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一十四章 莫过于此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你们啊,不要总想着搞个大乐子,我为什么投玄德公你们不知道吗?”陈曦没好气地说道,“内里面逻辑你们至少了解了十遍。”

    “问题是从其他地方了解到的情况,完全没有自己说出来劲爆啊。”周瑜嬉笑着说道,反正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好吧,你们了解到的传言和真实的版本其实没有一点出入。”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听闻此言,刘备清楚的看到和自己喝酒的曹操顿了一瞬间,不由得偷笑,劲爆不,就这么劲爆,陈曦就是冲着你曹操去的,结果你曹操先跑了,哈哈哈,什么叫昭昭天命,这就是了。

    “这样就没什么意思了。”荀彧叹了口气说道,从陈曦这边得到准确的事实之后,荀彧都不需要看曹操的神色,就知道曹操到底有多么的糟心,自从这个流言出现,曹操就变得很糟心,现在确定了,大概已经不是简单的两个字能形容的了。

    “唉,这么一来就没啥意思了,毕竟该了解的早就了解到,只是言及其他方面,难道不说点什么?”周瑜做出一副看乐子的笑容摆手说道,我都说了,你能不说,不说这个,说其他也行。

    “有没有什么不快乐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们快乐快乐。”司马朗也紧跟着周瑜的步伐逗弄着陈曦说道。

    再怎么说司马朗也算是陈曦远房的老表,而且是说话特别有意思的那种,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不过总觉得最近有些浪的过头了,果然快统一了,没了压力就是浪。

    “你还是不是我老表,有你这么搞的吗?关了关了,这么耍赖没啥意思。”陈曦做出一副超凶的恼怒装对着司马朗说道,不过眼看躲不过去,陈曦眼珠子一滑,对着司马朗说道,“我说了,你也说。”

    “说就说。”司马朗大气磅礴的说道,“我这个人别的不行,说话还是很行的,来吧,你先说,我后说,话都不用组织。”

    陈曦闻言不由得撇了撇嘴,“切,后悔当年没说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现在补上,你们啊,简直了!”

    周瑜无语的看着陈曦,“你现在也年轻着呢,从头到尾加起来都还没三十年呢,换别的,换别的。”

    “说个比较有意思的,是这样的。”陈曦也觉得这句话糊弄不过去这群混蛋,低头想了想,果断针对周瑜,“我这里刚刚发生了一件事是这样的,你们自己寻思寻思啊,因为关乎以后。”

    “说来听听。”荀彧笑着说道,陈曦虽说是嬉皮笑脸,但是他的话,他的建议还是需要好好听听的。

    “是这样的,刚刚周公瑾找我,谈了一下贵霜海军的问题……”陈曦吧啦吧啦说了一通之后,所有人都皱着眉头,对面有点强啊,感情对方陆军只是辅助,海军才是主力啊。

    周瑜闻言则是笑了笑,没说什么,他说的都是实话,所以也不介意陈曦拿出来晒晒,列位的也都有资格听一听,不过陈曦若是想要这样逃过去,那真就是想多了。

    “呵呵,说了这么多,最后落到款子上了,公瑾,你觉得大概需要多少款子能搞定?”陈曦抱臂带着某种恶意的神情说道。

    周瑜看着陈曦面上的恶意,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很自然的将心中的数额翻了个倍,而贾诩和李优已经看不下去了,鲁肃不断的给周瑜方向暗示,甚至都掏出来一个手在摇了。

    “大概每年二十亿钱吧。”周瑜硬是没明白鲁肃这个摇手是什么意思,五亿钱的补贴?貌似挺多的啊,毕竟还有军费。

    李优和贾诩闻言皆是叹了口气,然后李优开口说道,“子川,让我说吧,否则公瑾很难下台了。”

    “怎么了?”荀彧皱了皱眉头说道。

    “按照子川的估计,统一之后第一年,汉室的整体税收,不计算马场,渔场,农牧区,矿场这些实业,税收能达到五百亿到六百亿钱,你们自己算军费。”李优带着叹息说道,“现实制约了诸位的想象。”

    “所以我打算回头统一了,我当尚书仆射的时候,给公瑾拨二十亿的款子,然后其他的拿去给其他兵种补贴。”陈曦哈哈大笑。

    周瑜差点就喷了,我占了一个先手,先恐吓陈曦,说他不地道,后面又上的是真货,为的不就是未来能多骗点军费吗?结果真家伙没拿到手,总量还被消减了!

    周瑜呛得脸红,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了,早作打算的结果,居然是因为受限于眼光,出了这么一个结果,周瑜突然感觉不太想说话。

    【以后还是给中央安插一部分人吧,钱粮税收这些东西,还是陈子川厉害。】周瑜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张昭,觉得还是将张昭留在中央,否则在遇到这种局面,周瑜估计自己肺都要炸了。

    【看来我还是在中央呆上几年的话,至少把握住子川主政的大局势,省的回头对方随便打发了我们,我们还感恩戴德。】荀彧端着酒樽若有所思,原本还有些飘忽的心思,直接敲定。

    “汉帝国真能有这么多钱粮?”曹操咂舌道,这种规模的钱粮,如果是从其他人口中说出来,曹操是完全不信的,但是从陈曦嘴里说出来,那就是言之有物的事实了。

    “只会多,不会少,不过现在扯这些没啥意思,等以后再说。”陈曦摆了摆手不想详谈,毕竟统一了之后,才是真正的开始,很多产业都需要变更,该开发的也不得不开发起来了。

    “子川的政务能力不需要怀疑,至少光我治下,就有这个数目。”刘备伸出四个指头说道。

    “呃,那为什么统一了反倒也才多了不到一半?”曹操先是一愣,之后不解的说道。

    “第一年的时候要拆很多东西,同样也要重新布置不少的产业,还需要给其他地方投钱搞集村并寨,这么搞一圈下来,第一年能增长那么多,我已经很厉害了。”陈曦平淡的说道,然后侧头,“老表,我该说的也说了,现在该你了。”

    “我啊,其实我没什么太多的想法,当初游历天下,被我二弟缠上,后来投曹公,其实也是因为和曹公相性比较好。”司马朗连酒杯都没放下,淡笑着说道,看吧,我的履历就这么简单。

    说完之后,还不忘给诸葛瑾举杯,曾经他们两个偶遇对方,双方颇有一种知己的感觉,结果后面发现对方居然和自己是一路货色,瞬间就成了越走越远的交叉线。

    诸葛瑾也是笑笑,当初他们两个也是年轻,自负其才,结果遇到了和自己属性差不多的对手,发觉之后自然是相看两厌了。

    不过现在,经历的多了,一切都消散在了过去的烟尘之中,再回想不由得面带笑容。

    “现在你是什么想法?”陈曦笑着询问道,司马家嫡子,被司马家卖了,话说自己这也算是被卖了,好像也不算吧。

    “我以前一直觉得,家族和我的关系是这样的——我是家族的顶梁柱,家族是我的背后的靠山,现在我发现,家族与我的关系是卖与被卖,锅与背锅,人生之艰难,莫过于此。”司马朗像是瞬间领悟了陈曦想要说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哄堂大笑,司马朗带着悲情的口吻让在场众人不由狂笑,在座的文臣又有哪个是真正依靠着家族,哪个不是单凭着自己的智略能力,就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的人物。

    周瑜之前猖狂的话语,也不完全是在乱说,以他们的能力再造一家一姓在这个乱世都不算太困难的事情。

    只是世家强的地方并不是简单的实力,更在于生存力,以及延续能力,他们这些人虽说能打下十倍于曾经的家业,可要不依托家族,这些基业百年之后到底能不能延续下去都是问题,这就是不同。

    “说起来,文臣多是出身于世家,而武将好像多是各地的豪强地主。”贾逵若有所思的说道,看了一下周遭的众人缓缓的开口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知识需要的是积累和传承,而勇武方面天赋和努力更为重要,前者受限于典籍,在之前没有办法普及,后者,这天下,天赋异禀之辈可不少,凭天赋才情和努力,不假外物,走出一条路的可不是没有。”陈曦缓缓的接过话茬说道。

    “文武啊,说起来子川这边准备着手彻底划分文官和武将,你们也都做点心理准备,提前思考一二。”刘备突然开口说道。

    “这一代是没可能了,只能往后尽可能的划分开来,不过我的性子不急,慢慢来,所以列位的诸如周都督这种,不用担心,反正我打不过你。”陈曦打着哈欠说道,“总觉得我们这么吃吃喝喝很无聊,而且也不怎么想谈正事,唔……”

    李优和贾诩听闻此言,都是低头冷笑,节奏不对?不不不,是因为私仇还没有摆在明面上,没有消弭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