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二十四章 你去验证吧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不弹劾我了?”刘巴一脸狐疑的说道。

    “不弹劾了,你的做法,我觉得只能让你自己去感受了。”陈曦平静的说道,刘巴的方式只有刘巴翻船了,刘巴才能明白,刘巴不翻船,就算是陈曦也没办法证明刘巴是错误的。

    毕竟这个时代还是那个趋向于四民分割,良贱士庶不婚的封建时代,刘巴能依靠着些许资料走到这一步,就算是陈曦也不能说什么,至于邪道不邪道,相比于古典经济制度,刘巴已经超越了太多。

    就算是陈曦指责对方,也只能等到对方真正出现错误的时候,而以刘巴的智慧,恐怕在真正出现错误之前,已经醒悟了过来,天才如他,其实是不需要人教导的,毕竟对方也算是走出来了一条路。

    “那我去搞并州煤铁。”眼见陈曦确实不是因为观念问题要制裁自己,刘巴试探性的谈了谈条件。

    “也行,虽说本来是我打算要搞,不过你既然将钱筹的差不多了,那你就去搞。”陈曦点了点头说道,“但国内仅此一次,我求稳,我不求快,剑走偏锋这种事情,你愿意搞就搞吧,只是我说过了,汉室国内的方式,必须按照我的方式。”

    “唔,真的有很大的弊端?”眼见陈曦已经不再像之前那副收拾自己的神色,刘巴也确定陈曦不是因为观念问题而特意收拾他,恐吓他,因而在失而复得之后,刘巴明显带着犹豫询问了一句。

    “这世间有什么东西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反正你就造吧,迟早你会明白的。”

    “……”刘巴皱了皱眉头,硬是没想到哪里有问题,在他看来他的做法算是极大的利用了治下产出,利用度比陈曦还高,回报速度也比陈曦更快,但是看陈曦现在的样子也不是不知道这种方式,难道真有什么他不知道弊端。

    “反正等一年后你出去之后,我给你一笔款子,你试试就是了。”陈曦无所谓的说道,刘巴思维模式,外加经济理论,妥妥的苏修。

    “那我试试。”刘巴硬是没发现什么弊端,最后还是决定采用自己的理论,毕竟也是自负之辈,自己的东西没什么缺点为何不用。

    “到时候搞砸了记得说感受,最好写本回忆录或者生平详记什么的。”陈曦就像是看着刘巴送人头一样,不过估摸着搞几次之后刘巴就该明白了,之后就该是转型阵痛期。

    说完陈曦起身,直接扭身离开,刘巴无愧于天才之名,能力方面也确实无愧于同时代最优秀的经济大师,只是这货的果然和历史上一样的偏执,曹操的死铁杆也就罢了,还特别能作死。

    “多谢。”刘巴起身说道,虽说陈曦说的很严重,但是有些事情不做的话,就算是刘巴也会可惜,这是他所能看到的唯一一个能实现愿望,外加自证自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方式了。

    “我等你验证啊,最好是我走眼了。”陈曦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说道,原本以为刘巴是误入歧途,结果最后发现自己压根从一开始就猜错了刘巴的想法,不过对方面对自己还保持着斗志,不错了。

    既然如此,那还教育什么,陈曦可没有那种能将一个拥有精神天赋的智者的意志崩碎的能力,这种人的存在,其本身就是资质心性的写照,就算是陈曦这种惫懒的家伙,其实也有着非常明确的信念。

    很明显,现在没有办法证明刘巴是在作死,但是刘巴要是出国验证自己的作死历程,陈曦也不介意以后多一个经济学样本。

    也许刘巴命大,一路狂拍,还没有出错,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反杀陈曦,不过这种方式,陈曦有点犹豫,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投入一部分精力在这一方面,就跟投资一样,有的是短期,有的是长期,有的是高风险,有的是低风险。

    陈曦略有思虑的想道,以前不那么干的原因是搞砸了可能会出大事,现在的话,就算是赌输了,还有本钱再来。

    孤注一掷这种事情,刘巴可以干,陈曦终归还是求稳,虽说前者可以划船不靠浆,顺风浪上天,可不也有更多人是直接翻船了吗?

    压下心中的杂念,陈曦沉默着迈步走了回来。

    “怎么,解决了?”贾诩眼见陈曦摇着头走了回来,不见之前那种猖狂追杀的神色,略有好奇的询问了一句,虽说看现在这个情况,贾诩就知道,刘巴八成是躲过了一劫。

    “也算是解决了吧,不过终归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了,刘子初的尚书职位撤除掉吧,虽说这家伙能力挺不错的,但走了条我都纠结的路,随他去吧,尚书交给子仲就是了。”陈曦带着些许的可惜说道。

    刘巴在钱这一方面比糜竺优秀的太多,太多,糜竺虽说是五大豪商,号称最能赚钱的商人之一,但双方根本没在一个层次。

    糜竺赚了一辈子的钱,其实到现在也没有懂得钱是什么,而刘巴不仅懂了,而且已经延伸到了更深的层次,双方之间的差距,大概已经巨大到,玩的同样是一个游戏,前者用技能,后者用代码了。

    “你不招个新人吗?子仲的事情其实也不少。”贾诩皱了皱眉头说道,糜竺的事情其实非常多,非常杂,钱粮物资后勤,以及和民间资本的往来,国内工程项目牵头等等的,糜竺其实都要过手。

    “唔,这么一说的话,招个人也行。”陈曦想了想说道,“内招吧,回头举荐一下,然后我见见,直接考察一下算了,这样资历各方面也就好对付了,毕竟新人的话,直接上来确实有些麻烦。”

    “他很厉害了?”贾诩望着平静之中带着欣喜再次入席了的刘巴,缓缓地对着身旁的陈曦说道。

    “虽说很不可思议,但是大概在座的除了我,你们全加起来,可能经济上都搞不过那家伙。”陈曦带着些许的惋惜看着刘巴说道。

    “跟你比呢?”贾诩眉头一挑,经济上在座的大多数确实不行,他们的经济理论还停留在最简单的税收上,撑死能有一个宏观调控,以及平准的观念,其他的基本上都只能说一般。

    不过这也很正常,在这个时代就是这样。

    “现在差的还是很远,毕竟我已经有了用一个大国去验证我理论的机会,而且也已经逐渐摸索出来了完整的理论,而刘子初,相当于已经有了观念和认知,也有了差不多能用的残缺理论,欠缺一个验证。”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经济学家和经济学理论家有着非常大的差距,真正能称之为家的,能上正规教材的家伙,都是用一个大型的国家验证了自己的理论,并且让这个国家得以脱离泥潭,或者得以昌盛,或者直接完蛋。

    陈曦毕竟是实业党,而且还是那种富民求稳派的,结果刘巴不知道怎么拐到了苏修路线,陈曦要说不心塞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他和你最多差八年论证?”贾诩少有的浮现了惊容,不由得回望了一眼刘巴。

    “不,他的论证有极大可能的失败。”陈曦苦笑着说道,“因为我已经论证过了,所以我能结合社会大环境知道对错,产业结构啊,社会结构调整啊,就是这样,他的论证十有**要完蛋。”

    “哦。”贾诩闻言瞬间安心了,只要不是再出一个陈曦这种怪物,贾诩还是能接受的。

    “真的是很可惜,他现在已经能算是一个理论党了。”陈曦略有感叹的说道,“更重要的是就算我实话告诉他了,他也没办法认识到自身理论的错误,你知道的,理论这玩意,和实际有很大的差别。”

    “那你还不将他弄到自己麾下好好教育。”贾诩皱了皱眉头,有些可惜这么一个人物,走上了歧路。

    “没用了,有些东西只有自己论证之后才能明白,我空口无凭说服不了一个精神天赋的拥有者。”陈曦双手一摊,“如果我不避开那些错误的话,可能还能用言传身教的方式告诉对方,现在……”

    “你这完全是看着对方去送死。”贾诩平淡地说道,“看起来你对他还是有些恼火的,否则,你也不至于见死不救。”

    “送他去死?”陈曦翻了翻白眼,“你想差了,他就是作死,也比其他人最后的成果优秀的太多。”

    苏修作死的旅程是真的,但问题苏修哪怕是作死到自己凉了,分裂了,死了几十年了,人家留下的本钱,依旧能让后代拥有一个大国的体面,至于说跌出一流这个,看跟谁比啊,大多数国家想要这么一个体面都做不到吧。

    所以说刘巴最多算是作,也不算送,更何况背后不是还有一个陈曦在撑着吗,真玩崩了,拉一把,也就是让刘巴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大环境衰退,再不行不是还可以政策性流氓吗?强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