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五十六章 极其有效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雨下的很大,三摩呾吒城之中不少的地方都被雨水淹没,南亚次大陆的雨季有时候丧心病狂的程度,确实让人吃惊。

    “尔时,世尊在闲静处,天耳清净,闻诸比丘作如是议,即从座起,诣花林堂,就座而坐……”三摩呾吒城的佛教徒静静的念着自己的经文,这个地方曾经是佛陀**的地方,佛教徒并不在少数。

    至于破屋漏雨什么的,对于这些信徒来说并不算什么问题,这是苦,是生前必经的苦,没有什么,虔诚的信徒对于他们崇信的神佛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膜拜,对于他们来说神佛就是他们的归宿,人间的一切不过是尊神对于其的考验而已。

    说起来南亚次大陆这地方自行诞生的教派都属于那种比较奇怪的类型,一开始是古印度教,这个靠近婆罗门制度,基本算是一脉相承,但是并不像后面那样具有严格的尊卑制度。

    然后这个教派被佛教差点搞的翻船,世尊乔达摩悉达多出身于古印度教的刹帝利阶层,地方的话其实是在后世尼泊尔的一个邦国王子,不过在这个时代这些都是贵霜的地盘,统称为印度其实没错。

    佛教的很多理论在这个时代非常的高端,准确的说一切和哲学文明有关的思想,在最一开始哪怕是创造者本身就有所诉求,但只要是能推广传播开来的毫无疑问都具备着实际性的价值,而且也确实对于整个社会制度有着利好的作用。

    中国古代的诸子百家,也都是如此,他们一开始都是对于社会大环境有着利好的作用,只不过有的与时俱进,有的固步自封,最后的结果其实看看很有名的儒家现在被怎么黑就知道了。

    要说的话,宋儒,明儒,压根就不是一开始的孔儒。

    同理贵霜这边也是这样,古印度教其实现在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佛教已经从微末开始逐渐的登上了台面,虽说古印度教靠着深厚的底蕴,在步履蹒跚的时候依旧占据着大优势,但一种衰败的感觉已经油然而生了,现在就处于这个时代节点。

    不过佛教也没浪多久,后面没过多长时间就翻船了,古印度教到印度教的过程可是完整了吸收了佛教的内核,连佛陀都被并入了婆罗门体系,而且还是那种有理有据的状态。

    甚至之后重获新生的印度教甚至将佛教打出了南亚次大陆,以至于到后世佛教在南亚次大陆其实也并没有占到上风。

    从这一点说的话,印度教的体系其实也不是闹着玩的,厉害是真厉害,能将偌大的体系延续到后世那么久远,甚至连不断的改朝换代都没有办法终结这个体系,使之一直像毒瘤一般持续到后世,乃至要延续到更为遥远的时代,本事还是有的。

    不过这个时代算是古印度教弱势的一面真正显露出来,佛教在印度兴盛起来的时候,原因很简单,古印度教在教义上没有压过佛教也就罢了,还因此有好几个皇帝是信奉佛教的。

    贵霜这个国家就算是菜,也属于那种罗马汉室不吭声,自己就能号令天下的大帝国。

    作为这个时代规则的制定者,在没有翻船之前,佛教借贵霜之手起飞了好几波,后面婆罗门吸收了佛教的精华,在几百年后将佛教打飞出了南亚次大陆才算是结束了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现在的话,佛教在贵霜其实混的挺不错,婆罗门拿佛教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加之佛教本身的由来原因,很多佛教徒在婆罗门体系下的邦国也能混的很好。

    像三摩呾吒城这种曾经有佛陀**,有阿育王遗迹的地方,佛教徒挺多的,所以每天都会按时诵念经文。

    虽说最近雨季的雨下的非常大,一些混的糟糕的佛教徒甚至只能跪在水里面念经,但这种行为并不影响佛子对于佛陀的崇拜,也不影响信徒对于神佛的尊崇。

    而就在这一刻,漫天的狂雨突然一滞乌漆嘛黑的天空猛地出现了一个天青色的光圈,夏日的阳光从那个光圈撒了下来,落到了三摩呾吒城的中央。

    暴雨的侵袭在这一刻清楚的显现出来了那条近乎阳光一般璀璨,撕破天幕的金色光柱。

    狂风为之凝滞的那一刻,就像是有一种狂猛的伟力出现在了那个光圈之中,阳光般璀璨的光柱刺破了乌云之后,更是一点点的向外扩张,将南亚次大陆的暴雨一点点的朝着三摩呾吒城的外侧推去。

    这一刻无数信徒,不管是佛教信徒,还是婆罗门信徒,根本不管暴雨的侵袭,也不管地上的泥浆,但凡看到这一幕的,不分男女老少,不分地点直接跪下,等待着金光从自己的身上扫过,缓慢璀璨的光柱一点点的推进,最后覆盖了整个三摩呾吒城。

    这一刻不管是婆罗门,还是佛教徒,就沉浸在着璀璨的金辉之中,宛如大日一般的光辉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感受到了神明的恩泽,这是神的伟力。

    甚至就连三摩呾吒城的守将利达斯这个时候也跪在城墙上,感受着神的光辉,他不知道神在哪里,但这如同大日一般的光辉让他明白,神就在他的旁边,这一刻三摩呾吒城里面的所有人都展现出来了崇信神明者对于其所信仰的神明的遵从。

    光继续在扩大,完美的圆一点点的将乌云推开,整个三摩呾吒城都被光辉覆盖,雨季在这一刻远去,鼓动暴雨的狂风这一刻也变成了无比的问询,所有的教徒都发自内心的赞美这伟大的神明。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璀璨的青光从三摩呾吒城的城墙上划过,骑着战马的关羽直接飞过了城墙,下一刻城墙上直接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关羽策马提刀立在天空,冷漠的神情,配合着那一身紫袍,以及冰冷森寒的气势,神威如狱

    神明真的降临!

    “我,伽蓝神,关羽!”关羽冷漠威严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城池,这一刻关羽看过去,几乎所有的人都跪伏在地面上,阳光璀璨,但信徒们却感受到了神的威严和。

    “拿下……”就在关羽宣言的时候,一个内气离体的武将反应过来,对着关羽的方向怒吼道,然而尚未吼完,只见一道刀光闪过,那个内气离体的武将,连带着他脚下的城墙直接被关羽一刀砍没。

    跪伏在泥浆之中的贵霜信徒,震撼于神明的伟力,云气毕竟也是提供者无意识的一种体现,而作为神的信徒,他们面对尊神又如何能提得起反抗之心,他们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崇信着神明,他们是神明的羔羊,是神明予取予夺的奴隶。

    一刀砍碎连人带城墙砍碎,关羽甚至连头都没有转动,不知道为什么,神破界的清晰感知让关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这一刻缓慢攀升的力量,他并不明白原因,但这很好!

    关羽并没有任何的举动,但下方跪伏的所有信徒都在那一刀之下感觉到了尊神的恼意,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一个人敢对关羽出手,那一刻关羽展现出来的威严和霸道,比神更像是神。

    “尊神吉祥!”也不知道是婆罗门,还是佛教徒,反正不知道是谁这么开口之后,整个城池几乎所有跪伏在地面上的人都这么吼道。

    关羽冷漠的扫了一眼下面的贵霜人,策马直接冲到了三摩呾吒城最高的宫殿之中,冷漠的声音回荡在所有人的心底,“打开城池,迎接神民,到了你们为神而战的时候了!”

    时间略略倒退一些,徐庶这边其实和郭嘉一样,一边吐槽贵霜实在是浪费,一边开着精神量给所有人提供避雨,一路安安稳稳的行进到三摩呾吒城不远处的平原。

    也亏贵霜这边平原不是灌木就是杂草,否则几万大军走过去,道路非得泥泞到没办法走人。

    顺带一提,一路上徐庶没有见一个斥候,这种情况徐庶已经不知道该嘲讽,还是该笑了,总之很丢人,这要是在中原,别说天上下雨,就算是天上下刀子,斥候也必须要侦查。

    毕竟兵者国之大事,战争将临,连斥候都不派遣,这简直就是找死,不过面对这种愚蠢的对手,徐庶明显安心了不少。

    “这三摩呾吒城,挺大的啊。”徐庶皱了皱眉头说道,“将军可有把握将之劈开。”

    说实话郭嘉给的计划如此简单粗暴确实出乎了徐庶的预料,不过话说回来简单粗暴不代表不有效,甚至说实话的话,如果关羽能将城墙劈开,那么什么计划都不如这个。

    “云气若不厚重,一刀即可。”关羽平淡地说道,劈城墙这种事情他有自信。

    “那我先来,造神这个只要将对面震慑住就可以了,云气防御恐怕也就不能使用了,攻心计而已。”徐庶平静的开口说道,“不过,就是不知道有几分效果,信仰教派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