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四十一章 迫近的底线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无止境的扯皮让韦苏提婆一世的耐心早已消磨的一干二净。

    作为一个皇帝,韦苏提婆一世算不上优秀,但他的某些素质依旧让人感觉到惊惧,计划什么的,当我决断的那一刻,那就开始,哪怕是在那之前,我没有任何的准备。

    哪怕是在那之前,我还在跟你笑盈盈的商讨着婆罗门今年可以分到多少利益,拿走多少税收作为祭品,下一刻就可以接受当面将你们剁成肉酱,所谓的计划,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更多是容忍度的象征。

    “陛下,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我们将一切底牌都暴露了出来,甚至将我们的立场都暴露了出来,现在的我们并不具有绝对的把握。”竺赫来谨慎的劝解道,虽说他很清楚,九成九没用,韦苏提婆一世压根就听不进去,他最好还是想办法提高这种莽一波的成功率。

    谨慎,慎重这种从来都只是韦苏提婆一世身侧竺赫来思考的东西,韦苏提婆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谨慎的人,他更擅长于决断。

    “把握?”韦苏提婆一世冷笑道,“这世界上有几件事是绝对不会失败的?前古的英雄,史诗之中的神子,在面对他们的对手时有几个是真正有绝对的把握,没有的,能称为史诗,能称为英雄,他们生前战斗的历程不可能有所谓的绝对把握。”

    “只是陛下,这样的话,我也不敢保证到时候会出现什么糟糕的情况。”竺赫来苦笑着说道,“您这种突然的行为我实在不能保证动手的时机,我们并没有准备好。”

    “我们都没准备好,甚至连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动手,他们还能知道?”韦苏提婆一世冷笑着说道,“既然如此,计划这种东西随便做一份,没发现最好,被发现了也没什么。”

    竺赫来闻言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韦苏提婆一世的方式说不上好,但皇帝毕竟占据着大义,用这种方式倒也不会太坏。

    【没有计划吗?】竺赫来离开的时候默默地思虑着,确实,现在这个局面,一切的谋划以出其不意为核心还是比较好的,至于说危险,【婆罗门的计划是什么不知道,但是婆罗门在南方的体量过于庞大,而这种庞大也就意味着臃肿,执行力不强,这样的话……】

    在竺赫来开始正式思考该怎么应对的时候,之前在中南基地被攻破的时候,跑路掉的许靖现在正在面色阴沉的跟随着一名刹帝利前往白沙瓦,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

    那日因为心理压力无法承受而跑路的许靖,并没有成功回到汉室那边,倒不是许靖不想回去,而是出了点意外。

    其实许靖并不清楚自己那时的逃跑到底给汉军造成了多大的麻烦,在他的感官之中那场战争已经败了,自己虽说做了逃兵,但毕竟只是一个客卿,并没有留在那里最后撤退的义务。

    至于说这种行为会给家族带来多大麻烦,许靖是知道的,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是许家的家主,以前他以为自己会从容赴死,但是经历过那一次死亡迫近之后,许靖知道自己做不到。

    背上骂名什么的,许靖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当时已经想好了,回去就卸任了家主,然后找个山水清静的地方,避世不出,并且写个文章告诫其他人,希望其他人引以为耻什么的。

    总之以许靖的经验,以他的身份,做错了,道歉了,应该就能糊弄过去了,死亡什么的,经历一次,他已经再也不想经历了。

    然而很不幸许靖的护卫是许家的私兵,对于中南这个地方不太熟悉,迷路之下遇到了撤回来的拉胡尔。

    许靖当时的褒衣危冠成功救了他一命,但也同样让许靖彻底没有办法回头了,拉胡尔毕竟是有脑子的,将他知道的告知给许靖的时候,就已经将许靖逼入了死角。

    而人类这种生物,有的时候真的是当第一次做了某种负罪的事情,第二次在遭遇的时候,许靖的犹豫已经少了很多。

    我愿意用我的知识来交换我的生命,许靖如此说道,这个时候的许靖好歹还有些底线,并没有暴露汉室整体的形势,也没有暴露他所知道的汉室的军事实力,哪怕他已经知道自己回去怕是必死无疑了。

    拉胡尔并不清楚许靖的身份,虽说对方的衣着说明对方是贵族,但这距离知道许靖的身份还有很远的距离,只是拉胡尔靠着一些细节发觉了一些东西,认为许靖的身上有一些秘密。

    因而许靖被带到了贵霜,而这一路上拉胡尔用各种方式从许靖那边套出来了不少的东西,最后用死亡从许靖这边逼出来了一部分关于鼓点音律对于大军的协调。

    和斯拉夫人一样,贵霜的大军最缺的就是大军团的协调,许靖说出来的东西让拉胡尔这个明白大军团指挥的将帅懂得这意味着什么。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贵族,而许靖这个时候可能也是明白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东西,而他也不算笨,也明白拉胡尔想要什么,虽说不懂军事,但他也知道这东西有多贵重,在反应过来之后便闭口不言。

    可惜许靖并不是什么决绝之辈,死亡让他屈服了两次,那么第三次的时候,许靖也只能选择低头了,只是这一次许靖并没有全部交代。

    写出来了音律乐谱,但真真假假都往里面掺了一部分,许靖很清楚自己真写出来自己也就没有价值了,而且真写出来,在后面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的许靖,就知道别说是他了,许家都会完蛋。

    之后再三询问,甚至是拷问许靖都没敢多说,只说汉室也才开始,他也刚接触到,并不了解,加之作为一个音律大家,自己写的东西,错的都有着逻辑,能背下来,数次复写,许靖写出来的东西都和以前一样,拉胡尔虽说心有怀疑,也没有证据。

    而这次就是拉胡尔命人带许靖来白瓦沙,去找某个婆罗门的祭祀,将许靖脑子里面的关于音律的部分引导出来,也许这种办法有可能失真,但对照之前其所写的内容,也足够证明真假。

    许靖现在就是被人带去寻找那位祭祀,说实话,在许靖复写了一部分内容之后,拉胡尔就将许靖作为了座上宾,并没有虐待,只是许靖却明显削瘦了很多,沉重的压力,也让他骤然衰老了很多。

    想过一死了之,但是在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都苟且着活了下来,许靖不想死了,他有太多的理由要活下去。

    这种复杂的心态纠葛着诸夏对于叛族之人的制裁,让许靖的压力越来越大,在拉胡尔的手下带着他前往白沙瓦的时候许靖终于自暴自弃了,没人来救我,回去也是死,我还是活着吧。

    白沙瓦那雄伟的城墙压翻了许靖心头的天平,一路为活着放下底线的许靖,终于放下了所有的坚持,贵霜也挺好的,将一切都告诉拉胡尔,然后作为一个贵族生活在贵霜也很好……

    生出这样的心态之后,许靖终于没有了任何的担心,他的能力不算差,他懂得东西也不少,至少汉家的音律在破解上他也有着些许的心得,他相信拉胡尔需要自己破解这个音律。

    毕竟这个从荆楚送过来的音律,本身就是一个未完成的版本,相比于根本不懂汉室音律的贵霜人,他许靖的音律哪怕是在中原也算是能数的上的那一波,他是一个人物,一个值得对方庇护的人物。

    许靖并不知道拉胡尔现在的情况相当的落魄,毕竟中南之战对于拉胡尔的影响看他现在的情况就能看出来一些,可惜许靖从来到贵霜开始就被拉胡尔带到身边,并不知道拉胡尔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有一点许靖并没有判断出错,他掌握的能力,贵霜肯定会给于他足够的待遇,哪怕是拉胡尔现在情况不妙,任何一个有点脑子的贵霜将帅都明白许靖的能力多么重要。

    毕竟拉胡尔在击败张任那群人的时候,可是实实在在感受过这样的能力,而现在能将这样的能力附加到最缺组织协调能力的贵霜士卒身上,那么对于这个国家来说,实力的增幅怕不是一点两点了。

    任何的东西都是越往上越困难,对于汉室这等本身就以大军团协调作战出名的国家来说,斯拉夫史诗歌谣最多是锦上添花,而对于斯拉夫和贵霜这种组织协调能力一团糟的势力来说,这样一个能力,可谓是锦上添花,让他们一步登天。

    实际上在拉胡尔确定汉军有这么一个能力之后,就准备之后回贵霜对于这一方面进行研究。

    许靖的出现对于当时的拉胡尔来说可谓是瞌睡来了送枕头,这也是拉胡尔死抱着许靖不放,想要将许靖脑子里面这方面的知识全部掏出来的重要原因。

    现在许靖的良知已经让白沙瓦的繁华压倒,拉胡尔一直的希望出现了曙光,然后荀祈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