将刘巴拿下,那么其他人怎么看,后人借此以攻政敌又该如何。

    陈曦无言以对的原因也在这里,有道是孔子诛少正卯,名曰五大罪,心逆而险,行僻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

    且不说孔子这五条是真心实意,还只是公泄私愤,这五个偏于主观的罪名,都给后世儒家太多的理由来诛杀政敌。

    因为偏于主观,对方到底是不是如此,其实并不重要,只要掌握了大局,基本就能做到一击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