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四十三章 由我来测评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汉军一直以来以军阵著称,我们现在冲上去,让他们来不及布阵,打个措手不及的话,反倒更容易获胜。”奥斯文稳压策马过来对着迪帕克招呼道,“对手毕竟是汉军,直接拼集团勇力,别拼算计了。”

    “这确实是应对汉军时相当靠谱的方式。”迪帕克闻言点了点头,“我们两个分开,一人率领一部,我中军,你侧翼,摩跟着我,这样就算遇到猛将,我们也能解决。”

    “大军团统帅我们两个都一般,将指挥权下发到各部将校,以两千人为规模,摆成梳子刷过去,直接开场见高下!”奥斯文带着些许的压抑看着迪帕克说道。

    出身自北方的将帅,对于汉军有着远超南方的认知,同样也因此他们在面对汉军的时候除了谨慎持重,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压抑。

    “这样也好,也别做试探了,这种地形没有任何的遮挡,上去你我就直接开心象,将军团实力拉高到极限,此战有进无退。”迪帕克看到奥斯文的神色,自身也出现了些许的焦虑。

    就跟心态不好的优等生考试前的焦虑一样,面对汉军,越纯正的大月氏,越谨慎,同样也越发的压抑,毕竟汉军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横在头顶的一座大山。

    “那后备军团也别准备了,上去就是决战,强攻。”奥斯文说的话的时候已经有些狰狞,越靠近汉军,那种残留在骨血之中的印记越发让他们明白自己是在干什么,但数十年来南征北战,扩土开疆的觉悟,让其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越发的冷静。

    “需要到这种程度吗?”摩皱了皱眉头看着身边的两个统帅一脸古怪的询问道,作为一个破界级的高手,他实在不能理解两名在贵霜都属于能力不错的将帅,率领的也是贵霜精锐,至于如此吗?

    “因为是汉军啊,多么慎重都算不上慎重。”奥斯文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不提对方,直接率兵杀过去,和对方决一胜负,比谋划和计略,我们可以能会输,但是拼实力我们就算是输了,也能让他们和我们两败俱伤,摩,你率领亲卫堵住对方的猛将。”

    “没问题,我定会将对方斩于马下。”摩带着强烈的自信开口说道,二十九岁就登临破界的强者,他自负自己绝对不会弱于任何人,哪怕是马六甲那边传回来的那个汉军魔神他都不惧。

    关羽这边在双方距离二十里的时候靠着远程观察的方式精确的观察到了对方,并且将影像呈递在了关羽的面前。

    “两万步骑啊,比我们居然还略少一些,这是说明贵霜果断驻兵不多吗?”关羽冷笑着自语道。

    “肯定你逗你玩的。”郭嘉翻了翻白眼,“汉室当年要是和贵霜一样富裕,灵帝绝对不会解散三河五校,肯定是养在国都附近作为屏障,这不过是试探,外加诱导而已,直接上,不要停留,杀穿对面!”

    “雁形阵,平推过去。”关羽之前确实有点担心,但是进入战争状态之后,关羽再无丝毫的犹疑,全心全意的投入了战争,注意力高度集中,强大的自信也绽放的淋漓尽致。

    “……”郭嘉看了一眼和之前相比完全不同的关羽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说实话,他原本的意思是锥形阵,将对手打穿,不过看关羽这个气势,雁形阵就雁形阵,这阵势是将对方打溃的节奏。

    伴随着关羽的命令,关平,廖化,王平都快速的调整起自身的阵型,而下一层的那些历经惨战依旧活着的千夫长,也都凭着本能快速的布置着自己的防线,他们依旧嗅到了大战的氛围。

    双方的速度都说不上太快,毕竟都是步骑混成军团,并非是纯粹的骑兵军团,不过毕竟是相向而行,双方很快就在地平线上看到了对方,也都感受到了对方那种从地平线这边直接延伸到对面的可怕气势,所有的精卒都很自然的感觉到心头一沉。

    “这对手,可堪一战。”关羽突然咧嘴一笑,郭嘉闻言心中一寒,能让关羽这种级别说出这种话,那么对方不管是士卒,还是将校都不是普通强悍这个级别了。

    “阮钰良,你带部曲和军师归建到江宫部,接下来不需要谋划什么的,怎么作战我很清楚。”关羽侧首对郭嘉的护卫长说道。

    “是,将军。”说完阮钰良便带着郭嘉还有五百亲卫朝着右边的江宫部并去,关羽则默默地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军团天赋现在还不需要,等到百步冲锋的时候,再行绽放,压倒对方。

    “这个将军,可堪一战。”摩感受着风沙之中传递过来的压力,突然自语道,手上的月刃自然的震动了起来,和国内的对手比起来,他还是喜欢这种可以随意砍杀的猛将。

    双方在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便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传递过来的信息,也都看到了对面那如同刀切过一样平齐的锋线。

    “加速。”汉军和贵霜几乎同时加速,军团天赋和心象都压制在胸中等待着那最后的爆发,皆是沙场宿将,对于战机的把握都有着自己的认识,自然不会有丝毫的凌乱。

    纯黑色的玄甲,沿着地平线缓缓地推进,如同钢铁的洪流,中军的关羽冷漠的盯着对面,他已经看到了摩,那是值得他斩杀的对手,不过相比于斩杀对手,现在关羽对于作战有着更深的认识。

    雁形阵就是雁形阵,作为中军交叉点的关羽,不会再想以前那样随意冲锋,他清楚,对方迟早都会过来,因为作为雁形阵的两翼,不管是关平部,还是王平部,都不是说打穿就能打穿的。

    对方的最强点,毫无意外就是锋头,但没有什么好畏惧的,他更强,只要对方想要从这里突破,那么就只有作为自己的刀下之鬼。

    “咔嚓,咔嚓!”这一刻天地间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有的只有步卒整齐迈步时铠甲的碰撞声,以及脚步的踏地声,沉闷的气氛让整片区域变得无比的压抑。

    甚至原本璀璨的眼光在这一刻照射在凡人身上也不再温暖,反倒因为穿越这种凝重的氛围,而变得寒冷了一起来,那种恐怖的压力,让所有的士卒喘息都变得沉重了起来。

    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保持着一致应该是无比困难的行为,但是在这一刻,所有的士卒却都像是机械一样精准的迈步,但眼底的血红,无不说明他们现在的压力。

    “放箭!”气氛越发的凝重,甚至明明无比明媚的阳光也变得昏暗了起来,双方的云气已经提前的纠缠在了一起,随后督战队惨烈的嘶吼声从双方阵型之中传递了出来。

    箭雨爆射而出,密密麻麻的覆盖向了对手,而所有的士卒在看到那如同飞蝗一样的密布的箭矢的时候,也都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一样,怒吼着朝着前方冲去。

    “绽放吧,骄阳!光辉永恒的祝福!”在箭雨爆射而出的那一刹那,已经压在心底良久的怒吼道,被奥斯文咆哮了出来,伴随着奥斯文的怒吼,在汉军的眼中一**日冉冉升起,璀璨的金阳并入了天象,原本已经昏沉的光辉,猛地变得明媚了起来。

    与此同时属于奥斯文麾下的那六千人身上皆是浮现了一层光芒,这便是奥斯文的心象,代表着太阳的力量,驱散内心所有负面,并且在太阳之下会获得光辉的祝福,让士卒正常无法使用的潜力燃烧起来,不过后者只能在真正的大日之下使用。

    “解除吧,大地所束缚的身躯!”与此同时迪帕克也绽放了自己心象,那一瞬间汉军士卒的眼中都看到了贵霜士卒脚下那土灰色的光辉,而后所有的士卒,像是拔掉了限制阀门一样以完全不正常的速度朝着汉军飚了过来。

    看到对方绽放出来的气势,关羽不得不承认,郭嘉说的很对,如果这就是贵霜北方军团的平均素质,那么他们确实有资格称为帝国。

    关羽的动作似慢实快,在那种让人能产生眩晕呕吐的感觉之下,关羽的青龙偃月刀指向了贵霜对面狰狞着冲过来的将校,随后庞大的青辉直接笼罩了整个军团,三万人尽皆获得了加持。

    碧清色的光辉如水一般延伸,明明快的只有一瞬间就能覆盖整个大军,但是却让对面的每个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然后在下一瞬间,关羽麾下的士卒,由普通的精锐士卒,当着对面完成了三连跳,全军都爆发出来不逊色双天赋超精锐的气势,那种如同积蓄到极限的火山,在关羽抬刀的那一瞬间终于被引爆,狂猛的气势如同洪峰一样碾碎了正面一切的阻挡物。

    “你们够不够帝国,由我关羽来亲自测评!”关羽冷漠的声音如同数九寒冬时的凛冽寒风,从贵霜所有的士卒耳边刮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