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六十八章 评价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多谢!”周瑜起身施礼,韩信传授的这些东西,只要他的基础在某一天达到,用不了多久就能建立起来属于自己的体系。收藏本站

    “哼,只是没事干找个人聊天而已。”韩信带着傲慢说道,“去南边水战小心一点,别死了,老子找个能虐的对象也不容易。”

    周瑜听闻此言,之前对于韩信的感激瞬间被削掉了大半,嘴角抽搐了两下,虽说知道对方是故意这么说的,可还是不爽啊。

    “嗯,我走之后,您如果还有兴趣,可以教授一下吕子明,唔,陆伯言也是可以的,但是陆伯言太小了。”周瑜想了想说道,“长安这边也就剩下几个有潜力的将帅了,其他的人上限太明显了。”

    “你要说这样说的话,应该是你走眼了,之前李文儒给你们放影像的时候,我也找人在观察,里面还是有几个能拿得出手的。”韩信摇了摇头说道,“军事指挥这种东西有时候不需要脑子。”

    “……”周瑜已经知道韩信说的是以哪些人为代表的成员了。

    “至于其他人的话,刘玄德会不会指挥大军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刘玄德如果出场的话,除非是完全抵抗不了,否则不可能输的,他对于麾下将校的掌控能力,无人可以超越。”韩信神色肃然的说道。

    周瑜闻言嘴角抽搐,但这话他是承认的,他之前发觉这件事之后,也努力的学了学,可记住中低层将帅的人名,经历什么的,就算是对于周瑜来说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太多了,太不具备普适性了。

    “这点我是承认的,刘玄德麾下的士卒,真到了他出场的时候,以他的威望,就算是陷入了包围,麾下的士卒也会用命给刘玄德趟出来一条路,正常可能那些士卒做不到,但真到了那种时候,肯定能做到。”周瑜带着少许的艳羡说道,这是他都觉得羡慕的地方了。

    “以前我遍观兵书,认为以仁德统兵根本就是笑话,不想这世间果然是无奇不有。”韩信就像是见鬼了一样,连连摇头。

    “那也就只有刘玄德自己能做到了,其他人都不可能做到的。”周瑜叹了口气说道,当初刘备在北疆的时候说出来方法之后,很多人都试了,然后都没办法做到。

    “这种事情,也是一种天赋了。”韩信感慨万千的说道,“这家伙可以作为汉室的一根定海神针,只要他不乱,这个国家的军事实力就不可能出现动乱,而陈子川又有力压文官一系的能力,只能说你们确实是生活在一个好时代,不存在狡兔死,走狗烹。”

    说这话的时候,韩信明显的出现了嘲讽的语气,周瑜也不好说什么,想想韩信的倒霉历史,说这话带怨气也正常。

    “有些时候,前面有横压一世的人物镇着也好,至少这天下不会乱。”韩信可能也是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太好了,动了动嘴岔开了话题。

    “那您还觉得哪几位可以?”周瑜略有好奇的询问道。

    “以我的眼光看的话,你们的三个头领都还行,刘玄德就那情况,他已经不需要做什么了,存在的价值就是稳住军事集团,这方面你们不可能玩过对方的。”韩信嗤笑着说道。

    实际上在了解了刘备的存在之后,韩信就已经为之动容过了,韩信不蠢,他只是情商不在线,看了史书也知道自己为什么必死无疑,那已经不是自己有反心的问题了,而是刘邦驾驭不住了。

    韩信很清楚自己其实没有反心,对于刘邦还有些天真,甚至有人怂恿他造反他都不愿意,而且还是以刘邦对于自己的知遇之恩将之推掉的,但是看了史书之后,韩信就明白,其实推不推都没用了,自己必死无疑,越强越得死。

    原因非常简单,强大的韩信已经拥有了动摇刘邦统治的能力了,就算是韩信没有这个想法,但在国家决策层面,不能用道德和情义去赌国破家亡的可能。

    因而韩信看完史书的解读就明白自己当年死的不冤,原来自己直接就是必死无疑,谁让其他人加起来也打不过带兵的自己。

    这让韩信很无奈,甚至代入其他人的观点也没有想到解决方案,直到某个认识了一万多中低层将校的开挂玩家出现在了韩信面前,让韩信清楚的认识到,原来还有这种解决方案。

    顺带一说,这也是韩信现在理所当然的骂自己当年那群战友的重要原因,当年刘邦要是有这个能耐,至于有白登之围?甚至再进一步,当年刘邦要有这个能耐,还用下黑手收拾韩信?

    当然是不用了,这种人就算是将兵权彻底交给别人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像,毕竟就算是串联你撑死将高层统统拉拢,执行者依旧是下层,而下层全是对方的人,你几个高层有什么用?

    因而越是了解这种手段,韩信也越是佩服,这是真正意义上能解决军阀,山头的手法,虽说这种做法怎么看都变态了一些。

    “我们在这一方面也没打算争,实际上陈子川主政,刘玄德作为太尉,我们便明白了局势,这两项我们都争不过,正因为争不过,才能将目光放在开疆扩土上。”周瑜无所谓地说道,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也早就放下芥蒂,毕竟现实是反抗不了,那还不如往好了发展。

    这种道理连各大传承久远的世家都知道,他们这些大势力的顶尖人物岂能不知道?陈子川需要光伟正,需要世家拿出当年先祖的气度去开疆拓土,那么世家权衡利弊得失,接受之后,就收敛掉那些不必要的玩意儿,变成陈曦需要的那种世家。

    同样曹孙也是如此,胜利已经不可追寻,那么权衡利弊得失之后选择更适合的道路那就是应有之理。

    “心态还行,还是说曹孟德吧,他欠一场大战的磨练。”韩信直接给出了答案,周瑜闻言心头一跳,韩信所说的欠一场磨练,那么磨练之后会是什么样周瑜瞬间就有了猜测。

    “这家伙能力是有的,觉悟也有,但是想法有些激进了。”韩信思考了一下说道,“如果有一场十万左右规格的大战让他试手,说实话,他的水平,你未必能赢。”

    周瑜闻言不由自主的一挑眉,不是他看不起曹操,而是曹操现在的水平在周瑜看来真不怎么样。

    “你别小看这家伙,他如果和你打,可能大胜,也可能大败,这种人天赋有,觉悟有,心态也有,但作战的手法激进的超乎预料,输赢对于这种人差不多就是五五之分争一线。”韩信撇撇嘴说道,周瑜没有反驳,但听进去了多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看你样子就知道你不信,以后你就知道了。”韩信也没在意周瑜那多余的想法,对于他来说,该点拨的点拨一番,其他就靠对方了。

    周瑜应了一声,算是将这件事记在心中了,韩信也没再问,转而转到了孙策身上,这下周瑜兴趣大增,毕竟那是自家人,当然有兴趣了,更何况他也想看看韩信对于孙策是什么评价。

    “孙伯符的话,小老虎吧,很有冲劲,直觉也很好,虽说不怎么过脑子,但对方做出来的选择未必比你精挑细选出来的差。”韩信郑重的说道,“以前的时候,我觉得你是他的脑子,后来我发现并不是这样,很多时候你应该是用来收拾烂摊子的。”

    周瑜闻言脸一黑,他还真就是给孙策收拾烂摊子的。

    “再下来,场上其他的人的话,基本都是将,那个叫张翼德的还行,虽说也没什么脑子,但他要是动脑子了,就距离对手死不远了,然而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什么时候会动脑子。”韩信叹了口气说道。

    “再没有其他人了?”周瑜想了想张飞,将张飞那种蛮熊动脑子的情况模拟了一下,周瑜觉得真有些伤人。

    “其他的都是将,基本都是将,成不了大军团统帅,将很重要,但在国家这个层面并非是不可替代的,只有帅非常稀有。”韩信想了想之后,有些犹豫的说道,其实还有一个,他不太好评价。

    “算了,一并说了吧,那个叫赵子龙的家伙是个奇葩,实力很强,为人很谨慎,这种人一般来讲只能成为刻板的将军,但是对方的实力太强了,强到有足够的资本使用另一种战术,如果哪一天这家伙放飞自我了,你最好离远点。”韩信想了想赵云之后,叮嘱了一下。

    周瑜想了想时常在政院混日子的赵云,实在是没办法想象这样一个人放飞自我是什么样的情况,更何况什么叫做放飞自我。

    可能也是看到了周瑜狐疑的眼光,韩信叹了口气说道,“一般来讲过于谨慎的将帅,都是使用正兵,而正兵过于刻板,能从这种刻板走出自己道路的人很少,基本上一辈子都卡死在照本宣科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