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二十五章 第二颗半价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郭嘉的汇报远远比之前拿到的书信和密报要细致很多,细节也更清晰一些,让汉室对于贵霜的军事实力有了更为清楚的了解。

    当然军事实力对于汉室来说并没有多少震惊的,反正再强也强不过汉室,这点自信汉室还是有的。

    对于汉室来说最吸引人的还是田亩土地这些东西,相比于密报上的那些东西,郭嘉找堪舆相地的专业人士得出来的结论详细的足够让朝堂上所有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之后所有人更是确定了收拾贵霜的必要性,而唯一的麻烦也就是道路的问题,现在袁术,刘璋以及真正修路的大佬孙乾都在南方,先修一条普通道路估计问题不大。

    至于高架桥什么的,孙乾从国内招了一批数学家,靠着这群人强算了一堆东西,现在已经开始上模型了,等模型解决之后,唯一的问题大概也就是材料的价格有些高,不过看着恒河流域的价值上,已经有某些人准备破家为国了。

    当然这群人全让陈曦给阻止了,他还没倒下呢,你们急什么,破家为国,说笑呢,等孙乾搞出模型的时候,他的材料也该准备的七七八八了,到时候直接开建就是了。

    郭嘉之后被加官至领军将军,当然这个是虚职,就郭嘉这个菜也还领军,然后阳翟亭侯加至乡侯,实封了一千七百户,不过看刘桐封赏的利索程度,回头私底下郭嘉就长公主怕是以为自己这波废了,所以大肆封赏了一波,算是慰藉什么的。

    然后陈曦就给回了一句,“关内侯在法孝直那边还是耍猴的呢?你就算是实封了这些官职爵位,就你这波的功绩有什么问题?”

    实际上汉室现在的封赏确实远远厚过之前任何的一个时代,以前的汉室可能存在功劳太高,赏无可赏,封无可封的情况,一般来说古代只要出现这种情况,基本上就到了皇帝要下手的时候了。

    按理来说,像陈曦现在封的侯位,已经封顶了,官职也到顶了,按说这些官职爵位都是在臣子退休的时候才会封的,甚至更多是臣子死后才给的,活着加封这些的话,只要臣子识趣,就应该推辞。

    汉室现在的问题在于,侯位和官职已经完全不算是封顶了,再往上还有一个列土封疆,开府建衙。

    和这俩者比起来,侯位和官职都是渣渣,自己拿片土地,自己建国,自己册封隶属于自己的大臣,和这比起来,侯位和官职算什么?

    自然刘桐封赏起来就明显的大气了很多,关内侯不行,亭侯,亭侯不行乡侯,乡侯不行县侯,县侯往上还有列土封疆,封,有什么封不了的,说封就封。

    刘桐这种大气的封赏和刘协当初扣扣索索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说个实话,就这两年刘桐在帝位上的表现,现在就算是刘协出来了,恐怕也动摇不了,谁更适合这个帝位,估计所有人都心里有数。

    刘桐现在怕是除了性别统统都合适,而刘协怕是除了性别统统都不合适,选哪个,只要还有点良知,还用说。

    之后刘备亲自设宴宴请了郭嘉,也算是恭喜他得胜归来,期间郭嘉喝的酩酊大醉,然后法正嘿嘿嘿的邀请贾诩和刘晔等人跟自己一起扛着郭嘉去华佗那里。

    这么有趣的事情,陈曦当然不会错过,于是一群人带着郭嘉往华佗那边走,走着走着就开始下雪了,元凤二年冬的第一场雪开始了,毫无疑问这是现在半瘫的郭嘉搞的鬼。

    毕竟之前陈曦也说了,冬雪初降之后他就要迎娶甄宓过门,至于什么时候下雪,其实他们这群人已经心里有数了,而郭嘉喝醉了之后就有些捣乱的想法,反正最近几日都是良辰吉日,何必呢?

    为什么要让你们这群家伙准备好礼物送过去,不如来个突发事件,让我看看到时候会不会手忙脚乱。

    “郭奉孝,你这家伙可真会给我添乱啊。”陈曦接着雪花对着已经酩酊大醉的郭嘉笑骂道。

    “不好吗?子川等着一日也等了不少的时间了吧。”郭嘉醉酒之中带着些许的清明说道,“更何况,礼物这种东西,不就是心意嘛?更何况我当年也送了一份了,居然还要我再送一份。”

    “好好好,你说的有理。”陈曦甚是无奈的说道,看着天空飘洒的雪花,本身就快下雪了,郭嘉只是将这场雪提前了一下而已,因而这么一会儿,天空之中已经飘飘洒洒的白雪落了下来。

    “恭喜子川,抱得美人归啊。”刘晔笑着恭喜道。

    “你们这么恭喜完全没有一点诚意,到时候都记得给我送点什么奇珍异宝之类的东西,我要压箱啊。”陈曦笑眯眯的开始威胁贾诩等人,而这群人也都连连翻白眼。

    “我们这群人之中最富有的就是你了吧。”法正不满地说道,“更合理甄氏嫁过来还带了二十亿钱的嫁妆,你居然还宰我们,你还是不是人啊,要不要这么过分。”

    “这么说吧,甄氏嫁妆二十亿这个是甄氏的事情,而你们给不给我送点奇珍异宝什么的,那就是我们双方感情的问题了。”陈曦一副不要脸的神色,“至于说我富有不富有,其实钱财乃是身外之物。”

    贾诩表示自己不想和陈曦说话了,鲁肃则是连连摇头,这交友不慎啊,亏到简直可以了。

    “你们这群人要不要这么着急将我弄到华医师这边啊。”郭嘉被一群人架着,没有反抗,毕竟这群人在他看来也是好意。

    至于说开颅什么的,郭嘉也就是笑一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脑子被打开了,人还能活,你这不是说笑吗?

    “早治早好,然后让我把你吊打一顿,满足我内心的**。”法正丝毫不加掩饰的说道,恶意已经充满了自身的语气。

    “我要是治好了,你肯定吊打不了我。”郭嘉翻了翻白眼说道,然后就看到医学院的院子里面有一个大胡子在翻药草,当即招呼道,“华医师,来给我治治病啊。”

    盖伦则是扫了一眼架着郭嘉的这群人,心知这又是一个大佬,这群人的每一个盖伦都见过了,丝毫不逊色死在康茂德时期的那些元老院元老,自然被这群人架在中间的郭嘉应该也是大佬。

    “这大胡子是谁啊,看起来有些胡人的血统。”郭嘉一边往进走,一边随口询问道。

    “这位是盖伦医生,水平之高不下于华医师和张医师。”法正随口回答道。

    “哦哦,盖医师啊!”郭嘉随口回答了一句,“胡子长得真茂盛啊,关将军要是见到的话,应该很有共同话题。”

    “不,人家叫盖伦医师,不叫盖医师。”鲁肃翻了翻白眼说道。

    “盖伦这个姓我还真不知道啊,他叫什么啊。”郭嘉愣愣神说道。

    “这是个罗马人,不是汉人,来这边交流的。”陈曦无语的说道,连郭嘉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都以为对方是一个有胡人血统的大胡子汉人,这相似度简直有毒啊。

    “罗马医生?”郭嘉愣住了,然而还没有发表感言,就被法正强行架着进去了,而盖伦则是随后问了一句,“这人是不是有脑疾。”

    “盖伦医师你居然也学望闻问切了啊。”陈曦随口问了一句。

    “很简单的东西,动了原理,匹配一下就好了。”盖伦用他心通回答道,这种东西,一开始盖伦也觉得超级神奇,后面懂了原理之后,盖伦很快就点到了精通这个水平了。

    进屋之后明显暖和了很多,不过那种淡淡的药材味让陈曦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毛,而华佗也是这个时候,换了一身白大褂走了出来。

    “这是郭奉孝,啊,脑疾啊。”华佗看了一眼郭嘉,随口说道,“仲景来个一个脑疾患者,而且还很严重,过来看看。”

    很快张仲景也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郭嘉,隔了一会儿之后,“嗯,确实是脑疾患者,而且很严重。”

    “喂喂喂,你们三个人都说我有脑疾,还说三遍,有意思没?”有些醉醺醺的郭嘉嚷嚷道。

    “过来,躺这里,我们给你好好检查一下,最近没病人只能搞医学研究,进展缓慢,来躺在这里。”华佗非常负责的指了指自己一旁的钢铁床架说道。

    郭嘉也没拒绝,直接躺了上去,然后华佗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开始铐住郭嘉的手脚,郭嘉有些不太理解的看着华佗。

    “怎么突然扣住我的手脚。”郭嘉不解的看着华佗询问道。

    “接下来要用器材实验一下,可能会有点惊恐,有点痛,怕你失去理智。”张仲景代替华佗回答道。

    “哈?”郭嘉翻了翻白眼,“我郭奉孝还会怕痛,还会因为惊恐丧失理智,你们这是说笑呢?”

    “华医师,郭奉孝的病到底如何?”法正开口询问道,看起来法正除了和郭嘉斗嘴以外,其他方面还是很有节操的,而且也确实是挺关心的郭嘉的。

    “孝直就冲你今天这个表现,回头我吊打你的时候,少用点力。”郭嘉嘿嘿直笑,但是却再次毒舌了两下。

    “我只是为了让你快速恢复过来,好将你狠狠吊打一遍,我可不想欺负无脑的残障人士。”法正恶狠狠地说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陈曦的眼中看来总有一些傲娇的意思。

    “病症在脑,药石效果很小,针灸的话,就算有效,也见效缓慢,我觉得啊,这瓢怕是得开颅。”华佗平静的说道,然后从一旁掏出斧头,而张仲景也非常配合的拿出锯子,盖伦拿出了凿子。

    当场郭嘉就是一愣,然后直接丧失理智一般挣扎了起来。

    隔了良久之后,一群人终于将郭嘉安抚好了,酒也被吓成冷汗流出去了,郭嘉表示自己这个时候一点也不醉了。

    “快给我解开手铐和脚镣啊。”郭嘉理智回归之后怒吼道。

    “都说了这玩意是怕患者丧失理智准备的特殊病床,之前还给你说了,你说具备不丧失理智来着。”法正吐了一口气,一副之前说的很清楚了,你居然什么都没听进去。

    “滚啊,这是要开瓢啊,你来试试!”郭嘉咆哮道,中气十足。

    “我很好,不用,谢谢,是你需要开瓢了,而且之前说好了,开两个第二个半价。”法正咧嘴直笑,铮亮的牙齿闪着光,让郭嘉生出了崩溃的感觉。

    “子川!”郭嘉果断扭头抱陈曦大腿。

    “好了,好了,安心吧,我们只是来确定一下该怎么治疗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让你被开瓢的。”陈曦一副稍安勿躁的神色,随性的安抚着已经抓狂的郭嘉。

    “我信了你们的邪,什么叫做不到万不得已,不让我开瓢,你们考虑过我的想法没有?”郭嘉怒斥道。

    “呀呀呀,早上谁说自己没有脑子的,怎么能考虑没有脑子的人的意见呢?”法正打开扇子遮住自己半张脸,哪怕是挡住了大半,所有人也能看到法正那一脸笑意。

    “文和!”郭嘉果断扭头对贾诩招呼道。

    “安心。”贾诩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让郭嘉安心的话,当场郭嘉就差直说自己这么多年交友不慎,也就贾文和靠谱之类的话了,然而贾诩话音未落,就转口道,“有些事情是躲不开的,晚开不如早开。”

    “早开还不如不开啊!”郭嘉怒骂道,这波真的是被镇住了。

    “问题在于你是不得不开啊。”法正大笑道。

    郭嘉当场挣扎要和法正拼命,可惜手铐脚镣将郭嘉捆的死死的,足以固定内气离体的病床,郭嘉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挣脱。

    “好了,好了,不要开玩笑了,华医师,奉孝的病情到底如何。”陈曦眼见郭嘉已经快要气炸了,赶紧阻止这群人继续撩拨,再这么撩拨下去,不说郭嘉本身脑疾的问题,自身怕是也要自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