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四十九章 造神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话说回来,生了孩子之后,姬湘的性格虽说还有些别扭的时候,但邪性的时候倒是少了很多,从某种程度上讲,鲁肃也算是成功将姬湘从自毁的道路上拉了回来。

    相比于禁忌的术,某些人更接近于禁忌,而当初用几十万杂胡验证自己猜测的姬湘,就是走在自毁道路上的禁忌。

    更何况出事之后陈曦仔细想想,姬湘都到了那种程度,早已验证了自己能力,而且也绝对达到了技至乎道,然而依旧没有觉醒自己的类精神天赋,想来只能说一句,那就是姬湘当时大概并不能算作是人。

    相比于人类,姬湘更像是掌握着这样能力的机器,哪怕是真正抵达了那个高度,没有人的认知,恐怕也只是工具,一个名为轩辕主祭的工具而已,无善无恶,无喜无悲,执自然之道的工具。

    很可悲,但又很合理的一点,一个不借外物,走到这一步,而且也确实抵达了时代的最顶峰,要说不能觉醒属于自己的类精神天赋,恐怕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不是人啊!

    鲁肃大概比其他人更早的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保下自己的大姨子。

    “阿嚏!”在邺城奶孩子的姬湘打了一个喷嚏,很自然的浮现了不解的神情,她的医术很厉害,虽说没达到技至乎道,但也属于非常厉害的那个级别,但现在没有任何病症的情况下打了一个喷嚏,让她有些迷糊。

    “怎么回事呢?”姬湘侧头想了想,有些迷糊,顺手从一旁拿了一张写满了相关记述的资料,研究其中的共通之处,然而过了一会儿,姬湘就有些觉得自己看过了这一份,而这个时候鲁淑哇的一声哭,姬湘很自然的将资料丢掉,开始安抚自家儿子。

    隔了一会儿鲁淑睡着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倦的姬湘也抱着儿子一起休息,然后一觉起来之后,记述资料就成了一团地图。

    原本对于这些资料看的很重要的姬湘,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资料,果断给儿子换了身衣服,去感受夕阳。

    “姐姐,你不是说淑儿生出来之后,就让奶妈带吗?你要继续写你的书吗?”徐宁看着又报废了一份的资料无语的说道。

    到现在徐宁还记得几个月前不好好休息继续研究写典籍的姬湘,和现在完全是两个人,那个时候谁敢弄坏姬湘的记述材料,姬湘绝对毫不客气的追着打,现在话,姬湘对自己怀中的团子简直爱死了。

    “啊,你说什么?”姬湘带着困倦和呆懵询问道,连带着揉了揉眼睛,徐宁简直无力吐槽自己的大表姐。

    “你不写你的社会心理学?”徐宁没好气的说道,这话一出,姬湘猛地精神了一节,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儿子,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摆了摆手,打了个哈欠,“以后再写吧。”

    “我觉得你迟早没救。”徐宁看了看自己的大表姐,以前还挺怕对方的,结果从对方生了鲁淑之后,就变的不那么可怕。

    姬湘慵懒的伸了伸身体,半眯着眼睛像是没醒一样,“为什么要有救,啊,我去奶儿子了,哦,对了,你有时间教一下我徒弟张春华,没时间就送到蔡昭姬那边去。”

    “我教?”徐宁头疼不已的说道,因为是自家姐姐的徒弟,最近一直都寄宿在鲁家,鲁肃的祖母也非常喜欢这个聪明的女娃,河内张家也曾来看过几次,见确实没有吃亏,也就放心女儿在这里。

    张春华也无愧聪慧之名,但是就徐宁的感觉,这家伙和自己的大表姐是一个套路,实在是不好教。

    “我去找蔡大家商量一下吧,她不是带着辛宪英吗?应该不在乎多带一个吧。”徐宁略有苦恼地说道。

    身在中南半岛的郭嘉自然不知道邺城的姬湘已经开始呆懵化,要知道当初就算是贾诩,郭嘉这等通晓人心的家伙,看完姬湘孕期无聊写出来的宗教心理学都有一种发寒的感觉。

    更何况当时姬湘更是表示在之后她打算整肃整肃,将社会心理学的部分写出来,郭嘉和贾诩这等都有心一窥全貌,结果看现在这个情况,怕是得等个几年了,奶孩子阶段的姬湘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

    “狂信的教徒,最大的对手其实是他们所信仰的神。”郭嘉平静的说道,“杀人诛心,而自己信仰的神否认了他,就会是如此。”

    “这一点……”关羽,张任等一众武将皆是皱了皱眉头,在这个时代,这些不信教的人,很难理解凡人面对其崇信的神灵的那一刻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态。

    对于现在的关羽来说,神也罢,魔也罢,就算是吕布也罢,真到了不得不战的时候,那就一刀下去,分个胜负,恐惧、敬畏、崇信,关羽没有这样的心态,站立在我的对面,那就做好倒下的准备。

    “反正你们很难理解,其实大多数的中原百姓都很难理解,倒是黄巾应该能理解,张角活着的时候,黄巾的战斗力和死了之后的战斗力,关将军经历过应该有理解。”郭嘉看着关羽说道,理解不了没什么,有用就行。

    “这么一说的话,确实有些感觉。”关羽点了点头。

    “最容易对付的对手,其实就是意志崩溃的对手,斩将夺旗便是如此,士气的崩溃,意志的崩溃,才是全局的崩溃。”郭嘉笑了笑说道,“这个其实是同样的原理。”

    “将教徒认为是士兵的话,神佛作为将校,关将军,你想想,如果你的士卒如果有一天面对你的话,他们会有几分战斗力,亦或者说将军冲阵的时候被围杀,大军的实力会有多少。”郭嘉眼中划过一抹淡淡的光辉,像是在说笑一样。

    关羽闻言不自觉的眉头动了动,但是随后就冷静了下来,也就是郭嘉,要是其他人说这话,说不得关羽会怎么对待。

    “这一方面我会注意的,只是所谓的造神,我并不能理解。”关羽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好吧,也是挨得弓箭多了,关羽对于这一方面也有了认知。

    “简单,所谓的神其实很简单,我翻了一下对方的宗教神话,虽说有很多晦涩的部分,但是装神弄鬼的成本并不高,关将军,以后你就伽蓝神。”郭嘉打了一个响指带着得意说道。

    “……”关羽没接话茬,张任和纪灵硬是没拐过这么大一个弯,你家管这叫造神?

    “好歹给点反应。”郭嘉合了折扇砸在自己的手心,看着毫无反应的几人,没好气的说道,扭头看看黄权,王累等人也是一副急转弯没有转过来的表情。

    “军师,你这样让父帅实在没有办法接话。”关平哭笑不得说道。

    “你们啊,放开想象力啊,这是一个帝国,哪怕这边属于那种邦国联合体,可帝国就是帝国,正规的打法,就我们这点人根本不够玩的,但是,造神的话,我们就能先天不败!”郭嘉面色沉静的说道。

    “问题在于我并不是神。”关羽摇了摇头。

    “不,这只是你的认为,贵霜百姓会认为你是神。”郭嘉冷笑着说道,神不神,那真的不会以个人意志转移的,你认为你不是,但所有人认为你是,那么你就是他们所信仰的神。

    “如果是这样的话,与我并无关系。”关羽不解的看着郭嘉说道。

    “所以关将军需要表现出来神威如狱,伽蓝神不需要神恩,他有的只是威严,神话之中便是展示,而关将军要展现的就是威严。”郭嘉笑着看向坐在主位上半阖着双眼的关羽。

    完全不需要任何的装饰,就足够展现出来极致的威严,这就是关羽,伽蓝神的完美再现。

    “这样吗?”关羽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那种森然的压力以关羽为中心朝着四方碾压而去。

    这一刻甚至就连空气都变得晦涩凝重了很多,一种被天敌盯上,生死皆在一瞬的感觉骤然出现在了纪灵和张任身上。

    “就是这样。”郭嘉虽说也感受到了那种生死皆在一瞬的大恐怖,但是他却依旧笑着打个一个响指,“就是这个节奏,这种予取予夺的神威,足够让这些教徒倒在我们的脚下,只要第一战不出错,后面的战争对于我们来说就相当于在本土作战!”

    关羽闻言,冷漠威严的面上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容,这种方式很好,他很满意。

    “这一次的作战其核心就是关将军,你展现出神应有的威严,展现出神才具备的战斗力,两者在我看来,关将军都已经符合,只需要本色出演即可。”郭嘉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郭嘉的战略战术都很不错,就是实操手麻,但是他善于使用自身的优势,善于捕捉对方的缺陷,同样在抓捕时机上他也有着相当不错的素质,而神这一点,是郭嘉研究了贵霜南部所能了解的范围之内,能借用的唯一一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