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八十三章 套马的汉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比优秀的话可能比不过对手,但是让对手变得比自己更烂,于禁还是有办法的,他的各种战术全都是冲着这一点而去的。

    更何况于禁研究了好久之后,发现如果比优秀的话,很可能出现打着打着对方突然变态了的情况,比方说,白马和先登都很优秀,但正因为双方都优秀到了临界点,然后打着打着双方破限了。

    己方在面对超强对手的时候破限,是很能提振士气的,但就现实而言,从国家层面来讲,你基本不可能做到阻止别人也有这种情况。

    毕竟都是人,两个肩膀扛个脑袋,谁能比谁差,都是站立在世界巅峰的帝国,心气又能有多少差距?

    选择比上限的最大可能就是,双方的上限达到之前根本没有办法触及的程度,想想那种令人惶恐的情况,于禁果断的选择了刷破下限。

    至少当双方都是用最低水平战斗的时候,谁的最低水平更高,也就意味着谁能获得胜利,至于说最低水平爆发,醒醒吧,都已经是最低水平了,还谈什么爆发。

    没变得更菜已经是天可怜见了,这样的战争至少安全性上有保证,不会出现打着打着,对方直接破限变成决战兵种这种奇葩情况。

    不过还是那句老话,有利有弊,这么打的结果就是于禁士卒的战斗力在整个刘备主战军团之中有些偏低。

    好在想想韩信用普通兵,怒锤了一群人,说明军团战斗力并不算是什么太过严重的影响因素。

    既然战争已经被定位为比烂的战争,那么赵恒和韩倪两个家伙带着一群人躺地上装死扑街,也就完全没有影响到汉军主力的士气。

    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贵霜大局势比汉军当前的情况烂的太多,差不多双方的差距已经巨大到汉军随便打都能占到绝对优势的程度。

    不过反过来想想的话,云气被解除之后,除非是面对盾卫那种普通兵种基本完全打不动的重装步兵,正常士卒打这种乱战,对上专业训练如何面对这种战争的于禁军团,基本上是来一个死一个!

    “箭雨压制!”确定了米兰达的身份之后,赵恒和韩倪两个作死的货色,就想着将之活捉,当然,于禁也是这么一个想法,因而在锁定好对手之后,这俩就一边装死,一边开始对米兰达进行战术压制。

    顺带也是因为准备活捉,这地方趴了十几个穿着甲胄的汉军尸体,外围还有一堆摩拳擦掌的精锐士卒,他们都隶属于上一次在北疆活捉了内气离体的狂徒百人队。

    “反击,反击!”米兰达的水平还算不错,至少在乱军之中还能勉强组织起反击的战线,虽说大部分的主力都被拆了,就剩下他身边不多的亲卫,但至少还能成体系。

    更重要的是在亲卫本部遭遇汉军拆解的瞬间,米兰达就身先士卒,左突右冲,将大量的亲卫聚集在自己的身边,从这一点讲,米兰达确实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将校,至少在战场形势判断上有着不错的天赋,然而不幸的是,他没有学过兵形势,不知道莽出新未来。

    否则的话,说不定这一波于禁还会翻船。

    终归是汉室占了先手,米兰达身先士卒,左突右冲,最后也只是将自己的本部亲卫千多人聚集了起来,其他的士卒已经被汉军彻底切碎了阵型,封锁在了零碎的网格之中,面对着汉军的绞杀。

    米兰达再一次怒吼着朝着汉军发动了反击,现在的情况哪怕是看不到大局的普通贵霜士卒都知道不妙,更何况是米兰达这等统帅。

    问题在于之前米兰达以为胜券在握,一路长驱直入,被于禁的梳子阵型给切成了零零碎碎,当时汉军只是诱导,没有反击,米兰达只感觉胜利就在眼前,些许的危险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等到后面于禁下手崩碎了贵霜的云气,瞬间大局被强行反转。

    原本些许的危险,直接演变成了米兰达率领的本部亲军和后面的主力大队脱节,外加严重深入敌军,退无可退,到现在这种情况,米兰达就算是傻也知道中计了。

    现在糟糕的一点在于调头往回打,那超越五里的汉军切割分散贵霜军团的交杂区域,根本不是米兰达率领的亲军所能冲杀出去的。

    话说米兰达要是有率领千多人将当前占据绝对优势,将贵霜本阵切碎分隔在罗网之中的汉军打穿的能耐,哪还用像现在这样发愁,莽穿一切,战场直觉直接掀翻于禁所有的谋划就是了。

    伐交,伐谋,庙算等等,你就算是全部正确,最后动手的时候被掀翻也不是没有啊,问题在于米兰达完全不可能达到那种水平,所以他只能像正常的优秀将帅一样,收拢自己的精锐,选择最适合的位置从败局之中求得一线生机。

    至于胜机,米兰达已经不敢想了,对方这阵势摆明是要屠到贵霜大军投降的节奏。

    哪怕是在于禁迸散了贵霜云气之后,米兰达身后的亲军还保持着相当的组织力度,并且因为其身为亲军的缘故,配备有完整的甲胄,整体的战斗力还算优秀。

    可要是调头往回杀,汇合身后被汉军绞杀起来的贵霜大军,带领对方逃出生天什么的,说实话,那真的相当于找死。

    后面已经彻底乱了起来,汉军全面占优的情况下,米兰达往回杀,基本可以算是逆势而为。

    区区千多兵甲齐全的护卫,想要从现在已经全面占优的汉军之中杀出去,那根本就是在说笑,估摸着还没有走过一半,就会被腾出手来的汉军砍杀一空。

    反倒是不管不顾,直接往前冲杀打出去还有一线可能,毕竟之前米兰达确实是深入了汉军,不管汉军是诱敌之计,还是低估了贵霜的战斗力,就现实而言,米兰达距离冲出汉军本阵的距离不足五百步。

    等到于禁崩碎云气的时候,米兰达再次突进了一截,距离杀穿汉军本阵已经剩下不足三百步,相比于调头,反倒是前方能看到的灌木丛,让米兰达更有把握。

    当然米兰达不知道,他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完全是于禁这种阴人的引导。

    不给你挂一个看似能逃出生天的诱饵,你会朝着这个方位冲?不朝着这个方位冲,我准备的专业在大战场混战中捕捉内气离体的一千人特战军团那不就没用了吗?

    在这些交互的条件之下,汉军飚射的箭雨不仅仅没有将米兰达及其亲卫压制住,反倒像是吸引了注意力一样让对方怒吼着率领着大军朝着这里冲了过来。

    米兰达的亲卫毕竟是一整个军团之中最精锐的部分,虽说陷入乱战之中,被压制了绝大多数的战斗力,但是在米兰达求生**的指引下,他们在冲向赵恒那群人准备的高手军团的时候,还是展现出来了精锐才具有的素质!

    “杀!”米兰达轮舞着大刀将正面的汉军百夫砍倒在地,哪怕是身边有数名炼气成罡阻挡,依旧没有办法堵住米兰达。

    这一刻身先士卒的米兰达,绽放着猛将特有的悍勇,硬是凿出了一条血路,引动着身后亲卫的士气,迸发出一种惨烈厮杀的气度。

    一时间别的地方尚且不多言,汉军侧翼面对米兰达的最后一道防线被贵霜的精卒打的摇摇欲坠,以至于米兰达甚至浮现了兴奋之色。

    从胜券在握,到形势反转,命悬一线,再到即将逃出生天,米兰达在短短的一炷香之内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人生的过山车。

    若非是内气离体,若非心脑血管非常好,这种刺激足够让他当场脑溢血完蛋。

    然而就在米兰达怒吼着策马准备飞出汉军战阵,逃出升天的那一刹那,急速奔袭着的宝驹,像是突然绊到了什么,顿了一瞬间,然后马腿直接断了。

    嫣红的血色,将在乱战之中看不清楚的钢线染红,随后躺在地上装死的那群人,直接抓起身边巨大的叉子,将因为战马断蹄被甩了出来,在空中动作走形的米兰达朝着地上插去。

    不过相比于纳雷什,米兰达的战斗力更为靠谱,虽说被半圆叉子叉中腰间,巨大的惯性甚至让他感受到了内脏的动荡,但是被插住了瞬间,米兰达就面色狰狞的掏出短剑,直接从正面将半个叉子砍掉。

    并且借此发力闪开了其他的几个朝着他叉过来的巨大叉子,然后猛地落在了地上,而落下去的那一瞬间,米兰达差点当场跪下,特质的三角钉直接扎穿了他的脚底板。

    脚掌的阵痛让米兰达不由自主的就是一个趔趄,瞬间大量的钢线套绳就像是套马一样朝着他丢了过去。

    因为脚底板刺穿,动作走形,一时间只能用短剑抵抗套绳的米兰达,根本没有办法完美格挡住所有的套圈,近乎瞬间就被捆成一团。

    被套住的瞬间,米兰达猛得发力希望能靠着内气离体的素质将之挣开,然而现实重重的扇了米兰达一巴掌——撑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