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五十七章 陈家最后的良心啊……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怎么可能不改了七八种,陈群要说在什么方面比荀彧更优秀的话,恐怕也就是社会制度方面了,其他方面毫无疑问是被对方给完虐,因而在社会制度的研究上,陈群真的走的很远。

    什么九品中正制度啊,什么阶层制度啊,什么金字塔构造啊,什么枣核构造啊,有陈曦的部分脑补,也有陈群结合当前社会形态进行的延伸,总之要说对于社会制度的认知,现在的陈群真的是非常厉害。

    缓缓地站起来身来,陈群将密信放在一边,开始详细的阐述他对于贵霜南部体系的认知,“这么说吧,贵霜南部的社会体系,简单的先将之划分为甲乙丙丁戊,五个阶层。”

    这一方面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李优之前就说过了,只是陈群的划分的更为直观,也更容易让其他人进行记忆。

    “一二阶层到底是干什么的不重要,按照奉孝信上的说法,社会制度趋于稳定,那么毫无疑问,一二阶层掌握了百分之九十的权力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财富,并且必然的压迫着第三阶层。”陈群直接得出了其他人完全不知道如何才能得出的结论。

    其他人皆是一脸发木的看着陈群,完全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不过眼见陈群还在继续讲述,其他人也不好发问,只能先听陈群所讲述的内容。

    “至于第三阶层,其实下面还有第四和第五阶段可以欺压。”之后陈群根本不管其他人一脸发木的神色,这些东西等到后面点明要点之后所有人都能听懂,现在主要是过框架,最后补核心就是了。

    “当然你们可能觉得这样很容被推翻什么的,但是怎么说人,这五个阶层的大致人口比例是1:5:50:35:9,然后一二阶层给第四阶层输血。”陈群看着下面那群还按照中原金字塔社会结构进行思考的家伙,不由的摇了摇头,固有思维什么的果然还是很难跳出,于是给出了经过自己测算的适合这种制度的枣核型社会结构比例。

    听着陈群的款款而谈,陈曦作为对于社会制度确实有过研究的家伙,瞬间就明白了这货到底说的是什么。

    毫无疑问,这家伙清楚明了的说通了大体框架,有着对于种姓制度认识的陈曦,已经瞬间补全了以前残缺的部分,很明显这家伙完全不是在乱说,而是真的是看透了郭嘉都一头雾水的社会制度。

    “贵霜的社会构型并非是汉室这种垂直三角类型,而是倒扣的,唔,近似枣核类型的结构,顶层和底层都很少,但是中间庞大。”陈群比划了两下,实际上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能听懂了,而能听懂的人则是双眼发亮的看着陈群,第一次发现陈群这货居然这么拽。

    “按照我对于社会制度的感觉而言,当前中原这种下面大,上面小的阶级制度其实并不稳定,某些人一旦引导下层,就可能摧毁这个阶级制度。”陈群随口提了一下中原的制度,这个时候能听懂的人已经很多了,不能听懂的靠其他人传音普及也已经把握住了脉络。

    毕竟陈群讲的已经非常清楚明了了,只要转个思维方向,代入进去,瞬间就能把握住这个制度大体的框架了。

    “上下尖尖,中层庞大的社会结构设定,上半部分不用多说,和我们汉室这边社会结构没什么区别,重要的是下面尖尖,也即是说原本数量庞大的底层上升成为中层。”陈群习惯性的给普及了一下双方的区别,进而准备详细的解释后者优势。

    “虽说第三阶层作为中层最为庞大的团体,他们被上层剥削,但由于下层还有大量的被剥削者。”陈群说道这里的时候嘴角浮现了一抹嘲讽,而在场这些已经快成精的官员,在把握住了当前框架脉络之后,都已经明白了陈群的意思。

    自己活的不好的时候,看到别人活的更不好,那么相对而言自己不就是活的好了?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人性。

    自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对尊严和相对高人一等的感觉,就足够第三阶层,还有第四阶层,哪怕遭遇到比汉室这边更严重的剥削,也不可能像汉室这样揭竿而起了,因为有人比自己更惨。

    至于最下层的,也就是最后一个阶层,第五阶层的被剥削者,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们最为愤怒,揭竿而起的意愿最为强大,但是人口上处于绝对的劣势,资源上更是一无所有,到底如何能起义成功。

    更何况就算是起义,要针对的剥削者体量也远远大过了他们。

    当然陈群更是知道,这里面还有不要脸的做法,比方第一二阶层直接在划分的时候,将最低阶层纳入高阶层不可接触的范围,这样就算是最底层有愤怒,也不会涉及到最上层的两个阶层。

    甚至再不要脸一些,直接从社会制度的方方面面,区域住房,城区规划等等方面进行区分,足够做到最底层根本遇不到高阶层这种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最底层就算是起义,又如何会和高阶层冲突?

    依靠这种方式,足够将矛盾转化成体系内部的冲突,更何况最下层不管是从力量上,还是数量上,都处于绝对劣势。

    上层有心情了可以用某种怜悯,施舍的高姿态,给于本就不可能胜利的底层予以支持,在展现自身身份的同时,也可以维持自身正义的形象,然后看着这些棋子被玩弄致死。

    毕竟这就是完全没有可能胜利的起义,最底层从任何角度讲都不可能获得胜利,连起义的所需要的人口他们都不具备。

    因而这种起义在出现几次之后,就会彻底灭绝起义的可能,到时候最底层那些人就会变成毫无希望的行尸走肉,进而承担这个阶级被剥削的义务,给于第四阶层以高人一等的尊严。

    到了那个时候,社会也就趋于稳定了,自然最底层所面对的剥削也就成了实质上的义务,存在的价值就是被剥削,给于第四阶层尊严。

    再算算那种毫无节操的模式,最上层和最底层没有任何的直接剥削关系,最上层只需要剥削中层,然后怜悯底层,甚至不需要做任何的事情就足够坐山观虎斗,享受一代又一代的安稳了。

    “基本就是这样了,贵霜体系,这样解释的话,我想你们都应该能听懂了吧。”陈群淡笑着看向所有人,眼眸之中丝毫不遮掩的自信。

    然而其他人看向陈群的眼神都有些不对,老陈家这是又要搞事的节奏啊,这是又研究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

    “文若,长文是不是哪里有什么不对吧?”曹操带着疑虑的语气传音给荀彧,毕竟在场能听懂的人都知道,这制度稳得很!一看就是研究了好久,问题是谁没事研究这种东西啊,陈家又吃错药了吧!

    “大概没有吧,他只是比较喜欢研究社会制度……”荀彧带着揣测的语气说道,真的是不服不行,果然陈群也不是好东西,老陈家出来的货色,切开貌似都是黑的。

    一众朝官看了看陈群之后,默默地转头看向陈曦,心下生出了一丝温暖,还好,老陈家看起来也不是彻底黑,还是有点良心的。

    一群人看着陈曦和陈群不由自主的想到。

    “当然第三阶层的人数比例和第四阶层可以调整一些,只要不是太严重的转化,其实都不会影响这个体系的稳定性,理论上来讲这个体系确实是可以长治久安的,让最上层的那些人一直看下面人笑话。”陈群带着恶意看着其他人。

    “行了,吓吓人就可以了,告诉他们这个体系的弊端是什么吧。”陈曦打断了陈群的话,他已经看到了某些人跃跃欲试的神情了。

    “切,我还以为你看不出来呢。”陈群瞟了一眼陈曦说道,眼见一群人都看着自己,很是无奈的说道,“这世间不存在完美的制度的,你们也不想想,这种制度使用之后这个种族还有希望吗?”

    “这制度从某个角度算的话,确实是非常优秀的制单,但是其本身会对于使用该制度的种族形成严重的压制,上层过于轻松的控制,致使上升通道近乎于无,而中下层会陷入内斗,整个种族都腾不出手来。”陈群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还是用二十等爵位吧。”

    然而陈群的话并没有动摇某些家伙,很明显已经有人生出了想法,陈群也没有告诫的意思,相反,他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要告知这群人,反正这种东西只要别在国内用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