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章 嫡长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呃,不用接的。”陈曦就像是被抓奸了的老公,脸都白了,倒不是害怕或者其他什么的,实际上真要说的话,大概是一种本能。

    “……”陈兰抓了抓自己的长发,眼见陈曦的脸色,不由得一愣,实在是陈曦的反应太过夸张了,陈兰表示完全没有办法理解。

    “夫君……”陈兰拉着长音叹了口气,“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太严重,但是再等等的话,夫君到时候你该怎么掩藏呢?”

    陈兰还真就不信了,就陈曦这种时不时跑到蔡琰那边去玩,一次两次倒还罢了,时间久了,真以为蔡琰生出来啊!

    “呃,这个倒不是什么问题的。”陈曦苦笑着说道。

    不说周密不周密,其实要隐藏的话很容易的,户籍这种东西对于其他人来说无法绕过,但是对于陈曦来说,直接换一个地方,换一个身份,等过了这段时间,再换回来就是了,这真不难。

    陈兰甚是无奈的看了一眼陈曦,她其实是真不介意有个真正意义上的主母,她的心思稳得很,也无所谓会不会被压制。

    实际上陈曦到现在都不知道陈兰已经知道自己在外面养的是谁了,还以为陈兰和繁简一样都抱着让陈曦带回来小姐姐,给她们开开眼的想法,用繁简的说法就是,我家夫君常年一副女色不近的君子相,居然也有色授魂与,夜不能寐的时候。

    我繁简实在是好奇到底哪家的姑娘这么厉害,让我开开眼也好。

    说起来,漂亮的姑娘并不少,奇女榜排了十五名,要说这些人艳绝天下倒不至于,毕竟几千万的人里面一半都是女的,适龄的更是有个千万多,要说貂蝉最漂亮还真不至于。

    毕竟每个人对于美的定义都有偏差,而且真到了某个程度,要说艳绝天下什么的,那是说笑呢,貂蝉,甄宓,蔡琰,这三个真要比一个高下,没有各自的光环加持,恐怕真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当年那个榜叫奇女榜,开篇就是“采国之贤妃奇女,兴国显家,绝代无双,继往开来者,以其德,其才,其行,其容”,上榜的那些女子后面谁还没有个列侯了?

    貂蝉背后有一个天下无敌,甄宓背后有一个列侯世家,蔡大小姐背后可是一整个汉帝国的典藏,这榜能上榜的都是美女不假,但哪个是个水货,那个没有一个能庇佑自己的后台?

    繁简好奇的就是能将陈曦折腾得有些魂不守舍的女子到底是怎么样的,美女什么的繁简也见多了,反正她长得不是很漂亮,混的那个圈子倒是美女多多,甄宓,糜贞,吴媛这些都属于真漂亮的那种。

    然而当年糜竺可是有心和陈曦勾搭一下的,结果陈曦压根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甚至别看甄宓这小妖精跳的欢,实际上繁简可是很清楚的,要不是甄宓跳的欢,现在根本进不了门,这磨人的小妖精老是缠着陈曦,陈曦才被硬生生掰过去了,否则的话,完全没可能。

    可越是了解陈曦,繁简就越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女能将陈曦吸引到这种程度,虽说陈曦并非是不近女色,但基本没有什么沉迷的意思,感觉就像是开了防沉迷。

    前些年的时候那就更夸张了,陈曦完全就是一副国事为重……

    然而不知道繁简是不敢往蔡琰那个方向想,还是蔡琰一贯的严谨冷清的神色,实在是让繁简无法想像蔡琰会如此叛逆。

    总之繁简想的都是某个不知名的小姐姐什么的,完全没想过是大小姐,如果猜到是大小姐,繁简恐怕会如临大敌吧。

    倒是陈兰对此一贯都是无所谓的态度,无可无不可,反正蔡琰进门对她也没什么影响,压得喘不过气什么的,对于陈兰简单的思维来说完全不能理解,当然最主要的一点在于,在陈兰思考之中,甄宓都能进门啊,大小姐应该也是可以的啊。

    毕竟当年在蔡琰那边听课的时候,蔡琰的一举一动给陈兰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侍女出身的陈兰对于蔡琰深有好感,当然也让繁简敌意大增,这没办法,将某些人作为对手不累是不可能的。

    陈曦当然是不知道陈兰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有些话是不能说的,理智上来讲,现在这种做法算是最好的结局了,虽说会苦了蔡琰了,但蔡琰的长子蔡琛除了会继承蔡家的家业,也会继承陈曦在未来二十年内给准备的各种资源。

    对于这个结果蔡琰貌似非常满意,实际上陈曦在表示长子姓蔡的时候,蔡琰就已经很满意了,至于其他的蔡琰其实无所谓。

    蔡家的家学现在已经快要等同这个帝国小半的积累了,这一脉只要传下去,不断了,那么蔡家再进一步近乎就是必然的情况。

    实际上陈曦提前给蔡琰的长子起好名字,以及做好安排,也是发现蔡琰的压力太大了。

    虽说蔡琰在迈出那一步之后就没准备回头,但是那一步对于蔡琰来说实在是压力太大了,多年的教育,父亲死前的托付,以及蔡家的门楣什么的,总之那段时间蔡琰很明显做了噩梦。

    传承了上千年,作为上古八姓姞姓分支的蔡氏在蔡琰手上断了,列祖列宗以后没了香火祭祀,这对于古人来说确实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先辈之所以拼命的留本钱,不就是为了让后人祭祀自己,不要忘了自己吗?四时节气的祭祀全没了,先人们在九泉之下活什么?

    是孤魂野鬼,还是满门英烈,看的不就是香火吗?蔡琰外嫁之后,蔡氏这一户就绝了,之后也就没香火了,先辈全做孤魂野鬼了,这对于古人来说压力太大。

    这也是为什么古代某一姓的孤女,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都会选择招上门女婿,外嫁的话,自家这一脉就算是结束了。

    这也是为什么蔡琰下定决心之后就开始做噩梦,和那种普通人家不同,蔡琰可是很清楚自家祖上的情况的,也知道出过什么样的人物,让这些人物没有了香火,蔡琰日有所思夜有所想,不做噩梦才怪。

    梦到自己老父亲,自己祖父什么的,感觉压力倍增,但回头什么的,蔡琰表示自己根本不想回头,可这么做了压力还在啊,敬鬼神而远之也就是说说,梦见了自家父亲和祖父的蔡琰也有些诚惶诚恐。

    甚至因为某次噩梦惊悸之后,醒来抱着陈曦都有些哭哭啼啼,之后陈曦才弄明白了蔡琰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这种最简单的心理问题,陈曦还是能解决的,果断表示以后生个儿子就姓蔡吧,叫蔡琛就行了,继承蔡家算了。

    在确定这话是真的之后,蔡琰就不做噩梦,按照蔡琰的说法大概就是,梦到了自己的祖父,父亲,以及一些不认识的人,然后她表示诸位先辈你们安心的回去吧,然后保佑我生个儿子,你们就会有香火祭祀的,如果你们不保佑,那我就没办法了。

    之后就没做噩梦了,回头蔡琰就略微主动了一些,招不招上门女婿什么的那不重要,祖上的香火什么的只要不断就行了,我这个蔡家嫡女已经尽可能的努力了,好歹还真给你们留了一个有一半蔡家血统的嫡长子啊,你们难道还想找我麻烦?

    不过后来听说那段时间得知自己姐姐也乱来了的二小姐也作噩梦了,陈曦表示他只能说这个时代家族传承什么的真的给人太多的压力,连蔡琰这种女子也跳不出来。

    说起来也正因为这个蔡琰明显好安抚很多,连带着解决了蔡琰之前头疼的很多问题,毕竟收养一个养子,继承蔡家家业的话,以蔡琰的情况来讲存在很多的问题,毕竟她是个女子,而收养一个女子的话,用蔡琰的话来说,那不就跟她现在没什么区别了吗?

    而现在倒是不存在这些问题了,直接自己生一个就是了。

    唯一能算对不住的大概就是陈曦了,不过陈曦自己完全无所谓这种事情了,姓不姓陈如果只有一个儿子的话,陈曦肯定要考虑。

    可是现在的话,姓蔡也行啊,就当讨蔡琰欢心了,毕竟自己之前对蔡琰基本没付出多少,平白捞了一堆便宜,很简单一个事儿。

    蔡琰对此当然很高兴,对于陈曦也就更好一些,也更放纵一些,莫名的陈曦能理解蔡琰的心态,大概算是亏欠吧,莫名的陈曦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烧,封建时代的女子,相对来说要求确实很低。

    因而从一开始作出决定的时候陈曦就没打算将蔡琰的长子抱回来入陈家的家谱,毕竟相对于都快断香火,需要有人继承家业的蔡家,更需要这样一个儿子。

    更何况当前这种嫡长子继承制度下,不能进门的蔡琰生出来的孩子,陈曦抱回去也是庶子,哪怕陈曦能保证一碗水端平,也还不如放在蔡琰这边,作为蔡家的嫡长子。