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四章 搏命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哪怕是因为背后有婆罗痆斯城,不用担心贵霜绕后攻击,侧边有孙观率领盾卫拼死力战,在贵霜王族突骑兵暴力的突刺,以及帕陀甲士近乎疯狂的反击下,勉力的守住了防线,让侧边也用担心攻击。

    在这等按说应该是占据了绝大优势,贵霜骑兵战术中最核心的环绕,游曳,寻找破绽,绕后穿插等等战术都被限制之后,于禁却依旧处在劣势之中,这种明显的事实终于让于禁醒悟过来。

    那就是他打不过对方,就算是将骑兵限制在一个方向,哪怕他将所有的精力也都放在那个方向,他也依旧打不过。

    这已经不是指挥调度方面的差距了,而是实打实兵种方面天生的差距了,面对贵霜如同狂潮一样骑兵攻势,于禁的步兵战线排列的再好,也注定无法顶住,对于于禁来说,他真的是尽力了。

    疯狂拉高的折损率让于禁额头的青筋不断的抖动,大脑从未有过如此清晰的时候,如果不是每一秒都不断暴增的折损数量,于禁可能会觉得这是他有史以来最好的时候。

    当前被逼到极限的于禁,近乎每一秒都在创造着新的奇迹,不断的调度补防,不断的修正边线,竭尽全力避免战线崩溃。

    哪怕局势已经因为绝对实力的差距,陷入了近乎无法挽回的劣势之中,于禁也拼命的想着办法将战局掰回来。

    至少现在绝对不能倒,哪怕是再艰难都要顶住。

    于禁这个时候对于贵霜已经彻底没有了轻视,之前因为于禁的决策,一波对攻希望拼伤亡将对方的气势拼掉,结果双方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像是爆炸一样堆高出一个令正常观念之中的精锐军团,瞬间崩溃的伤亡数据,然而就算是这样贵霜军团依旧没有溃散。

    贵霜军团尚且没有崩溃,他们汉军岂能崩溃,他于禁可是汉军的统帅,哪有汉军对外作战的时候在近乎一比一的情况下,打对攻被对方打崩溃的时候。

    这个时代可是华夏剑指天下自证无敌的时代,倒下?我于禁今天就是打到一兵一卒也绝对不会崩盘!

    城头的徐庶这时不断的对于贵霜的攻势进行着逆向破解,然后用传音之法将之告知于孙观,当然免不了不少人用箭矢攻击徐庶,只可惜徐庶既不是庞统,也不是法正,根本不会被射中。

    这一刻站立在城墙上,进行俯视的徐庶看的更为清楚,于禁那边虽说伤亡惨重,就这么一会儿时间,于禁怕是已经阵亡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士卒,而贵霜前前后后也折损了快有七千精骑,但相对而言,于禁那边还能撑住。

    倒是孙观这边,帕陀甲士团和突骑兵已经彻底成了疯狗,疯狂进攻着盾卫的战线,而以徐庶站在城墙上的直观感觉而言,于禁那个位置的战线崩溃的话,于禁可能还能争取时间再布置一道防线支撑住一会儿,要是孙观这边崩溃的话,那真就兵败如山倒了。

    因而徐庶这边不断的给孙观支招,尽可能的让孙观支撑的时间更多,因为城内的布置现在还差的远。

    哪怕赵恒是神兵天将,怒吹了一波伽蓝神,确实让很多婆罗痆斯的信徒敬畏有加,但这样也仅仅只能让这群人不阻止赵恒的工作,然而要布置的范围实在不小,以赵恒那点兵力根本不够。

    “到极限了。”徐庶冰冷的看着孙观的方向,哪怕是他也挡不住之后的三波攻势了,盾卫的防御确实非常强悍,在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硬顶正常冲锋的骑兵都能顶住,但接下来依旧会被突破。

    不是防御不够了,而是因为被那接连不断如同狂潮一样的攻势打乱了布置,再继续遭遇之前那等强度的潮水攻势,就算大多数的士卒不会被打破防御,士卒本身也会被攻势冲散。

    就跟所谓的乱拳打死老师傅一样,章法这种东西虽说很重要,但并不是说没有章法就打不赢,打到你失去章法的时候,你就会输啊!

    孙观率领的盾卫,现在遭遇到就是这样的问题,不是防御被打破了,而是组织结构快要被打碎了。

    一旦孙观这边的盾卫被贵霜骑兵的恐怖攻势冲散,其中的盾卫依靠着自身恐怖的防御力可能都没有被击杀,但盾卫后面那些现在和对面正在玩命的于禁本部基本上会在很短时间之内被剿灭。

    毕竟现在于禁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和对面拼命上,其他方位已经彻底放弃,交由孙观和婆罗痆斯城墙来拱卫,而在这种情况下,孙观这一侧要是崩塌了,那于禁的军团基本就相当于遭遇了背刺。

    “文则,我这边开城门,做好撤入婆罗痆斯打巷战的准备,仲台那边兵力还是太少,虽说防御够了,但快被打散了,防线挺不住了。”徐庶冷漠的传音给于禁,而于禁闻言扫了一眼远处孙观的方位,虽说只看到了一个大致概况,却如徐庶一样直接做出了判断。

    “让仲台压缩防线!”于禁直接传音给城墙上的徐庶说道,由于双方离得有些远,徐庶只听到断断续续几个字,但是大致的意思还是明白了,愣神之间直接回复了一句,“那样你的侧边怎么办!”

    “不用管我这边,巷战盾卫才是主力。”于禁回了一句之后直接不在开口,转而怒吼着爆射箭雨和对面的弓骑兵对飙。

    徐庶闻言,当即传音给孙观,让他往婆罗痆斯城东城门的方向压缩防线,并且全力绽放精神量,驱散空气之中的水汽。

    巷战?你以为我真打巷战,北疆大爷我可是在在场的,秘术性质的军阵我可也是学了,我徐庶只要想学,这世间绝对没有我学不会的!

    孙观听闻徐庶的传音愣了一瞬,不过也知道当前形势必须要做出判断,而徐庶既然直接告知于他,那么于禁那边必然是有了准备,自知自己当前的防线抵御不了多久,当即收缩防线。

    另一方面,于禁这边的士卒和贵霜精骑都已经彻底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你怕不死,我这边更不怕,箭雨对飙,刀枪相向,今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箭雨方面已经彻底疯了的青州强弩兵转职过来的弓箭手靠着手上的大黄弓已经开始反压对面。

    哪怕对面的弓骑兵有着透箭这种奇特的天赋效果,但是面对当前这种绞肉机战场,再多的特殊效果不能快速干死对手都没意义。

    打到现在于禁麾下还活着的士卒,基本都有了战死在这一场的觉悟,双方对飙的箭雨威力已经像是暴走一样往上飙。

    到现在部分青州强弩兵转职过来的弓箭手,偶然射杀出来的箭矢都快要有当年他们用单矢弩时的威力了。

    “箭雨压制!”法尔贡身上爆发着血色的心象,声嘶力竭的指挥着弓骑兵对于汉军进行反压制。

    超高速的射速,配合着箭矢内里形成的第二穿透箭矢,弓骑兵的杀伤力并不低,但是面对汉军那种一发纯暴力箭矢过去,命中后直接炸出一个拳头大的窟窿,贵霜的弓骑兵现在已经不怎么具备优势了。

    不过汉军箭矢掩护己方,压制贵霜弓骑兵得到的优势并没有维持太久,甚至不等第一线的士卒有时间得以喘息,因为侧边孙观收缩防线,导致突骑兵成功突破防线,背刺于禁带来的麻烦就爆发了出来。

    一时间于禁堪称腹背受敌,虽说现在打疯了,麾下士卒已经生出了某种觉悟,靠着原本就相当可以的素质,已经自发性的朝着双天赋迈步,但面对这种腹背受敌的情况下,于禁的本阵哪怕是有于禁提前的布置,也明显的有些狼狈不已。

    于禁这个时候神情已经变得无比的冷漠,以步兵面对骑兵,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打出经典的反击,尤其是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对方士卒比之汉军在意志上丝毫不差,就算是于禁想要靠着惨痛的伤亡震慑住对方,也基本不可能达成效果。

    可以说继续硬拼,恐怕除了盾卫能依靠全地形适应能力,从婆罗痆斯不远处,宽约一里的恒河上冲过去,能勉强躲过一劫,其他的士卒面对贵霜骑兵这种如同浪潮一般的攻势,只要阵线崩溃,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彻底碾碎,然后被打成尘土。

    步兵面对骑兵,本身就是全方位的处于劣势,唯一一个能勉强算作优势的大概也就是阵型,因而步兵面对骑兵的时候,不论如何阵型都不能乱,一旦连最后的优势都失去,那真就只能面对死亡了。

    面对侧翼近乎背刺而来的突骑兵,于禁的冷漠的调动着士卒,这个时候除非是韩信附身,于禁绝对做不到对于侧边的士卒如臂使指。

    因而于禁使用了战场上最冷酷的手段,直接舍弃了一部分士卒,让开了那一部分位置,引突骑兵从自己身侧朝着自家对面的贵霜游骑兵和弓骑兵进行冲锋。

    


    


    Ps:书友们,我是坟土荒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