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五章 放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拥有这种意志的军团才是黄忠认同的帝国禁卫军,而现在的长水和射声,在黄忠的眼中只是获得了和帝国禁卫军同样天赋的普通精锐而已,称之为帝国禁卫军根本不配。

    真正能拿得起这种称号的军团,在现在的黄忠看来,汉室这边也是寥寥无几!

    向弱者挥拳那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但是向强者挥拳,能做到的人就少了很多,而向不可战胜者挥拳,那需要的勇气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具有的,而帝国禁卫军必须要能做到这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黄忠明明能一箭诛杀瓦纳那却放下了箭矢,因为没有必要,这一箭作为最后的保障就可以了,主将被一箭诛杀,就算是军魂军团也会有所动摇,更何况现在将一切寄托在主将身上的贵霜士卒,可以说黄忠一箭下去,贵霜就彻底败了。

    但是没有必要,完全没有必要,就算是这么做能轻易的获胜,在黄忠看来也没有必要,这样胜利了,以后恐怕也要让射声和长水补上自我的觉悟,因而还不如像现在这样控制住。

    在黄忠看来,如果长水和射声连这一关都过不去,那么请取消着传承了数百年的荣耀,背负不起荣耀,就不要假借,拥有了和帝国禁卫一样的天赋,但这并不代表就是帝国禁卫。

    黄忠怒吼着朝着贵霜冲杀而去,赤血刀每一刀都能带走一到两名贵霜士卒的生命,强悍的战斗力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这种战斗方式对于军团之间来说只能是拔升士气,但黄忠麾下刀盾手还是太少,又不是盾卫那种站着让人砍都砍不动的超级防御兵种,刀盾手仅仅是最常见的兵种之一。

    虽说其中也有一些进阶到超级强悍姿态的刀盾兵,但黄忠麾下的刀盾手只是普通的青州精锐,和瓦纳那麾下的刀盾兵可谓是半斤八两,在大量贵霜骨干将校拼命的情况下,一时间居然完全不下于汉军。

    从这里也能看出,主将用命对于一个军团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杀!”瓦纳那身中数创依旧怒吼着冲在最前方,甚至汉军组建的刀盾手防线,都因为瓦纳那这种气势都出现了动摇。

    毕竟随着瓦纳那的爆发,别的不说瓦纳那的亲卫皆是疯狂的展开了反击,汉军就本质而言,其实是和蒙康布训练出来的精卒处在半斤八两的状态。

    之前之所以能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将贵霜军团击溃,完全是因为射声营和长水营超乎想像的爆发,以及黄忠斩将夺旗带来的强悍士气。

    毕竟在大军团作战的时候,士气甚至要比军团基础战斗力还要重要,之前贵霜几乎被打的完全不能抬头,就是因为双方的士气差距太大,而现在瓦纳那心知一切,结不动明尊印彻底放下了生死。

    自然在瓦纳那的率领下,贵霜士卒爆发出来原有的战斗力,哪怕并没有超标,但是对于贵霜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毕竟汉室近战的士卒远远少过现在贵霜精锐,弓箭手虽说精锐,但是在瓦纳那这种身中超过十箭,尚且未倒的狠人的率领下,汉军一时之间也确实不能打溃瓦纳那。

    “太差了。”黄忠望着依旧在射箭反击的长水营和射声营的士卒,不由得浮现了一抹不满的神色,表现得实在是太差了。

    孔雀是什么情况,汉室这边也努力的收集了一波情报,数年未能参战,很多士卒都被养废了,但是在拉胡尔的率领下却在第一战就射出了两箭,哪怕后来收到情报说是,第二箭的时候在拉胡尔的率领下,不少的士卒都筋骨折断。

    可那种意志却让人动容,再看看自家的长水营和射声营,到极限了吗?肯定没有,距离极限还有相当的距离。

    毕竟第一波射杀出去之后,长水营和射声营的士卒依旧能跑能跳,能继续追砍贵霜士卒,也就是他们依旧保持着相当的实力。

    不过黄忠也明白,这很正常,因为长水和射声虽说是训练出来的,但他们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的每一个士卒都是皇甫嵩自己找到的,也就是说每一个士卒都是合格的双天赋素质。

    汉军的双天赋军团的素质基本没有掺水的,基本上这几百年的厮杀下来,汉军的双天赋军团就没有一个是弱者,最强的那批甚至足以和冠名为军魂,冠名为三天赋,冠名为帝国禁卫军的军团互撕。

    弱的那一批放在其他国家也属于相当强悍的军团,而作为汉室千锤百炼筛选出来作为帝国禁卫军拥有的天赋,长水和射声在素质足够的情况下,应该获得能力远远不应该只有这点。

    现在看起来确实是很强,但这种强悍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杀杂兵绰绰有余,但是面对精锐,那就有明显的不足了。

    做不到绝对压制其他大多数双天赋精锐,那就别叫帝国禁卫军了,说句难听的话,别说现在射声营和长水营尚未到极限,就算是到了极限了,黄忠也可以黑着脸说出那句,你们不是还有性命吗?

    能跑,能打,能射击,看起来也不累,现在你告诉我,你们射杀不出来第二箭,那么我要你们什么用?

    一个名为帝国精锐,但实际上连比较强的那些精锐兵种都打不过,西凉铁骑随便来一支都足够硬顶着箭矢冲过来将你们砍死了。

    黄忠带着冷漠看着逐渐被瓦纳那撕碎的刀盾手防线,走了三千刀盾手,剩下不足三千的近战士卒要拱卫所有的长水,射声的弓箭手确实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更何况瓦纳那的表现确实是符合了黄忠的要求,至少在疯狂和觉悟上确实让人动容,撕碎刀盾手的防线近乎是时间问题。

    这一刻长水和射声的士卒疯狂的射杀着箭矢,然而在瓦纳那的率领下,在那群骨干将校的带领下,贵霜士卒眼见着胜利即将到来,别说原本一直没有崩溃,现在正在死磕刀盾手防线的贵霜前军,就算是之前已经撤下去的贵霜中军士卒也汇聚了过来,开始拼命。

    当然贵霜后军的士卒是没有几个冲过来帮忙的,他们依旧在撤退,见识过孔雀军团,射声营,长水营爆发的军团,并且因为侥幸而活下来的士卒一般都不会再对着这几个军团挥拳。

    因为那种堪称恐怖的阴影会一直笼罩在他们的心头,若是连这种大恐怖都能压下去的话,在面对那种爆发的时候,他们也不会调头崩溃,普通人和勇者的差距,有时候就这么一点点。

    瓦纳那这个时候双眼近乎已经被血色浸染,他非常清楚,不动明尊印开启之后,自己距离死亡近乎就是倒计时,不过在倒计时结束之前,基本没有人能拿下自己。

    自己的身躯已经像是佛家所谓的皮囊一样了,任何的攻击伤害的仅仅是这个皮囊,而不是他自己,但他自身并不是那种大智慧,大毅力的佛陀,最后必然没有办法从皮囊之中脱身。

    那么结果就不用说了,等到精气性命燃尽,自己也就自然会倒下,但对此瓦纳那并没有任何的动容,相反,他无比的冷静,既然已经猜到只有一条路,那么作为主帅,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给士卒杀出一条血路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这个时候自己都不站出来,那么贵霜前军就算是有一份实力,也绝对无法打到现在这个程度。

    瓦纳那双眼无比冰冷的看着已经崩碎的防线。

    这一刻汉军这一处防线彻底挡不住了,瓦纳那的疯狂,以及那种如鬼神一般,身受十数创而不倒的形象确实是震慑住了汉军,而同样贵霜身后的士卒眼见主将那种拼命的气势,也紧跟着冲了上去。

    主将尚且用命,士卒又如何会惜命?

    “去死吧!”瓦纳那撕碎了汉军刀盾手防线的那一刻,面色变得无比狰狞,看着面前手持弓箭的汉军士卒,挥刀斩下。

    也许在其他人看来孔雀最珍贵的是他们驾驭的大象,然而瓦纳那作为一个刹帝利很清楚,孔雀的大象并不珍贵,贵霜这地方有着数量非常庞大的大象,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在其他人看来非常艰难的训练大象,在贵霜其实是非常简单的。

    因为大象的智力并不低,而贵霜又有他心通,实际上相比于孔雀的大象,孔雀的士卒才更为珍贵,人身承受大象的力量,到底要的是素质,还是意志?

    诚然素质确实是重要,但是以大象的巨力,双天赋的素质和大象的力量差距有多远还用说吗?明明从理论上来讲,绝对无法容纳的超限力量,却被孔雀用来射击,用来攻击,人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