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三章 为什么呢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敬这个时代,让我等都能活到新的时代。”荀彧举杯带着笑容说道,他和刘晔也算有点关系,当年还曾举荐,只不过被刘备截胡了,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可惜的,都是为了这个国家在努力。

    “原本我还想着万一时运不济,拉几个人一起,不想还有今日。”周瑜笑着接话说道,别人他不知道,他自己,如果孙策身死灯灭,家破人亡,他估计会选择战到一兵一卒,哪怕老周家其实不用如此。

    一个疯狂了的,没有下限的智者,到底能造成多大的破坏力,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大致的估计,不过这种想法,在座的怕是有那么几位都有,尤其是陈曦身侧的李优,绝对做好了准备。

    如果这一次还让李优的理想崩塌,恐怕李优真不介意拉着所有人下水,毕竟这种事情,在上一次的时候李优已经干过了,不过有些事情,论迹不论心,所以哪怕陈曦知道也不会说出来。

    “说起来,我一直不是很懂你们两个啊。”陈曦笑着岔开话题,将话题引导到周瑜和荀彧的身上,带着反问的语气笑着说道。

    “哪里不懂?”荀彧放下酒樽,神色温和地询问道,而周瑜虽是在饮宴,但是却也关注着陈曦的询问道。

    至于贾诩和李优这些人,则只是侧头很自然的扫了一眼荀彧和周瑜,就不再关注此事,有时候也是应该放松放松。

    “你们看我,好歹我还有那么一个理由,你们两个,一个荀子后裔,豪门家主,一个三公之家,智略滔天,你俩咋想的。”陈曦问出来了,一直以来的自己非常好奇的一件事。

    刘曹孙三人闻言也都侧耳倾听,刘备是想听乐子,陈曦和他算是志同道合,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而曹孙则是没想过这一方面的问题。

    “为什么投主公啊。”荀彧闻言,依旧是波澜不惊,面带浅笑。

    “是啊,这个问题我可是很感兴趣的,你的家底比我那个时候要厚实很多,说句老实话,曹公当时的底子还未必有你这个荀家家主底子厚。”陈曦笑眯眯的给曹操上眼药,而曹操闻言只是笑笑,并没有放在心上,荀彧为什么投他,一开始的原因并不重要啊。

    “我家的情况啊,说起来有些复杂。”荀彧面带缅怀,像是想起来曾经的事情,随后笑了笑,“倒也不是不能说,我家七个精神天赋拥有者,当时各自心思不同,我是家主,你说该如何处理。”

    此言一出,当场就听到有人喷酒,而懂得人都是苦笑。

    “你看,在主公麾下,大家至少有那么一个同样的目标,还能调和,而在一家之中,大方向上都未必相同啊。”荀彧带着笑容说道,一点也没有家丑外扬的意思。

    准确的说,一家七个精神天赋拥有者,再怎么说也不算是家丑!

    更何况从荀彧接过荀家家主以来,荀家也确实没出过什么家门不幸的事情,也就是说荀彧这话也就当戏言听听,虽说里面肯定有真的,但剩下一大部分恐怕也就是一个解释。

    一个给曹操的解释,一个荀家为什么没有集体投曹操的解释,这件事对于现在的曹操来说不算是刺,但荀彧并不想给他和曹操之间留下隐患,尤其是将曾经对于刘协的愚忠,投给曹操之后,曹操对于现在的荀彧来说太重要了,是支柱,也是路标。

    “你家真行,我当年听仲豫和现在已经离开中原的友若言及此事,还有些调笑的意思,不想根子在这里,不过放他们离开各自寻找明主也确实是一个选择。”陈曦略有感叹地说道。

    说实话,当年刘备和陈曦过颍川的时候,如果出来答话的不是荀谌,而是荀悦,那现在荀家真就大赚特赚,赚的的盆满钵满了。

    因为荀家那一代,如果说哪个人能在刘备尚未崛起的时候,不介意自己的身份,也不介意刘备的身份进行追随,恐怕就荀悦一个了。

    然而很不幸那次接见刘备的是荀谌,虽说荀谌也发现了刘备的能力,但是荀谌那个时候就名花有主了。

    这货那个时候就想好了抱袁绍的大腿,不得不说,袁绍算是个好选择,不管是对荀家做交代,还是给自己一个交代都是个好选择。

    当时的刘备,既不能让荀谌对荀家做交代,也不能让荀谌安心的给自己一个交代,乱世,君择臣,臣亦择君。

    现在想想的话,以荀家当时复杂的情况,换成荀悦的话,只要对方坚定的要跟随刘备,恐怕荀家也没办法阻拦。

    荀悦的思想协同度和刘备相比非常高,可惜的是,荀悦来晚了,奉高祭祀战死士卒的英魂之后才来的,如果是在颍川的时候投了的话,那么以荀悦的能力稳稳的十二元老之一。

    同样荀家也就基本上算是躺赢了,毕竟三家北方大佬的核心都有他们荀家人,到时候哪怕是打成猪脑子,他们家也不会有半点的问题。

    可惜,那一次开门的是荀谌,天命这东西确实非常玄乎,荀悦本身的思想,行为各方面都非常契合刘备,能力也足够,时机也刚好卡在荀彧接任荀家家主,荀悦想要破门而出的时候。

    所有的条件都合适,当时两人一见面绝对是一拍即合,脑子一热的荀悦八成就破门而出了,可惜,可惜。

    想到这些,陈曦不由得笑了笑,缘也,命也。

    “至少现在大家都过得不错,我也过得不错,也都在为自己的命运和理想在奋斗。”荀彧淡笑着说道,并没有丝毫的难堪之色,也没有丝毫的动摇,当年的选择,在他看来,非常正确,对所有人都好。

    之后陈曦也没有再追问,转头看向周瑜,而荀彧也端起酒樽看向周瑜的方向,其他有兴趣的人也都同样如此。

    “看我干什么?”可能是被盯得有些毛,周瑜没好气的说道。

    “说个理由啊,三公之家,少年家主,天赋异禀,你的条件那么好,为什么投靠伯符啊。”陈曦对于这个简直不理解,周瑜的背景拽的很,和孙家那种江东破落户比起来,根本是云泥之别。

    “我去,你这么一说,我也很有兴趣啊。”孙策像是陡然明白了一样,惊叫了一声,转头看向周瑜。

    周瑜闻言不由得侧头横了一眼孙策,孙策赶紧低头喝酒,将接下来要说的话全吞下去,貌似得罪了自己的大脑,不敢说话了。

    周瑜看了看低头饮酒不说话的孙策,有些气恼,又有些想笑,孙伯符给自己添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也习惯了,不过这种事情,理由啊,这种事情还需要理由?

    眼见其他人都看着自己,在周瑜看来没有理由的事情,貌似也需要编一个理由至少让其他人能理解,说起来,在周瑜看来,自己不需要任何的理解,也不需要任何的原因,不过嘛……

    周瑜将杯中之酒饮尽,面露骄狂之色,“哼,我这么强,不自己努力一下,难道回去继承周家家业,有什么意思,凭自己能力拿来的东西才更有价值,区区家业,我打十个下来!”

    袁术当初将酒喷出来,然后张着嘴,根本不顾及酒液从嘴里面流淌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周瑜,周公瑾,没想到你这么一个姿质风流,仪容秀丽的家伙,居然内里是这么一个画风。

    “……”陈曦无言以对,周瑜这回答简直违背了周瑜一贯以来的形象,完全就是一副我就要证明我比祖上所有人都强的中二少年。

    “哈哈,以上都是说笑而已,其实主要是伯符那么呆,而且做事还经常不过脑子,我不盯着,怕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周瑜二货了一波将所有人镇住之后,又突然转换了神色笑着说道。

    “我不呆的,之前你没来的时候,我不也好好地。”闷头喝酒的孙策抬头强辩道。

    “那之后呢?”周瑜叹了口气说道,就像是看自家的傻儿子一样。

    “那不是有你了吗?”孙策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周瑜愤愤不已的说道,至于之前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戏言,亦或者都是戏言,谁知道呢,不过话说回来,周瑜和孙策的感情确实很好啊。

    “喂喂喂,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什么情况,你们都知道啊。”陈曦听完周瑜的发言,果断闷头喝酒,因为的敏锐的感觉告诉自己,那群混蛋将注意力落到自己的身上了。

    “好歹我们都说了,你难道不说说?”周瑜抱剑冷笑着说道,“你说是吧,作为发起人,你不起来总结陈词一下?”

    “我信你这话才是见鬼!”陈曦直接反驳道。

    “子川,你不说说你的感受,我们俩顺你的意都说了,不说真假,好歹说了,你难道要耍赖?”荀彧依旧是那副温和的笑容。

    陈曦没好气的瞪了这两个家伙一眼,眼见对方毫不客气的回瞪,就知道很多人等看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