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四十三章 南方已定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皇甫嵩表示自己真的是日了poi了,以前自己自忖当今天下在兵法战略方面难有对手,结果这世间的事情简直就看不懂。

    先是被陈曦锤了,好吧,被陈曦锤了那次,皇甫嵩还能说是对方完全靠后勤将自己堆死了,好歹没挫伤信心,兵法战术方面依旧可以吹自己是举世无双。

    而后这次给自己来了一个更狠的,神人入梦啊,一开始皇甫嵩还以为是自己的兵法战略已经通神,神人觉得皇甫嵩已经天下无敌了,所以亲自下来和自己比划比划什么的。

    结果后来发现,自己压根就是在乱想,对方完全就没有一点这个意思,妥妥就是来屠幼的,逮住自己往死了屠,按照皇甫嵩自己的感觉,那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神人,至少能顶自己三到五个。

    甚至皇甫嵩怀疑,三到五个自己都打不过对面,当然有陈曦做后勤的话,皇甫嵩觉得自己还是能赢的,但是这种单挑局,皇甫嵩已经彻底看不到希望了,深切怀疑根本没有人能赢对面。

    然而皇甫嵩的自我安慰再次被打脸了,只留下一堆碎成渣渣的玻璃心,因为那个神人还真表示有人能和他玩这个,而且还能五五开。

    皇甫嵩那一刻真的感觉自己被poi给日了,而且以对面的口气,皇甫嵩带着恶意去猜测,怀疑已经不是五五开的问题了,而是有人能将神人锤翻在地了。

    说好了人生短短几十载,对于神人如同朝露昙花,但是这短短几十年的光彩居然能将神人按在地上摩擦。

    自然皇甫嵩生出了严重的颓靡心态,果然人和人是不能比的,自己被神人摩擦,甚至被打的怀疑人生,有人能将神人按着摩擦,果然自己以前都过于高看自己了啊。

    正因为经历过神人,皇甫嵩能明白神人的强大,正因为明白神人的强大,现在看陈子川,皇甫嵩更能感受到陈子川那种如渊似海的伟岸,这可是真正挑翻了神人啊!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晚上继续。”皇甫嵩振作心态,看看人家陈曦都能挑翻神人,我这个老前辈虽说老了点,打不过对方,心气也不能落,刚他,输了也是进步,不管怎么说先撑住。

    “也行。”朱儁带着犹疑说道,和皇甫嵩的心路历程不同,朱儁到现在依旧没有恢复过来,神人两场爆发实在是太惨了,惨的朱儁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回神。

    下午两个熊猫眼,红眼睛的大佬请陈曦喝茶,深切的表达了对于陈曦的敬重,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陈曦,在喝茶的时候简直是坐立不安。

    “两位,有什么需求就直说吧,这样我很尴尬啊。”陈曦喝着皇甫嵩亲手给倒的茶,感觉有些折寿,吃了一口朱儁推过来的茶点,终于觉得不能再这么持续下去了。

    “没什么需求,只是觉得子川真的很不容易。”皇甫嵩一脸感慨的看着陈曦说道,“人世间果然只有经历了才能明白到底有多艰苦,以后子川有什么需求就来找我们,但凡能办到的,我们都会尽量帮忙,唉,以前确实是有些小视子川了。”

    陈曦一头的问号,完全听不懂。

    之后两人也没什么要求,就拄着拐杖告辞了,陈曦将二人送出去之后,一脸不解的看着皇甫嵩和朱儁的背影发呆。

    韩信努力的虐了一段时间的皇甫嵩和朱儁之后,内心充满了空虚,实在是对手太无聊了,完全打不过自己也就罢了,屠幼什么的很开心,但是天天屠幼那真就没什么意思了。

    加之不屠幼又不行,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对手,培养皇甫嵩和朱儁的话,就韩信的感觉,皇甫嵩还有那么点培养价值,朱儁什么的基本没救了,两人加起来也就那么一回事,打的多了,韩信都摸出套路了。

    可惜长安这地方又匹配不到新的对手,虽说韩信找了一个貌似比当年项羽还拽的武将,但是韩信实在不敢将之拉入到自己的心象之中,深刻怀疑对方能做到手撕心象,干掉自己什么的。

    对方那敏锐的直觉,让远远看了一眼,就被对方顺着目光扫过来,导致当场散成气,躲到玉玺里面的韩信吓的直接不敢开口了。

    更丧心病狂的是,经过之后一段时间偷偷观察,韩信发现,这么一个超级强悍,疑似能单挑项羽的武将,居然在种田,用内气松土,还天天松,韩信表示真心服气了。

    不过后来韩信还是从丝娘那里套到了对方的名字,温侯吕布,天下第一高手,破碎虚空,登临天界,然后自己又跑下来的超超超级强者,反正据说是强的不可思议。

    当然韩信也相信对方是强的不可思议,甚至韩信深切的表示自己很需要这样一个超级猛将,然而丝娘只给韩信了一个白眼,表示淮阴侯你还是回玉玺里面休息吧。

    对此韩信表示无可奈何,然后直接表示这种猛将给其他人根本发挥不出来真正的实力,给他来指挥的话,可以使用兵权谋巅峰加兵形势巅峰相结合的战斗力什么的。

    然后韩信被丝娘直接塞回了玉玺之中,那可是吕布啊,丝娘不知道项羽有多猛,但她深刻怀疑现在的吕布丢到楚汉那个时代,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项羽好吧,惹不起惹不起。

    之后在这样和谐的情况下,周瑜和李优带人从南方回来了,主要是南边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当然拖了这么久,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李优和周瑜去了一趟山越那边,看了看曲奇的试验田。

    长得还不错,长得也挺快,姬家已经全家迁过去,就等收割,而山越这边组织人努力的驱虫,一天到晚田里面都有人,而姬家也组织私兵怼那些从山林里面冲出来的猛兽。

    和曲奇估计的一样,虫子是大问题,猛兽什么的,毛毛雨了,沙摩柯手撕金钱豹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身为五溪人的沙摩柯在周瑜和李优面前深切的表示自己非常喜欢种田,恳请大佬让他依旧种田。

    对此李优和周瑜都不置可否,然后给那片地方丢了五千人的正规军,这下整个南方都知道山越那边好像有什么神奇的东西。

    然而刚刚被李优恐吓的趴地上露出肚子求饶的南方世家,没有一个有胆量敢去山越那边调查,除了在之前已经插手,现在已经彻底陷里面彻底拔不出来,但知道这是好东西的姬家,徐家和周家,其他家族这个时候完全一副我瞎了,哦,也聋了,腿还断了,别找我!

    总之李优走的时候完全没有通知南方世家不可以去山越那边调查,然而整个南方一片寂静,根本没有任何人作死。

    包括姬家,徐家和周家这个时候也不敢给任何外人传递消息,一副我全家都迁过来保护这里,私兵也都在这里,求大佬原谅则个。

    李优也懒得收拾这三个家族,都是后台很硬,真要查连自己人都要怼的麻烦,因而李优身化慈祥老爷爷,亲自面见了这三家家主,表示三位好好种田,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手长脚长……

    三个家主对于白胡子的慈祥老爷爷的要求表示深刻的理解,并且表示家族所有成员都会努力贯彻老爷爷的思想和要求,然后打断了某几个不知死活的自家人的腿,证明自己的诚意。

    说实话,周瑜在看到自家人插手的时候,都想将周晖这个堂兄活活打死,他走的时候就警告周家,最近封门,不要管任何的事情,谁家动,自家也不要动,然而周家发觉徐家和姬家搞事,手长了一下,脚也长了一下,然后周家也出现在了山越。

    周瑜气的啊,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当着李优的面甚至连话都不好说什么了,好在周家虽说看到了东西,但也吓得的够呛。

    毕竟有些东西只要看到了就知道这东西自家根本碰不得,当然也不是没有那种欲壑难平的家伙,但是这三家都属于比较有脑子的家族,尤其是姬家还有那种不是人的人啊,看到东西之后,当场就跪了。

    然后赶紧封锁消息,家里所有有问题的成员,疑似其他家族的间谍,有大问题的直接咔嚓,问题不大的直接关押,干的简直跟肃反一样,干完全家上下,不分男女老少全部跑到山越这边来防止消息走漏。

    从某个角度来讲,这三家也确实是属于求胜**非常强烈了,外带正因为这非常强的求生欲,以及非常正确的操作,加之本身没有什么太多的劣迹,以至于他们还能见到李优本人。

    然后姬家,徐家,周家一人掏了一份买命的东西,徐家和周家是财货,李优拿了一部分,剩下的就返回了,实在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李优不拿的话,那俩家族怕是真的吓死了。

    至于姬家给了一份神话时代的资料,李优看完表示没有下次了,姬家得以安心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