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七十四章 真家里有矿系列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卧榻上窝着,喝着自己最新研究出来的果汁,吃着纯天然的肉脯,伸手正在摸糕点往嘴里面塞得雍家家主雍,被这么一声招呼差点噎住,狠狠地在胸口锤了几下,靠着凉茶才压了下去。

    “咳咳咳……”雍面露青白之色,隔了好久之后,终于压住了咽喉的难受,带着抑郁询问道,“不就是黄金吗?都说了挖出来就让他们带走,只要他们每天能修够规模和质量,按时给我们完工,挖黄金就去挖黄金,爱干什么干什么!”

    现在汉室这边主流就是计件工资,当然也不是完全计件那种,而是根据各种不同的情况,使用不同的计件方式。

    像建筑类的的这种东西,到现在已经开出来后世二十世纪中后期的集体计件工资制,简单点就是包工工资,我要这个质量,工期这么长,能干的赶紧来。

    雍家属于强烈支持这种工资制度的家族,因为这种制度下他们家族基本上可以什么都不管,提前写好质量要求,和工期要求,转手给官方,然后招个工程队,全程死宅等结果就可以了。

    因而雍直接表示你们能不能消停两下,不就是黄金吗?不就是金沙吗?不就是金粒吗?就这么点东西居然想要骗我出门,你不会去找长老汇报吗?我是家主,不是给你们干活的,感觉你们才像是大爷。

    雍很无奈,早知道自己这个家主是个保姆,自己当年就不该接这个职务,他现在真想说一句,谁让我出门,我就带着所有人出门,窝家里多好的,黄金,黄金怎么了,有就带走啊,别烦大爷!

    因为雍从过来到现在就没出门,根本不知道工程队已经挖了多少的黄金了,只是以为些许金沙,可能值个几万钱,问题是几万钱就让我出门,不去,不去,爱谁谁,反正我不想出去。

    “不就是发现了黄金了吗?我之前不就说了吗?发现了就让他们带走,这种事情还需要重复?”抱着这样的心态,雍喝了两口茶,顺了顺气,将茶杯放在一旁翻了个身,慵懒的说道。

    雍现在还没有进入变态阶段,依旧被雍家这种慵懒的家里蹲风气影响,整个人都显得懒散无比。

    “家主,现在怕是已经有几十斤黄金被工程队挖走。”雍家管事苦笑着说道,这地方绝对不是什么不知名的沟之类的地方了,这地方产黄金啊,几十斤黄金啊,已经给了那群带过来搞建设的工匠了。

    说实话,要不是现在这工程队是半个官方的,后面有靠山,加之雍家做事的风格之中带着一种慵懒不靠谱,但是又说话算话的气势,雍家管家根本见不到那么多被工程队收集起来的黄金。

    毕竟这可是几十斤黄金,可不是一点小钱,黄金兑换标准五铢钱,是按照万计算的,虽说这是官方价格,实际上在六千到一万五之间来回浮动,只是官方锁死了一比一万。

    加之这几年汉室官方信誉爆炸,说一斤黄金值一万钱,那就铁定是一万钱,基本上快被陈曦钉死了,几十斤黄金也就是几十万五铢钱,听着是不是不太多,问题是这才几天!

    “几十斤黄金?”听到这话的雍直接跳了起来,然后赶紧从里屋不顾形象的冲了出来,“怎么这么多?”

    “因为河滩的沙子筛一筛都能筛出来黄金,甚至里面都有金粒,这地方可能是一个金矿。”雍家的主事管家一脸振奋的说道。

    “这怎么办?”雍头大无比的说道。

    “要不……”雍家管事神情凝重地说道。

    “赶紧将长老叫来,还有通知家里的忠仆和私兵做好保护家族人员的准备,拿了十几个山沟让他们选地方,看看他们选得这都是些什么破地方?”雍怒骂道,他倒不是生出杀心了,而是肝痛。

    黄金很好,很宝贵,很刺激,但这和他们家里蹲的雍家有何关系?

    他们雍家就想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蹲上,作为一个累世列侯,不想壮大家族,就想胸无大志的蹲在台上看云卷云舒,让别人别来烦自己,结果现在告诉我,我家旁边就是矿,还是金矿。

    按照汉室列侯圈地的方式,雍家置换后报备过的地方,那就是雍家自己的地方,虽说金矿扎眼,但要保住的话,其实是能保住的,尤其是雍家背后还有根金大腿的袁家,保住金矿问题不大。

    当然这说的是汉室和雍家都不知道这金矿有多大的情况下,然而怎么说呢,雍家族老随便在十几个山沟里面挑了一个山沟,结果这个山沟居然是后世的胭脂沟。

    这地方别的不产,就产黄金,而且丧病的一点在于,一般金银矿都是银多金少,而这地方是,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黄金,百分十左右的白银,而其他金属合计低于百分之五……

    现在没闹大的原因还是因为雍家要在山口建设要塞,没有深入进入上游,否则的话,就会发现,现在还没有被任何人开采过的老金沟,沟底的河沙掬起来一把,一半都是金沫。

    后世盗采,一年都能采到十万两以上的黄金,虽说这种盗采更多是因为一开始金沙遍地,很好盗采,后面就需要挖矿了,但是能如此大规模的盗采,也足以说明该金矿的规模了。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雍家对此一无所知,雍的想法就是,自家族老就是个坑,十几个山沟沟,就选了这么一个,结果带黄金。

    这是又要和其他家族扯皮的意思?想想这么一个情况,雍就肝痛,算了,金矿卖给袁家,自家找个地方重建个老家得了,别来回坑了,有黄金的地方,俺们雍家住不起。

    于是雍艰难的召集了在宅子里面窝着的雍家长老们,主要是没人想来,要不是真出大事了,这些长老都是指挥雍自己搞事,毕竟蹲了四百年下来,这个家族已经彻底慵懒化了。

    “事情诸位长老也知道了,那个,这地方是谁挑的,十几个山沟沟让挑,非要挑一个带黄金的,还让不让人过日子!”雍连拍几案一脸恼怒的问道,这是又要搬家的意思啊!

    “好像是家主挑的啊!”一个族老若有所思的说道,然后所有的族老都紧跟着附和道。

    “……”雍额头的血管直接跳了跳,他可以保证这玩意儿是他拍板的,但绝对不是他挑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可能也是看到雍额头的血管了,家族的族老们也不想气雍了,毕竟气死了又需要选家主,到时候还是麻烦。

    “要不卖给其他家族吧,省点事,让他们按照我们的规划图在其他山沟给建一个庄园,然后再给我们一笔款子算了。”某一个族老开口说道,让他们家再建一个庄园的话,怕是赶不上时间了。

    “这还要看看我们选得这地方金矿到底如何。”另一个族老说道,这群人其实很清楚,现在就怕这地方黄金不多,要是黄金不多,那他们雍家就要亏死了。

    只要有黄金,不管多不多,肯定会有人来问询,到时候来来回回问询的世家,雍家人想想那个情况,就想死。

    这么一来将这片地方卖掉就成了上上之选,问题就怕黄金少啊,少了卖不掉啊,但这样也需要鉴定啊,免不了人来人往,雍家最痛恨的就是来来回回的人,都窝在家里多好啊。

    尤其是最近读了许子的经典,雍家人深刻的认为,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都呆在家里,谁都别惹谁,所有人都舒服。

    顺带一提,明明是一个在西南蹲了四百年的家族,但是跑到东北来没有一点水土不服,而且全族所有人都喜欢上了这地方,认为家主雍目光灼灼,高瞻远瞩。

    嗯,原因就一点,这地方冬天的时候,外面太冷了,雍家连雪都不扫,直接锁门不出去,窝在家里就是了,绝对没有人来拜访。

    “找个专业人士来探一下矿,然后转手卖掉算了,今年怎么这么多糟心事,黄金这东西好是好,但拿上烫手还不如丢掉。”雍怨念的说道,他们家需要的是一个穷山沟,当然有个其他矿也行,但别是金银矿,要不起,要不起。

    “只能这样了。”雍家族老集体看向雍。

    “你们意思是让我去!”雍的手指缓缓调转,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们就不能派个其他人,我之前才出去过了。”

    “问题是这件事本身就是家主搞出来的,而且我们雍家现在到了危急存亡之秋,家主,到你去解决问题。”雍家族老如是说道。

    雍表示我真的想打死你们这群人了,坑人也不是逮住一个往死了坑的,当年我信了你们的邪了!

    “要不明天我们组织人手探探矿,虽说家里没有养专业堪舆相地,风水天文的策士,但半吊子还是有的。”雍努力的辩解道,在他还没有变态之前,雍家这种族老协同模式,他是没有一点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