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一十七章 醒悟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怎么了,蒙康布?”阿鲁诺看向一旁在甲板上晒太阳时睡过去没多久突然惊悸的蒙康布询问道。

    “不,不知道。”蒙康布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伸手扶额,却发现是一头的冷汗,但是梦中一切却消散的无影无踪。

    阿鲁诺看向蒙康布皱了皱眉头,蒙康布那种近乎从水里捞出来的情况他也看在眼里,没事什么的,完全是说笑,至于说噩梦吗?

    “不知道瓦纳那那边情况如何?”阿鲁诺随口说了一句,而骤然间蒙康布心头一沉。

    “阿鲁诺问你一个问题,有什么方法能极快的覆灭像我率领的这种军团?”蒙康布缓缓地开口说道,提起瓦纳那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些许的担心,那是他的副将,跟了他很多年。

    “怕是不容易,本身你自己就很强,不管是直觉,还是判断都很不错,本身率领的军团也不弱,尤其是亲卫,已经和北方的那几支动手了,就算有差距也不会太大,这样想要极快的覆灭的话,很难。”阿鲁诺没有吹捧,也没有打击,就像是在说某一事实一样。

    蒙康布现在水准并不低,各方面的天赋都不缺,又有好老师,本人的素质又能支撑起的所拥有的一切,因而要击败蒙康布都是相当困难的事情,至于说覆灭,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毕竟本身的兵员素质就不差,主将水平也很不错,在这样种情况下,只要为人谨慎,决断不出错,基本就不可能被覆灭。

    “这样啊,我有点担心瓦纳那那边,汉军的准确位置找到了没有?”蒙康布不置可否的晃了晃头,并没有肯定和否定的意思,而是平静的岔开了话题,他有一些猜测,需要验证了。

    “在文伽故都,我其实并不倾向于和汉室在这个时间段发生冲突,我们的目的是骚扰汉军,阻止对方可能进行的迁徙活动,而不是正面和对方开战,我们现在兵力并不多。”阿鲁诺劝解道。

    “话虽如此,但我们需要考虑一下汉军的兵力布置了。”蒙康布缓缓地说道,“瓦纳那去了三摩呾吒,汉室不可能有反应,但是我们就说了饵的问题,三摩呾吒是饵,瓦纳那也是饵,那么对方在哪里?”

    “正面碰撞吗?”阿鲁诺略有无奈的看了一眼瓦纳那,“这样不符合我们的兵力部署,如果一开始您就是这个打算的话,那么在之前您就应该将所有兵力拉过全方位攻击文伽地区,将汉军的驻点拔掉之后,在文伽的水网上进行游曳,彻底封锁文伽。”

    “一开始我确实有这个想法。”蒙康布坐起身子,神色凝重地说道,“其实我并不同意攻打三摩呾吒,但是那个位置太重要了,重要到连我都觉得占了哪里,也是扼守贵霜和汉室的要点,但是现在我反应过来了,那个位置无用。”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啊,瓦纳那已经去了三摩呾吒了。”阿鲁诺翻了翻白眼说道,朝令夕改这种事情,就算是贵霜将校也知道不能做。

    “所以我们去赌一把文伽故都!”蒙康布站起身来,如剑一般锋锐,原本因为背负帝国而被带上的枷锁被这种锋锐一一斩裂,“赌一把文伽故都,我们就能知道到底是三摩呾吒重要,还是文伽重要了。”

    “如何确定文伽故都的人比三摩呾吒的人重要?”阿鲁诺不解的询问道,“我们并不知道三摩呾吒准确情况是什么样的?”

    “不,我们知道,三摩呾吒没有比我本部更强的精锐!”蒙康布眼中带着些许的锋锐开口说道。

    “这样做,有些不值得啊,封锁了水网,我们就能做到扼制汉军迁移了,何必要这样做?”阿鲁诺再一次劝解道,他真的是不同意这样空耗兵力,毕竟贵霜现在的形势确实不太好。

    “不,非常值得,文伽如果真的是我赌的汉军核心点的话,那么汉军的大脑必然就在这里,如果将水网比作经脉,我们限制了水网,就像是限制了一个人身躯,但是他的脑子只要还能思考,就存在危险,从一开始我们就应该集中所有的实力。”蒙康布双眼冰冷的说道。

    放下背负帝国带来的重担,以纯粹自己常用的直觉和判断去思考问题,很多东西都一览无余。

    为何要攻打三摩呾吒,如何才能扼制汉军的迁徙,其实这些在现在蒙康布想来都不重要,最简单的做法其实是围点打援。

    将文伽故都团团围住,靠着兵力优势,并不进行直接攻打,而是拖着,拖到对方迁移的人员抵达,然后乱军骚扰就是了,如果对方有远见,肯定会提前派人来攻打蒙康布的包围圈。

    这反倒是贵霜的好机会,因为汉军从国内来的速度远远不及从恒河那边来的速度,

    而以文伽的重要性,死守恒河在没有文伽通道的情况下,恒河流域的汉军被拖死只是时间的问题,那么返回来救援文伽的可能性绝对不会太低,反过来想的话,这不也是收回恒河中下游的机会吗?

    当然这是蒙康布不知道关羽和李优性格的情况下的幻想,当然连蒙康布自己都觉得这个幻想不切合实际,但就算是恒河那边没有什么反应,这一招包围圈的方式,也足够将汉军恶心个半死。

    “我们现在的实力真的能拿下文伽故都吗?虽说按照猜测,我们的兵力应该比汉军的数量更多,但是你觉得这个时候汉军还会有杂兵吗?”阿鲁诺无比平静的看着蒙康布说道。

    “不会有杂兵,甚至如果是我的话,现在派遣来的都应该是以双天赋为主的超级精锐,只有这样,才能在兵力劣势的情况下,打出压制局面。”蒙康布再一次恢复了直觉和分析相结合的思维模式。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对方就算兵力不及我们,你确定能打赢?”阿鲁诺就像是叙述事实一样反问道。

    “我有把握挡住一支整编的双天赋超级精锐。”蒙康布转过身去,背向阿鲁诺,也像是叙述事实一样平淡。

    “双天赋啊……”阿鲁诺沉默了一会儿,“按道理来说,你应该不具备训练出双天赋能力,哪怕是拉胡尔将军也不能保证做到这种事情,我主虽说非常看好于你,但是按说,距离这个层次应该还远吧。”

    “远吗?”蒙康布看着自己右手手心的划痕,想起之前在明那加拉横推婆罗门时的气魄,“我不知道我距离那个程度有多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训练,但是在我收到消息,打穿明那加拉那边围剿我的婆罗门之后,我便将自己的军团天赋融入了进去。”

    “……”阿鲁诺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蒙康布的资质不用多说,当年晋升内气离体,没有抽取和自己同样观想体系的五百亲卫的内气,甚至在强行晋升之时反补了一波,而其本身对于不动明王观想加持就有很深的研究。

    舍弃了其他效果之后,蒙康布的不动明王观想加持强度近乎媲美正儿八经的军团天赋,可以说在蒙康布没逆天之前,这五百亲兵在蒙康布的率领下都属于能硬怼顶尖双天赋的精锐。

    至于说军团天赋,贵霜在前些年甘宁来学习的时候,只有十一个将帅拥有军团天赋。

    这两年局势大乱,基于乱世出人杰这一定律,贵霜将帅也有很多天资高绝之辈突破了观想神佛的约束,拥有了军团天赋,让贵霜军团天赋的数量大幅上升了百分之二十,嗯,也就是十三个。

    蒙康布作为当年十一个军团天赋拥有者之一,资质当然不用多说,当初就算是落魄到混日子的程度,蒙康布率领自己的亲卫,也属于一等一的能打。

    强者和弱者的差距,在双方的巅峰期看不出来,但在低谷的时候却能看得一清二楚,蒙康布毫无疑问就是强者。

    哪怕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他已经每日不间断的训练着自己的士卒,开发着自己的军团天赋,研究着神佛加持。

    韦苏提婆一世那一封册封书,只是让蒙康布龙归于海,并非是那封册封书赋予了蒙康布现在这些,而经历了印度洋清扫,经历了怒战婆罗门,蒙康布在不知不觉之中,将自己拥有的一切熔炼到了一起。

    以五百亲卫为核心,加持不动明王的强悍防御兵种,以及熔炼了蒙康布军团天赋,在以一敌十的血战之中击溃了婆罗门的精锐,这就是蒙康布的底气。

    双天赋精锐,只要是正儿八经杀出来,还是由其本身统帅率领,那么就算是军魂,就算是三天赋这等决战兵种都可以一战,也许会因为基础,因为意志而战败,但这种自己带出来的精锐比起同样天赋,同样素质的精锐,会略胜一筹。

    蒙康布的自信就在这里,他不弱,不管是意志,还是素质,亦或者决断都无愧于自身天才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