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四章 可怕,可怕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只可能是国运庇护了,和我们不同,国运在仙人身上有着非常不同寻常的效果,如果说能保持记忆的话,恐怕只能是国运了,而你又提了皇甫嵩去练兵,而且也说了没有办法再入梦,恐怕是距离所限了。”贾诩面露思虑神色,“错不了,能作为国运载体,而且还在这个范围的当前最适合的只有玉玺。”

    “当年玉玺拿到手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问题。”李优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有点有眼不识金镶玉的感觉。”

    “没办法的事情,那个时候这些东西都还没有显露出来。”贾诩也是无可奈何的说道,“很多东西应该是天地精气相互呼应的。”

    “这也是最大的问题了,淮阴侯应该是寄托在玉玺里面了,那怕能干涉一些地方,恐怕也出不了未央宫。”李优叹了口气说道,“仙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还想着有这么一个大牌,到时候不行的话,长公主抱玉玺出征,完全相当于子川和淮阴侯联手,肯定不会输。”贾诩笑着说道。

    “这种好事还是别想了,这个国家还是需要靠着活着的那些人,前辈可以支撑,但前辈并非是永远。”李优摇了摇头说道,“还有,一些不该有的想法还是不要生出来。”

    “呃。”贾诩看了一眼李优笑了笑没说什么,他清楚李优想说的是什么,不过将陈曦以后也转化成韩信什么的,还是得和陈曦商量一下,不过想想的话,陈曦大概未必愿意吧。

    “先去我那里,看看奉孝的密报到底是什么,虽说都是调兵,但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是需要参考参考的,孙伯符那边已经被我打通了,到时候就算是二张那些人骂娘也没什么。”李优眼见贾诩的神色,就明白猜到对方身份之后,贾诩生出过这种想法。

    不过很正常,李优表示自己也生出过这样的想法,但想法只是想法,只要不下手,那就没什么大问题。

    “我觉得看了今天这个影像,应该没有人会对你呲牙吧。”贾诩翻了翻白眼说道,李优开场丢瘟疫,搞的千里无鸡鸣,就二张那种心理素质,绝对不敢指着李优骂了。

    “那是迫不得已,你看了对方的表现也该明白,那是真打不过。”李优摇了摇头说道,“自从当年那次之后,我已经收敛很多了,现在不会再做这种得罪人的事情了。”

    “呵……”贾诩笑了笑,没说其他的话,这种事情做了一次就不会介意第二次,就看值不值,李优这种话也就是听听,不过有些时候国家确实是需要这种干黑活的,而李优明显是最为合适的对象。

    李优也没有在意贾诩的神色,出了未央宫之后,上了马车,就缓缓地赶往自家,郭嘉的密信送往荆扬之后,已经由羊衜用千里加急当天送了过来,最近羊衜也黑了。

    没办法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这货本身就很有能力,只是为人偏于懒散,算是得过且过,胸无大志的类型,当然能力还是有的,两千石左右的官职这货还是能驾驭的。

    否则的话,就算这家伙是个萝莉控,要骗蔡家的闺女也不是几个忧郁的造型就能搞定的,能力什么的确实是有。

    李优也发现这一点,于是是真将羊衜往死了用,毕竟说好了帮蔡邕照顾女儿,既然蔡贞姬也是亲女儿,没问题,作为蔡贞姬的老公怎么能窝在地方当郡守。

    没能力的话,也就罢了,窝在地方当郡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既然有能力,居然不好好干,果然是没放在位置上,于是羊衜就被李优逮住往死了使用。

    一开始羊衜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候,后来蔡琰和贞姬年前给李优做衣服,羊衜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遇到这种只能认了。

    谁让你娶了人家的侄女,用吧,往死了用,于是羊衜痛并快乐着在李优的手下往死了干活,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各种坑。

    不过到现在羊衜差不多其实也习惯了,他已经猜到接下来自己搞完南方这群倒霉孩子,要么调到三幅京畿地区磨练磨练,要么就是当长安令的副手,过几年去当长安令。

    羊衜表示自己已经不挣扎了,懒散什么的也不敢了,妻子表示要上进,那就上进吧,毕竟不上进的话,看李优偶尔扫过来的眼神,羊衜全身长鸡皮疙瘩,那是真把人往死了收拾的节奏啊。

    李优回长安之后,就交代羊衜蹲在荆扬,现在其实该知道的都知道羊衜算是李优的侄女婿,虽说双方也没这么称呼,但作为心腹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因而羊衜蹲在荆扬,那群世家还真不敢动。

    现在这封郭嘉的求援信就是羊衜转发过来的,不过内容没人知道,李优之前事情太多,也没来得及看,现在意思是带着贾诩拆信看看内容,然后紧急磋商一下,反正一般来说有他们两个在,不大可能存在完全不能解决的事情。

    上了车架之后,李优寻思了一下开口说道,“文和,你明天,或者后天去和长公主私下去谈一谈,这种事情我没办法。”

    李优的锅很大,刘桐对于李优一直是眼不见心不烦,基本上没有私底下接触李优的时候,但是和贾诩的关系就不同了,毕竟当初贾诩庇护唐妃的时候,也庇护过一段刘桐。

    因而刘桐对于贾诩的感官其实非常不错,当然刘桐也知道这些人都是重臣,大体上勉强算是一视同仁,但要说真要私底下解决某些问题的话,那么贾诩比李优合适的太多。

    “你就算是不说,我也会去的。”贾诩点了点头说道,“明天有时间我去问一下长公主,既然淮阴侯是仙人,那么丝娘不可能不会发现,到时候一问便知。”

    “嗯,能联系到对方最好,虽说淮阴侯不擅长练兵,但是我比较想要那个将云气军阵并入士卒天赋的能力,有这个的话,我们的士卒就能再一次加强。”李优点了点头说道。

    “问题不大,既然淮阴侯已经暴露了出来,那么肯定也会有准备,只是你打算怎么对待对方?”贾诩打开窗帘扫了一眼外面的夜空,没让李优看到自己的神色。

    “看破不说破。”李优非常平静地说道,“我想对方也不想再提曾经了吧,既然居住在长安未央宫之中,而且长公主那边也没有反应,想来双方也已经和解了。”

    “不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贾诩淡然的说道。

    “我已经派人去交州了,很快就会有一些很合理的原因,韦姓会从交州迁到长安来。”李优并没有掩饰的意思,这种事情很快就会发生,至于多余的事情他并不会特意去做。

    “这样就够了。”贾诩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

    李优也没有说什么,贾诩也陷入了沉默,隔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贾诩叹了一口气,终于问出了他一直想要问的话,其他人可能沉浸于李优做法的震撼之中,没有察觉,但是贾诩不会。

    因而贾诩很想知道,陈曦呢,在李优丢出瘟疫,在李优制造人间地狱的时候,陈曦在做什么?一直温和,但在大事上绝对不会屈服的陈曦在干什么,这种事情,不可能李优一个人做。

    毕竟李优就算是厉害,变更一郡之地的天象已经是极限了,想要再近一步的变更数千里方圆天象,而且持续按照月来计算,这不是李优能做到的,现实之中只有两个人能做到,而荀彧并没有在场。

    “你想知道,我在做这些的时候,子川在干什么吗?”李优低头,半阖着双眼,但是就像是感觉到贾诩犹而不决的神情一样,低声的询问道,贾诩点了点头。

    “就像你想的那样,接着往下看的话,其实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看到,说的话,很难以置信。”李优双眼平静的近乎无有起伏,但是贾诩闻言确实寒毛倒竖,持续黑化的李优和陡然黑化到制造地狱的陈曦,哪个恐怖,当然是突然反转黑化的陈曦了。

    “明天还会播放的,到时候你就会看到,不过到时候看到的时候不要太过惊讶,相比于我们,子川如果黑化了话,大概比我们更恐怖,不,恐怖数倍。”李优非常郑重的说道,而贾诩额头已经有了冷汗,他已经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有所猜测了。

    “不过也好。这样的话,也就没人欺他了,一直以来子川都有些偏于软糯,这样不好,偶尔也该让人知道,软弱只是因为将你们当作自己人,真要是过线了,那么视之如草芥,都是给面子。”李优冷冷的说道,就连贾诩都感觉到压力沉重的话。

    李优和陈曦配合着击败了韩信,而最后陈曦完全没有压力的欢呼,让李优自觉看到了陈曦的另一面,毕竟那种恐怖的压力,就算是李优都有些心态不稳,而陈曦却能依旧欢呼,这很可怕!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