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五十五章 登临之前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罗睺罗,你就在这边,埃克纳特为人谨慎,不会和对方照面,而且王庭护卫军本身就是最顶级的精锐,单对单绝对能解决对面,正营这边需要你打开一条通道。”竺赫来对着一旁的罗睺罗说道。

    “对方的营地布置得很严密,我本身也算是知兵,但我几乎看不出来这个营地任何的破绽,感觉从任何一个位置进入都会有麻烦。”罗睺罗面色凝重的说道。

    “正常,这是汉室的军阵,如果没有这个效果,也就不足以称之为汉室镇压周边列国的底蕴了。”竺赫来摇了摇头说道,“不过问题不大,我的降世之辉本质就是解密,不管有没有破绽,在我这边又会有破绽,不管我知不知道,都会有有所察觉。”

    “盖文,你和巴拉斯两人能开心象压制吗?”竺赫来扭头对率领具装铁骑的盖文询问道。

    “不行,至少需要五到六个人,我们这边只有四个指挥,有心象的也才只有我,巴拉斯,埃克纳特,而埃克纳特必须去解决那个家伙,这边只有两个人具有,萨赫勒的神佛加持我们没办法并入。”盖文摇了摇头说道。

    “五个人吗?唔,那样的话,就只能这样了。”竺赫来的脑子里面奥斯文和迪帕克两人的身影冒了一个头就消失了,那两个家伙的万多人现在距离这里还远,毕竟撤退了半天,要过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

    “书记官,你大可放心,我们不会败得,国家禁卫军虽说每一种拿出来都不算是非常强,但各自的短板相互弥补,除非有强大外力将之全灭,否则,不可能出事的。”盖文无比平静的说道。

    “对面的汉军非常强。”竺赫来不是瞎子,他看得很清楚,伴随着起阵,伴随着各种加持的出现,汉军的绝对实力不断的飙升。

    “如果对方是和我们一样的禁卫军,我们可能会输,可惜他们不是,虽说禁卫军这个也是我们学习他们组建出来的,但这种认知才是最重要的,任何单个将帅的混编军团,永远不可能达到禁卫军的专精程度。”盖文摇了摇头说道。

    “也许单个拉出来,确实有军团能超越禁卫军,但当禁卫军一支支组合起来的,实力的差距会倍增的。”盖文摇了摇头说道,“混编的军团,永远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竺赫来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盖文的平静让他安心了很多,随着对方绽放心象,金红色的辉光,加持在所有的具装铁骑身上,一层流光一样的色彩覆盖了士卒的表面,然后并入了铠甲的表层。

    伴随着光辉褪去,隐约间能看到一层薄薄的辉光出现在贵霜骑兵的身上,这是盖文的心象,辉光防御,一种诡异的防御方式,本身所加成的防御力并不强,但是形成的光膜过于光滑,几乎所有的攻击都会被这种不太强的刚性防御偏转。

    尤其是对于箭矢来说,只要不是垂直命中,基本就会被滑开,而所有的刺击还有斩击,都会因为这种受力而出现偏转。

    具装铁骑本身具备的可怕防御力,配合上这种防御模式,足够解决掉大多数的问题,而其本身所具备的重装强化,以及力量加持两个天赋足够让盖文率领的具装铁骑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攻击力。

    伴随着贵霜一众将帅一一下定决心,开启自身心象,神佛加持等等,贵霜军团的整体实力终于达到了某一个极限,而后随着竺赫来展开降世之辉,一道暗淡的辉光从贵霜具装铁骑的脚下延伸了出来。

    如郭嘉所预料的一般,地形确实是能阻碍贵霜骑兵的发挥,但对方如果要全力出手,区区地形,他们也是有着同样解除的方式。

    “咚咚咚~”三声沉闷的鼓点声,原本已经做好下手准备的贵霜将校突然发现关羽那边已经先下手为强,率领着麾下五千骑兵怒吼着朝着埃克纳特冲锋了过去。

    “你以为我会等你们气势攀升到极限再下手?”郭嘉冷笑着看着这么一幕,关羽的骑兵已经如同猛虎出闸一样冲了过去,而原本还有些许时间的埃克纳特愣神了一瞬,也直接率兵冲了过去。

    关羽身先士卒,气势如龙,青龙偃月刀上清幽的光辉,照射的对面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脖颈一凉。

    不需要多于的指挥,区区五千人的规模,关羽凭着自己的武力就能完美的统合,五千精骑跟随在关羽身后,带着咆哮朝着对面飙射了过去,而贵霜的王庭护卫军则同样拉起锋头和关羽略微交错冲杀了过去,要战便战!

    两支骑兵虽说都未过万,但是这一刻展现出来的声威却死死的压住了另一侧同样在冲锋的贵霜军团,双方气势如龙,皆是被对方那狂猛的气势激发到了攀爬过一个又一个极限,直接朝着曾经未曾抵达过的高度飞奔而去!

    紫灰色的心象,碧清的军团天赋,双方的骑兵在撞到一起的瞬间,就疯狂的砍杀了起来,贵霜帝国精挑细选的勇士,汉军征伐天下的悍勇,双方在碰撞到一起的瞬间,就爆发出来了让人惊惧的力量。

    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带着残忍的辉光将面前的敌人斩断,但这种恐怖的威势不仅没有遏止住对方的攻势,更是让对方爆发出更强的气势,更为疯狂的朝着关羽发动攻击。

    那紫灰色和碧清色纠缠在一起的辉光,让汉军明显的感受到了动作的迟缓,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制,那种无尽的刚强无法发挥出来的感觉让关羽麾下的本部生出一种愤怒,我们可以更强!

    “斩!”这种明明具备更强的力量却无法发挥出来的感觉让关羽的亲卫无比的愤怒,那种被压制的感觉让他们倍感愤怒,但不管是实验多少次,关羽麾下的本部,包括最强的校刀手也无法挣脱,只能怒吼着一次次的朝着这种束缚砍杀出更强的攻击。

    不过半炷香的时间,关羽和埃克纳特便已经杀了一个通透,这一刻就连一直带着自矜自傲的关羽也生出了愤怒,他第一次率领着亲兵在同级别作战的时候被人压制。

    “哈哈哈,不愧是汉军,不愧是汉军!我们乃是这个国家枪矛,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对手。”埃克纳特调转马头,抹了一下脸颊上的血痕,兴奋的狂吼道。

    骑兵对冲号称最危险的作战方式,内气离体,破界级,只要进入了这个战场,就有可能被杀死,然而作为一个统帅,被对方杀伤他不仅不觉的惶恐,反倒更为兴奋的看着对面。

    关羽冷漠的看着对面,军团天赋激发到了极限,双眼也彻底睁开,那种锐利的眼刀让对面感受到了一种刺痛。

    “来战!”关羽少有的对敌人的军团进行了邀请,这是对于对方实力的一种认可,“接下来,我们会更强!”

    关羽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传遍了四野,那种冷漠的口吻之中彰显出来了足以堪称无敌的自信,身后喘息的士卒,也再一次恢复了常态,关羽那种近乎无有破绽的自信,从军团天赋之中渗透了出去,感染着每一个士卒,让他们坚信着自己的力量。

    “杀!”埃克纳特看着对面汉军精骑原本略有散乱的气势,伴随这关羽的一番话凝聚成近乎青龙偃月刀一样的神兵,不仅没有畏惧,反倒变得更为亢奋。

    “来战吧!”埃克纳特怒吼道,他需要更强的对手,他不懂练兵,但他懂得如何变强,也懂得什么叫做强大,对面的汉军很强,强到他只想将对方一整个覆灭。

    伽蓝神也罢,其他的也罢,都无所谓,北方贵族不信神,如果是真神,那就击败我这个凡人,如果是伪神,那就去死!我等乃是陛下赐名的王庭护卫,绝对不会输的!

    关羽麾下的精骑如同斧钺一般狠辣的斩杀在了贵霜的王庭护卫身上,而后贵霜的王庭护卫也像是重锤一样轰杀向关羽麾下的精骑,双方疯狂的爆发,像是暴走一样忘我的进行着厮杀。

    双方的气势一升再升,一会儿汉军压过贵霜,一会儿贵霜压过汉军,甚至到第三次对冲的时候,双方直接搅合在一起,不再分割。

    以至于杀疯了关羽本部和王庭护卫直接不管对手,朝着所有照面的敌人发动了攻击,炼气成罡杀,内气离体杀,双方暴走一般的狂攻猛干,已经失去了骑兵应有的气度,但是那种疯狂的气势,甚至让在营地那边作战的汉军和贵霜禁军都感受到了恐怖。

    “去死!”埃克纳特怒吼着斩杀着面前阻击他的校刀手,他的身上已经见血了,无上限的拔升实力,让双方都已经超脱了正常顶级双天赋的极限,哪怕是普通士卒在这个时候,都足够让内气离体见血。

    “滚!”关羽挥刀横斩将正面的王庭护卫军砍杀,他现在也见血了,打疯了双方,根本不会管对手是哪个级别,破界怎么了,能杀不,能杀就能死!

    “是你!”关羽怒断三人,突然发现埃克纳特就在身边,当即怒吼着朝着对方发动了攻击,双方搅在一起不过两刻钟,关羽军团已经倒下了接近一千五百人,甚至连关羽本人都挨了一枪。

    这种规格的战争,就算是关羽也不敢保证能无伤而退,更何况对面表现出来的恐怖战斗力,让关羽也感觉到惊惧,这个军团真正存在覆灭自身本部的资格。

    “来战!”埃克纳特这个时候已经打疯了,双眼血红,王庭护卫军的强大,他这个主帅还是非常清楚的,然而,就这么一会儿,他们同样倒下了快有一千八百人,这可是从整个国家精挑细选出来的最顶级的精锐,加练了数年才成型的顶级精锐。

    “嘭!”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带着青辉一刀砍向埃克纳特的重枪之上,大有连人带枪一起砍断的气势。

    然而一刀下去,青龙偃月刀没入对方重枪三分,居然硬是没有砍断,关羽不由得一愣,这才发现他自己的实力已经被严重压制,本身的实力甚至掉到了炼气成罡这个程度。

    “哈哈哈,这就是伽蓝神!看我杀你!”虽说被关羽一刀震得手麻,但是发现对方并没有那么强之后,埃克纳特当即怒吼着朝着关羽刺去,然而被关羽轻易的压制,这时有了对比,脑子清醒过来的埃克纳特才发现自己实力甚至连炼气成罡都有所不如。

    关羽一刀荡开对方的攻击,当即蓄势准备将对面砍死,他已经发觉问题所在,双方的云气压制的他甚至连神意志都没有办法展开,云气有这么强的效果吗?

    然而不等关羽砍杀对面,对方已经拉起了一波亲兵准备干掉关羽,到现在双方都明白,对方军团的实力实在太硬,根本不可能轻易打翻,而他们的实力现在占军团的比重在不断的缩小。

    “杀!”关羽率领校刀手怒杀一波王庭护卫军,强行冲杀出去之后,终于稳住了大军,而这时关羽清楚的发现自己的本部已经剩下三千出头,而对面尚且还有接近六千。

    看着那已经倒在中央的士卒,关羽的双眼越发的冷厉,握着青龙偃月刀的手更是紧了三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军团在不断的变强,但糟糕的是,不仅仅是自己的军团在变强。

    关羽不用回头,都知道身后的士卒肯定出现了动摇,这是人类本能,如果之前不杀出来,恐怕所有的士卒依旧陷入疯狂之中,并不会有任何的惊惧,不过现在既然杀了出来,那么双方中央那些战死的士卒绝对会让活着的人生出后怕的心理。

    后怕心理出现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出现动摇。

    “汉家养士四百载,仗义死节在今朝。”伴随着青龙偃月刀一声低鸣,低沉的声音让所有士卒心中一凛,这么多年,关羽依旧没有学会如何安慰人,“哪怕只有一人,我也会只身迎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