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三十五章 发狂的北方贵族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是啊,一切真神都是凡人。”年轻人带着些许的叹息说道,然后紧跟着对方一起化光而去。

    最后空中只留下一声叹息,神明也曾弱小,他们弱小的时代所依靠的并非是其他神明的善意,而是自身的努力。

    凡人如果将自己定位为神之仆奴,那么拥有着成为神明基础的凡人,也再无可能成就神位。

    这个世间,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只能靠自己,外人终归是外人,就像婆罗门的遁世者已经拜托了汉军,但他们依旧要为自己去争命!

    实际上婆罗门的遁世者基本都是聪明人,这也是婆罗门日渐衰落的部分原因,最聪明的那批人都因为教义选择了离开婆罗门,剩下的大多数都是贪恋权势的蠢货,而且是那种鼠目寸光的类型。

    当然就现实而言,也不是没有依旧还作为婆罗门存活在这个体系的智者,但那些人忠于的不是婆罗门这个阶级,而是忠于这个体系。

    这些人有能力,也智慧,也不乏决心,可以说汉军解决南方最大的阻碍就是这些人。

    哪怕这些人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并不是正确的,但是婆罗门的养育,婆罗门的教育,让拥有智慧的他们会痛恨这个基层,但他们也绝对不允许别人去毁灭他们珍视而又反感的这一切。

    祖国是什么,是我每天骂十遍她的缺点,但我还是自觉而又努力为她做贡献,可要是别人骂一遍,我都要揍他的伟大存在。

    婆罗门里面的那群殉教者并非是爱国者,他们知道这个体系的弊端,也在努力的改良着这个体系,努力的解决着社会矛盾,尽可能的吸收着佛教的精华,让婆罗门教变得更完美。

    虽说他们其实很痛恨他们现在出身的这个阶级,愤怒于这个体系对于底层的摧残,但汉室要摧毁这一切,他们绝对不允许。

    这种人不缺决心,不缺行动力,也具有的智慧和力量,出身的阶层更给于了他们足够的势力支撑,更重要的是,在必要的情况下,他们不缺乏赴死的决心。

    这种人再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大多时候他们默默无闻,等到真正国家走向灭亡的时候,他们就会站出来为之奉献一切。

    关羽和郭嘉在和会面之后,当即加速朝着白沙瓦奔去,过了这片地方,再往前就是一片平原了,暴露的可能性极大,不过已经不重要了,按照郭嘉的估计,贵霜真正的精锐已经南下了。

    事实和郭嘉估计的几乎没有多少的差距,在收到汉军攻打婆罗痆斯城一事的当天,贵霜北部贵族就派兵南下了。

    北方贵族的主力,以及绝大多数的精锐都没有在白沙瓦附近,要调兵必须从贵霜北部的荒漠山区之中调动,可就算是如此,北方贵族在收到消息后的当天,也由各部军团直飞各驻扎地,调兵南下。

    毕竟南部繁华区即将遭遇攻击这件事,对于北方来说实在是太过急迫,以至于在收到这个消息后,北方集体狂躁起来赶紧派兵南下。

    和之前与汉室动手的时候,还要扯皮不同,上次那种情况,可以打打嘴炮,毕竟利益和好处还远在天边,飘渺虚无,而这次,北方贵族在调兵期间几乎没有一句利益性的扯皮,因为这件事太大了。

    汉军离得太远,北边有高原,荒漠,戈壁阻隔,北方贵族扯淡说打汉室也就是说说,说汉室打过来也是说说,并没有什么压力,而南部繁华区的地盘关乎着北方贵族从上到下,从将军到士卒的军饷!

    和一个远在天边的扯淡比起来,自己明天乃至明年到底是精粮米饭,还是吃土,真的关乎到生死了。

    以贵霜的整体情况,对于北方贵族来说,婆罗痆斯以东打的再惨烈,北方贵族也当笑话看,甚至还可能偷偷帮汉室扯贵霜南部的后腿。

    因为婆罗痆斯以东跟北方贵族没有半点利益关系,甚至实际点讲,那些地方都不属于贵霜,只是名义上属于贵霜南部的婆罗门名下。

    情况有些像是,我臣子的臣子,不是我的臣子,甚至比这还糟糕。

    汉室和贵霜在中南打起来,死了一堆小国,但要说汉室为了小国拼命的话,还差得远,对于贵霜北部来说同样,婆罗痆斯城以东的地盘对于婆罗门来说是本土,是自家的不可缺少的领土。

    可要是对于北方贵族来说,差不多关系就是辽西公孙恭和中南汉室藩属的关系,甚至比这个还要差,因为汉室现在的情况还有一个大一统的认知,哪怕是天高皇帝远,知道这件事,公孙恭至少会斥责几句攻打中南藩属的敌人。

    换成北方贵族见此,只会拍手称快,说实话,他们怕是巴不得南部婆罗门赶紧完蛋去,那片名义上属于贵霜,实际上属于婆罗门教的地盘没了,刚好还能削弱婆罗门。

    可这是指婆罗痆斯城以东,要是过了婆罗痆斯城,那形势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婆罗痆斯城这地方要是换做汉室来地盘来对比的话,往西相当于玉门关,往北相当于山海关,往南相当于江陵郡。

    加之贵霜是手握恒河平原,婆罗痆斯这城的意义差不多相当于幽州重郡蓟城,也就是所谓的边郡重镇,但是由于地处恒河,气候湿润,土地肥沃,虽说是一个边郡,但要比繁华的话,也是能和中原重镇比划比划的,先天性的地理优势在那里摆着,没说的。

    之所以会发展成这样,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婆罗痆斯城算是北方贵族手下唯一一个地处南部的城池,这是一个属于北方贵族的钉在南方的钉子。

    这个城池以东,隶属于贵霜名下婆罗门体系下各个邦国,理论上属于贵霜,但就算是皇室也很难插手,北方贵族自然是没半点法子。

    而这个位置以西,就属于真正意义上贵霜的繁华区,这一部分的恒河,印度河流域,产出有一部分是属于北方贵族的。

    虽说以白沙瓦为分割线,这一片地方也实际性属于南部治下,但至少在这一片地方有着贵霜北部的力量。

    虽说这些残余的力量已经被婆罗门侵蚀的七七八八,有很多曾经安插在这里的钉子都已经转投了婆罗门,诸如赫利拉赫,以及当前为数不少的刹帝利,实际上他们曾经都是来自北方的征服者。

    可以说在这一片精华区之中,北方贵族的实力也在不断地衰弱,但至少这片地方不管如何,至少一直给北方贵族供给着粮食。

    再加上婆罗痆斯钉的那根三五年轮换一次,每次过来一个北方顶级精锐中忠心度可以保证的军团,避免被当地婆罗门侵蚀腐化的大钉子,北方虽说在这片地方的统治力不断地衰弱,但依旧保持着威慑力,保证着北方粮草的供应。

    对于来自北方月氏的征服者来说,婆罗痆斯以东,汉室全打了,他们可能都不会恼怒,甚至十有**还会拍手叫好,但是婆罗痆斯城以西,那就属于北方贵族的禁脔。

    所以在收到汉室反攻进入属于婆罗门统治的范围的时候,北方贵族根本不管,乐得看笑话,至于说帕陀甲士团,别说杜尔迦了,就算是拉胡尔也没资格调动。

    这个军团隶属于北方贵族,是北方安插在南方的大钉子,任何南方统帅都没有资格调度这个军团,是真正意义上,北方贵族最后的的生命保障。

    除非是某些特殊情况,有着明确签署的调令,并且当时在婆罗痆斯城内驻扎的那个精锐军团团长愿意配合,否则,任何来自南方的军令都可以直接当作没有收到,无视对待。

    更重要的是这个军团有北方贵族集体背书,只要在有必要的情况下,甚至可以现象对南部任何有敌意的军团发动攻击,保障其在婆罗痆斯城的绝对优势地位。

    这也是为什么婆罗门这边要派四个军团看押尼兰詹率领的帕陀甲士团,因为这个军团,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封城,可以以主将的主观判断,直接对南方宣战。

    四个刹帝利率领的正卒,其定位就是稳住这个军团,避免尼兰詹脑子一冲,直接翻脸。

    这么多保障,这么多条例,甚至还要签署誓约,实际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保住这座城池,因为一旦驻守在婆罗痆斯的精锐被拔除,婆罗门教要翻脸,北方贵族没有了策应,那么南北战争只要出现失误,北方贵族就只能滚回北方吃沙子了。

    北方贵族确实是非常能打,但是北方贵族的地盘上除了砂石就是山脉,没有什么产出,基本养不了人,贵霜精华区的产出对于北方贵族非常重要,代表着他们的生命线。

    因而在收到汉室攻打婆罗痆斯消息的时候,隶属于北方贵族的各大将校直接飞回北方各自的驻扎点,点齐了五万双天赋精锐,紧急出动,并以其中两万骑兵为首直扑婆罗痆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