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二十二章 誓与此城共存亡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伴随着关羽一声令下,三路大军加上几路装神弄鬼,传播伽蓝神声威的宗教信徒,汉军对贵霜攻势轰轰烈烈的展开了,而且不同于之前那种攻占一地,稳住一地。

    这一次郭嘉直接反着兵法而来,兵分数路,全面铺开,摆出的气势就像是要和贵霜进行全面战争一样。

    一时间围绕着婆罗痆斯城南北一线,汉军直接铺开了超大范围的战场,靠着伽蓝神那惊人的震慑力,很快就将婆罗痆斯城周遭拱卫此城的县城一一拿下。

    “婆罗痆斯这边的情况不妙啊,看得出来贵霜这边非常重视这座城池。”徐庶在剪除了婆罗痆斯城周遭所有的势力之后,集中所有兵力准备攻打婆罗痆斯城,只是光看看这座城池,徐庶就倍感头疼。

    “贵霜重镇有这个程度很正常。”披甲的于禁神色肃然的观望着婆罗痆斯城上的防御,箭塔,阁楼,投石机,三五成群由老兵带领的正卒持枪谨慎的观望,很明显这城已经做好了固守的准备。

    说起来世界史也就二世纪这个奇葩时代,欧亚大陆上有复数国家具有建设这等恐怖城池的能力,其他的时候除了中原,基本都只是城邦那种规格,而且也很难聚集起以十万为单位的恐怖兵力。

    这个时代,算是古典军国主义最后的光辉了,而且各地也都具备大一统概念的庞大帝国,从而才能建设这种在后世数百年间都很难再现的庞大城池。

    “不好攻打啊,我们本身最大的手段就是伽蓝神降世,靠着这一招或是对方直接投降,或是里应外合,但是这座城池因为利达斯之前的行为出现了逆反情况。”徐庶看着城池上往来之间不断搬运的器材,略有头疼的说道。

    “必须要打,其他位置全部拿下,但是这里拿不下的话,相当于对方依旧在截断着我们的后路,到时候对方大军过来,我们这边就没办法接应了。”于禁反倒不像徐庶那么担心,非常冷静的说道。

    说来于禁这个人在非战争状态下趋向于闷骚,但是进入战争之后却实打实的展现出来了将帅应有的气度,冷静,执著,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好打啊。”徐庶盯着婆罗痆斯城叹息道,他并不喜欢攻城这种手段,因为战争拖到了攻城的时候,就算是赢了,对于他们自身也有非常大的损耗,这几乎算是下下策。

    “但是这种战争免不了。”于禁盯着贵霜城墙上的布置,没有床弩这种大杀伤性武器确实是好事,但是投石机非常多。

    “让营地准备几个懂堪舆相地风水的,看看哪里能发掘地道,这种手法我们中原也没用过几次,这边应该也没见过,行不行,先试试在说,土的话,堆个土山吸引注意力。”徐庶想了想说道。

    现在汉军这边是围三阙一,但是并没有下手,于禁带着徐庶在观察,看看哪里好下手,结果骑马绕城了一圈之后,硬是没发现有破绽,很明显贵霜这边给这个城也下够了本钱、

    “掘地道啊,这也是一个法子。”于禁点了点头说道。

    “到时候再看看,能不能用烧山之法。”徐庶看着贵霜那边准备的像是猛火油的那种东西想了想说道。

    婆罗痆斯城内,尼兰詹正在调动麾下士卒,鼓起决一死战的气势。

    自从发现汉军攻打婆罗痆斯城周边的城市之后,尼兰詹第一时间就封锁了城门,并且用巨石封堵了三个方向的城门洞,只留下一个城门作为援军进入的入口,然后积极调动士卒,以及城内青壮拱卫城池。

    婆罗痆斯城是北方曾经在南方的唯一根据地,所以北方在这里砸了相当的本钱,坚城就不说了,本身的防守物资也非常充足,甚至北方当初还怀揣着恶意,做好了帕陀甲士团反杀了城内属于婆罗门的手下,然后拱卫婆罗痆斯,防守超过一百天什么的。

    总之尼兰詹在发现汉军之后,不仅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冷静而又积极的开始应对,虽说尼兰詹自从确定对手是汉军之后,对于婆罗门手下的素质就彻底不抱希望了。

    很明显在这里能遇到汉军的集团军,那么毫无疑问,杜尔迦,凯拉什,以及萨卡拉这群倒霉孩子已经翻船了。

    而作为南方少数能拿得出手,而且确实受到北方认可的几名将帅,就这么翻船了还是让尼兰詹感到了发自内心的不爽,不过这并不能动摇尼兰詹积极防守婆罗痆斯城的决心。

    那几个倒霉孩子翻船了,并不能说明汉军很强,只能说明那三个家伙很弱,更何况婆罗痆斯城作为北方在南方的据点,说一千道一万都不能丢失,别说现在就这几万汉军,就算是十几万汉军,尼兰詹也要拼命守够七十天。

    当年北方贵族在派遣精锐过来的时候,就和婆罗痆斯城的历代换防守将约定好了,不管对手是谁,婆罗痆斯城必须要守够七十天,七十天之内北方哪怕是发动了叛乱也会派兵来援救。

    同样,也是七十天之内北方援军没到,婆罗痆斯城选择防守和投降,北方贵族都没有资格说三道四,而若是不能守住七十天,城破人亡,这是历代北方贵族和南下来这里驻防的北方统帅的誓约。

    尼兰詹同样在率兵南下的时候签署过这个协议,作为交换,尼兰詹的麾下可以从所有的北方过手的物资之中任意挑选,并且拿到本军团的双倍物资。

    因而驻守婆罗痆斯城对于北方来说一直都是一个肥差,虽说历代接任的人都必须要签署这个协议,并且告知所有的士卒,由所有的士卒一同签署,哪怕是不认字,你也必须要用血签署,可实际上七十年间其实就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这次算是第一次面对这种真正被敌人打到婆罗痆斯城,这个北方极其重要据点的情况。

    作为北方选拔出来的顶级精锐,统帅也是具备心象的强悍之辈,在发觉汉军的第一时间,就决定执行当年的誓约。

    “我们在婆罗痆斯城已经驻扎了三年了!”演武场正中央,尼兰詹站在高台上看着下方一万人出头的精锐帕陀甲士团,大声的吼道。

    当时说好了是六千人满编,但不是能拿双倍最好的物资吗,所以尼兰詹就先带过来了六千人,之后让其他人零零散散的跑了过来。

    “三年来,我们兢兢业业的拱卫这婆罗痆斯,防守着这个城池,而现在汉军来了,要攻打我们北方最后的据点,我们应该怎么办!”尼兰詹带着愤怒咆哮道。

    “干他们!”一个士卒声嘶力竭的吼道,随后此起彼伏的愤慨之声,最后整个演武场就剩下了这一种声音。

    “这是我们北方的据点,没了这里,你们还记得我们在北方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演武场的咆哮压不住尼兰詹的怒吼声,所有的北方士卒皆是想到了在北方沙漠戈壁艰苦的生活。

    “没了这里,我们北方就再也不会有白生生的米粮,也不会有这种精良的铠甲,我们的孩子,就很难像现在这样成长起来,现在汉军要夺走这里!我们该怎么办!”尼兰詹怒吼道。

    所有的帕陀甲士皆是怒火中烧,尼兰詹没有说谎,北方能不断的要到粮食也是因为他们在这里有一个据点,具备着牵制南方的能力,而没有了这里,他们的后代恐怕只能在沙漠戈壁吃沙子了。

    “干死他们!”这一次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引导,所有的帕陀甲士皆是煞气十足的咆哮道。

    “我们在来的时候就签署了协定,城在人在,城破人亡,我意固守婆罗痆斯,战到一兵一卒!”尼兰詹奋力的咆哮道,所有的士卒皆是双眼发红的看着尼兰詹,就等着对方一声令下,冲出去将汉军撕碎。

    “尔等可愿随我一战!”尼兰詹怒吼道。

    “战,战,战!”所有的帕陀甲士皆是怒吼,一时间气冲霄汉,那种恐怖的气势甚至让作为友军的四个婆罗门正卒军团都感觉到胆寒,他们终于发现,他们原来并不是牵制帕陀甲士团的四条锁链,而是猛虎身旁的四只绵羊,他们根本就是储备粮。

    “我尼兰詹,在此宣告,与婆罗痆斯城同在,战!”尼兰詹眼见麾下士卒气势达到了极致,直接绽放了自己的心象,将军心和婆罗痆斯城绑定在了一起。

    “这座城不仅仅代表着我们自己,更是我们北方所有人的希望,守住这里,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誓言,点兵!”尼兰詹怒吼。

    “是!”麾下的将校,气势恢宏的怒吼道。

    帕陀甲士团的所有人本身就知道这一事实,明白婆罗痆斯城对于他们北方的重要性。尼兰詹的宣告只是更加的让所有人清楚这一点,最后的心象加持则是将这种认知升华为决心,让帕陀甲士团的所有人都明白为何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